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68章 征伐贵霜(六)

“如果我让你带领数万贵霜精兵逃到波斯萨珊呢?”姜珍道。
地域广大的贵霜,成为汉境新的一州,定名贵州,蒋琬被任命为贵霜刺史,下设六郡,士徽担任贵霜郡太守,张特担任期尔郡太守,张缉担任婆湿郡太守,郭奕担任贵南郡太守,陈泰担任天竺郡太守,钟繇担任婆珂郡太守。
“银行的本金只有八千万金,内府岂不是比银行还有钱?宁儿妹妹也是标准的大富婆?”万年公主平常不理家事,突然听说内府和张宁竟然有这么多金钱,不由又惊又喜。
甄姜所言,除了有例可循的经营项目,还有一些机密的金属冶炼和铸币工场。其实最大的盈利项目现在正在夷州皇庄试种,那些美丽的罂粟花代表着无数黑色鸦片,不久将会通过特殊的通道流向罗马这些西方国家。
“其实宁儿妹妹的财富也不少,自从投入东莱织坊以来,宁儿妹妹只做股权投资,凡是夫君提议的新项目,都在其中占了不少份额,计算起来不会比内府少多少。”甄姜爆出一个内幕。
在女人心目中,占据首位的肯定不是家族,而是自己的亲生孩子,易蓓虽然身为一国王后,依然摆脱不了这个诱惑,易蓓深思一会,却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不想效力,而是根本做不到。我是一个女人,即使身为王后,在家族中的语话权也不够,何况贵霜国灭,我的话语权很低,根本没有办法说服父兄。”
洛阳城,随着姜和-图-书述一声令下,两队骑兵开始追逐一个用鱼鳔制成的皮球,奔腾的草场,滚沸的赛场,喧声轰动的坐席,原本静寂的一切仿佛突然复活过来,十数条尘土飞扬的长龙,随着策马扬鞭的嚎叫嘶鸣声,呼啸在旷达的场地上。
“给新王行礼。”大场的中心广场上,一片齐声欢呼中,年幼的贵霜新王抱着母亲的身体,一刻都不敢放手。广场内外,残存的贵霜国民集结起来,前来拜见这位有着纯正血统的贵霜王族嫡系后代。
公孙瓒副将田畴调任贵州兵曹,编制马步兵五万,从各军抽调将校,从荆州、扬州、豫州三州征汉人和熟蛮入伍,中军两万,部将乔阳、士祗、诸葛诞、曹真、夏侯尚,各部马步军六千。
安蓓弄不明白家生子与私生子的区别,但是知道大齐帝国皇帝名叫姜述,亲自教导并取名,又是同姓,两者显然大有关联,本以为性命不保的安蓓不由又惊又喜,她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来,冷静一会,道:“我与长兄关系很好,若是领兵前去投奔,长兄接纳我们没有问题,但说服他投降大齐没有把握,说服家族更没有把握,但是至少可以拥有在家族中的话语权。”
“这事要问贞儿,我只知道有很多。”自从继位以来,姜述很少过问原来姜家产业的事情,具体事务由糜贞打理,不能决断的由甄姜拿处理意见,需要姜述决断的大事并不多。
“内府赚得hetushu.com钱看起来不少,养得人也多。各色杂俸禄米日给年节敬赐,宫中用度支给,若是传统的内府收入,仅够在洛阳维持体面而已,全靠夫君倡导的诸多产业盈利。自从夫君建朝,情报司、神鸟机构用度也全部从宫中支出,还有长山岛各色工匠,名下讨生计的人就有二三十万口。还有夫君近年创办的少年营,因为人数众多,许多人的饮食用度、教师薪水,都从内府支付。虽然新建四州的矿税归了内府,但是这些地区刚刚起步,算起账来十分可观,但是需要很长的周期才能逐渐产生暴利。”
“我叫姜珍,是大齐帝国陛下的家生子,也是他的学生之一,我的名字是陛下取的。”姜珍淡然说道。
新近整编的句水营主将索马胡,正领兵行走在贵州的大路上,周围曾经繁华富庶的区域,原来的居民多被当成奴隶贩卖到大齐帝国内地,又被新近迁来的汉人充满,这些富足的汉人十分繁忙,大路两侧有许多工地开建,根本看不出数月以前这里是贵霜的国土。
甄姜最擅长理财,说起这些十分流利。按照她的说法,除了送给宗正府的产业,还有上亿金的产业在运营,主要是银行的份额,各地的矿山、工场之类。
几乎在同时,汉人朝廷、行会、商团,悬赏捉拿安蓓母子以及叛将卑珍。草创的贵州官衙开始运行,宣布拿出十五万亩良田,以分田为条件吸引国内汉人和退役军http://www.hetushu.com人落户。又从南州借来粮草,向最早依附大齐帝国的贵霜百姓发放粮食等生活物资。贵州境内人心逐渐安定,重获和平的百姓纷纷赞美大齐帝国的美德。
正好甄姜过来问安,姜述问甄姜这个问题,甄姜笑道:“临淄的田产、原来的商铺都已经拨给了宗正府,内府产业与诸大商家合营的,也拨出了两成份额。其余股份与新近投资的产业,变现估计应有上亿金。因为经营的事业太多,千头万绪的维持和周转也多,还有诸多新项目的投入,实际能够动用的并不是很多。”
所谓富可敌国,未必要体现在表面上,而是将盈余不断循环扩大,将更多的人和利益裹胁进来才是用经济维护统治的正理。到了姜述这个地位,有资格找麻烦的人实在太少,就算是曾经的盟友,出于实力相差悬殊,主动保持善意和纽带是裹挟盟友的主要手段。
句水营缺编士兵没有从索马胡的族人中补充,据新任兵曹田铸的说法,索马胡合族精壮不过十余万,此次损失族人太多,若是再遇到大战事,合族发展就会受到很大影响。族人参战大量伤亡,索马胡也是心痛,见大齐帝国官员如此善解人意,不由连声表示感谢。
回到宫中,仪态万千的万年公主忽然问:“内府究竟有多少钱?”
