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36章 南疆小国(三)

混瘭又道:“都无人与皮宗人是世仇,不唯阿榣熟悉道路,阿冲也熟悉得很。只是阿冲现被王双将军俘虏,至今还未放归,否则阿榣为你军向导,阿冲为陆军向导,就可解决贵军地理不熟的问题。”
若说皮宗境内地理,水军和南州兵曹并不熟悉,只是战前派斥候扮为商人,打听进出路径,拟定进军路线。都无与皮宗相邻,混榣领兵与皮宗多次交锋,是实打实的皮宗通,有混榣为向导,无论水军还是陆军,都会方便许多。甘宁闻言大喜,对混瘭道:“我军正愁路径不熟,今有向导引路,征战会顺利许多。”
混瘭道:“我都无国并未得罪过汉人,将军为何带兵犯境?”
混瘭说完,只带数名卫士下城,让守军打开城门,迎着甘宁这伙骑兵走出。甘宁远远望见,喝令士兵停下,只带着数名亲卫迎上前去。
混瘭举国而降,免了大齐兵马许多麻烦,甘宁统兵入城,依照与都无王的约定,任由混瘭取走王室财富,又派一名军官,手持他的书信,带兵护送混瘭一行到洛阳。
甘宁眯了眯眼,心思一会,道:“这事并不难办,待会我去趟王双将军屯地,商议一下就可。”
后来安南灭国,大齐也未南侵,都无王室与身毒人矛盾渐生,都无王决定举国而降,又将身毒人抓起来献给大齐,与双方http://www•hetushu•com以往有矛盾大有关联。
混瘭冷哼一声,道:“来了又有什么用?大齐又不怕身毒,不可能给他面子。就算身毒起兵来救,都无也已灭国,来不及了。阿榣,你带人将所有身毒人捉起来,我们出城投降。不管国家结局如何,只要能保住王室财富,我们也不失富家翁。”
混瘭道:“身毒诏书一事我确实不知,我国国情特殊,政事皆由国相管理,国相是身毒派来的。将军若为此事而来,我可将身毒人都送给将军,将军审问便知我并无虚言。”
混瘭道:“听说安南王举国投降,取了王室财富去洛阳落籍,日子过得很是逍遥。我愿效安南王,带走王室财富去内州落籍,倒不是贪财,只想让王族子弟生活不至窘迫。”
混瘭的庶弟混榣跟在左右,望见城内一标人马匆匆过来,认真辨认一番,回身道:“大王,国相来了。”
上次征战暴露出许多问题,王双正在军营整军,听说甘宁部已入都无城,正在帐内对属下将校发火,道:“若是军队可用,灭国大功该是我军的,现在功劳只能拱手让给水军。我就不明白了,异族士兵除了训练技能,就没有其他项目了?你们平常怎么练的兵?”
校尉李爱见众人不敢出声,道:“将军先消消气,不是我们不出力和-图-书,南方异族人温顺,没有血性,将校们平常出了不少主意,但是效果并不好。若是跟灭北方异族一样,无论男女老幼都杀上数波,才能激发士兵的血性,胆量才会上来。”
混瘭点了点头,道:“你选些心腹,取批金银细软藏起来,若是汉人抢走我们的财富,我们还有退路。”
皮宗国处于交通咽喉地带,想从东海岸转到印度洋,皮宗港是必经之地。甘宁早就想在皮宗建设军港,与皮宗协商数次,皮宗国皆不答应,当初南州初立,甘宁未得朝廷军令,也不好私自开战,无奈之下在皮宗国南面无主岛上建了一处基地,又在湿国境内建有印度洋水军基地,这两处基地都孤悬海外。
王双与混瘭等人见过礼,引领众人至帅帐坐下。甘宁指着混榣道:“这是都无王的弟弟,熟悉皮宗地理,都无王荐为我军向导。我与你们引见以后,就要统兵南下,防务需要你们出人接管。”
都无原属皮宗境内,后来混氏部落兴盛,从皮宗独立出来,两国征战百余年。安南存国之时,曾与皮宗盟约,一南一北夹击都无,逼得都无向身毒求援。身毒派海军过来,解了都无灭国之灾,之后以兵威相加,硬是派了国相打理国政,将都无变成了殖民地。
