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28章 曹操次女

快要讲解完毕,只听鼓乐声起,姜述引领八位新娘进来,八位新娘皆披着大红盖头,各有美婢引领,看不清容貌,身段长得都好。付盏逐一打量一遍,心思甄姜、张宁便是世上一等一的美人,难道这七人都与她们一般美丽?
太史慈常驻东莱,又立下无数战功,东莱人皆以水军为荣,对太史慈熟悉得很。张辽在东莱任过职,经常跟随姜述左右,众人十有八九也识得。赵云、孙坚却是不识,但两将一东一西,扩疆拓土,声名极高,故事早已传遍天下。蒯良见众人模样,知道无须介绍,接着讲道:“再往下是镇东将军徐晃、镇南将军魏延、镇西将军张飞、镇北将军张合,这是四镇将军,四将皆自领一军,坐镇一方,立了不少战功。”
衣兼叹道:“张镇西、张镇北、徐镇东皆出身东莱,以前便已相识,不过彼时皆是校尉,没想到数年时间竟然升到如此高位。”
就是这短短一番话,后来引起轩然大波,女子解放运动提前了无数年,至姜述退位之时,女子担任官吏、教师、工人、医护人员者比例已不算少。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付盏望着官亥等人,回想以前在渤海整日提心吊胆的日子,哪敢指望现今衣食无缺无忧无虑的生活?待付盏回过神来,蒯良已经介绍完诸位军中大佬,开始介绍左边官员,众位文官之中,诸人最熟悉的是大司农国渊,东莱水利、农业诸事原来皆是国渊操和-图-书劳。再就是程立、贾诩、郭嘉、糜竺等东莱旧官。
曹华越是害羞,姜述越是觉得逗她有趣,低头往她怀里乱拱起来,一对山峰不是十分丰硕,但大小适中,形状优美,入手柔软而富有弹性,引得姜述流连不舍。
姜述轻抽慢动,轻声吟道:“远看纤纤如月兮!入怀柔若无骨。行则步步生莲兮!静若处子幽兰。妆成闭月羞花兮!解带如玉雕雪……
最后两席属于散席,并未依照官职排列,一席是五大巨商家族主要人物,另一席便是东莱百姓代表。姜述与五大巨商皆十分熟悉,寒喧数句共同敬了杯酒应付过去,然后来到付盏这桌。
这群年轻才俊自入仕途,无论文武,官职最低者士家兄弟,也是一郡太守,周瑜、诸葛亮皆坐镇一方,姜维、邓艾、钟会皆手握重兵,陆逊、文鸯、诸葛诞、夏侯霸、关兴、张苞皆在丞相府担任要职,齐隶早就是情报司副统领。诸弟子同时敬酒,有心人不由吓了一跳,诸弟子除了士家兄弟稍弱,个顶个皆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所谓有付出就有回报,付盏经过一番努力,顺利进入侯府。甄姜安排东莱代表入府,姜述就席所言,后来传回东莱,姜述亲民声名更是如日中天。
付盏父亲原是黄巾军都伯,跟随张角战广平时战死,付盏以前曾在渤海居住,因而认识黄巾军一些大佬。官亥为张角大弟子,程远志是八弟子,两人在黄和*图*书巾军中威信很高,张牛角、张燕虽是黑山贼出身,但皆在渤海安家,付盏因此认得四将。
最后转到付盏这里,姜述道:“付管事自从渤海迁到东莱以后,筹备阶段就在张家工坊,算是张家工坊发展壮大的功臣。今日之所以未让你去女席,就是让大家知道男女各顶半边天,只要女人吃苦肯干,也一样能养家糊口。”
室外月光正是明亮之时,斜射下来洒落一地的清凉,雕着花鸟的玻璃门窗反射着清凉的月光,本来平静而安详的庭院,却听室内一声娇呼打破。
付盏、衣兼等人这次入府参加婚宴,真正开了眼界,往常只在故事里出现的主角,现在活生生地坐在厅内。众人不及饮食,随着蒯良的介绍,目不转睛地看着与姜述碰杯庆贺的诸位嘉宾。
快感维持了半刻钟时间,曹华再也控制不住,身体不由自主地迎将上去,无边的舒爽瞬间扩大无数倍,深处开始不断蠕动收缩,一股玉液忽然疾涌而去。
民间传言最多的不是文治而是武功,吕布、黄忠、关羽三位大将之名比曹操还要响亮,众人不由兴趣大起,问道众人战功,蒯良粗略讲解一番,众人更是兴趣斐然。蒯良指了一下前方,道:“那是征东将军赵云、征南将军太史慈、征西将军孙坚、征北将军张辽。太史将军现驻东莱,大家皆相识,征北将军原是齐侯随从,也是东莱出身,大家应该也见过。征东将军大名鼎鼎和_图_书,灭了三韩、高句丽、丁零,海州地面大部分是他领兵占下。孙征西坐镇西域,也是鼎鼎大名的人物,统领女卫的女卫尉就是孙征西独女,也是齐侯夫人之一。”
