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150章 康居粟特临绝境!

听到这话,阐于扬心情好转,望了一眼远方矗立的大齐军营,眉头开始舒展,道:“你说得对,既然大齐人不进攻,我们也没必要自寻烦恼。非达里期,陪我到宫中喝酒去。”
内侍还未走出几步,只听街上乱了起来,警声大作,百姓喧闹不已。阐于扬意识到不好,道:“赶快到前宫,召集众人议事。”
阐于扬说得极是,马超部自从来到王城下扎营,只派兵马攻打城外村镇,封锁道路,根本就未攻过城。康居粟特地处要冲,商税收入很高,财政比较富裕,王城内屯集了无数粮草物资,若是大齐兵马不来进攻,至少可以撑到明年开春。道路已被封闭,敌人又不来进攻,这种情况下,除了喝酒睡女人,还真没有其他消磨时间的乐趣。
阐于扬有些不甘心,眉头一皱,瞅着大规尔,面露不悦之色,道:“赶快派人封堵城墙,再加派重兵在此处防御。”
对于援军,非达里期http://m•hetushu.com其实也无信心,为了排解阐于扬的愁思,非达里期说道:“花刺子模和匈奴人兵马三四十万,比马超部和魏延部兵马要多得多,若是安息、贵霜再出些力,击败大齐并不是幻想。”
这夜月亮很圆很亮,饮宴结束的阐于扬醉意朦胧,踏着如水的月光返回寝殿,他扶着两位美貌的宫女,脚步踉踉跄跄,身体的重量时而落在两位宫女身上,两位身材单薄的女子拼命支撑,已是累得气喘吁吁。就在这时,只听东南方向一声巨响,整个地面震栗起来,阐于扬吓得一阵哆嗦,扭头看往东南方向,身体似乎成了一堆烂泥,整个身体重心偏向左侧,左侧宫女实在支撑不住,一个趔趄倒在地上,连带着阐于扬和右侧那位宫女也摔倒在地。
阐于扬赶到前宫之时,街道上喧嚣声渐小。大将大规尔顶盔贯甲,带着几名亲卫赶了过来,火花中望见阐于扬www.hetushu.com亲至,急道:“大齐用邪术炸开了城墙,打开一个两百余米的缺口,我军守兵伤亡近千人。”
阐于扬内心蓦然收紧,急问道:“大齐人入城了吗?”
阐于场看了一会周边情况,登上城墙下视,只见缺口外侧,大齐兵将排得整齐的军列,正席地而坐,细数火把数量,不下三万兵马,但因大齐军纪森严,数万人的军阵摆在那里,除了马嘶声再无半点声响。
自从火药炸毁城墙,城内乱成一团,大规尔已经派兵弹压,现在街道上满是全幅武装的兵将。阐于扬出了宫门,忽然省起一事,问大规尔道:“可派人紧急整修城墙?”
大规尔脸色顿变,又不敢违令,当场下达军令,四周涌上不少士兵,手持巨盾,掩护民夫运送木石。就在士兵民夫聚集修筑时,只听大齐军响起口令声,不久之后,轰隆隆的声音传来,继而炮弹密集而来,刚刚到位的士兵民夫死和_图_书伤一片,惨嚎惊呼声不绝于耳。
阐于扬并不知道,就在他刚才立足之处以东百米处,大齐人已趁夜埋了大量火药,只等马超一声令下,这又高又厚的坚固城墙顷刻之间便会裂开一道缺口,大齐兵马随时都能杀入城中。
左侧那位宫女意识到惹下大祸,急忙跪伏请罪,却见阐于扬并未理他,望着东南方升起的火光和烟雾,自个儿爬了起来,脸色变得惨白。阐于扬摔了一大跤,又被惊出一身汗,酒意消了大半,往宫门方向行了几步,张口说道:“火速打探东南方向出了何事。”
阐于扬来到现场一看,白天还完好无损的城墙,出现两百余米的缺口,像被巨人一脚踢开,倒塌的城墙多堆积在城内侧。此时伤员已被运到后方,四下里寂然无声,显得十分诡异。
康居粟特兵马与大齐野战数番,次次皆是大败,已经失了战场对垒的勇气,如今凭借坚城固守,城墙实是最后的依仗,这下城墙http://m•hetushu•com被炸开一条大口子,如何挡得住如狼似虎的大齐兵将?阐于扬当机立断,道:“走,一起到前方看看去。”
大规尔道:“大齐人并未入城,重兵部署在缺口外围,说给我们一个时辰时间,若是再不归降,大军就会进城。”
非达里期长于治政,平常很得阐于扬信任,这话说得很有道理,阐于扬愁色稍减,望着马超统众上马返回,道:“周围道路已经封锁,城中信息闭塞,也不知援军战况如何。”
亲眼目睹火炮的威力,阐于扬不由目瞪口呆,见大规尔还要调派士兵民夫上前,连忙止住,长叹一声,道:“火炮之威非人力所能抗衡,罢了,召集众臣,就在此地议事吧。”
大规尔恭声答道:“我派士兵民夫维修,但是人员踏入那段范围,便遭大齐人弓驽射击,扬言我国若派人进入那片区域,他们便会动用火炮。”
众臣方才已经接到召集通知,皆往宫中集中,听说阐于扬到了南城,在m.hetushu.com非达里期带领下,早已在城墙下等候。方才火炮发威,众臣在城墙下看得不如城上分明,但亲眼目睹伤亡者的惨状,更能领略火炮的威力。
康居粟特王名叫阐于扬,年纪已近五十,登上王位已有二十余年,在国内威信很高。阐于扬面色白净,身材长大,须发已白,此时面色愁苦,站在城墙上,与观察地形的意气风发的马超遥遥相对。康居粟特丞相非达里期年纪与阐于扬相仿,见阐于扬神色失落,在旁劝解道:“大王莫要担忧,大规尔将军是当世名将,防御有道,军心归附。对方五万兵马人吃马嚼,每天要耗费大量粮草,只要守到大雪降临,对方想要补充粮草极为困难,到了那时,就能逼退大齐兵马。”
应该说康居粟特军中也有高手,马超、张靖围着王城转了一圈,竟然没有发现防御漏洞所在。若无火药这超时代的神兵利器,兵力比康居粟特守军略弱的攻坚营,要想攻下这座坚城,怕要付出很大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