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30章 黄巾系联姻王家

王永午后接到通知,听说王熙儿跟随张靖进了宫,不免感到奇怪,心道张靖是黄巾少主,身份比普通皇子超然许多,熙儿怎会与张靖相识?一路上还存着疑惑,现在看张靖亲自在宫门等候,知道熙儿应与张靖关系非浅,行礼道:“原来是四皇子当面,请恕在下眼拙。”
张靖笑道:“小事一桩,怎能劳动师伯大驾?我自能摆平。”
张靖与王永这次谈话,因为已是婿岳之亲,谈得十分实在,但并非谈论如何夺储,而是说服王家打消兴风作浪之心。张靖谈话很有技巧,最后结语道:“以目前形势来看,夺储之争不可避免,但是必须讲究战略。黄巾系与王家合力,实力还是单薄些,斗不过诸系合力。目前来看,最好的策略是以退为进。只要我远离夺储风波,以黄巾系的实力,无论是谁继任储君,皆要想法拉拢安抚,我至少也是富贵王爷的身份。我已劝二哥远离是m.hetushu•com非,大哥、三哥彼此互斗,其间出现变故,我才有机会登顶。在这种复杂局势下,黄巾系与王家联姻,将会引起诸系关注,父亲也担心其余世家攀比,不愿意现在公布此事。岳父要告诫家族众人,不结帮拉派,只是低头干活,不用抬眼观望,行事处以公心,凡事讲究法制,久后家族必会兴旺。明年国学毕业,我会沉到基层锻炼几年,踏踏实实干上几年,夯实基础,王家子弟也应如此,待我调回京城,余事再仔细商议。”
张靖与张角合魂,大局感很强,向王永大致讲解诸子优劣,并将目前保持低调的好处细述一遍。王永茅塞顿开,认定以张靖的智谋手段,未来即使不能登顶,也会是掌握大权的勋贵。张靖剖析这些问题,目的是安王家之心,以免王家轻举妄动,引来其余派系的火力,但在王永看来,认定张靖心中有丘壑,有忍m.hetushu.com耐之心,谋事而后动,是成大事的好苗子。
张靖道:“我姓张名靖,母妃居德安殿。”
说话间,两人来到德安殿,张宁姐妹因是亲家初步上门,都到殿门迎接,搞得王永受宠若惊。待王永到了殿内落座,姜述拿出圣旨宣了一遍,又将姜述嘱咐转述一遍,王永这才弄明白原由,不由面露喜色,与王熙儿一同接旨谢恩。
次日傍晚,国学放学时,张靖领着周树等十余人来到校门口,姜边已经在此等候。一群人浩浩荡荡向西行,顺着主路往北进入内城,往东拐过一个路口,便是书画市场。
张靖与王熙儿这纸婚约,改变了京中势力格局,失去王家支持的姜华,已被彻底踢到储君人选之外。得到王家支持的黄巾系,极大改善了文弱武强的局面,综合实力提升不少。
王永年近四旬,生得仪表堂堂,与王熙儿有五六分相像。王永虽不认识张靖,但他出和_图_书身大家,眼力不凡,方才瞧见史阿刚才的态度,猜测张靖身份不比寻常,朝着张靖微微点了点头,便去办理进宫手续。张靖迎上前来,道:“您是王永大人吧,进宫手续已经办妥,请随我进宫。”
史阿是王越大弟子,洛阳坐地户,出身江湖,又在情报司任职,对洛阳各堂口了如指掌,道:“那是三毛子的地盘,那小子手下不过二三十人,也没有太扎手的人。什么时候得罪你了?我帮你出下头?”
正说话时,王永下了车驾,隔着好远向史阿打个招呼。史阿也挥手打了个招呼,对张靖道:“我进宫还有公务,市面上的事摆不平就跟我说。”
王永敬重的原本是张靖的身份,以为张靖只是十三岁的少年,能有什么见识?不料一席话说下来,只见张靖侃侃而谈,谈笑间指点江山,年纪虽小见识却已不凡,自然生出全力扶持张靖的念头。
王永听说众皇子皆是人中龙凤,m.hetushu.com但是除了姜华,余人都未接触过,与张靖谈了这席话,暗将姜华与张靖比较,发现张靖无论识见还是城府,都要比姜华优秀得多。王家近年势力大落,用心替姜华出力,想以拥立之功再铸辉煌。如今王熙嫁给张靖,张靖就成了王永嫡女婿,姜华母亲貂婵只是王永的表妹,亲疏关系立时显现出来。
书画市场原来是条小胡同,后来经过改建,两侧盖起两层楼,是书画大商的经营场所。中间垒着几道砖石高案,小户或散户在这里经营,四周无墙,上面无顶,十分简易。这书画市场自发形成,人气很旺,此时天色将黑,周围还是有不少人。
晚饭由御膳房准备,花样繁多,摆了两席,外席是张靖、姜国、王永三人,张宁姐妹、姜荔陪着王熙儿在内席。张雁还有幼子姜燃需要照顾,稍微吃了些饭,便返回宫中。姜国年纪也小,出面照量一下,也回了内室,外席只剩下张靖与王永。
http://m.hetushu•com史阿笑道:“你们国学四侠搞得定,别折腾大了,影响太大不好收场。”
姜华离了王家支持,只能依仗岳父纪灵,纪灵虽是一军主将,是手握大权的高级将领,但纪灵经历比较复杂,既不融于老东家陈家,也不被青州系认可,在军中比较孤立,势力略显单薄。张靖便不一样,首先张宁富可敌国,并不需要王家提供财力支撑,其次张靖是黄巾少主,在军中实力强横,加上王家的人脉底蕴,张靖除了已经出宗这个短板,实际上已经拥有争储的底蕴。
张靖笑道:“以后我们就是亲戚,不用这么见外,熙儿已在德安殿等候,请你过去吃个便饭。”
王永此次进宫,原是为了让女儿与姜华见面,却被张靖迎到德安殿,不由大惑不解。王永待要发问时,张靖似会读心术般,道:“午后我已见过任妃和二哥,我这里有父皇一道圣旨,到了德安殿再宣。”
王永跟着张靖进了宫门,问道:“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