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33章 面对老虎也不惧!

不想结果让人不可置信,只听张靖冷哼一下,道:“我寻三毛子理论,关你何家什么事?何保也不敢在我眼前撒野,何况是你,给我滚开!”
众人定睛看时,见是一名年约四旬的壮汉,有认识此人者不由惊呼出口:“何彪?”
正在时迁左右为难之时,身侧一人走上前来,走到张靖面前,道:“何方来的野小子,时老面前怎敢放肆?”
时迁听闻有人在馆舍闹事,早已问明其中缘故,此时出头说话,避掉江湖恩怨不谈,只说馆舍生意,就是欺负国学四侠年少,想借这个由头出手。不料张靖人小鬼大,一席话下来,挤得时迁没有借口出头,又无其他奈何张靖的手段,顿时下不了台,脸色涨红,不知如何应付才好。
跟随张靖一同来的同学,身材最为魁梧者,姓黄名京字中行,是荆州黄家族人,黄月英的堂侄。张靖收服周树等人以前,关系最好的同学就是和_图_书黄京,张靖铁杆心腹之一。
馆舍掌柜伙计见时迁出面,胆子顿时大了起来,上前救助伤者。张靖前时不管不问,但在众人上前救助秃子时,张靖道:“余人与此事无关,你们救人我可以不管,这人不行。若是你们不想惹上闲事,就别动此人。”
何彪跟随何苗左右多年,眼界很杂,原本见周树等黄巾子弟在场,就不想出头,怎奈王放央求,不得不出面息事宁人,不料张靖非但不给面子,言语之中还有羞辱之意,就是泥人也会被激起火气。何彪双目一瞪,也不搭话,抬腿就踢了过去,真是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张靖站在当地,眼见这一腿就要挨得实了,身形忽然启动,硬生生往左侧横移三寸。何彪这脚含怒而出,眼看就要得手,不料眼前一空,腿力将尽之时,张靖这边一个侧踢,来势甚急,何彪一看不妙,这一腿无论如何也避不开,勉强hetushu.com单腿站好桩,硬生生化掌为拳,接了张靖一招。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何彪扛不住巨力,原地翻了个跟头才卸去力量。
大齐立朝以来,何后退位,何家已是大不如前,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苗身为骠骑将军,名义上是军方二号人物,又是军方洛阳系首领,仍是让人不可忽视的存在。
何彪出面干涉此事,围观者皆暗自摇头,以为国学四侠就是再强横,遇上何家人,也会服软认输,今天这事到此已是可以收场。就是姜边在侧听了黄京所言,也扯了一下张靖,有就此收手之意。
时迁若是认了三毛子是徒弟,今日便不能出手,只凭三毛子这伙人,肯定讨不了好去,此事传将出去,时迁声名就会大落。三毛子只是记名弟子,未行拜师之礼,不认三毛子为徒弟,从道理上也说得过去,但是即使这样,于事又有何补?时迁不能出手和*图*书,几名武艺不错的大弟子,或是从军在外,或是担任商家护卫,或是受雇探险队,身边竟无一名可用之人。
在洛阳城平民群体中,何家是让人仰视的存在,无论是时迁、王放还是围观众人,皆认为何彪出面,国学四侠无论如何也会卖个面子。张靖此次前来,是为姜边出头,没有寻到三毛子,怎能轻易收手?何况时迁方才暗藏机心,有倚老欺小之嫌,已让张靖心中暗怒。何彪在他人眼中算个人物,在张靖面前却不算什么,何家小主都让张靖整得不敢露头,何况这些远支族人?
“彪哥!”王放赶紧上前,一把扶起吃了亏的何彪,心中可谓惊诧到了极点。王放身手不错,眼力也高,两人过招之时瞧得清清楚楚,何彪吃亏并非其余原因,确是实力不及。没想到这张靖年纪轻轻,实力这般强横,王放估量就是自己下场,也绝对讨不了好去。
黄京之父黄曲现任大将hetushu.com军府仓曹,交际很广,黄京身为嫡长子,年纪虽然不大,眼界却是很杂,附在张靖耳边道:“何彪是何家族人,出身蜀山派,武艺很高,现在骠骑将军府担任别部司马。”
何彪站起身来,诧异地望了一眼张靖,又环视张靖背后诸人,心中忽有所悟,并未像众人预料那样暴跳如雷,而是上前抱拳为礼,道:“在下技艺不如,心服口服,告辞!”
直到现在,张靖也不知三毛子是时迁记名弟子,但是时迁将馆舍开在三毛子地盘上,两人定然有所关联。张靖此言直奔要害,首先说明这次是行江湖事,并无打扰馆舍生意的念头,让时迁失了出头的借口。同时点出所寻之人是三毛子,若是时迁与三毛子有关系,即使在这馆舍之中也不能出头。
刚才情景太过骇人,张靖话一出口,秃子身边众人如避蛇蝎远远躲开。张靖耳力不低,方才听众人议论,心里大约有了数,迎着时迁踱步和*图*书上前,道:“听说三毛子是老先生的徒弟,老先生要替他出头?”
今日是时迁徒弟王放生日,王放在骠骑将军府任职校尉,与何彪是同僚,都是江湖出身,平常关系不错。时迁左右为难,王放心中早有怒火,但有公职在身,不敢贸然参与江湖争斗,便轻轻拉了一下何彪,想借何彪面子摆平此事。
时迁刚才说话时动了一番心机,不提江湖中事,本以为国学四侠年少气盛,不懂江湖规矩,理论时寻个由头出手。不料为首这位少年有智有勇,上次问话已不好回答,因为伙计救助伤者吸引了众人注意力,得以蒙混过关。张靖却知其中关节,步步紧逼,让时迁一时左右为难。
张靖没有将话点开前,时迁若是报官,众人无话可说。这次张靖将话点开,时迁想要报官也已晚了,江湖恩怨有套不成文的规律,时迁是江湖出身,若是报官让官府捉了张靖等人,同样坏了江湖规矩,自此不容于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