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60章 张宁帮忙

众人到室内坐下,卑弥乎向张宁引见完毕,又将娑桑相求之事说了。张宁打量一下娑桑,笑吟吟地说道:“妹妹生得真是漂亮。这事我做不了主,晚饭时间未至,现在正是给太后请安的时候,我陪你们去一趟吧。”
太后平常虽然不管事,但是姜述事母至孝,太后话语权极重,枝儿身为太后宫中女官,身份水涨船高,即使万年公主和甄姜,对枝儿也是另眼相看。
宫中最有面子的后妃,除了万年公主应该算是皇德妃张宁。张宁嫁给姜述最早,在万年公主和甄姜之后,与貂婵一同嫁进姜家,在后宫地位声望很高。张宁嫁给姜述以前,曾在姜家居住过一段时间,与貂婵同是周氏的义女,是周氏最信赖的嫔妃之一。姜家家人以前称甄姜为二夫人,张宁为三夫人,貂婵为四夫人,无论从历史地位还是现在的影响力,张宁远远超过排在她前面的皇淑妃卑弥乎。
娑桑这才恍然大悟,连忙上前见礼,道:“娑桑见过姐姐,妹子不通汉家礼仪,姐姐莫要见怪。”
张宁等人辞了周氏出来,笑吟吟地对卑弥乎道:“太后这关过了,你们抓紧去寻陛下吧。”
张宁见周氏语意松动,道:“这事倒不妨,我派女官去驿馆教习,出嫁时在旁指点,料想出不了岔子。只是宗正府那边需要穿插不少事,得将程序补上才行。”
卑弥乎名份虽在张宁之前,却不敢派人召传张宁过来,当下与祝融夫人陪着娑桑去寻张宁。张宁正在室内想着心事,听说卑弥乎来http://www.hetushu.com访,连忙更衣迎出门外。
娑桑不知其中缘故,见枝儿只是女官身份,与卑弥乎、张宁、祝融夫人说话比较随意,与自己说话也是妹妹长妹妹短的,言谈举止虽然十分亲近,但身为女官,未免有些不知尊卑上下,有些不明白其中缘由。祝融夫人心眼好,见娑桑有些茫然,笑道:“娑桑,快来拜见枝儿姐姐,枝儿姐姐虽着女官衣装,却是正儿八经的嫔妃。”
祝融夫人提起张宁,卑弥乎顿觉有了主心骨,就让女官去迎接双桑公主进宫。卑弥乎居住在淑安殿,距离南宫门不远,女官不一会领着双桑公主进门。
娑桑嫁到大齐,背后有任务在身,斟酌一下语言,道:“我与皮宗叶柳姐姐在驿馆居住,听说叶柳姐姐后日要嫁入宫中,特来求两位娘娘疏通一下,我也想在后天嫁过来。”
张宁与后宫诸妃背景不同,嫁给姜述以前,手中掌握张角兄弟的大笔财富,是有名的小富婆,姜述就是游说张宁投资商业时,与张宁发生感情纠纷,最终娶张宁过门。
枝儿打量娑桑一眼,道:“以前叶柳妹妹过来,太后喜欢得不得了,娑桑妹妹如此美貌,相信太后一定会喜欢你的。”
万年公主出身尊贵,平常独来独往,不很合群,自到东莱居住,就与周氏和诸妻分开居住,家事历来由甄姜主管,张宁辅助,与诸位后妃感情并不深厚。卑弥乎和祝融夫人这两名异族嫔妃,与万年公主感情一般,因此两女无人www•hetushu•com愿意为双桑公主去找万年公主。
卑弥乎笑着说道:“妹妹有所不知,后天那场婚礼是陛下、太后、皇后、贵妃等人确定,若想临时加进去,要去求陛下、太后才行。跟陛下求个情可以,但去求太后,我可没有这个面子。”
周氏略想一会,道:“婚事连着折腾也不是事,只是时间紧迫,小娑桑又不习汉家礼仪,到时莫闹出笑话。”
卑弥乎道:“这是身毒双桑公主娑桑,今日上午进了洛阳,下午来给太后娘娘请安。”
周氏打量一遍娑桑,指着祝融夫人身后一个凳子,笑道:“小娑桑快坐吧,日后嫁进门来,就是一家人,不要紧张。”
与周氏感情最为深厚的是甄姜、张宁、貂婵,其次是步练师、糜贞、杜一娘、蔡琰等入门较早的嫔妃,与卑弥乎、祝融夫人感情也不深厚。至于甄姜,手握六宫协理之权,又掌情报司,平常有些高高在上,卑弥乎、祝融夫人这些异族嫔妃平常对她都是敬而远之。
祝融夫人以前钱财窘迫时,都是张宁在后帮衬,其子姜域还拜张宁为义母,若论祝融夫人与宫中后妃的关系,她与张宁关系最好,要排在卑弥乎前面。
枝儿领着诸女进门,先给周氏请完安,张宁笑着给太后介绍,道:“这是身毒双桑公主,名叫娑桑,上午入城,下午就进宫给母后请安。娑桑不通礼仪,怕冒犯母后,就来寻我们姐妹陪她一同过来。娑桑不了解母后,以为母后这里规矩严谨,其实来的常了,就知道母hetushu.com后最不讲究这些。”
