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168章 熙影不知危机临!

张宁刚去张府探视回来,听说最近还是有人窥探,路上一直琢磨是谁还在后面搞事,闻言脸色一变,道:“不好,要是被人设计,坏了熙影的身子,到时候如何向老四交代?”
熙影接过信,俏脸顿时红透,不好意思当着张雁的面看信,跑到室外打开信看完,嘴角不觉浮现出笑意。熙影将信小心藏好,在门口愣了一会,只听有人说道:“影姑娘,你现在有时间吗?皇后让你过去一趟。”
荀彧身为父亲,有些话也不好细说,含含糊糊地说道:“后宫的手段你不要小瞧,入口的东西要当心……”
张宁息事宁人,黄巾诸将顾全大局,姜述看在眼里,对张宁更是高看一眼,对搅起风波的甄姜和出手恶毒的冯香儿及田丰儿恶感更深。
张雁听皇后叫熙影过去,狐疑一会,但皇后是后宫之尊,不好阻拦,叮嘱熙影道:“你过去要小心些,莫中了别人的计。”
张宁逢事总喜欢从阴暗面考和_图_书虑,这话如同一道亮光,顿时触起张雁先前感觉到的不安。若是皇后或甄家设谋,这个诡计应该筹划很长时间,各个方面都安排好了,这事要如何破解?
张雁笑道:“傻孩子,黄家女未婚先孕,传扬出去黄家名声不好。这事是陛下的旨意,我和老四也不能违旨不是?你现在阅历不足,知道的太多并非好事。你记得一点,老四心中有你,每次来信都会问你的情况。”
张雁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道:“前期老四一直忙着征战,现在康城已经稳定,这才有闲暇时间。这是老四给姐姐写信时捎来的,前期姐姐忙着黄家女的事,今晨我去请安时,让我捎给你。”
荀彧在京述职其间,上门求亲者络绎不绝。何苗出面为嫡孙何保求亲,曹操出面为幼子曹冲求亲,王越出面为甄姜侄子甄伟求亲,田锋出面为田丰儿侄子田有求亲。荀彧早有成算,推托熙影婚事已被姜述接手,曾和_图_书言要为熙影指婚。这话流传出去,求婚风潮这才刹住。
正在这时,有个声音传来,道:“妹妹在这发什么呆?”
“逼我就范?”短暂的惊讶之后,熙影笑道:“只要我不答应,她们能怎么逼?”
熙影停了一会,又问道:“黄家女的事为何要瞒我?难道四哥与娘娘不信任我?”
张雁待熙影出门,出来招呼一名少年营女卫,道:“张一秋,你跟着熙影,莫要发觉不对,就发出警兆。”
熙影自从得知黄菲羽怀了张靖的孩子,虽经荀彧说话排解,但心中还是感觉不舒服。张雁性格开朗,熙影跟她日久,也不怕她。这日室内只有熙影与张雁两人,熙影忽然开口道:“四哥花心得很,除了黄家女,还招惹过那个女子?”
众人又将目光对准姜述,在姜述上下朝时,趁机又向姜述提及此事,姜述只是哈哈大笑,说是熙影心中已有人选,只待合适时公布婚约。此事到了这www.hetushu.com种程度,原本可以就此过去,但万年公主、甄姜听到耳中,疑心姜述有意将熙影指婚给张靖,都在密谋对策,定要熙影与别人定下婚约才罢休。
熙影听了这话,内心顿时感觉舒坦,道:“怎没给我写过信?”
诸系不敢轻举妄动,都在观察宫中诸案可能引发的朝堂争斗,但让人感觉意外的是,德妃只是抓住冯菘不放,黄巾诸将并未没有任何举动。已经做好迎战准备的田家和冯家,不由松了一口气。
荀攸拜访黄承彦,不知两人说些什么,黄承彦午后进宫探望黄月英。隔了几天,黄承彦以族中有事为由,请了公假回了荆州。
张雁闻言接口说道:“老四身为皇子,就是不招惹别人,别人也会招惹他。”说到这里,意识到熙影意有所指,笑道:“影儿莫要吃醋,难道要老四对你从一而终?现在不是一夫一妻的年代。你放心,我与姐姐会控制他的,不会跟他父皇这样,搞得后hetushu.com宫乌烟瘴气。”
张雁抬头一看,见张宁坐在车驾上,撩开门帘与她说话。张雁往周围看了看,招手让车夫将车驾停在路旁,上了车驾轻声说道:“刚才皇后派人找熙影过去,我又翻出甄伟今日进宫的记录,正在琢磨这事。”
熙影扭头一看,见是皇后身边的女官,名叫水仙。熙影得了情郎的信,心情正好,笑道:“水仙姐姐稍待,我跟娘娘请一会假。”
荀彧有些恨铁不成钢,长吁一口气,道:“你上次与四皇子同案共食,消息传出以后,可知朝中文武反应?可知宫中后妃反应?陛下为何赐下婚约,又让我们保密?是为了保护四皇子。四皇子名声好,能力强,现在已凭军功升为校尉,背后又有黄巾一脉鼎力支持,再加上我们荀家,诸皇子谁有四皇子这般实力?陛下若不想立四皇子为储君,怎能任由四皇子与我们家婚约?宫中后妃探知陛下有立四皇子为储之意,下一步就会针对四皇子与黄巾和图书系,即使陛下压制,她们不敢明着来,暗中行事更是让人防不胜防。你与四皇子婚约一事外界不知,但四皇子致黄家女有孕,却不娶进门来,肯定猜测四皇子正妻比黄家门户还高,定会出手阻止你和四皇子的婚事。有人正常求婚,有我和你大兄出面,寻个理由就推托出去。但是宫中人的手段,不会只是正大光明,若用手腕逼你就范……除了德妃姐妹和她们信得过的后妃,其余后妃若是单独寻你,你能不去就不去,即使不得不去,也要事先向德妃姐妹讲明白。”
张雁说完,出了公房,巡视各门,到了南宫南门,见登记簿上写着甄伟的名字,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脑中闪过,一时又捕捉不住,不由蹙眉细想。
荀彧午后进宫,姜述在御书房召见,挥退众人,两人密谈良久。其间姜述曾召张宁见面,荀彧辞别前寻个机会,递给张宁一封密信,提醒此时正值关键时刻,即使受了委曲,也要约束黄巾诸将不得生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