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50章 樊冰的故事

她被安排到这里那么多年,身份肯定不只是一个艺人!
即便是十几年前她来到这里,便知道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件事情……老板命令她昨天晚上就动手,可她真的下不去手。
这么多年身为艺人,樊冰真的有些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而就在前几天,老板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樊冰知道,一切都又重新开始了,她不可能继续轻松的做她的小艺人,她的身份,再也没有那么简单了。
当一个汉堡放在樊冰面前的时候,樊冰真的以为自己是到了天堂,在那个年代,汉堡是什么?只有非常非常有钱人家的孩子才能吃得起的西餐,她从小到大吃过这种夹馅的东西,只有馒头夹豆腐乳。
时间一年一年的渡过,她就在天娱一年一年的等待,终于有一天,她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喜欢上了演员这个身份,慢慢的甚至忘记了她真正的目的。
樊冰不敢有任何反驳,不管他说的正确与否,她都必须听着,认真的听着。
就这样,一晃不知道多少年,突然www.hetushu.com有一天,张太岁就那么离开了。
“世俗之人,交不论志,逐名趋势,热来冷去,或事便则先取而不让,值机会则卖彼以安此。凡如是,则有不如无也。”中年男子缓缓道:“知道这句话出自哪里吗?”
“老板,我错了,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把握机会,不再让您失望了。”樊冰知道,老板一直都在等待她的开口,可她迟迟没有开口,这么耗下去,将会是一个没有期限的等待,对谁来说,这都毫无意义。
这个中年男子的一举一动,似乎都能让樊冰的神经绷紧,如果说她对徐云那个老板是“敬”的话,那她对这个中年老板就绝对是“畏”了。
这个后果是什么样子的,樊冰绝对想都不敢想!又怕又冷又饿的樊冰,蜷缩在街边的角落,慢慢的,她的身体开始僵硬,她的意识开始模糊,已经懂事的她似乎知道,死神正在向她招手了。
“是的,我记住了,老板。”樊冰点头道。
这个时候,樊冰hetushu.com来到天娱的真正目的才再次觉醒,她意识到,虽然这么多年都没有人联系她,没有人跟她提这件事情,可是,这件事情却永远不可能就这样算了。
“老板,不要再说了。”樊冰对那过去的一切真的不想再记起,这个世界上也绝对没有人会相信,现在风光无限的人气女神,当初的落魄和可怜简直就是没有人能想象到的。
那时候的她,不穿太多衣服绝对不是像现在这样为了形象,是根本穿不起棉衣,她的棉袄棉裤里面的棉花早就薄的像是一层纸。
“樊冰。”男人的笑容深不可测:“很多年轻人,都抱怨自己没有机会,机会是什么?难道只是具有时间性的有利情况吗?错!这么认为只是一个表面的解释而已,机会来自何处?你有没有想过?机会不是别人施舍的,是自己争取的!”
她整整在那里待了八年,那些年,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但她咬牙坚持过来了。然后她就被送入了电影学院,不出三个月的时hetushu.com间,就被一个导演选中,拍了一部天娱投资的电视剧,然后,她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就这样,十六岁的她,再次回到华夏的时候,身份已经从一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变成了大部分人都家喻户晓的明星。
但没等樊冰开口,他就接着道:“算了,就当我没问,现在的年轻人早就不喜欢看古文了,更不可能看到这么偏冷的一本书。樊冰,你要记住,一个明智的人总是会抓住机遇,把它变成美好的未来。”
樊冰知道什么叫恩情,也知道什么永远都还不起的救命之恩,所以不论眼前这个男人给她什么样子的任务,她都会完成,全心全力,尽心尽力的完成!
难道就这样离开吗?说真的,樊冰并不甘心,可那又能怎么样?
“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吗?”男子道:“因为你刚才对我说话的眼神,一点都不坚定,我根本就没有办法相信你,没有办法相信你会不再让我失望,知道吗?你说你要机会,但你却没有表露出你对机会的渴望,这是我非常非和-图-书常失望的地方。”
八岁那年,她被送到了训练营,那个罕见人烟的地方。父母得到了足够做有钱人的一笔钱,樊冰则是开启了炼狱般的训练。一开始真的没有人能受得了,真的根本就不是人能忍受的,樊冰开始后悔,她整整后悔了三年,但是三年后,她习惯了,她习惯了这里的一切,习惯了一切非人的承受……
樊冰低着头,沉默了好一阵子。而这个神秘的老板倒也不着急,完全没有任何不耐烦的意思,在他的眼里,一个人如果能安静的想明白自己到底犯下了什么样的错误,那么,就算再多花一些时间,也是值得的。
八岁那年,她真的只是一个背着木盒在街边卖火柴和卷烟的小女孩,谁敢相信?毕竟樊冰八岁的时候已经不是旧社会了,华夏早也建国解放,人民早就翻身作主了。但谁都不能否认,那个年代,真的很多家庭贫困潦倒,甚至是吃不上饭。
樊冰只是低着头,听着这一切的训斥,相信任何一个人看到这一幕,都会心里彻底陷入茫然,樊冰只是一个艺人http://www.hetushu.com,是天娱集团麾下的艺人,所以徐云才是她的老板,但她在徐云面前,可却万万没有在这个人的面前如此如履薄冰一般的惊慌和恐惧。
樊冰抬头,看到了这个改变了她一生命运的人。
“你能有今天,这一切都是谁给你的,你自己很清楚。”中年男子的语气加重了:“没有见到你之前,我一直都认为卖火柴的小女孩这类故事,都只不过是童话里面骗人的。但你让我改变了看法……”
而她见到老板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让她没有办法下手的事情。
绝望的樊冰受不了刺骨寒风,她划火柴不是为了取暖,而是宣泄自己心中的愤怒,她真的不想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了,如果不是为了她妈妈,她……当樊冰想到自己的妈妈时,突然意识到,火柴被她都给划过了。
樊冰家就是这万千贫困家庭中的一个,更可怜的是,她摊上了一个嗜酒如命的父亲,经常耍酒疯的父亲每次都会把怨气发泄到樊冰的身上。八岁的樊冰,在寒冬腊月的大年三十夜里,被无情的赶出家门,在街边卖火柴和卷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