女官道:“方才问了一下女卫,说午后陛下一直在御书房。”
卑弥乎与祝融夫人对个眼色,笑着说道:“妹妹别客气,只是我们这些异族嫔妃,大忙怕是帮不上。”
娑桑见卑弥乎时,就有些战战兢兢,卑弥乎、祝融夫人包括张宁,都十分和善,一路走来心情逐渐放松。但是进了崇德殿,殿内女官个个规规矩矩,卑弥乎、祝融夫人皆是眼观鼻、鼻观心,不敢乱说乱动,这才知道大汉后宫规矩森严,闻言拘谨地坐在圆凳上,脸上不自觉已是见汗。
枝儿跟随周氏很久,年纪比姜述要大,生得十分艳丽,当初周氏为她指婚,她死不应允,最后被逼得急了,才说出想嫁给姜述。周氏爱枝儿伶俐,平常又使唤惯了,也不愿放枝儿出宫,就跟姜述说了,收枝儿入室,赐了六品御女。枝儿虽然升为嫔妃,但并未搬出崇德殿,收拾三间厢房居住,平常还是侍候周氏。
张宁则不同,为人十分亲和,又乐于助人,平常那位嫔妃遇上事,无论是缺钱还是需要动用人脉,只要说到她面前,鲜有不应者。所以卑弥乎、祝融夫人这些嫔妃,与张宁关系都不错,说话也没有那么多禁忌。
姜述年长诸子目前已经成人,皇长子甄姜之子姜中、皇次子貂婵之子姜华、皇三子万年公主之子姜逆、皇四子张宁之子张靖已分到各地当差。张靖自小过继给张角顶祀,没有成为储君的资格,却拥有张宁掌握的财富和黄巾系人脉,自小就是皇后系、甄www.hetushu.com姜系拉拢的对象。张宁母子因此在宫中地位超然,平常行事虽然低调,但在姜述、周氏、万年公主、甄姜面前,说话很有份量。
娑桑见卑弥乎言语客气,立起身来坐下,开门见山道:“两位娘娘,我在洛阳举目无亲,现在遇到件事,想请两位娘娘帮忙。”
众人来到北宫崇德殿,御女兼崇德殿女官枝儿早迎了出来,向卑弥乎、张宁等人行了礼,望着娑桑笑道:“这位妹妹是谁?长得真漂亮。”
周氏略想一想,道:“宗正府现在人员不少,明日忙活一天,将该补的规矩补上就是。这事还得跟陛下商议一下,若是他允准,我这里没有问题。”
卑弥乎道:“陪你去一趟倒是无妨,若你想达到目的,得去拜见一下德妃。若是德妃出面,太后、皇后、贵妃都会给她面子。”
娑桑此时心情紧张,怎敢提出要求,还是张宁见她这幅模样,为她解围道:“娑桑不习汉字礼仪,担心惹母后不快,不敢开口说话。日后与母后熟了,才会逐渐习惯。娑桑方才说与叶柳妹妹住在一起,问道能否与叶柳一起嫁进门来,我想这事我们说了不算,还得太后发话才行。”
双桑公主名叫娑桑,正当妙龄,无论身材相貌还是气质,都会让人眼前一亮。卑弥乎与祝融夫人暗自点了一下头,心道如此尤物进宫,日后肯定受宠。
另外,张角临终前将黄巾军托付给姜述和张宁,姜述后来返回青州,让张宁坐镇渤海,贾诩、关羽两人辅佐,自那时起,张宁就是黄巾系的精神领袖。www.hetushu.com如今黄巾诸将皆受姜述重用,黄巾子弟遍布各军,势力十分强横。
卑弥乎和祝融夫人见了周氏害怕,面对姜述却无心理压力,目送张宁走远,两女互视一眼,卑弥乎问身边女官道:“陛下现在何处?”
姜述近期比较忙碌,关羽灭了无雷国,赵云灭了列伊国,继而进攻康居粟特,引发花刺子模、北匈奴参战,开始时出了点意外,马超被人设计,差点死于非命,若非四皇子张靖机警,及时识破诡计,又领兵抵御康居粟特人伏兵,大齐恐怕将会遭受首败。现在西方战事顺利,康居粟特王已经投降,现在大军分为两路,一路攻打北匈奴,一路攻打花刺子模。
随着汉人地位不断提升,汉语已是诸国贵族的普及语言。双桑公主语调虽然不很标准,但日常交流根本不须通译翻译,尽管语言没有多大问题,汉族礼仪却是不懂,行身毒礼拜道:“身毒人娑桑拜见淑妃娘娘、祝融娘娘。”
娑桑闻言一愣,继而喜道:“谢谢两位娘娘。”
若说宫室之精美,诸国皆赶不上大齐,至于宫中规矩,诸国更是拍马难及。娑桑进宫以后,前番想着心事,还未注意到宫室的华丽,这时张宁答应帮忙,心事顿时放下,一路看着一座座精美的宫室,身着华丽宫衣的女官,英姿飒爽的女卫,几乎有些转不动眼珠。
卑弥乎笑吟吟地扶娑桑起来,道:“陛下允了你的婚事,以后进宫就是姐妹,不要这般客气。”
娑桑心思一会,道:“如此就多谢娘娘了,我想去拜见太后,不知娘娘能否引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