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46章 凶手公堂不行礼?!

初商心里暗骂,嘴上却不能不答,道:“确有此事,今日是我当值……”
冯菘答道:“张小五丢失一金三钱,李尖丢失……”
四个部门汇合审案,在军法司还是头一次。关平坐在主案,初商坐在左侧副案,下首是书记员,姜晋、王翔分别坐在右侧案后。堂下左侧跪着三人,正是头部捆满纱布的冯菘、宋安、曲丙,宋安是吕布部将宋宪次子、曲丙是黄忠部将曲演三子。
此事涉及北军官兵和国学弟子,发生在司隶校尉地盘上,决断此案可以在司隶校尉,也可以去军衙军法司。军法司与军功司、军饷司一样,都是相对独立的部门,按照常规,涉及官兵的大案,由军法司派官主审,北军、司隶校尉、国学三方来人为副审,先查官兵是否违纪,再查案情涉及的非军人,查实以后,只能处理军人,非军人转去属地衙门依律处理。
初商是王越小弟子,与姜述是师http://m.hetushu•com兄弟,平常出门办差,他人多会他几分面子。关平是关羽义子,又是姜述记名弟子,背景不比初商弱,又知道张靖真实身份,怎能言听计从?当下脸色一沉,道:“初师叔,要不您来主审此案?”
姜晋并未将张靖送到司隶校尉衙门,而是送到军衙军法司,内心便存着偏向张靖之意。若是司隶校尉断案,张靖伤人触及律法,肯定会被处罚。但若送去军衙军法司,则会先判涉及军人是否犯法,若是军人违记在先,军衙往往为了军队名望,避免案卷交给地方官府影响声誉,一般会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免予处罚非军人。
北军半数是青州兵,原来军纪十分严苛,近年不少勋贵子弟国学兵科毕业,起初分到各军,后来或是因为结婚生子,或因就近照顾父母,申请调职洛阳的人不少,其余各军打心眼里不愿意要,想着各种http://www.hetushu.com法子推辞。√王越人头熟,又抗不住别人说请,陆陆续续进了不少人。王越又要面子,有时不分青红皂白,一力维护手下。这些勋贵子弟,仗着家族余荫,又摸着王越脾气,逐渐飞扬跋扈,形成一股腐败风气,胆子越来越大,张靖今日所遇之事并非偶然。
室内众人除了关平,余人皆不知张靖真正身份。姜晋路上已听说此事经过,存着袒护张靖之心。王翔身为国学老师,怎能不维护得意弟子?两人未有异议,初商立场不同,开口说道:“张靖行凶伤人,审案怎能让伤者跪在地上,行凶者反而坐在一侧?”
关平冷哼一声,道:“盗案?什么盗案?何时发生的事?可曾报官或是报给上级备案?”
负责处理此案的是军法司校尉关平,关平是关羽义子,姜述记名弟子,为人方正又有谋略,颇得军法司统领姜智赏识,姜述也觉关平历练已www•hetushu•com足,近期想放关平出去担任野战军营将。
这事若是张口胡说,关平定会寻人查问,冯菘等人预先没有做准备,一查准会露馅。冯菘踌躇一会,不知道如何出口,见初商目露焦急之色,灵机一动,道:“跟初将军汇报过,也是得了初将军之命查案。”
冯菘等人既然想整治张靖,背后早已做好准备,已派人回军营串了口供,说得十分详细,听起来有鼻子有眼。
关平打眼看见张靖进门,不由暗自苦笑,心道冯菘等人跟四皇子交手,不是没事找抽吗?关平是姜述记名弟子,姜述以前为弟子或诸子授课时,他常去旁听,与张靖弟兄们很熟。张靖兄弟在外皆隐瞒身份,关平不好起身寒暄,也不好让张靖行跪礼,略一盘算,开口说道:“张靖,我们军法司先审士兵有无违纪,你先在一旁坐下,待会再问你话。”
此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论起伤情,张靖下手www•hetushu•com看来残暴,看起来十分吓人,其实伤得不重,但是毕竟涉及现役军官,为首者冯菘又是冯妃亲弟,其余两名伤者父亲也是营将职级,不得不认真办案。北军派来陪审此案的是中军校尉初商,初商是王越十九弟子,国学兵科二期弟子。国学派来陪审此案的兵科教研部副主任王翔,太原王家远支族人,原是皇甫规部将,后被皇甫规收为弟子。皇甫规征辟为国学副院长,王翔随其先任兵科老师,去年升为教研部副主任。
冯菘道:“我营中士兵丢失军饷累计十金有余,已向上司口头汇报过,怀疑是昨日去营中送物资的商家所为,因此午后入城查案,确无纵马闹市惊忧百姓之心。”
姜晋当年跟随姜述打天下,对这种情况自然看不过眼,但是这帮恶少往常行些小恶,皆在城外,犯不到他手中,这次寻人前来托请,心中便对这事生疑。姜晋之所以亲自领兵过来,就是听说过张靖侠名,认定张http://m.hetushu.com靖不可能无缘无故寻这些恶少的不是,待听完张靖和熙倩说完过程,心中已是了然。但是这事已经进入正常程序,也不能放任张靖离开,带着兵马押送张靖、熙倩到衙门时,派左右亲兵带人详查案件真相。
冯菘等人早编好说词,道:“军中发生盗案,我等奉命缉盗,因此纵马入城,并没有伤人,也没有恐吓百姓。”
关平问道:“都是何人失窃,各丢失多少银钱?”
关平扭头问初商道:“初将军,可有此事?”
明知道初商没有资格主审此案,关平所言就是一个软钉子,初商当即哑口无言。关平先问张靖、熙倩此事经过,又讨来姜晋派人去查的口供,此事经过很快了然。关平得知冯菘等人纵马闹市,以吓唬戏弄平民百姓为乐,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问冯菘道:“你等在休沐日纵马闹市,以平民百姓为刍狗,不知军法吗?”
关平又问:“你向那位长官口头汇报过此案,又是得谁批准进城查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