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86章 威望不是靠吼的!

于甘答道:“张靖去河东王家村,说服村中长老拿出原图,长老们也都签字画押,拿到这边村里对了对,应是原本勘界之图,已经复制完了,准备明天上午详勘,这个争端就此算已了结。”
张靖再未顶嘴,拉了一下刘开,站直行个军礼,道:“是!”
于甘低着头,一言不发。陈国冲于甘发完火,用眼瞅向坐在末座的张靖和刘开,大声喝道:“你们什么级别?没资格坐在这里,到室外去!”
陈国皱眉想了想,转向田思道:“田大人,我想此事还是稳妥些好,不如让于少吏跑趟东莱,请几名当年参与勘界的人来一趟,做个旁证,也好一了百了。”
张靖笑道:“就怕他有理智,若是那样更好,反正原图在我们手中,随他闹腾去吧。走,到祠堂看看去。”
陈国触起姜珠向张靖行礼的样子,想到张靖的深厚背景,想想还真是不敢拿他怎么样,转个心思,换种语气问于甘m.hetushu.com道:“于少吏,事情现在怎样了?”
陈国稳定一下情绪,道:“张靖仗着谁的势?真是无法无天。”
国见提点一句,道:“年轻人嘛,性格急点,若不是仗着宫中有位姑姑,他的脾气怎会这么冲?”
说完,国见装着没看见陈国的眼色,行了一个团揖,扭头就走。
这几位长老曾是黄巾老卒,因年纪大或因伤病随着家眷在此安置,对张角、张宁父女无比崇拜。吴三抹了一把泪,念道:“八渠帅村众弟子:我已悉械斗详情,已写信让水军后勤部严肃处理此事,查办相关涉案人。你等遵纪守法,我倍感欣慰,遇到不平之事,为何不转报黄巾公会?而致械斗经年,子弟受伤,惊忧地方。以后但凡遇到不平事,地方官府不能公断,可使人到东莱黄巾公会申冤,也可写信给我,我自会派人为你们讨取公道。张宁。”
田思是兵曹最高管理者,http://www.hetushu•com陈国虽然职级高,但兵曹是黄澄直管,他还真不好直接下令。望着国见的背影消失,陈国眉头一皱,又想起一事,道:“行文报上去了?”
张靖公然顶撞陈国,田思、于甘两人低着头,憋着笑,连看都不看陈国一眼。国见与陈国毕竟是姻亲,见陈国气得浑身颤抖,坐在那里生着闷气,道:“陈管事,您先消消气,与孩子生的什么气?”
正在这时,陈国黑着脸走了进来,这场械斗发生得不是时候,陈国若是提前得到消息,可以在后面烧把火,演变成大型群体性事件,一旦有人死亡,管事黄澄就要承担责任。若是黄澄去职,陈国拿出勘界证据,出手平息纷争,很可能会因功上位。这事发生得太突然,陈国回来得到消息时已经晚了,械斗已被于甘制止。陈国正在盘算是否拿出证据,平息两村争斗时,忽然接到消息,说于甘、张靖已经说服河东王家服http://m.hetushu.com软。陈国立即坐不住了,被抢去平息事端的功劳不提,若是此案继续深挖,说不定会牵扯到他或他的党羽。陈国先去寻找费深,不料兵曹诸人都说未见过他,问道田思等人时,说是皆去了八渠帅村,陈国并未停留,当机立断赶了过来。
陈国一进门,不分青红皂白,开腔就骂:“于甘!你怎么搞的?三年前此事都已平稳,我们出去开了几天会,怎么忽然又闹腾起来了?”
国见看明白形势,见田思、于甘联手张靖、刘开,又清楚田思、张靖、刘开背景很深,判断陈国怕是要栽,正在想法脱出这个泥潭,听到田思所言,就坡下驴,道:“行,我这就跑一趟。”
陈国利用勘界所行之事,田思、于甘看得明明白白,即使国见与他是姻亲,都看不过眼去。但是以前没有证据,现在田思、于甘拿了河东王家村的口供,即使没有费深的供状,也基本能将当年事情还原,陈国的恶行和图书很快就会查个水落石出。
吴三读完信,已是泪流满面,信中虽有斥责之言,但透着更多的是浓郁的爱护之意。诸长老一齐抹泪,泣不成声。刘开道:“你们将这封信妥善保管,有此信物为证,我看看有谁还敢欺凌我们黄巾子弟。”
李辉最终未将陈国咬出来,但李辉案却是陈国心中的痛,陈国气得肺要炸了,本来就有些矮胖的躯体似又胖了一圈,麻子脸涨得通红,颤抖的手指点着张靖:“你们两个,出去!”
霍四爷不由老泪纵横,双手颤抖地打开信,却不认得几个字,递给身侧一人,道:“吴三,我们都不认字,你读给我们听听。”
张靖摸了摸鼻子,拉了一把想要出屋的刘开,缓缓站起身来,道:“陈副管事,你一进门,先训于少吏,又吼我和刘开。你凭什么?就凭你官大?你了解情况吗?你了解过情况吗?就是一个普通士兵,你也不能说吼就吼,我和刘开可以出去,从军就要服从军令,http://www.hetushu.com但我奉劝陈副管事一句,威望不是靠吼的!而是靠做的!做事的挨训,不做事的训人,没有这个道理?陈副管事,你不要瞪我,在座人都在看着,我们将这事上报军法司评评理怎样?”
望着众长老出门,室内众人不由大眼瞪小眼,心思不一。田思等人这才知道黄巾子弟与常人不同,有张宁这位精神领袖,遇到事情抱团比寻常宗族还要厉害,对黄巾系不由自主敬畏之心更浓。
田思立马明白陈国的意思,要将于甘调开,换成他来主持此事,这不是明显抢功吗?田思琢磨一会,道:“这事是于少吏从头到尾解决的,他与两村长老都熟,沟通方便,现在这个时候,不宜派他外出公干。国从事与东莱官府也熟,这事还是国从事辛苦一趟。”
张靖、刘开捂着嘴出了门,刘开小声道:“陈国这下更要炸了,本来就是来寻不是的,别将图样毁了才好。”
霍四爷止住老泪,招呼道:“走,我们先将这信供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