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十三章 巴黎圣母院

法国士兵们开枪了,安娜已被钱科拽到地上,躲过头顶横飞的弹雨。镇墓兽已腾空飞起,两对翅膀剧烈扑扇,几颗子弹打在它的下腹部,不过打出个把凹陷和印痕。
法国军官跟同伴商量片刻,让人继续围困看守秦北洋与九色,接通临时电话线。不知跟谁通过电话,军官面色阴冷,摇头说:“对不起,顾先生,陆军部长的命令,必须要我带走他们,至少要带走这个……”他还说不明白“镇墓兽”的几个法语单词。
镇墓兽载着秦北洋与九色,降落在巴黎圣母院的西北塔楼。这座伟大的中世纪建筑,始建于1163年,历时两百年才竣工,原名Notre-Dame,法语意思是“我们的女士”,这位女士正是耶稣之母玛利亚。
四翼天使,它干嘛又回来了?
“少校先生,我很遗憾!我会代表中国政府提出严正抗议的!”
四翼天使镇墓兽。
他搂了搂四翼天使的兽头说:“伙计,你是来朝圣的吧!”
毕竟在别人的土地,又是巴黎和会的心脏地带,顾维钧不敢造次,向安娜招手示意回来。
第三层的www.hetushu•com外墙上,雕着许多魔鬼怪物,体型略小于真人,悬挂于圣母院半空,七百年来临窗俯瞰巴黎芸芸众生。秦北洋点起一根火柴,雕像们乍看酷似兽头,面目诡异,神情冷峻。有几个带着翅膀的小怪兽,做出托腮思考状,隐隐吐出舌头,简直四翼天使的孪生兄弟,怪不得要飞到这里来呢。这些雕像为何存在于巴黎圣母院之巅?有几分异端信仰的感觉。
安娜拉拽他的胳膊,中国代表团驻地已近在眼前,在这野外是最不安全的。钱科也跌跌撞撞地跑过来说:“北洋,我们要快点找到一个车间,给九色的伤口做修补。”
他们飞过巴黎新桥,虽叫“新桥”,却是巴黎最古老的桥,连接西堤岛与塞纳河两岸。从空中掠过巴黎古监狱,西堤岛东端,迎面矗立巍峨的哥特式建筑。黑夜看不清全貌,只见两座高耸的正方形塔楼,背后有直冲云霄的尖顶,尖屋顶构成十字架形状的平面。
秦北洋抓狂地吼起来。他刚合力与钱科抱起九色,四周便亮起探照灯,照得几乎睁不开眼。荒野中影和_图_书影绰绰的士兵举起枪口,不消说,都是从最近的基地赶来的,或是守卫凡尔赛宫,保护各国元首的卫兵。
欧阳安娜见到了救星,为首的男人正是顾维钧——中国驻美公使,走到法国军官跟前,用熟练的法语说道:“尊敬的少校,我是中国政府派遣来参加巴黎和会的全权代表,现在请你们立即释放失窃的中国文物——镇墓兽。”
秦北洋仍没放下唐刀,已决心同归于尽。忽然,云端里出现一个怪物,向下俯冲而来。它有两对翅膀,犹如放大无数倍的夜鹰,羽翼带着月光。
上百支枪口与刺刀,对准秦北洋的胸膛。安娜咬着他的耳朵:“把刀放下,你会被打成筛子的!”
秦北洋趴在塔楼边缘,探望六十米下的塞纳河。在昏天黑地的中世纪,造起这样的石头建筑也是奇迹。圣母院底层有三个桃形门洞。上方为众王廊,有旧约时代28位君王雕像。再往上是两个硕大的石雕棂窗,中间的圆形彩色玻璃,俗称“玫瑰窗”。
法国军队纷纷退却,但没有惊慌逃窜,训练有素地保持队形,准备乱枪把他们www•hetushu.com全部击毙。
“对,就像重伤员要找医生,而镇墓兽的医生,就是我啊!”
