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58章 我会不会怀孕!?

若说观察力和分析能力,熙倩的确是个天才,从姜荔一个小动作,猜出张靖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她。回到书房,张靖也不隐瞒,将姜述赐婚王熙儿的事情交代清楚,荀倩皱眉道:“你还没成年,就有三妻,日后怎么得了?再说,凤舞若是正妻,我与王熙儿谁是平妻?”
根据张靖的经验判断,熙倩换成这种表情,所言定是难事,连忙推拒道:“可别让我为难。”
熙倩阴谋得逞,展颜笑道:“你记住了,这是你答应我的,我只想给你生下第一个孩子。这事既不需要花钱,又不需要欠人情,只是心中想着我就能办得到。”
张靖委实摸不透熙倩的性格,见她性格多变,心思又重,当下高举双手投降,苦笑道:“这事若无意外,尽可做到。”
张靖甜言蜜语哄了熙倩一会,熙倩忽然又想起一事,道:“我们还未大婚,做了那种事,会不会怀孕?”
张靖又掏出十余个玻璃珠,递和_图_书给姜燃,道:“燃儿,这是四哥送你的玻璃球,好好玩,别弄丢了。
熙倩瞪眼看着张靖,见张靖已经远远躲开,眼圈一红,道:“你现在还没娶我进门,就开始嫌我,日后真娶进门来,我的命还不知有多苦。”
张靖摇摇头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大不了求道父皇旨意就是。”
说完张靖拉着熙倩步入客堂,张宁姐妹正在喝茶聊天。张靖将姜燃放下,姜燃下地后,没有扑向张雁,而是扑向张宁,拿着手中的玻璃珠炫耀道:“母妃,这是四哥给我的玻璃珠。”
这日姜述在御书房,糜贞来报内府收入,诸项大致说了一遍,姜述道:“外府居住的皇子年后月供翻倍,老四的就免了,补发给老五吧。”
熙倩给张宁姐妹请完安,细看张宁姐妹,生得都是娇媚异常,年纪已近三旬,保养得极好,面貌二十左右模样。熙倩初次见到宫中后妃,心中难免有些紧张,坐www.hetushu.com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不敢随意开口。张宁见状笑道:“倩儿不要拘谨,靖儿既然相中你,我和你姨母都没有异议。我们在宫中也不讲规矩,习惯了就知道,宫中规矩还比不上你们家规矩多。”
姜述摆摆手,道:“不用,你单独跟穗儿说声,让她通知老五就行了。还有告诉穗儿一声,老五的月供她可以扣下一些,攒着给老五大婚,但老四的月供不许她克扣,都让她交给老五。”
张靖笑道:“若说在臣子心中的地位,我比不上大哥也比不上三哥,但论起谁得父皇宠爱,我敢说除了大姐就是我。父皇很好说话,求道旨意不难。”
熙倩顿时放下心来,又想起一事,换个脸色,温言对张靖说道:“我求你一件事,行不行?”
张靖、熙倩送张宁姐妹出门,没等车驾走远,熙倩小手抓在张靖软肉上,道:“荔儿跟你说了什么,你乖乖拿出一锭金子来和-图-书?”
张靖将姜燃抱在怀里,对熙靖道:“这也是我弟弟,老三十四,母亲是我姨母张美人。”
且说姜战那边,领人开了皇祠,着人打扫,收拾供器,请出神主,打扫上房,准备悬挂供养遗真影像。太史、太卜准备祭拜天地,皇宫内外上下,皆是忙忙碌碌。
张靖想了想,没察觉有什么不妥,道:“在这个范围内,只有我力所能及之事,我便答应你。”
这些玻璃珠是玻璃坊生产的新品,颜色各异,十分好看,姜燃拿在手中把玩,一时爱不释手。
熙倩出身世家大族,家族关系不比宫内简单,她的领悟力又强,很快寻到张靖的弱点,气势一点点上来,不自不觉已经完成了士兵到将军的过程。张靖对男人硬气,对待女人却狠不下心来,这一点极得姜述的真传。
张靖笑笑,道:“我对女人越来越好奇,以前你在眼中是冰山美人,对谁也不假辞色。后来我们熟了,你羞羞答答,似和_图_书是温顺的小羊羔。现在我们情定终身,我怎么发觉你像母老虎呢?”
张靖对熙倩介绍道:“国儿是我同父同母的弟弟,最好兵书,上次我去旧货市场,看那本书虽是皮制,但是字迹清晰,保存得很好。”
熙倩异道:“兵书现在都是印刷版的,国学图书室多得是,宫中难道没有兵书?”
张靖连忙告饶,小声道:“这是在大街上,莫闹!回房我说给你听。”
熙倩郑重地说道:“第一不用你费银子,第二不用你费人情,你只要心里爱我,肯定能做得到。”
糜贞笑道:“宁姐姐名下产业收入虽不比内府,开支也少,每年收入不低于诸家巨商,也不缺这些银钱。但无缘无故给老四停供,于理不合,是否知会宁姐姐一声。”
张宁姐妹与熙倩说了一会话,张宁看看天色,对熙倩温和地说道:“我们身处后宫,很不自由,平常一般也不出宫。今天靖儿说你要来,所以带着孩子们一块过来看看,中和*图*书午约好去给太后请安,我们现在要回宫去。”
张雁拉着熙倩坐下,张靖从张宁怀里接过姜燃,抱在怀里,给张宁姐妹介绍道:“这是熙倩,是荀家嫡女。”
张靖摇头道:“我送他的是《章邯兵法》,即使不是孤本,存世书籍也很少,还没发现印刷版。许多古书都是刻在竹简上,像这种皮装本的十分稀罕。”
张靖摇头道:“不会,我们皇家有秘术,若是不想女子怀孕,就怀不了孕。”
熙倩不由有些诧异,难道姜燃也是张宁亲生?张雁迎上前来,拉着熙倩道:“这姑娘生得真好。”看到熙倩神色,张雁心知肚明,解释道:“我性格外向,没有耐心,子女自小都是姐姐看大的,见了我自然不如见了姐姐亲。”
当下离年关日近,甄姜与姜战等本家长辈负责治办年事。
熙倩道:“陛下旨意怎能说求就求?若是求不来怎么办?”
熙倩凶巴巴地道:“无论如何,正妻我可以不争,平妻的名份得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