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51章 江湖上消失已久的名字

樊冰低声道:“是。”
中年男子不解的看着樊冰:“我真的搞不明白这个问题,你在天娱的这些年,根本没有跟徐云有任何的接触,你完全没有下不去手的原因啊?你要记住,你们没有任何交情,就算当年张邈之对你有恩,那也是张邈之的恩情,不是他徐云的!都说这冤有头债有主,人情也是一样,千万别把你对张邈之心存的那点感激拿到这件事情上面来。”
她纠结这一切,一方面是她无法违背发令人的命令,一方面是她不想要杀的人,樊冰的内心彻底陷入了挣扎。心烦意乱的她完全忘记了脚下的油门,这样一辆超跑的提速往往是人不可控制的。
中年男子点点头:“那就好,我相信,你这句话是发自肺腑的,去吧,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
虽然徐云并不是一直都在天娱集体里做事,但从那天开始,她就听到各种关于这个有为年轻人的各种故事和传说,每一个动漫宅男心里都有一个自己超级英雄的形象,而每一个姑娘心里也都有一个自己白马王子的形象。
“樊冰,我不希望你忘记和_图_书你来到天娱的初衷。”中年男子的表情变得狰狞和恐怖:“我绝对不准许那个男人的儿子还能在这个世界上逍遥快活下去,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三天之内,做好你应该做的事情!”
年轻人一怔:“死人。”
那天的前一晚,樊冰接到了动手的命令。那一次,樊冰就违背了命令,她没有动手,这让老板非常的失望。老板找她要一个合理的理由,樊冰说,全世界都在关注着这一刻,让她在这种时候动手杀了徐云,跟把自己和组织抛出来让全国那些高手调查追查没什么区别。
可无论她再如何努力,也没有办法看清楚那个人的容貌,如果说离开这个世界还有什么遗憾,樊冰只能说自己的恩情还没有还完呢。至于其他的,她都不在意。
“我告诉你,阮翰,千万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你相信这两个小人物不足为惧,不敢把事情说出去,那么,你就错了。你知道,什么人才适合保守秘密吗?”中年男子道。
年轻人道了一声是,然后www•hetushu.com谨慎道:“两个小人物,不足为惧,打发了吧。毕竟前段时间,佛菩萨说您最近不宜杀生,一面血光之灾祸及自身。”
“是……”年轻人知道自己的回答老板并不满意。
当然,仍然有人知道林雍禾这个名字,只不过,这个名字真的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出现了,谁都不会想起来。同样,也没有人愿意想起这个人来。
当时老板原谅了她,毕竟她潜伏了那么多年,对谁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能做到这样,他不应该不给她机会。
当樊冰意识到自己情绪不对劲儿的时候,她已经无法控制了!
“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理?”中年男子对自己身边这个门徒一直都很欣赏,他膝下没有儿女,以后,他还希望他能接替他的一切:“说来听听。”
林雍禾这个名字,在地下世界已经消失了不知道多少年,不要说徐云他们这一代人不会记得有这号人物,就算是往前推个三年五年,也不见得有人还记得。
“还有另外一种。”中年男子道:“如果一个人,没有眼睛,没有舌头,没有耳http://m.hetushu.com朵,没有双手,那他也没有办法把他知道的事情说出去。那种不叫死人,叫人棍。”
“是做死人,还是做人棍。你让他们自己选择吧。”中年男人道:“我没有心情理会这些小事情,交给你处理,你不要让我失望。”
昨天晚上徐云回到酒店,林歌又离开,他单独一个人,而且那么晚了,绝对是樊冰最好的动手机会。樊冰并不是失眠,她是接到了老板的命令,让她马上就去动手解决掉徐云。
砰——!当汽车追尾撞击的那一刻,樊冰真的希望自己就这样结束,或许,结束了,就再也不用纠结了。难道这就是老天爷的安排吗?樊冰在意识昏迷的那一刻,脑海浮现出一个人的样子。
“是。老板。”阮翰知道,老板的命令是不容违背的。
“是。”樊冰得到离开的命令,一刻都没有停留,迅速上车离开了现场,她现在脑子里面很乱,根本顾不上那两个狗仔的死活了,她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如果说,老板能在徐云刚刚出现在天娱集团的时候就马上下命令让她进行击杀,和*图*书或许她还有出手的可能,因为不需要思考太多。然而当时她并没有接到命令。
听到这里,两个狗仔再次燃起了求饶的希望,开始不断的哀求放过他们。
“不需要了。”樊冰道:“老板,我不会再让您失望了。”
然而她走进徐云房间,徐云那种毫不设防,那种淡如水的君子之交的感觉,让樊冰觉得很舒服,她肯定不可能出手杀掉一个真诚把她当朋友谈天的对象,她做不到,完全做不到!
“老板,这两个人……”一直守在中年男子身后的年轻人看了看那两个狗仔,迟疑了一下。
自从徐云出现开始,樊冰就不断的再关注着他,因为没有得到下手的命令,她甚至开始感到庆幸。就这样,樊冰默默关注着徐云一直到天娱集团琴岛影视广场基地的剪彩。
所以樊冰有了第二次的机会,这次,老板的人一直在燕京就盯着徐云呢,徐云几点在全聚德吃鸭子,几点回琴岛,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中年男子哼了一声:“佛菩萨那个老家伙的话,我什么时候听过?我认识他三十年,他就劝告我,不要做这,不要做那,跟我m.hetushu.com说什么因果相报是必然的,哈哈哈,我一直都在等待我的报应呢?报应呢?时候还未到?那等我死了,再报应我就晚了。”
可樊冰却不同,这个名字,就是她心底埋藏最深的秘密,这个名字,是她永远不可违背的命令跟指令,这个名字,每次响起,都会让樊冰觉得好痛苦……
“另外,我警告你,虽然你是我培养出来那么多人才里面,最受我器重的一个,但若是接二连三的违背我的命令,我也不会再欣赏了。”中年男子道:“我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吧?还需要我再重复吗?”
看到樊冰的汽车消失在视野,两个惊恐不安的狗仔再次绷紧了神经,他们真后悔跟到这个地方,为了能得到可以卖出高价格的信息,现如今却落到这样一个田地。
中年男子一番话,说的两个狗仔浑身上下的汗毛都钻出来了,他们真怀疑自己碰到的是魔鬼。
老板说的没错,樊冰无法对徐云下手,的确存在张太岁对她那些恩情的原因。可是这绝对不是她无法下手的真正原因,这只不过是一个潜在的影响而已。而她真正无法下手的原因,她真的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