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四十六章 日本桥下

虽是十六岁的小姑娘,但光的胆儿肥,因为从小见惯了皇亲国戚达官贵人,哪怕凶宅也毫无畏惧,便跟着九色闯入一扇摇摇欲坠的门里。将近二十年前,这里曾经陈尸数人,依然散发着亡灵的怨气……
秦北洋正要仔细端详,青铜麒麟雕像下出现几个影影绰绰的男人,仅从背影看就比日本人高大健壮。
施密特低声为秦北洋介绍:“这是工匠联盟仅次于大尊者的三大执事:圆规执事、矩尺执事、典籍执事。”
羽田大树也打了个瞌睡,唯独秦北洋一宿未眠。等待大地震随时来临的漫漫长夜。
施密特振臂高呼,底下的工匠们纷纷呼应,各种语言飘荡在东京的地下……
施密特走入场子中央,加入十二名黑袍工匠的行列——右手宝剑,左手执十字弓,身着工匠装束,头戴鸭舌帽,代表第一代大尊者秦晋的十二门徒,如今演化为十二守门人。他们的头顶悬挂着“独眼金字塔”,就跟秦北洋腰间的十字弓隐藏的标志一样。
“他死了,将这把十字弓送给了我。”
他又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交到羽田大树的手中:“羽田先生,我若有个三长两短,请把这封信寄到上海浦东陆家嘴的墨者天工飞行器公司。”
施密特摘下鸭舌帽,举起马灯照亮秦北洋的脸。
这一回,大尊者一言不发,施密特代表他发话,就跟四年前一样:“工匠联盟的会员们!来自世界各地的伟大工匠们,请齐声高呼工匠格言——工匠会死,但作品永存。”
公元1279年以来,工匠联盟第二十四代大尊者,端坐在两幅祖师爷画像下的靠背椅上。四年前在纽约,秦北洋见到大尊者尚是半黑半白的须髯,如今已是须发皆白了。
“工匠联盟远东大圣殿,就在这儿?”
嵯峨光含泪向哥哥告别,秦北洋拍拍小镇墓兽九色的鬃毛,跟着守门人施密特走入地下室。
“我不能让全世界顶尖的工匠们都死在东京的地下。”秦北洋伸手抚摸着光的脸颊,“我要是没有出来,你就赶快回去找你父亲!”
守门人施密特俯身在大尊者身边,两人窃窃私语了几句,施密特便朗声道:“接下来,开始展示一年一度的工匠大师技艺!”
日本桥,横跨于东京市中心的日本桥川上,始建于德川家www•hetushu•com康的年代,成为纵贯全日本的五条街道基点。江户时代的浮世绘,日本桥常与富士山出现在同一幅画面之中。明治四十四年,西元1911年,日本桥被改建为西洋式的花岗岩双拱石桥,桥上铸造了飞翼麒麟与持盾狮子的青铜雕像,象征明治时代日本的腾飞,亦是日本所有道路基点。若说东京有条龙脉,日本桥就是龙脉的眼睛。
在面见大尊者之前,他们要求秦北洋交出身上的武器。唐刀、十字弓都被没收。他被迫接受了搜身,包括像监狱那样检查肛门,全身每个角落都查遍了,为了防止匕首、毒药、微型手枪之类刺杀工具。
秦北洋用德语向他问候“早上好”,施密特微微点头,他将羽田大树与嵯峨光推向外边,示意只有秦北洋与九色可以参加工匠联盟大会。
“凶宅耶!”
灯光亮起,圣殿上方悬挂两张巨幅画像,分别是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中国春秋战国的墨子,代表东西方两大工匠精神的传统。
“哥哥!那你干嘛要去地下?”
羽田大树买了几个饭团,秦北洋和光用过早餐,来到日本桥边一栋不起眼的西式洋楼。
“诸位!当今的地球上有太多的人口,而我们生产的粮食,根本不足以养活这么多人。比如这个狭窄的岛国日本,势必要不断向亚洲大陆扩张,侵略中国获得生存空间。日本如此,英国、法国、德国莫不如此,世界大战迟早还要爆发!如今在巴伐利亚,民族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获得了民心所向,他们的领袖是一位出生在奥地利的天才,工匠联盟要想要消灭刺客联盟,要想要发展壮大,实现第一代大尊者的宏图伟略,必须得到他们的支持。”
“这位是典籍执事马克龙。”
光知道这栋楼,原本是明治时代的富商所建。日俄战争期间,富商破产自杀,并用斧子砍死全家十三口人,从此成为凶宅,至今无人问津。因为这宅子靠近皇宫,自然成为贵族学校女生们的灵异传说。
“亚历山大·安德烈耶夫,您听说过这个名字吗?”
不过,三大手握权力的执事,对于秦北洋颇为警惕,有的对他的年轻表示蔑视,有的对他的中国面孔表示歧视,有的对于他的阿萨辛继承人“中和图书国秦北洋”的身份表示憎恨。
凶宅的客厅尽头,布满灰尘的窗外可以模糊地看到日本桥上的青铜麒麟,九色小心翼翼地嗅着气味,它能感到地下布满杀机。
“施密特!”
