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34章 辱骂者自掌二十!

以史阿皇帝师兄和情报司副统领的身份,不可能在这些事上撒谎。时迁先自释疑,他自金盆洗手以来,很少抛头露面,张靖等人年纪又小,一个也不认识,问道:“我孤陋寡闻,还请史统领明示。”
方才张靖痛殴秃子四人,姜边在旁看得心惊肉跳,一口气早就出了,方才何彪下场时,就有借坡下驴之意,见张靖问道,连忙点了点头。张靖向四周行个团揖,道:“我们兄弟们莽撞,让诸位见笑了。”接着对时迁道:“时老爷子义薄青云,我等若再不识趣,就是自讨没脸了。”
时迁江湖地位很高,代三毛子赔金置酒,诚意很足,张靖回顾姜边,小声道:“老五以为如何?”
何彪看起来莽撞,实则心思很细,初时见这伙人以张靖为主,并未来得及细想原因,待听张靖出言无礼,当下含怒出手,一招试出张靖深浅,见是琅琊宫一系,便猜测出个大概,当机立断和-图-书,怎还顾及什么面子?也不嫌丢人,说句认输的话掉头就走。
若是论起武艺,何彪在军中虽是勇将,但若堂堂正正的按照江湖规矩比武,时迁自谓也可轻松取胜。张靖一招击败何彪,眼力、火候、招法、力道把握得很好,可以说是少年高手,若是时迁下场,却有自信取胜,但心中顾忌又生,这般少年高手招数出自琅琊一脉,若是因此与琅琊宫结仇,时迁想想都感到心寒。
说完,时迁走上前去,摆个手势,道:“诸位请随我来。”
这时门口又涌进一群人来,却是三十余人簇拥三毛子过来。围观者见三毛子露面,不由议论纷纷。一人小声说道:“明明看见三毛子进了雅座,怎从外面进来?”
张靖指了指姜边,道:“我兄弟游戏风尘,昨日在这里体验生活,不想受你等欺凌,我身为兄长,不得不为兄弟出头。我也不难为你们,也不用端酒http://www•hetushu•com磕头,我兄弟九幅字画,每幅十金,出言辱骂者自掌二十!”
时迁所言表面听来挑剔,但是透露出的话意,似是史阿在后整事一般,史阿怎能受此不白之冤?笑道:“师伯此言差矣,别看他们喊我师伯、叔父,在座中人我是一个指挥不动。方才何彪报信给我,说师叔亲临现场,这些人的父辈多跟我熟悉,担心双方闹大,所以过来看看。”
没想到史阿进了房间,张靖、姜边上前行礼,皆称师伯,就是周树等人,也大多认得史阿,纷纷上前见礼。三毛子一伙人见状,如霜打的茄子,顿时蔫了下来。
三毛子回头欲要说话,时迁却摇手止住,又吩咐掌柜道:“取百金交给四侠。”说完又转向张靖,道:“三毛子手下惹下此祸,我代徒赔偿损失,有一事与四侠商量一下,这自掌一事作罢,老夫置办酒席,权代众人赔罪。”
时记馆和*图*书舍中有一个大间,摆着两张大大的八仙桌,时迁招呼众人落座,又点名让数名弟子相陪。第一道茶刚上来,只见三毛子匆匆进来,瞧了张靖一眼,面露得色,在时迁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三毛子在市面混日子,平常所得不多,又要吃请打点,不用说是百金,就是十金也拿不出来。何况江湖人讲究的就是面子,若是赔了金钱,再让兄弟自掴嘴巴,以后如何再混江湖?三毛子双眉一皱,待要发作,时迁在旁抢先出口道:“这事既然三毛子做得不对,老夫身为师长,先替徒弟赔个不是。”
时迁见张靖气度不凡,应是出身大家,行止又如老江湖一般,猜不透张靖来历,心中不由暗自称奇,又听张靖言语尺度把握得很好,让人听得心中舒坦,似打了个嘴巴给个甜枣,年纪虽小却有枭雄之姿,招呼一声,道:“大家散了吧。”
这下众人不由目瞪口呆,待到何彪出门,众人还hetushu•com没有反应过来。时迁一张老脸阴沉得吓人,心中比王放还要惊诧三分,首先惊诧张靖的艺业不俗,其次惊诧何家人竟然服软。
时迁闻言一怔,向张靖等人告个罪,匆匆出门,不一会工夫,迎着一人入席。张靖一看,进来的原来是史阿,三毛子等人跟在后面,腰杆挺得倍直,瞧着屋内的国学弟子,似是大占上风一般。
史阿是王越首徒,在江湖地位很高,又是情报司副统领,各门派对他皆是礼敬有加。三毛子吃了亏,当着时迁的面,嘴上不说,心里却是不服,史阿过来拜访时迁,时机恰到好处,似给三毛子撑腰一般,三毛子一伙人不知内情,都是洋洋自得,想在酒席上讨回面子。
时迁与王越一时人物,比史阿高一辈,又是洛阳坐地户,与史阿熟悉得很。时迁见状,苦笑道:“我还以为史统领前来,是来寻我述旧,原来是为后辈撑腰来了。本来是件小事,你送个信过来就http://m•hetushu•com是,何必弄得血雨腥风,大家都不安顿。”
一位朋友在侧轻声说道:“三毛子若被堵住雅间,势单力薄,怎会甘心吃亏?定是从后园偷偷溜走,回去召集人手又杀了回来。”
此人推测不错,三毛子听说手下被整得凄惨,岂能在此坐以待毙?偷偷溜了出去,除了召集人手,还去寻了不少帮手。三毛子进门,先向时迁行个礼,走到场中,行个团揖,对张靖道:“久闻四侠之名,当面可是俊俊侠四哥?”
张靖抬眼看这三毛子,只有十六七岁,生得面貌堂堂,眼神顾盼之时,自有一番威仪,不似奸邪小人,心中暗自疑惑,点了点头并未说话。三毛子道:“在下关晨,绰号三毛子,四侠寻上门来,想是为了昨天之事,我已问明情况,这事确是弟兄们不是。四哥想如何讨回场子,但请明言,我三毛子一并接下。”
何彪虽败却未失英雄本色,张靖顿时对他生出好感,也不难为,拱手道:“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