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537章 守天下更不容易!

左丰知道杨家的厉害,杨家上任家主杨彪,曾任前朝三公,杨家是当世大族之一。杨修为首的杨家人,原来算是曹家的人,杨修是个聪明人,及时改变阵营,免了这场大祸。杨家家大业大,杨修身为嫡系子孙,是现任族长,又自谓君子,是个清廉奉公的人。杨修清廉不代表杨家人都清廉,杨理也非政治因素牵扯,就是就事论事,手伸得太长,被捕入狱也是罪有应得。
左丰立起身来,将奏折送到姜靖案桌,整齐码好,道:“我觉得并无不当之处。”
左丰一边看着朱批,一边深深地思索,没注意姜靖来到他身边。姜靖亲切地问道:“中常侍,看完了吗?我的处置怎么样?”
姜靖也转回案桌坐下,喝了一口茶,道:“我昨日让王诗寻来父皇以前的奏折,见其中很少有严厉之语。回想父皇出巡以前,国泰民安,一片太平景象,怎么我监国以后,一下子出来这许多问题?”
左丰知道姜述是一代明君。和-图-书姜述在位之初,国运昌盛,百姓安居乐业,军事拓展顺利,姜述称为千古一帝名不虚传。但是姜述手段偏软,狠不心杀人,导致现在吏治腐败,贪风日炽,从诸系结党谋私,再到世家拉帮结派,慢慢地将大好江山侵蚀得变了模样。这种歪风邪气,如不狠狠刹住,发展下去情况会更加严峻,姜靖下大力气整顿吏治,不是他愿意杀人抄家,而是时局逼得他不得不如此。
姜靖正想翻开一本奏折,闻言停下手来,道:“什么变化?”
左丰想了想,道:“太子天禀聪慧,刚毅过人,陛下之所以选殿下为储君,曾言‘老四刚勇不可夺志,未来承继大统,可以大刀阔斧,清除朝堂固疾,以保大齐万世基业。陛下出巡已有数年,朝局变化也不小。我总结一下,陛下亲政时与太子监国时,变化还真不少。”
看着一份份措辞严厉的朱批,左丰不禁有些忐忑不安。姜靖监国时间不长,面对的http://m.hetushu.com虽然不是满目疮痍的乱状,但是帝国疆域太大,官吏中世家子弟不少,多有腐败的现象。姜靖十分自信,手段狠辣,决心改革吏治,就要发愤图强,毫不留情地下手。扳倒曹家,牵连三十七世家,这么多名门高第被抄家,早就有人在背后悄悄议论。作为中常侍,皇帝姜述的亲信,左丰怎样面对这位铁了心要整治吏治的太子?
读完姜靖的批语,和姜述相差甚远,左丰不免有些恍若隔世。可是认真想一想,又觉得理所当然。姜述当年既要拓土,又要内治,大多数精力放在战争上,没有精力过多关注涉及内政的事务。为了保证对外作战的顺畅,处理涉案臣子时常常宽大为怀,相信官员们能够管理好自己。姜靖监国以后,基本已经没有外患,重点全部在内治上,深入其中调查以后,见吏治除了贪污腐败,就是拉党结派,若不狠下心整治,杀一批贪官污吏,怎么能让帝国hetushu.com恢复正气?
左丰今天看了姜靖的朱批,字字句句皆有理有据,写几行字简单,处理这些有背景的人,得罪的人不是一个,而是一家甚至数家。左丰是姜述身近的亲近臣子,经常给皇帝起草文告和诏书,姜述出巡以前,曾经因吏治腐败和贪贿横行而费过不少脑筋。但是姜述是个仁慈的君主,是位宽容的皇帝,在如何追讨亏欠或处理官员的手段上,姜述和姜靖绝不相同。姜述处理类似事件的批文,左丰至今记忆犹新,姜述的批示中,常可见到这样的话:“缓办此案,若无实据,不可随意捕人。不要追得太急。”或者:“依律判决,考虑此人曾有功于国,可减轻或免除刑责。”甚至有时会对涉案的熟人批示:“此人与朕熟悉,我已让内府补其亏空,可以赃款已还处理。”
姜靖苦笑道:“你说的不无道理,可我怎敢不勤政?父皇才能胜我百倍,尚且每日操劳,我不敢有一点怠慢,怕松弛下来,问题压到最后,和_图_书越来越难处理。你看了这些批语妥当吗?”
左丰道:“陛下十四岁时任青州牧,十五岁生日刚过就立朝临淄,身兼大将军、丞相、青州牧,虽非皇帝,但与太子监国相仿,行皇帝之实。当初合境官兵,除了何苗不是嫡系,主力部队皆可以信赖,主要将领都是身边近卫出身。即使何苗也是何后嫡亲,因为……十分信重陛下,又存有共同的仇敌,何苗也可当成自己人使用。令行即出,军令通畅无阻。后来黄巾系投奔过来,因为德妃娘娘的关系,黄巾系也是嫡系。直到恢复洛阳,降官降将渐多,逐渐形成派系,陛下深悉平衡之道,始终掌握绝对优势兵力,绝不使其中一方独大,使诸系相互制衡。诸系多有降将,却不敢有所异动,又为陛下所辖兵马震慑,只能乖乖服从军令。直至立朝前夕,皇族结连降将想要举事,被陛下一夕清除。陛下善用外敌转移国内矛盾,朝内党争稍微出现苗头,陛下就发动战争,群策群力,乃至疆域拓展www.hetushu•com到无限。可以说陛下是位开疆拓土的明君,政治手段娴熟,又熟悉经济格物,所以大齐国威如日中天。现在太子监国,诸位重臣皆能配合,内无权奸干政,外无甲兵之争,所虑者是吏治败坏,世家朋党,诉讼不平,赋税不均。这些都是内政治理中的问题,所以太子的主要任务是理顺内政。平乱易而内治难。平乱时可以快刀斩乱麻,内治却不能操之过急,只能慢慢来。好像是剥丝抽茧,要有耐心,而且要用好那个‘忍’字。”
左丰正在深思中,闻言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答道:“回太子,我快看完了,太子这样处置,手段比陛下偏重,但在现在这个时局,却十分恰当。这一叠奏折文书,太子看得很仔细,不但做了记号,还详细写出这行行朱批,太子如此勤政,对自己未免苛刻了些。”
在姜靖批示的案件中,还有牵扯朋党之事的,从批语中可以看出,姜靖痛恨结党营私。“同族”、“同窗”、“同年”、“同乡”等等,很为姜靖忌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