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166章 菲羽宫中遭刺杀!

齐隶闻言大喜,当即带人前去抓捕田更,从田更居所搜出白罗及紫色染料的残渣。审问时田更供认不讳,只言自己看女医华青不顺眼,想要借此陷害华青,即使刑讯加身,余话也一句不提。
上次涉案人是田家人,这次凶手又是冯家人,姜述听说以后怒火冲天,派人将冯菘缉拿归案,让齐隶带人深入调查。冯菘与田更身份不同,田更是国家远支族人,冯菘却是国舅身份,不好用刑,冯菘只是推作不知,齐隶也无可奈何。
熙影道:“是冯妃族人,刺杀宫中道观一名女子,虽未得手,但伤了一名女护卫。”
其余不须田更供状,只需查出田更,幕后者已是呼之欲出。姜述听完此案始末,眉头紧锁,足有一刻钟时间没有说话,良久才吩咐齐隶道:“这事查到此处结案,要留心宫中那位高手。”
荀攸与荀彧互视一眼,荀攸道:“冯家人?那个冯家?”
熙影身为张和-图-书雁亲卫,虽未亲临现场,但对食物下毒案、半夜鬼叫案、真假紫罗案和驽箭刺杀案十分清楚。待熙影仔细讲完,荀彧面色凝重,道:“影儿,你先去休息,我与你大兄商议些事。”
荀彧见熙影脸色不好,双眼通红,微笑道:“终于知道当差的苦楚了?看你脸色不好,怕是一宿未睡吧。”
荀攸琢磨一会,道:“黄澄只有黄菲羽一女,且与四皇子有婚约,黄家女应该就是黄菲羽,腹中子定是四皇子的。”
饭后傍晚时,按照惯例,四名女护卫扶着菲羽在后院散步。就在这时,突然驽箭声响起,一支驽箭从院外大树上疾射而至。四名女护卫皆是少年营弟子,反应很快,听到驽箭声响,用身体将菲羽护在中央,驽箭速度很快,张一竹不及拔剑,怕伤着菲羽又不能闪避,驽箭直中张一竹右肩膀,透过前甲,余势未停,穿透了张一竹右肩。
熙影自从跟www.hetushu.com随张雁,诸事张雁都不避她,只有菲羽一事不让她接触,张雁去宫中道观看望菲羽时,往往安排熙影其他公务,带着别的亲卫过去。那日菲羽遇人行刺时,正逢张雁当值,熙影跟随张雁审讯凶手,忙了一夜,次日一早下值,回府休息。
荀攸笑道:“这事未必是坏事,德妃一向安于现状,四皇子远在康城,诸系针对弱女子下手,陛下心里怎能不怒?贵妃泄密消息,皇后和田妃出手,这是将四皇子往储君位置上推。以现在事情分析,陛下有意立四皇子为储,四皇子再历练几年,就可入朝辅政,那时便是储君了。”
待熙影出了门,荀彧道:“公达,黄家女腹中子是四皇子的?”
这次事件以后,皇后、皇贵妃、田丰儿威望大落,修仪系、吕雯等小势力名望渐增。其间又生起一件大事,中心正是已与张靖秘密达成婚约的熙影。张靖远在万里之和-图-书外,一波未消,另一波又起,此事又招惹到他的头上。
车夫见是熙影,连忙恭声答道:“小的见过二小姐,大人来京述职,昨日下午进的城。”
熙影忙了一夜,感觉双腿如灌铅一样,昏昏噩噩回到府门,见到门前停的车驾,不由一愣,继而脸露欢欣之色,问车夫道:“父亲来了?”
荀攸点了点头,道:“我今天不当值,陛下既然没空,我也不去政衙了。”说完对熙影道:“你随我们到屋内,说说近日宫中的事。”
熙影是荀彧嫡女,姜述遇到她像子女一般,亲切地喊她“小影”,又拜了张宁为义母,在宫中担任女卫,身份十分超然。女卫统领关凤与张宁交好,副统领张雁是张宁堂妹,熙影自到女卫报道,就被张雁带在身边充当亲卫。
张宁心中窝着火,自从这日出宫,身边只带着少年营成员,直至菲羽生产很少回宫,大多时间陪着菲羽呆在少年营,直到菲和图书羽顺利产子,满月后将母子两人接到张府。
众人听到示警,纷纷从藏身处现出身形,于吉、吉贞道长几乎同时到达射出驽箭处,将未来得及逃离的冯家族人冯型当场抓获,在树上搜出强驽、驽箭等凶器。
荀彧叹息一声,道:“影儿嫁给四皇子未必是正妻,也不知撞了什么邪了,即使侧妻也心甘情愿。以现在的苗头看,宫中数系联合,这是要对付德妃,黄巾一脉日子不好过了。”
张宁听说这个消息,对后宫安全彻底失去信心,立即带人进入皇宫道观,让一名身材肥胖的心腹女官与菲羽换了衣物,将菲羽秘密换到德安殿,也未向姜述请示,连夜出宫将菲羽护送到少年营训练基地。
荀彧停下脚步,道:“公达,陛下上午肯定不得空,我还是午后进宫吧。”
又过了两天,冯菘带着一名族人进宫探亲,冯香儿引领两人到北宫给何后问安。冯菘请完安后先行,冯香儿与何后说了一和_图_书会话,才告辞离开。冯菘出的北宫北门,冯香儿出的北宫南门,竟然无人发现与冯菘同行的那位族人滞留在北宫。
荀彧苦笑道:“本想躲开储君之争,但陛下既然下了旨,欲退也已不能。德妃受了委屈,黄巾诸将听到消息,怎会无动于衷?田家、冯家冲在前面,黄巾系肯定会对着田家、冯家泄愤,田家虽无高官,但出仕的子弟众多,潜势力不弱,冯家又有何家支持,黄巾诸将有勇无谋,未必占得上风。”
熙影一路小跑,转过影墙,正好遇见荀攸陪着荀彧过来,熙影急忙上前见礼,道:“见过父亲大人。”
张宁打听到相关消息,也理解姜述的难处,忍着气并未发作,请吉贞道长又调数名女弟子进宫,加强道观安全保卫。姜述感觉对张宁有愧意,担心有人再加害菲羽,暗地里请出于吉出山,隐在道观附近藏身。
熙影笑道:“昨日傍晚宫中闹出刺杀案,抓了一个冯家人,审了一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