次日天明以后,城内的喧嚣慢慢平息下来,诸位汉将统领部下巡视全城,城中幸存的百姓被强行聚集起来,在广场上举www.hetushu.com办的大型拍卖会上,这些可怜的百姓将成为别人的奴隶,从此远离家乡。拍卖会同时也是汉商的节日,汉军缴获的大量物资,城中华丽的住所,王宫内的异珍奇宝,还有无数男女奴隶,都是他们牟利的商品。
事实上,幕后策划这种群体性娱乐节目,还能带动相关产业发展,比如马匹优良品种的培养,马鞍、马蹬的改良等,这些将会在一段时间内,让大齐骑兵在硬件上占据绝对优势。
安蓓王后在贵霜灭国不久,突然出现在波斯萨珊境内,在残军保护下急赴大场行省。到了大场行省以后,宣布贵霜王的临终旨意,在随行将士的拥戴下,年仅两岁的幼子威不尔继位为贵霜新王,由于新王年幼,事实上由母亲安蓓王后和随军大将卡哲主持事务。
句水营在攻打贵霜王城之时损失惨重,死亡近两万人,因伤不能再上战场者也有数千人,部下最后抢夺了许多财物,算是此次战争给予他们的慰籍。令索马胡神气的是那身军装,听说整个大齐帝国,能有资格穿上这身军装的不超过两百人,那些汉人校尉以下官兵见到他,也要毕恭毕敬地叫声“将军”。
“你是谁?你有这个权利吗?”安蓓王后问道。
“你很诚实,因此你有了活命的机会,你随我走吧。如何处理你们母子,我无权决定,我会将此事写成报告,请上级定夺。但是至少目前,你们母子的人身安全可以保证。”姜珍说完,与卫士们簇拥这对母子m•hetushu•com悄然出了王宫。
这不是真正的厮杀,而是一群富裕的人们为了爱好而奋斗的职业马球手。在这个被姜述有意无意影响了的时空,能够养得起马球队的家庭,都是身家厚实的贵族人家,或是有背景的商人家庭,对这些不学无术的子弟来说,这是一项奢侈的时尚运动,但是对于整个大汉民族来讲,这是间接鼓励运动与竞争的新运动模式。
随同卡哲同行的还有一支东倭人组成的千人队,为首者名叫卑珍,相传是卑弥乎的侄子,原是汉军部下,在追击安蓓过程中,被安蓓美色所惑,毅然统兵随行卫护。这支千人队被编入新王亲卫军序列。
姜珍并没有回答,道:“若是你能说服你的家族效忠大齐,我会帮你向陛下求情,饶恕你和你儿子的性命,并让你儿子成为贵霜王族的继承人。”
成为贵霜土地上等民族的南方诸小部落,因为族人叛变拥立新王去了波斯萨珊,后来又奇迹般地从汉军手中收复两座城池,安蓓王后和贵霜新王成为贵州民间的传奇人物,而这些追随拥立新王的部落重又成为下等民族,所幸汉人致力于发展内治,并未按照诛连法收拾他们,这让这些部落的族人暗中长吁了一口气。
马匹有速度耐力,骑手的灵活程度,相互间的默契程度,教练的临场指挥,这种看起来有些野蛮的活动,能够诱发征服的欲望,而使沉浸于安逸的汉人在尚武之外,增加了一项集锻炼、军事、马术、休闲等于一体的竞技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