说话的是工匠联盟的典籍执事,抱着本砖头般的精装书,却操着一口法语。
“趁着刺客联盟内乱不断,自相残杀,尚未形成一个核心,其所谓的‘领袖’不过徒有其名,我们立即联合统治中国的军阀势力,对刺客联盟进行毁灭性地打击。”
昨晚,秦北洋临时起意写了这封信,大意若是自己死了,请阿幽重新继承太白山主人之位、阿萨辛的继承人以及刺客联盟的领袖。上海浦东的镇墓兽飞行器的工厂,请务必继续经营下去。
这时候,施密特与大尊者耳语几句,便阻止了汉斯·波尔对于毒气室的演示。
“灭绝刺客联盟,恢复天下和平!”
“工匠会死,但作品永存!”
凌晨时分,他们绕过日本皇宫,终于来到日本桥。
“Guten Morgen!”
整座圆形地宫此起彼伏不同的语言,从德语、英语、法语到意大利语、西班牙语、俄语甚至荷兰语、捷克语、瑞典语、希腊语、波兰语……
中华民国十二年,日本大正十二年,公元1923年9月1日。
羽田大树叫出他的名字——工匠联盟的十二守门人之一。
秦北洋和九色穿过深深的地道,跟随守门人施密特的背影,来到这座圆形圣殿的台阶上。四周坐满了身穿黑袍或工匠服的男人们,他们都是秘密地进入日本,分头行动以免引人瞩目,还好东京是日本最洋气的城市,闹市街头的西洋人也不稀罕。
“太遗憾了!”矩尺执事谢林汉摘下头顶的罩袍,露出一张英国人的脸庞,“秦,请把这条大狗也留下。”
秦北洋却在心想,自己的秦氏祖先,第一代大尊者的使命究竟是什么?
羽田大树示意大家小心,前方弥漫的雾气之中,灯光照亮日本桥柱上的麒麟与狮子。带着翅膀的青铜麒麟雕像,竟然酷似九色变身后的幼麒麟镇墓兽,坐姿却像西方的恶龙。举着盾牌的青铜狮子,既像中国工匠的手艺,又带有欧洲近代风格。
这是一个铭记史册的日子,既在每个人都能看到的公开历史书上,也在所有人看hetushu•com不到的秘密历史书上。
工匠大师们的技艺展示到此为止,接着大家开始自由发言讨论,也可以彼此交流心得,这是一年一度工匠们的盛会,彼此就像兄弟一般畅所欲言。
守门人施密特穿过人群,来到最后一排的秦北洋面前,低声说:“大尊者想要见你!”
这就是工匠联盟远东大圣殿的由来。
秦北洋心中“咯噔”一下——难道自己和小镇墓兽的判断出错了?嵯峨侯爵的府邸白白被光一把火烧了?
“这位是圆规执事约翰逊。”
虽然,秦北洋坐在最后一排看得精彩,心中却是忐忑,一是为自己的特殊身份,二是大地震不知何时来到?还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地震?抑或其他某种可怕的灾难?
羽田大树本想说些鼓励的话,但想想大地震即将来袭,也就沉默不语了,将这封信牢牢地揣在西装内袋之中。
秦北洋能听懂他的每一句德语,却只觉得超级恶心,简直要把胃里的饭团全吐出来了。
“如今,刺客联盟的重心已转到中国,阿萨辛的继承人,亦是中国刺客的大首领。”手执矩尺的大执事接口道,却是美国口音的英语,“上个世纪,中国刺客仿造阿萨辛的天国花园,在高山之巅建立‘天国学堂’,训练一批刺客少年,在中国大地疯狂盗掘镇墓兽,其用意不言自明,就是对准我们工匠联盟的。”
十九年前,地下圣殿完工的同一日,这位日本漆器工匠大师,突发失心疯,用斧头砍死全家上下。地上的房子成了凶宅,地下却为工匠联盟所有。
“世界大战的创伤正在渐渐弥平,在欧洲,在北美,甚至在日本和中国,工匠们的活动日益繁荣。我们在曼哈顿搭建摩天大厦,在英格兰营造航空母舰,在意大利设计飞行器,在法国发展坦克与装甲力量。漫长而残忍的俄国内战已经结束,人们正在摆脱饥饿,国际联盟将会开创一个持久和平的盛世。第一代大尊者秦晋为我们安排的使命,正已接近完成。”
忽然,斜刺里出来个身着黑色工匠服的男子,欧洲面孔,满脸须髯,手握一张十字弓。
秦北洋听得心惊胆战,如此重要的一次会议,商讨事关工匠联盟与刺客联盟生死存亡的大事儿,为何要邀请他来与会?岂不是严重的泄密吗?他将手按在九色后和_图_书背,随时准备变身战斗。
光已经困了,抱着九色睡着了。秦北洋给她披上自己的外套,又让九色离她远一点——有了卡佳之死的前车之鉴,还有他肺叶里的癌细胞,这头小镇墓兽不得靠近任何对他来说重要之人。
