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203章 煮熟的鸭子就嘴硬

丁才用一种轻蔑的笑容看着林歌,他要在心理上击垮林歌,让林歌自己先意识到自己根本不可能取胜,只有那样,他才会有机会。因为到底受没受伤,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林歌皱起了眉头,到底是他的力量不足,还是丁才的实力远远跨级超越于他呢?
而林歌这一收力,丁才当然不会错过机会,他就像是一头嗅觉敏感的猎豹,突然嗅到了猎物放松的那一刻!就在林歌收力的一刹那,丁才就迅猛的反扑向林歌!这反应速度简直快到让人不可思议!
“啊?”林歌的心思都放在丁才身上了,所以徐云这突然开口问他,还真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了呢:“嘴吧?”
林歌对丁才可以说是早已经就不爽到了极致,现在他就恨不得上去把丁才给废了双腿直接扔到那边水牢之中,让他也尝尝被冷水泡上几个小时的滋味,让他也试试那种滋味。
所以就在丁才迅猛反扑的刹那,林歌一个俯身,杀出一招回马枪!这一下来的可是相当突然,突然到让丁才也完全没有预料出来!他当然不可能想到林歌刚才的收力居然只是一个铺垫!
就在丁才认为自己可以将http://m.hetushu.com对手一击毙命的时候,事情又出现了峰回路转,林歌这突然收力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丁才一定不会错过这样一个好机会对他进行反击。
这还是在他有地煞之气护体的情况下呢,如果丁才真的不会被那一拳所伤,只能说明他拥有比地煞之气护体更强大的护体,除非是“至真之要,在乎天玄”的天玄之气护体,那还有什么能比徐云的地煞之气护体还厉害的呢?
代表了他们在第一局上就输了!丁才非常清楚一个团体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需要的是自信和勇气。他不能打消掉任何人的自信,所以他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咽。
然而这一切并不仅仅是项叔看得清楚,徐云也看得清楚,刚才林歌的全力一击绝对不是一般高手能承受的,即便是他在无法及时防御的情况下被林歌那拳力一击命中的话,也会受伤。
“就凭你小子,恐怕还真不够我玩儿的。”丁才充满自信心,这种自信绝对来源于他在东南亚地区佣兵中,长久以来的长胜不败的原因,丁才在一对一的时候,从未输过,不管是当年没m.hetushu.com有叛逃之前,还是来到这个鬼地方之后。
别说是丁才,就算是项叔也不可能有那种实力。原因很简单,那种实力的人怎么可能屈居于一个小小东南亚的丛林之中做佣兵呢?以项叔这种野心,恐怕早就在地下世界掀起一股腥风血雨了。
而林歌可不是善茬,虽然丁才反应相当灵敏,但林歌却突然收力,这一拳若是打空,那可就留给了丁才破绽,所以林歌绝对不会让自己轻易放空拳的。
或许是丁才的演技太好,就连林歌自己都有些茫然了,他都怀疑自己刚才那一拳到底有没有伤到丁才呢?这家伙,居然一点事儿都没有。
林歌又看了看徐云,会心一笑,原来如此啊,现在的丁才就是一只煮熟的鸭子,只剩下嘴硬了。看穿一切的林歌重新精神抖擞起来,他冷笑的看着丁才:“我的力量太逊了是吧?那好,老子现在就把你剩下的这张硬嘴也给抽软了,看你还狂不狂!”
已经撑到这时候的丁才也不可能逃啊,只能硬撑着,林歌只要对他出手,他就必须和他干!死也要干!
这种心理状态上的转变就不一样了,项叔那边的人都会心中窃和_图_书喜,因为他们不认为林歌占到便宜了。
回头再把中间隔断鳄鱼的铁栏升起,让他好好玩玩……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他们这变态的水牢之中了,今天林歌就是要他们这些人自食其果,看看自己搞出来的这玩意儿到底有多么变态。
这种情况,绝大多数人都会以为,丁才刚才后退的那几米根本不是被林歌打出去的,而是他自己为了卸掉林歌的拳力而后撤的。
丁才只觉得一股腥热在胸腔沸腾着,险些便直接喷出来。可他非常清楚,他必须忍耐!强忍着咽下这口气血。因为他和林歌的交锋是两队人马的第一次正面触碰,如果他这一口血水喷出来,那代表了什么?
这一切都让林歌感觉到茫然,他已经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如何是好。如果丁才的实力远远跨级超越于他,那他在这场战斗上可就真的会拖后腿了。
“鸽子。”徐云微微一笑,对有些茫然的林歌道:“你知道煮熟的鸭子还有什么地方是硬的吗?”
我擦!这他妈说话也太嚣张了点吧?林歌脸色一沉,迅速进入战斗状态,一招猛虎掏心直接袭向了丁才要害!丁才的反应相当迅速,一边和_图_书抬手招架格挡,一边后撤一步,尽可能减缓卸掉林歌的拳力。
“好一个回马枪,只可惜,你的力量太逊了。”丁才这话是硬撑着说的,但却没有任何人能看出来!因为他挨了这一拳之后,除了后退那么几米之外,就没有任何异常的表现。
就单纯的分析人类微表情的情况上看,这一个眼神儿代表了丁才的心虚。虽然只是转瞬即逝的一个眼神儿,却被林歌抓了个正着。
这招回马枪,林歌杀的是相当的漂亮!即便丁才反应再快,也仍然没能躲过林歌刚猛的一拳。当胸的一拳把丁才砸的连续后撤了六七米的距离!
项叔太清楚自己的人是什么实力了,也太清楚自己的人是什么性格了,丁才在强撑着,玩儿的是心理战,这一点项叔能非常清楚。为什么他会对丁才如此重用,就是因为他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
现在这种状态下,即便是受伤,也要撑着,这就是丁才的机智之处。这就是丁才能在这样一个混乱的佣兵圈子里站得住脚的原因。
煮熟的鸭子?林歌想了想徐云的话,又看了丁才一眼。在两人四目相对的一刹那,丁才的眼神儿明显的向右下方飘忽了一下。http://m•hetushu•com就这样简简单单的一个眼神儿,说明了什么?
“知道就好。”徐云点头笑了笑。
丁才受伤了,而且还伤的不轻。这是徐云的判断,他相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当然,有些人的眼睛永远看的更清楚,项叔早已经初步的判断了林歌的实力,他和丁才真的是实力上不相上下,原本这场对抗绝对是半斤八两之争,然而却因为丁才的失误而导致自己落入下风。
要知道这种时候的对抗,林歌根本就不可能留力,刚才那么好的机会,那样的一记重拳已经是林歌的十成发力了!如果这样一拳明明打到了丁才,丁才都毫无损伤的话,对林歌来说绝对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现在,林歌终于有机会一对一面对丁才了,他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扭了扭颈椎,冷笑道:“今天算你命不好,碰到哥了,我对你可不会客气,你关我下水牢的时候想没想过你也会有这一天?嘿嘿……没想到报应会来的这么快吧?”
所以,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真的能达到拥有天玄之气护体的天玄境实力,又怎么可能呆在这样一个地方做佣兵呢?再说现如今被人所知的天玄境高手,也只有女帝和药皇两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