姜述言语不多,但是时机拿捏得很好,让人听了不由生出士为知己者死的念头,赵云、徐晃、张合、乐进等都忍不住眼泪直流。敬酒临到诸葛亮等诸弟子,诸弟子哪敢受敬?已经出仕的周瑜、诸葛亮、姜维、邓艾、钟会、士徽、士祗、士干、士颂等人与随在姜述身后的齐隶、陆逊、文鸯、诸葛诞、夏侯霸、关兴、张苞等二十余人先就席行了师徒之礼,再共同恭贺老师大喜。
“夫君!莫再胡说!不许说!不许说!”虽然正在行这房事,但这首连宽衣解带都说明白了的色诗,曹华怎听得下去?一边出声阻止,一边羞得将头深深埋在姜述怀里。
付盏忽然说道:“那是官亥将军、张牛角将军,还有程远志、张燕将军。”
姜述醒功,只觉神清气爽,搂着曹华又温存一会,这才起身去张星彩房内。张星彩身材高桃,体态轻盈,言行举止端庄娴雅。乌发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她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美而不妖,艳而不俗,千娇百媚。她自小仪度不凡,好读史书,行止皆遵礼仪,姜述数次与她调笑,皆被她以理相责,弄得十分尴尬,轻易不敢惹她,心中却更加敬重和图书
姜述久经风月,曹华岂是对手,不一会透出细细娇喘,玉面泛红,更显得娇美异常。床榻一侧积了两人衣裳,初经风雨的曹华正咬着下唇,苦苦忍受这难耐的破瓜之痛。
八位新娘之中,其中卑弥乎、曹羡、邹容、张雁、关凤皆已收房,曹节年纪稍小,新婚之夜合房者只有曹华、张月彩两女。张月彩之姐张星彩早被姜述娶进府中,以前因为身体尚未长成,一直没有圆房。后来姜述想收房之时,正巧张飞回京,姜述让她回家孝敬父亲,圆房之事一直拖到现在。
安排今夜婚房流程,费了万年公主和甄姜一悉苦心,妹妹今天嫁进门来,原本应是妹妹今夜圆房,但姐姐早已娶进门来,如此又似乎不妥。最后万年公主与甄姜议定,新婚初夜先收曹华、张星彩入房,次夜再收张月彩入房。
付盏望着俊朗飘逸手握重权的风流侯爷,满面笑容端酒走过来,没来由地紧张无比,脸上顿时沁出细密的汗珠。姜述先与蒯良打个招呼,然后诸一与众人交谈数句,竟然记得每人姓名、籍贯、职业和过往,让每位代表都感觉无比自豪。
待到苦尽甘来,曹华苍白的俏脸上逐渐浮现一层红晕,一双美目柔情如水,玉体扭动之时,却又显得娇羞无比,更添无数妩媚。曹华出身大家,自小受到严格培训,年纪虽小,平时无论穿着打扮还是言行举止,都显得十分庄重,偶尔露出这副娇羞的柔媚之态,更是倍觉动人。
和_图_书在胡思乱想之际,七位新娘福了一福,在美婢引领下转入内院。姜述留了下来,逐席开始敬酒,朝中重臣朝夕相处,大家纷纷祝福。临到赵云、徐晃、张辽这些整年引兵在外的嫡系亲信,彼此之间却非一言能尽,姜述知晓此间并非议事场所,只是逐个重重地拍了拍他们的肩头,各自踫杯喝下一杯酒,悄声说道:“婚礼过后,再寻旧兄弟们好好聚聚。”
下面已被侵入,上面又被侵袭,曹华不由娇呼一声,挣扎几下没有成功,身体顿时发软,还未来得及说话,只觉上下齐动之际,一股快感猛然袭来,早将方才的不适压将下去,继而无边的舒爽逐渐积聚,感觉整个身心已是浮了起来,不似在这世间,似是到了极乐仙境。
姜述控制住将要爆发的快感,伏在曹华身上急忙运功,玄功火速转了一个周天,将这股元精吸入体内。姜述从曹华身上下来,知道元精难得,盘膝坐在榻上,收摄心神又连续运功,三周天后才将这份纯阴元精吸纳完毕。
蒯良道:“官亥、张牛角、公孙瓒、乐进合称四安将军,官亥、张牛角出身黄巾,如今真正走入正途,成就了一番事业。”
曹羡身材丰满,曹华却很苗条,正是小花初绽时,黑亮的美眸,玉肌如雪,发如乌云,风姿绰约,容貌极美。姜述进房,替曹华挑下盖头,两人平昔极熟,姜述随意地坐在榻上,笑道:“华儿,今夜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今后我们将患难与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