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风起太渊

第七章 我很寒冷

身影完全无视地心引力,仿佛被什么隐形的物体神奇的牵引着,缓慢的在半空中划了个半圆,稳稳的定在崖边。
不对啊……
“姑娘,夜寒露重,我很冷。”
咬了咬牙,孟扶摇发狠,突然一把将剩下的四根药草全部塞进自己嘴里,怒道,“叫你偷!叫你继续偷!”
突然顿了顿。
那纤细身影一抬头,月光洒上她寒气隐现的双眸。
“想害我?没那么容易。”
崖顶大风鼓荡,面色苍白的少女站得笔直,没有表情,当初想起那少年时会不自主浮现的笑意,此刻在她脸上荡然无存。
突然想起那个老家伙曾说过,世间本没有鬼,猜的人多了,也就有了鬼。
孟扶摇等了半晌没有动静,只好悻悻收了长鞭,想将那草收起,目光落在草上,突然浑身一震,再次呆住。
满意的端详那草,孟扶摇觉得自己运气很好,坠个崖居然能发现这崖壁上生着的“一指霜”,这种药草治疗内外伤很有疗效,还和*图*书有固本培元的效果,真真是因祸得福。
那些为情意所惑一时心动的日子,那不过是她生命里一段走了歧路的探险,她在那般葳蕤华盛的丛林里看见温情的美,以为那是自己的好不容易寻获的伊甸园,然而很快她就被驱逐出境。
最后一个猜测让孟扶摇浑身一炸,前世看过的鬼片画面立即齐刷刷的不请自来,那些极尽恐怖声色的光影技术效果立时在孟扶摇脑海里翻来覆去鬼哭狼嚎。
小心的扯了一根草,正要放入口中。
他斜躺细而脆的树梢末端,明明看得出身材高颀,却令人感觉轻得像一团云;明明姿态闲淡,却令人不由自主仰望,如对巍巍玉山。
树枝悠悠的晃,他悠悠的抛掷树枝——每抛出一根,都准确的掷进火堆,落入先投进去的树枝之下,随着树枝的增多,渐渐形成了一个拱形的柴堆,使得那火堆燃烧得越发旺盛。
这般一想,孟扶摇胆气壮了些,长鞭一抽www•hetushu•com,啪的一声炸出一道脆响,大喝,“谁!”
夜色深浓。
刚才落下孟扶摇的山崖依旧寂寂无声,崖边缘偶有碎石滚落,很久很久才发出撞击到底的回声。
裴瑗点穴,她提前调动残余的破九霄功法,护住了裴瑗手边那半边的身子穴道,裴瑗披风底点穴,认穴略有偏差,力度也不够,几乎她在落下的那刹,便借着冲力立即解开。
立定崖上,看着前方的黑暗,孟扶摇仿佛看见黑暗尽头那曾经庇护过她的巍峨雄伟的山庄,和那曾经给过她极为宝贵温暖的少年。
笑了笑,孟扶摇从怀里摸出几根墨绿色的草,草尖却是白色,看上去像积了晨间的霜。
飘荡的山风隐约卷来一声轻笑。
他手掌移动间,隐约露出右手心一点印记,颜色比肤色稍深,却因为隔得远,看不出形状。
草又少了一根!
呆呆看着掌中剩下的四根草,孟扶摇实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往鬼魅的方向想,和图书可是这个鬼不现身不伤人,总偷自己的药草做什么?
四野沉寂,初秋的草木香被夜色蒸腾得馥郁,草木香里,隐约有一丝特别的淡淡香气氤氲,不同于任何花草之香,更加纯粹而高贵。
第三声笑声响起,这回近在耳侧,与此同时,轰然一声,一道火光在孟扶摇身前地面突然燃起,橘红色跳跃的火焰,将本就偷偷睁开眼缝的孟扶摇眼前,映得一片温暖的红。
用手指猜也知道,这家伙就是刚才那“鬼”,别的不说,一身轻功已是绝顶,扔个树枝也那么牛,万一他起了点歹心,自己那双短腿根本不够逃的。
孟扶摇轻轻抚摸着腕间的黑色细鞭,那是她用以作腰带的软鞭,裴瑗神色不对,她早已将这鞭子扣在掌心,扯她衣袖行为古怪,她更是早已留上了心,红色披风罩住裴瑗手下把戏的同时,也罩住了她将软鞭缠上洞边山石的动作。
这漫长的一夜,似乎永远不会过去。
瞬移?空间错乱?鬼?和*图*书
听见这声笑声,孟扶摇反倒不怕了,管它是人是鬼,看来没有恶意,放下心来的孟扶摇干脆席地坐下,大喇喇的闭目调息。
很随意的挥挥手,“那个,看起来你很闲,如果实在没事的话,麻烦帮我护个法。”
孟扶摇穿越至今已有多年,不同寻常的际遇也算锻炼了不凡心志,然而此刻空山绝崖之上,草木寂寂,山风唿号,四面树木随风摆舞如同鬼影幢幢,本就有几分阴森之气,掌中药草再莫名其妙消失,百思不得其解的孟扶摇激灵灵打个寒战,一声“有鬼”几欲脱口而出。
孟扶摇。
火光那头,一株孤松上,斜斜躺着衣袂宽大的男子,淡色的衣襟垂落,绣着银线暗纹,纹彩在暗处看不清图样,随着他身子起伏,不断闪烁着粼粼的微光。
听得出,崖很深。
还没来得及把屁股移开,对面,那人说话了。
孟扶摇弹了弹缠了金丝的软鞭,软鞭发出铮然之声,在山谷里隆隆的传开去,有如号角被清越吹响。
和图书嘴角浮出一抹没有笑意的笑容,孟扶摇手腕一招,一道肉眼难以分辨的黑光刷的掠过半空,缩进了她的衣袖里。
又是一声轻笑,声音低沉动听,带着几分清凉与优雅,音节碰撞间有种奇特的韵味,让人想起最北方狄洲绵延雪山之上,风吹过琼楼玉树发出的琳琅之声。
随即,一道黛色身影,突然自崖下浓得化不开的黑暗里,缓缓升起。
没有人回答,唯有风声唿啸。
孟扶摇目光扫来扫去,最终落在那构架完美的火堆,双手撑地,悄悄的挪移了一步。
草一直抓在自己手中,四下无人,好好的怎么会失踪?
崖边的乱草,突然动了动。
孟扶摇却好似没听见也没闻见,当真合起眼,自顾自调息了。
不过没关系,这世道,有吃不完的亏,也有还不完的账。
而她被推落时,软鞭扯住了她的身体,她一动不动直等到那两人走远,才从崖下爬上。
刚才数过这草,明明是六根,现在怎么只剩五根?
随即缓缓睁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