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44章 大逆不道

这都什么事儿啊!
“我知道,你肯定会怀疑,肯定会不相信我的动机。但我也明说了,二老板他那叫器重我?”习阑桦指着自己泛肿的脸颊道:“就因为在大老板那一点小事儿,把我抽成这样子以表示自己的忠心,你说他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如果能在大老板面前洗清他的忠心,他杀我都不眨眼!所以我才找你们!我怕到时候我们三个都死了,这事儿才能干净!我们不能因为他一个人就送我们三条命吧?”
见面的原因他摸不清楚,但有一点,习阑桦的直觉告诉他,绝对有问题,他觉得魏逸山肯定知道那东西是有问题的!
这话说的,真的是够严重的啊。招风耳和矮子乐顿时都不说话了,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说一句话,我把你们当兄弟。”习阑桦道:“我是真心想问问兄弟,你们觉得,二老板这么对我们,我们还给他卖命,是不是太他妈傻叉了?我们卖命,他拿功劳,我们赚钱,他拿大头花!一旦出了事儿,他也不能帮我们平,还要让我们背黑锅!”
又不是干的什么杀人放http://m.hetushu.com火的事情,至于担当上这么大的风险吗?
习阑桦告诉他们,因为光头强的事情大老板已经知道了,现在宁江胜已经被大老板给骂死了,这事儿没办法,肯定过不去,宁江胜绝对会想办法找人把这事儿给抗了。
习阑桦这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想不明白这事儿呢?现在先挨他两巴掌到无所谓,以后别因为他挨两枪直接扔进长江里喂鱼就好。
“如果事情结束不了,必须有人站出来承担。”习阑桦道:“我们肯定没可能把光头强给抓回来背黑锅,那你们想想,二老板他会自己抗吗?肯定把我们三个人里找一个,到时候,只要死一个人……二老板就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这一个人身上……”
两人刚刚走出茶楼,习阑桦就迫不及待道:“老板,我知道这事情是谁捅出去的!有兄弟给我信儿了,说在金光市看到过光头强出现!魏逸山就是在金光市,他能知道这事儿肯定跟光头强脱不开关系!一定是光头强他们从中作梗!老板,这事儿肯定跟光头强有关系,我和*图*书敢保证!”
晚上七点,海滋味大酒楼,招风耳和矮子乐都沉着脸坐在一桌子丰盛的海鲜面前,却一点食欲都没有,他们听完习阑桦的话,心里都犯嘀咕呢。
这事情,习阑桦有他自己的看法,但他没跟宁江胜提起过。
毕竟在招风耳和矮子乐的眼里,习阑桦可是二老板眼里的红人啊!所以习阑桦怎么可以这么对二老板呢!
说着,习阑桦啪一巴掌将手里的酒杯端起来,一饮而尽,噌的站了起来:“你们说!这样的老板我们怎么跟?!我们跟下去能有什么前途!最后不是被这些做的事儿给害死,也是被他给玩儿死!我们图个什么?”
这是习阑桦拿去大老板面前邀功的筹码,所以他不会跟任何人提起。
招风耳和矮子乐都一脸震惊,有些不敢相信这话是习阑桦口中说的,若是换做光头强,他们或许还不会觉得有什么,但在习阑桦口中说出,的确震惊。
“兄弟们,我也是被逼无奈……”习阑桦说完,又喝了一杯酒:“话我带给你们,如果你们不帮我,那我也劝你们早点离开……总之,二m•hetushu.com老板想要明哲保身,就要把我们拿出去上贡……”
……
但宗旨只有一个,那就是想办法得到大老板的器重,脱离二老板宁江胜,现在傻子都看得出来宁江胜已经在大老板面前失信了。
“滚吧!快点把事情给我办了!”宁江胜非常烦躁的摆摆手,说完之后他又意识到自己是坐习阑桦的车来的,又烦躁的对他道:“先把我送回去!还有,让招风耳和矮子乐都给我长点心!办个事儿一点回应都没有,不想干了就给我滚蛋!”
“老板,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习阑桦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心思,宁江胜不是什么好人,他跟他混下去肯定得不到什么好结果,还不如早一点远离他呢。
招风耳一言不发,端起酒杯来,跟着也走了一个,这杯酒喝的那叫一个烧心啊!
习阑桦低头道了一声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好,既然你不仁,那也就别怪我不义了,我若是做出什么事情让你过不去,那也是你自找的!
宁江胜的巴掌再一次抽在了习阑桦的脸上:“为什么不早一点把光头强出现在金光市的事情告诉我和图书!现在跟我说了有他妈什么意义!王八蛋……光头强,算你狠啊,背叛我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你现在就要跟我玩儿这一套……哼,阴我,那就别让我抓住你!”
“能怎么办!把光头强给我找过来!这事情必须要有人承担!你若是找不到光头强,那这事儿你抗啊!”宁江胜也不再跟习阑桦客气了,事情都到这一步了,谁再跟谁伪装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他是什么人,习阑桦肯定清楚,他也不打算继续玩儿那一套虚伪的了。
他相信,光头强肯定是和那些人一起接触的魏逸山,而那些人的强大甚至压过魏逸山,让魏逸山不得不妥协,出面来找他们大老板见面。
习阑桦招招手,示意两人伸过头来:“现在二老板已经对我起了疑心,所以我根本近不了他的身,所以这事儿只能你们两个帮我……我们就这样说,说我们在金光市抓到了光头强,把二老板给引出来,然后我们就……”
这简直是大逆不道了!
但现在面儿上又不能那么做,那么做的话,宁江胜肯定怀恨在心,说不定就要拿他出出气,直接灭了他的口也不一定http://www.hetushu.com,那他可就得不偿失了。
混了这么多年,钱没混多少,地位也没混起来,现在反而还要面对死亡的威胁。
矮子乐沉重的哼了一声:“这么说,二老板是铁了心要在我们三个人里面找一个背黑锅的了?”
“西兰花。”招风耳终于开口了:“这事儿如果二老板要找替死鬼,也肯定不会找你的,他很器重你。他要让死,也是我们两个人里面挑一个……你完全没必要站出来冒险,你为什么这样做?”
“不如我们……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宁江胜给做了……”习阑桦咬着牙根道:“这样我们就没有任何后患了!”
一个失去了大老板信任的人,再跟他混下去,那不是越混越瞎了吗?
还是先把宁江胜给哄高兴了,背后做什么的话,他再另外捣鼓。
这一点是关键!这一点如果搞不清楚,他们就很可能陷入危险之中。
而他们几个去燕京办“三彩唐王”这件事情的人就是最好的背锅对象,最合适背黑锅的光头强已经叛变,而且他叛变方的实力肯定相当强大,连魏逸山都能联系上。
“那你说,我们怎么杀……”招风耳深呼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