再低头看九色,这头镇墓兽的肚肠已被打穿,不能再经受子弹了。突然,他看到一堆手持火把的人群,那是从吕特蒂旅馆出来的中国外交官。
秦北洋抽出唐刀,决心要为九色死战。虽然已是月夜,但严重受伤的镇墓兽,再也无力变身,只是一条奄奄垂死的大狗。
四翼天使镇墓兽,却已不知所踪?不过,黑夜必会让它如虎添翼。
当晚,他决定在巴黎圣母院的塔楼过夜。
从北京房山景教徒大墓地宫开始,秦北洋与这头镇墓兽交手过多次。但他也两度用《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的文字感化征服过它。今天逃出火海中的凡尔赛基地,四翼天使有自己的灵魂和思想,它能分清是非善恶,知道是谁舍生忘死地拯救镇墓兽,又是谁把它们开膛剖肚改造成杀人怪物。
“顾公使!救我们!”
年轻的中国驻美公使顾维钧,一边在跟法国军官交涉,一边向欧阳安娜使出眼色,让她稍安勿躁。毕竟他是高级外交官,拥有说话的特权,就连法http://www.hetushu.com国总理也敬他三分。
四翼天使是来报恩的。
四翼天使是唐朝景教徒的镇墓兽,景教又是东方基督教,因此对于天主教圣地的巴黎圣母院心向往之吗?
它降落到秦北洋面前,用翅膀将重伤的九色卷到自己背上,钢铁缝隙中长出几道锁链捆绑,以免它在飞行中坠落。秦北洋翻身跳上四翼天使的脖颈,对兽头耳语:“君乃天使,今晚恩德,北洋永世难忘!”
“小心!北洋!”
风从四面八方而来,气象条件不允许战机起飞追踪。秦北洋抓紧四翼天使的脖子,回头注视被牢牢捆绑的九色,高声吆喝让这头小镇墓兽挺住。
秦北洋身后的塔楼内,悬挂一口古老大钟。敲响这口钟,要么是重大宗教节日,要么是法国战胜日,或者伟人的丧钟。塔楼背后的中庭上方,矗立九十米高的尖塔。顶端十字架底下,封存着耶稣受难时的十字架与冠冕。
凡尔赛的夜空。
为了拯救自己的同类,四翼天使镇墓兽也发出热量,既用一千多年前的灵石,也用被改造后的柴油发动机,让九色的身体不至于冷却。
飞机继续在燃烧,方圆一和*图*书公里内,都能看到冲天的火焰。而在两公里外的凡尔赛基地,爆炸的黑烟依然冲向月光。秦北洋跪在烧焦的草丛中,抱着慢慢变冷的九色,哪怕自己也在不停地咳嗽,心如刀绞……
倏忽间,秦北洋叫出一个响亮的名字——巴黎圣母院!
法国军官命令所有人放下武器,立即投降。士兵们冲到他们跟前,首先抓走了朱塞佩·卡普罗尼,这位世界大战的空战英雄,高傲地呼喊:“意大利万岁!朱塞佩·加里波第万岁!”
安娜眼睁睁看着四翼天使带着秦北洋与九色飞出视野。
“我们该去哪儿?”
秦北洋对着四翼天使的耳朵说话,它在巴黎的高空盘旋一圈,径直飞向建筑密集的市中心。二十世纪的巴黎,梦幻般的不夜城,如同灯光的海洋。镇墓兽御风而行,轻巧地避开高耸的埃菲尔铁塔,沿着塞纳河逆流而上,滑翔过一座又一座桥。
低头再看九色,“大狗”已不再流“血”。秦北洋在阴森的塔楼里找到几块木板,像医生给病人缠上绷带,简易包扎伤口。
巴黎,凡尔赛的荒野,坠毁的卡普罗尼飞机残骸尚在燃烧,硕大的月亮爬上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