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45章 官兵抓捕四皇子!

驻洛阳诸军与外军不同,不少文武重臣、皇亲国戚子弟通过关系调入,关系错综复杂,军风逐渐不正,尤其以北军为最。司隶校尉诸葛亮是姜述弟子,副将姜丁是姜家家丁出身,律己很严;部将田峰、马休、陈虎都是年轻一代的优秀人才,治军甚严;朱灵、路招、董衡等皆是知兵老将,虽然有些旧朝习气,但是麾下军风尚可。南军主将由程立兼任,程立治军严峻,副将姜乙十分敬业;部将姜仁、乔宣能力一般,但是办事十分认真;徐荣、华雄、樊稠皆是西凉旧将出身,军风稍微差点,但因驻于四周,也没有多少不良风闻。
北军成分十分复杂,大将军郭嘉兼任主将,平常公务繁忙,日常事务多依靠王越。王越是姜述师父,地位超然,又是洛阳坐地户,人头很熟,许多事情别不过面子。部将张济是西凉系老将;臧霸是泰山贼出身,跟随姜述日久;吴懿是吴妃兄长;朱恒曾和图书是姜述亲随。北军诸部,以吴懿、朱恒两营军风最正,臧霸营次之,张济营再次之,风气最不好的是王越亲领的中军。
张靖将小男孩拉过来,蹲下温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家为何没钱了?”
说完张靖立起身来,对老大妈道:“你这孙子有好学之心,不要耽误了他的学业,你们先走吧。”
小男孩道:“我叫伏雄,我父亲组织探险队出海后,家里就没钱了,到现在都两年了,父亲也没回来,我的学费都没了。”
张靖当街打伤冯菘等人,确实违反了律法,冯菘等皆是现役军人,即使违背军令,也该由各军军法司依律惩办。以冯菘为首的恶少,在军方都有背景,如今既然已经报案,张靖吃官司是必然的。张靖若是平民身份,除了要按律受罚以外,说不定会被国学除名。熙倩不知张靖真实身份,内心不由大忧,上前说道:“那些恶少当街策马,惊和图书忧百姓,张靖仗义出手,你们抓他干嘛?这事我是目击证人,就是那几个恶少。”
王越身为天下第一剑客,说起武艺的确非凡,对姜述忠心也没话可说,但治军手段差了许多,偏偏王越身份与众不同,即使姜述说话也不好太重,郭嘉等人心中虽有腹议,只能明里暗里点一点步,不好说得过于直白。
颖川荀家是世家十分特殊的存在,姜述刻意打压世家,众世家在朝中担任要职者少之又少,唯有荀家是个例外,荀攸、荀彧、荀堪皆得重用,在寻常官兵眼中,颖川荀家木秀于林,是高不可攀的高门大弟。
大齐体制与旧朝不同,官兵只管巡街缉盗,审讯决案等皆有专司负责。姜晋接到报案过来拿人,这是执行公务,亮明身份,说明理由,张靖当然不会与对付冯菘等人一般,对他们也大打出手。张靖点点头,对姜晋说道:“姜司马,你职责所在,我就跟你走和图书一趟。当街抓捕国学弟子,按律需要跟国学通报一声。另外,既然你轮值,希望你派人到案发地了解一下情况,不要光听一面之词。”
张靖拉着熙倩的手,浑若无人地望前走出,恶少们望着张靖背影消失,这才来了精气神,连忙上前扶着冯菘等人,送到附近医馆诊治。诊病期间,几个没有受伤的恶少小声商议一会,分出三四人匆匆策马而去。
姜丁担任司隶校尉副将,自从多了外城防务,事务繁多,又有勋贵子弟掣肘,军令不很畅通,调了部分姜家族人补充进来,姜晋便是其中之一。
熙倩道:“我是颖川人,姓荀名熙倩,是国学女子分院弟子,与张靖是同学。”
张靖拍拍小男孩的肩膀,将小金锭塞到他的手里,道:“先拿这些钱交学费吧,以前遇到困难,就去国学找我,你说找张靖或者说找四哥,都会找到我。”
荀倩报出名号,姜晋脸色未变,心中却是一动,心和*图*书道这事若有荀家在后面撑腰,那几名恶少想要整治张靖怕是难以办到。姜晋是姜家远支族人,原在护北胡军任职,因功升任北军别部司马,调职时间不长,也没有机会进宫,所以并不认识张靖。姜晋原是护北胡军骑兵,跟随徐晃南征北战,为人十分耿直,武艺不错,因为谋略不足,在外军上升空间并不大。
张靖陪着熙倩诳街,拐过一个路口,见有一家银行网点,进去取了些金银,取了一锭还给熙倩,将其余的揣在怀里。网点附近就是甄姜百货外城分店,两人进去诳了大半个时辰,提着大包小包刚出门,就被一群官兵围了起来。
老大妈目含泪光,怯怯地望了不远处那些恶少,对张靖点点头,道:“等我儿子回来,定会报答您。”
至于冯菘等人,张靖再不理睬,他的身后跟着暗卫,肯定会将今天的前后过程报给姜述,以姜述的性格怎能忍耐天子亲军有这些杂碎?
姜晋循着熙倩手指m.hetushu.com方向一看,正是报案的几名恶少,内心大约有了个谱,悄声吩咐左右几句,回头问熙倩道:“你是何人?与张靖什么关系?”
张靖环视一圈,发现躲在后头那几个鬼鬼祟祟的恶少,知道是这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在后捣鬼,将熙倩护在身后,冷冷地望着为首军官,并未开口说话。
这名军官年约三旬,面色冷峻,脸上线条极硬,身上带有一股萧杀之气,一见便知上过战场。军官见张靖气度不凡,眼神凌厉,并未当即下令抓人,走近张靖,掏出腰牌示意一下,道:“你是张靖?我是司隶校尉辖下别部司马姜晋,有人告你行凶伤人,跟我们去衙门走一趟。”
郭理从后面挤上前来,张靖在他耳边小声叮嘱几句,郭理点了点头,挤进旁侧人群中。郭理打了一个手势,一位精壮汉子挤上前来,此人名叫魏秋,是近日新加的暗卫。郭理附耳在魏秋面前说了几句,魏秋连连点头,挤出人群匆匆往内城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