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47章 帝师被逼请辞职!

关平忽然阻住初商,道:“且慢,初将军既然得了汇报,又是你下的令,此事待会再说。”
王越一怔,道:“这番小事,陛下如何会理会?”
关平唤来三位吏员,小声嘱咐几句,待吏员下去,压低声音对初商说道:“初师叔,纵马闹市,以戏弄百姓为乐,此事若是传到陛下耳中,肯定会起很大风波。初师叔,我再问你一句,冯菘等人可曾跟你汇报过?确是你下令进城缉盗的?”
关平摇头道:“陛下最是亲民,肯定见不到这种场面,若有军令,纵马闹市情有可原,但这无故纵马戏弄百姓,给军队、朝廷、国学甚至陛下带来严重负面影响,此事并非小事,而是涉及军队立场的大事。据司隶校尉调查的口供,百姓对这些官兵深恶痛绝,对出手惩治官兵者拍手称快,旁观者说朝廷若不给个公道,就去皇宫门前静坐示威。将军以为这是小事吗?”
关平正色道:“此事影m.hetushu.com响很大,必定上达天听,如何轻饶?”
姜述想了一会,道:“如此也好,北军副将让陆逊担任。宗正府最近组建安全保卫司,掌管暗卫队伍,专门维护皇子皇亲安危,此事十分重要,师父擅长这些事务,调任宗正府安全保卫司统领。”
王越接过关平递过来的一叠口供,仔细看完,脸色涨得通红,扭头望向初商,道:“此事果如口供所言?”
初商尴尬地点了点头,并未说话。王越长叹一口气,道:“部下如此,我……已无颜去见陛下。”忽然触起一事,问关平道:“国学那位弟子呢?”
王越面露愧意,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心思半天,道:“陛下,我这人顶不住人情,管理军队也不擅长,所以出了这样的事,请辞北军副将之职。”
事情简单明了,冯菘即使提前做了手脚,又寻人上下托请,可在军法司慎密调查下,真相很快m•hetushu.com大白。关平等人为张靖所为拍案叫好,可是张靖伤人确已触犯律法,不能私自放人,与众官会签以后,就匆匆去寻姜智。
关平附耳说了一句,王越拿出口供又细看一遍,脸色变得铁青,道:“你们按律处置,我去宫中请罪去。”
初商虽是武夫,脑子却转得不慢,知晓假的就是假的,冯菘三人被分隔审问,此事没有提前对口供,细节上破绽百出,很快就会被查个水落石出,脸色一红,一时不知如何开口才好。
王越进宫去见姜述时,姜述还未接到暗卫报告,听了王越说了此案经过,眼神立即变得犀利起来,拍案而起,道:“这样的人怎么进的军队?”
目送王越出门,姜述开始考虑军风军纪相关事宜,涉案人皆是勋贵子弟,父辈立朝前后都有功劳,不能一点人情不讲。这些勋贵子弟出现这种情况,不能全怪诸将治家无方,勋贵多是各军将领,常年领http://m.hetushu•com兵在外,没有时间管教子弟也是其中原因。但是军民关系涉及军队立身之本,此事一定要严惩,如何处理却很费思量。
扭头吩咐左右道:“来人,将冯菘三人分别押下去,分别审问。”
姜智是姜信之兄,姜家家生子出身,读了供状也无法决断,去寻大将军郭嘉。郭嘉见了口供,也为张靖之举拍案叫绝,若是寻常人物,军方做的又不对,将张靖放掉即可,但张靖身为皇子,若是轻易放掉,传到外面,对大齐提倡的法制治国负面影响太大,郭嘉也决断不了,与姜智、关平一同去见姜述。
王翔见初商表情,猜出张靖所言是实,而初商方才做的是伪证,愤然出口道:“若是此案查实,国学定将这些弟子出籍,人在做,天在看,这都是些什么混蛋?竟敢如此败坏校风!陛下一向亲民,这事若是传到外面,将置陛下于何地?”
郭嘉笑道:“解铃还需系铃人,此事是四和*图*书皇子惹起,说不定他有解决方案。”
还没考虑出解决方案,郭嘉等人带着供状来见,姜述阅完供状,道:“刚才王越已来请罪,已辞去北军副将之职,我决定调陆逊接任,扎扎实实整肃军风。奉孝要借着此案,在全军搞一次整风运动,一些年纪偏大有旧习气的将领,近期再调整一批。这事具体如何处置,我方才一直在思量,奉孝有何高见?”
初商此时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程度,脸上冷汗直流,开口刚要认借,却听门外有人高声通传,道:“平虏将军到!”
关平正色道:“贵军军纪若是如此松散,军风不整,后面必有大祸,将校纵容属下为恶,会受连累降职或免职。此案若是查实,天子亲军在京城欺压百姓,负面影响将会惊动天下,将军考虑陛下会如何处理?”
王越坐下以后,初商在他耳边小声汇报,王越初来时满面轻松,这时脸色却凝重起来,待到初商说完,他的脸上已有汗渍。王越和图书闭目思忖一会,问关平道:“以坦之(关平字)之见,此事应该如何处置?”
关平坦然相告道:“此事若是查实,虽未致百姓死伤,但是影响十分恶劣,涉及官兵必须予以严惩。”
王越是姜述师父,身份超然,关平对左右耳语几句,左右下来将张靖、熙倩请到别室。王越进了正堂,众人一齐站起迎候。关平让王越到主案就座,王越摆摆手,道:“这些规矩我懂,我与初商坐在侧案,你们接着审案。我顺便来看看,可别委屈了我军中将士,以免寒了部下的心。”
王越人头极熟,刚才连续数波人到他府上托请,他别不过面子,就来军法司露露头。在王越看来,此事只是小事一桩,国学弟子伤了三位官兵,伤势不重,将行凶者转到地方官府依法处罚就是,对此事的严重程度根本没有深加考虑。
王越眉头一皱,道:“属下官兵做的虽然不对,但并未导致严重后果,又被人所伤,能否饶过他们这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