忽然,手执圆规的大执事用英语伦敦音说:“据可靠消息,经过世界大战的内斗,刺客联盟元气大伤,尤其是欧洲各国。四年前,巴黎和会期间,刺客联盟召开了一次世界大会,选出了阿萨辛的继承人,也是我们的死对头。不过,他们行刺凡尔赛宫的三巨头失败,阿拉伯的老阿萨辛已经毙命。”
如同四年前的曼哈顿,全世界各地的工匠大师们,各自携带千奇百怪的奇技淫巧登场,争奇斗艳,群芳竞技,有的还停留在中世纪,有的已进入工业革命的蒸汽机时代,有的已是二十世纪的电气文明。
明治年代,一位日本富商祖传了高超的漆器手艺,作为东方第一流的漆器工匠大师,成为工匠联盟第一位日本会员。他将自己在日本桥的宅邸,贡献给了工匠联盟。他用了毕生的心血和光阴,在自家房子下秘密开挖,修建了一座地下圆形圣殿,据说一边靠着日本皇宫的护城河,一边位于日本桥川的河床下。
二人一兽,沿着远东大圣殿的边缘穿行,进入一间花岗岩装饰的客厅,三大白袍执事正在等候他。
大圣殿墙角堆放无数巨大物件,这些东西不可能从凶宅的地下室出入,必定另有宽敞的入口,才能秘密运入地下。
真个是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
“嗯,日本桥!”
秦北洋有些摸不着头脑,总不见得在桥上开会吧?这里是东京的市中心,紧挨着火城站与皇宫,乃是全日本的交通要道。他又爬到桥洞底下,便是黑漆漆的日本桥川水面,看不出有何特殊机关。
羽田示意秦北洋在桥边露宿一宿,大会要明天早上才开始。
典籍执事马克龙说:“我记得这个俄国佬!全世界最顶尖的捕兽工具大师。十多年前,他曾为工匠联盟仿制镇墓兽,可惜被刺客联盟破坏了。他现在怎么样?”
施密特向秦北洋一一介绍了三大执事,他们平起平坐为工匠联盟的第二号人物,集体管理联盟日常运作的中枢神经,相当于英国的内阁,清朝的军机处。
大尊者背和图书后站立三名白袍人,一人执圆规,一人执矩尺,还有一人捧书本。
天亮了,晨曦洒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东京恢复了活力,日本桥上的车辆川流不息。
羽田无奈地辩解几句,徒劳无功,工匠联盟的规矩森严,不是会员绝对禁止入内。秦北洋关照他俩留在外边,千万不要等在凶宅里头,万一地震来袭就完蛋了。
施密特的德语发言被翻译成各种语言,确保与会的每个人都能听懂。
头顶的门楣藏着一只“独眼金字塔”的标志……
工匠联盟守门人施密特微微点头。
圆规执事约翰逊看到十字弓上的“独眼金字塔”标记:“你怎么会有这个?”
“诺!”
身处于工匠联盟世界大会的龙潭虎穴之中,秦北洋听来分外刺耳——他们发誓要灭绝的刺客联盟的领袖,阿萨辛的继承人,太白山刺客们的主人,正在自己啊。
这一回,增加了秦北洋的中国话。
工匠联盟远东大圣殿,就埋藏在这栋紧挨着日本桥的闹市凶宅之下,就像北美大圣殿处于纽约曼哈顿哈莱姆黑人区贫民窟的地下。
“这位是矩尺执事谢林汉。”
秦北洋摸着九色的脑袋说:“我能带着它吗?”
羽田按住他肩膀,低声说:“他们是工匠联盟的人!”
最后一位出场的工匠,真是四年前展示杀人机器“普鲁士玫瑰十字缝纫机”的德国人汉斯·波尔。他仍然是除了秦北洋以外,工匠联盟最年轻的成员,这一回他展示的机器是毒气室。陷于远东大圣殿的空间狭小,他只能在图纸上解释这个毒气室的原理。
地震却还没来!
汉斯·波尔的这番话,引起下面一阵阵骚动,这位德国人言归正传:“刚才说到生存空间的危机与人口危机。为了避免世界大战,为了来之不易的和平,务必消灭多余的人口——精神病人、老年人、残疾人、无政府主义者、艺术家、痨病鬼、瘾君子,还有犹太人!但用暴力的方式成本太高,而且会引起他们的强烈反抗。因此,我发明了这个毒气室,用最文明最优雅的方式,无声无息地夺取他们的性命。而且效率极高,每次可以消灭上千人,每个月就能消灭数万人。如果把这套毒气室推广到全世界,准备一万间,则可以淘汰掉地球上许多渣滓,这是一间净化人类,促进文明进步的大善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