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204章 扮为军官被伏杀!

都卢奇答道:“加上县兵,共有一千五百余兵马。”
都卢严棉正在忧心之时,骑兵越行越近,都卢严棉看清此人着装面貌,不由一愣。都卢严棉方才与张靖见面时,一行十人都朝过面,隔着这么短时间,相貌肯定不会忘记。若是连人都能认错,都卢严棉如何能做斥侯头领?都卢严棉既而发现骑士的军装,与张靖等人的军装有细微的差异,与自己身上穿着的军装样式一样。
张靖往西方遥望一下,摇了摇头,道:“西边有段平原,我们现在撤退,肯定会暴露身形,还不如躲在这里安全。痕迹刚才都清理了吗?”
南方局势不稳,对南州刺史逢纪显然不利,于付丘又有何好处?张靖想到这里,联想起马超案,心中似乎抓住些什么,却总是抓不住。龚省在侧,见张靖正在凝眉沉思,小声问都卢奇道:“都卢郡兵共有多少兵力?”
周树点了点头,小声对张靖说道:“对手布了这个局,应该了解四哥的真实身份。这次事件与马超将军案子相和_图_书似,若是四哥有何闪失,黄巾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四尼卡是身毒王族,死不足惜,但会影响身毒王投降的决心。四尼卡若叛斩刑,身毒降将定不自安。上面可以撬动朝廷混乱,下面再整合身毒残余势力和异族势力,这是想占据南方地区自立。”
不久,小路上出现不少蒙面骑士,前行时小心翼翼,马蹄包着棉布,行军声音很小。这支队伍向前行了百余米,一位骑士忽然吹了个口哨,队伍立即停了下来。此人来到视线开阔处,从怀里掏出望远镜,向山下观察一番,咦了一声,道:“前方大路挑着将旗,怎会是水军旗号?付轻的兵马呢?”
“这不是张靖的人,难道有人从小路赶来报信?”都卢严棉放下心,暗自揣摩一会,随即想起自己的职责,吹了一个口哨,给后方的战友传递消息。
周树在旁说道:“四哥,您的身份金贵,山下有兵马拦路,追兵又在附近,不如我们从信阔报信的路线撤走。”
张靖冷哼一声,hetushu•com道:“这个付丘很不简单,从手法上看,即使不是马超案的幕后黑手,与之肯定大有关联。”说到这里,张靖抬头望向张椿,道:“春兴,从时间上判断,信阔应该差不多该到了吧。”
正在这时,在北边负责警戒的张一全,忽然发出三声鸟叫。一声鸟叫说明发现有人,两声鸟叫说明来者是敌人,三声鸟叫说明来者数量不少。张靖骂了一句,道:“这个付丘,看来是铁了心,非要置我们于死地不可。给马匹加上笼嚼,注意隐藏身形。”
四尼卡倚在一颗树上,正在闭目深思,闻言睁开眼睛,摆摆手,道:“你们小心戒备,现在没有异状不等于以后没有异状,你们一定要盯牢北边。”
都卢严棉辞了四尼卡,从林木茂盛处绕到大路旁边,寻个隐密的地方藏身,正想进山寻找张靖时,只见一名骑士从山中小路疾驰而来。都卢严棉不由有些疑惑,心道这般快马疾驰,定会被其余兵马发现,这个张县尉真是太大意了。
和图书人立即忙碌起来,为了避免马匹嘶叫,先给马匹带上笼嚼,将马匹牵往密林深处,众人一齐退往林子茂密处。诸人很有经验,撤退过程中寻些绿枝条,编成帽子和披风,借以遮蔽身形。
这句话已经判了此人死刑,即使以张靖的武艺,若是进了包围圈,在上百标枪的同时猛掷下,也很难逃得性命。那瘦子江湖经验十分丰富,见四周一片寂静,既而感觉杀气瞬间大盛,正在疑惑时,数百官兵突然从两侧树林现身,数十名弓箭手同时发射利箭,另有数百杆标枪疾驰而来。瘦子及时做出反应,身形从马上突然拔起,要向后方腾落。可是不少标枪准确度不高,后方同样危险重重,只听一声惨呼,数杆标枪几乎同时击中瘦子的身体,瘦子如同水中的鱼,被渔夫的鱼枪扎中,酒出一蓬血雨,既而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张靖等人的藏身处距离这些骑士只有数百米,众人的行止看得一清二楚。张靖望着瘦子疾驶下山,笑道:“这人是不折不扣的倒霉鬼hetushu•com,若我估计不错,这人性命怕是难保。”
一名美貌女子闻言上前,掏出望远镜观察一会,道:“这附近是水军防区,水军在此设岗不算意外。”
女子沉默一会,唤来一名瘦弱男子,小声吩咐几句。瘦子点头应允,到路旁林子中换上军装,骑马沿小路往南疾驰。女子目送瘦子上了大路,打个手势,道:“就地歇息一会,等老九探听消息回来再说。”
张椿藏在一颗大树上,继续观察南边大路的情况,张一全此时撤了回来,伏在张靖身边,小声说道:“来者有三十余人,一人双马,有两名异族人向导领路。从这些人的行止来看,不似军伍中人,但都身具武功,应是江湖人士。”
张椿取起望远镜向水军泊船区观察一会,道:“离得有些远,水军战船又大,遮住了视线,即使有小船过来也看不到。”
正在这时,张椿从树上小心翼翼下来,小声说道:“信阔已经现身,有人领着去见蒋钦了。”
“来了,终于来了。”四尼卡十分兴奋,用望远镜稍微观和_图_书察一会,随即传下军令:“待那骑兵行近,不管他喊什么,说什么,弓箭、标枪同时出手,定要致此人于死地。”
再说都卢严棉下了山,派了一名心腹族人去通知都卢也,自己寻到四尼卡,报告道:“北边并未发现异状。”
骑士们将马匹系在树上,各自寻找树荫,或是吃干粮,或是拿出水壶喝水,小声交谈着,神色十分放松。为首的男子与那名女子,站在原地未动,各自拿着望远镜小心观察周围情况。
张靖忽然明悟,似弹簧般从地上弹了起来,拍额道:“这是连环计,逼反异族,驻军肯定会平叛,这边一旦杀得人头滚滚,再去说服降将或已经归顺的部落,就会简单得多。”
周树若有所思,走上前来,道:“这些兵力即使全是异族人,也不是蒋钦部水军的对手,叛乱肯定失败。平叛以后又会带来什么变化?”
张靖点了点头,道:“你上树继续观察,有何异常立即报告。”
张一安答道:“已经处理完毕,还做了一些伪装,若是敌人心细,会被引到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