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203章 伏杀之后有后计!

张靖摸了摸鼻子,心思一会,道:“这事只是巧合而已,都卢严棉应该不会告密。”
都卢奇细看一遍,道:“为首黑红脸庞的是蒋钦将军,左侧那人是都卢郡尉左司马叶剑,另外几人我也不认识。”
身毒王目前已经投降,将次女双桑公主献给姜述为妃,与大齐兵马暂息兵戈,只要洛阳传来旨意,身毒全境就会并入大齐疆域。在这个关键时刻,若是都卢不稳,势必会牵扯大量兵力,若是降将复叛,周瑜在南方营造的优势将会迅速崩溃。
想到这里,张靖道:“都卢奇,我想你们除了丢卒保帅,不敢举兵叛乱吧。”
张靖带人撤到山林密处,寻处高地观察山下大路,见都卢郡兵分为两拨,借着路侧低矮的灌木隐身,道路上很难发现,若从山上认真观察,却能看出不对。南边树林处挑起几杆将旗,为首将旗写着一个“蒋”字,一队官兵簇拥着几员将领,站在高处观察四周地势,为m.hetushu.com首那员将领年过三旬,面色黑红,身材魁伟,正是营将蒋钦。
都卢奇沉思一会,道:“先行策反异族士兵,抢夺城中武库,统兵包围汉人聚居区,擒拿汉人为人质。派人从海上潜到泊船区,焚烧水军船只,包围军营,断掉水军大营的水源和食物供应。同时派人联络周边异族,策反各军异族士兵,秘密联络异族降将。帝国在南州和故身毒境内,驻兵总量虽然不少,但是除了水军,护北胡军、山地营的异族士兵比例很高,南洋军及新组建的南州兵曹,比例更高。若是异族士兵作乱,兵力远远超过汉人,汉人既要保卫汉人聚居区,又要出兵平叛,顾此失彼,战线太长,一旦失利,在南方很难站稳脚跟。若是贵霜、安息等国背后支持,久后即使平息叛乱,南州境内也已糜烂,要想恢复到现在的经济水平,至少得要十年时间。”
张靖疑惑地和_图_书问道:“官兵若是奉命行事,即使伤了汉人性命,事后只会追究军官责任,也不会诛连到士兵身上,你们担心什么?”
付丘授意付轻派兵加害自己,张靖很快考虑明白大略框架,但有几点没想明白,为何让四尼卡领兵?为何将汉人军官留在城中?若是付丘是马超案幕后黑手,付丘这次布局,肯定还有厉害后着。
张靖判断得很对,四尼卡命令部下前进,并非因为都卢严棉告密,而是因为叶剑说服蒋钦,水军出兵干涉此事。四尼卡身为异族人,官职又低,不敢与水军将校争执,又不好即刻回军,只能统兵北上,重新寻找地方埋伏。
张靖不认识蒋钦,招呼都卢奇上前,递过望远镜,道:“为首那员将领可是蒋钦?”
刘开听得很认真,不时发问,弄清张靖的意思,不敢怠慢,招呼亲随换上便装,沿着小路往西奔去。望着刘开背影渐远,张靖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牌,递给都无和*图*书严棉,道:“这是神鸟机构的腰牌,你派亲信执此联络贵族族长,要求贵族士兵,不要听从付轻和四尼卡的军令,若有人问罪,取出这枚玉牌,只说奉神鸟机构密令行事。”
都卢奇略微思忖一会,道:“若是知道惹了大祸,牵扯合族生死安危,族中定会召开长老会议,研究避祸方案。其一舍卒保帅,涉案族人依照法律惩办;若知灭族之祸不可避免,唯有据城谋叛,联络周边异族举事。”
张靖到了现在,对都卢奇不由高看一眼,又问道:“若你是族长,定下谋叛的策略,会如何行事?”
说完,张靖攀上大树,从张椿手中拿过望远镜,仔细观察一会,道:“他们往前进,我们就往后退。”
都卢奇又苦笑道:“明白军令律法者不担心,可族人大多不识汉字,又有几人明白法律?”
张靖想到这里,问都卢奇道:“你们族人若是杀了朝中重臣或大家子女,你们会有什么反应?”
张靖和-图-书听完,就近寻处树荫坐下,开始分析推算这次事件。从都卢奇口中得到的消息判断,出手者虽是四尼卡,但是背后之人定是郡尉付轻。付轻能够强压叶剑签署公文,肯定持有上级的军令,于禁参与此事是必然的,但于禁手令是劝返,四尼卡发出的军令是剿匪,说明背后有人发了话,若无意外,发话人应是付轻,幕后黑手就是付丘。
张一安、张一全闻言,以为都卢严棉出卖了他们,怒目视向都卢奇。都卢奇望向张靖,毫不慌乱,道:“大人,都卢严棉不会告密的。”
张靖想了一会,摇摇头道:“我要借此事试探一下,看看付丘在南州到底有多大实力。你与蒋钦见面以后,约定时间……”
都卢奇苦笑道:“说句心里话,族人皆知汉人对付异族人手段狠辣,若是听说族人伤了汉人,再有人存心挑唆,担心合族族灭,不管实力是否对等,肯定会串连造反,既然都是死路一条,总比束手待毙强吧。和-图-书
蒋钦统兵占了大道两侧树林茂盛处,打量一下前面地势,对身侧的叶剑笑道:“前面大路两侧树木稀少,不便于伏兵,真若有人从山上下来,很快就会发现他们。来人若真是汉人军官,肯定不会陷入他们的埋伏。”
张靖点了点头,皱眉想了一会,心道若是舍卒保帅,付丘如此高明之人,怎能行此害人不利己之策?异族真若据城谋叛,身为汉人的付丘又有什么好处?以都卢人的军事实力,驻于都卢军港的蒋钦部就能顺利平叛,异族人敢反吗?
都卢严棉离开不久,在树上警戒的张椿忽然说道:“伏兵分为两拨,正在悄悄向前移动。”
张靖判断马情与马进有关联,那么马情与马超案的背后黑手定有关联,以马情的人脉关系分析,黑手很可能就是付丘。付丘若与司马徵有联系,通过刘晨,可能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因为自己坏了幕后黑手的好事,身份又特殊,付丘肯定想要除掉自己,并利用这事大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