王双略想一想,道:“也罢,我部下这些士兵,十分不争http://m•hetushu•com气,本想在营内整几天兵,但看现在这个情况,只圈在营内长进也不大。”说到这里,王双扭头对李爱说道:“李校尉,你即刻出去整兵,待会跟着甘将军入城,交接防务,在兵曹派人接管以前,都国境内实行军管,以你为首。”
站在城墙上的混瘭此时忧心忡忡,混冲部全军覆没,如今城中守兵只有两千余众,加上贵族的家兵,满打满算也不足五千,不说王双部大军,就是这伙坐船而来的大齐兵马,也足以让都无灭国。
混瘭听说甘宁还要征伐皮宗,临行前指着混榣道:“我这位弟弟以前领军与皮宗作战多次,对皮宗境内地理也熟,我留下他给将军做向导。若将军认为他有可造之才,就留下做名亲兵,若是看不上眼,就让他自去我们安置之处。”
甘宁见混瘭如此上道,不由大喜,道:“大王明白事理,办事也痛快,很合我的脾气。你还有何要求,尽管说出。”
有混瘭积极配合,甘宁部下很快接过军政事务,甘宁带一标亲卫,与混瘭兄弟前往城北军营。
这一仗以优势兵力出其不意,获胜是必然的结果,其间发现许多问题,王双及汉人军官都不满意。一战解决了都无国主力,王双并不心急,借这军营驻军,让各部军官寻找各部存在的问题,研究解决方案,争取在下次战斗和-图-书中避免再次出现这些问题。
就在王双统兵攻克都无大营的同时,甘宁部水军也集兵上岸,很快攻下都无港口。甘宁夺取港口后,派人征召车马,勉强拼凑起两百名骑兵。
混瘭见甘宁打扮,晓得是位重要人物,道:“在下都无国王混瘭,将军可是主将?”
王双沉吟一会,火气也消了下来,道:“这些士兵整天圈在军营里,很少见血,性子弱些也正常。等灭了皮宗,问水军借些船,拉到南边岛上去捕奴,先炼一下胆量再说,否则以后遇上大战,以现在的心理素质,真不堪大用。”
甘宁指着混瘭,道:“这是都无国王混瘭,这次都无王献土而降,我们水军并未出什么力,要说真正记功,也该算在你们身上。”
混瘭所言有理有据,都无国没侵犯汉人,身毒人犯了事,都无国将身毒人捆来,怎好再灭都无国?甘宁眯眼想了一会,道:“大王之意是想保全都无国?”
甘宁眼睛一眯,道:“身毒最近联络诸国,欲犯我南州之境,其国诏书就有下给都无王的,难道大王不知?”
混榣武功不错,但是头脑简单,唯混瘭之命行事,只要混瘭说了话,混榣就会无条件服从。城下很快吵闹起来,继而响起兵刃相交的声音,继而有人发出惨叫。不久混榣匆匆上来,道:“王兄,那帮家伙都抓起来了,我还派人去抄了和图书他们的家。”
在骑兵十分稀罕的南疆,这两百没有骑甲马鞍的骑兵,同样带给都无人一种震慑。震颤大地的马蹄声,如同一记重锤,将都无人仅存的一丝斗志敲得粉碎。善于造势的甘宁,在骑兵尾巴上都绑上树枝,路上征尘满天,营造出上千骑兵的气势。
甘宁现是水军副将兼南洋水军主将,比王双职级要高,王双不敢怠慢,引领部下将校出营来迎,见了甘宁也不客套,先来一个熊抱,继而笑骂道:“我们在这灭了都无主力,你领兵抢了灭国之功,兴霸这次做的十分不地道,灭皮宗你可要让出来,别让我们颗粒无收。”
王双话音刚落,值守军官匆匆进来,道:“兴霸将军来访。”
混瘭见甘宁脸色变幻,知道想让甘宁退兵怕是不能,当机立断道:“既然将军领兵前来,应是接到军令,我也不给将军添麻烦。我愿举国而降,只望将军管制部下,别伤我国国民。”
甘宁本来以为来人是使者,没想到是国王亲自过来,下马作揖道:“大齐南洋水军主将甘宁,见过都无王。”
甘宁近年主要在南州活动,与周瑜部下诸将皆熟,笑道:“皮宗这些小国,我们水军还未看在眼里,攻伐皮宗我们只负责港口,之后我率领主力西进,剩下的事情都交给你们。到时你莫抱怨我们不出力。”
王双闻言大喜,道:“就这样说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