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风起太渊

第二十四章 当街追男

孟扶摇怔了怔,她看这孩子像是扶风国人,想叫姚迅偷偷看她有没有通关令,不想姚迅竟好像畏惧那孩子,不敢出手。
真没见过一个人身上可以有这么多颜色的!
“我靠,这贱人,绣花皮囊烂草心,我当初怎么喜欢他的?”
“云家这几年大不如前,云老爷子原先掌管全部宫禁事务,那是陛下身边最亲近的位置,可惜……得罪了人,所掌管的宫禁范围越来越少,最后竟然只管了个信宫,那还是个冷宫。”
阳光从全开的大门射进,照耀得坐在阳光中的女子明亮绚丽,吸引得酒客纷纷看过来,却又被她身上大胆鲜明的颜色刺激得眼睛一眯,随即惊声一叹。
孟扶摇站在街边吃面条,挤在人群里看荒唐皇子的热闹,眼光却慢慢溜过那些载着杂耍歌舞伎的车子,无声一笑。
这么殷勤,不知道迎出多少里,才接回了未婚妻,裴大郡主?
当晚孟扶摇练功,“破九霄”功法运行一周天,周身碧光如玉,浸得眉目温润似水,碧光里孟扶摇若有所思,想起白日里燕惊尘所谓的苦衷,不由冷冷一笑。
酒客们看着好笑,忍不住搭腔,“喂,姑娘,你高兴追,也得有个理由啊。”
那日深夜树林里一会,战北野忙着和你打和他打,根本没注意到孟扶摇,孟扶摇却将他看了个大概,这人的容颜本就是那种鲜明得恨不得一笔笔画到你眼睛里的类型,再次hetushu.com出现在阳光下,想叫孟扶摇不认出他都难。
“你追什么追!”
那女子看起来还未足及笄年纪,一张小巧的脸蛋,微微上翘的鼻,色泽鲜明的唇,双眸微褐,和那晶莹明润的蜜色肌肤十分相配,虽然年纪小,倒也看得出是个美人胚子,却不似太渊女子纤弱白皙,反是带着几分海风般鲜亮湿润的野气。
那男子皱眉回首,怒哼,“雅兰珠,你还是个女人么?这样当街追人!”
他一回过头,众人也看清了他模样,这人五官深刻,眉眼都十分的黑,乍一看似乎觉得好像线条过于硬朗了些,再一看他通身气度,凌厉狂野,又觉得就该是长成这样的。
听见她叫,前面那黑色旋风停也不停,一路直奔酒楼而来,酒楼里的人眼见那人炮弹似的撞进来,生怕自己给撞扁,急忙纷纷起身避开,就见那道旋风唿一声撞开大门,停在了酒楼正中。
战北野头也不回,手臂随意的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圆,最后落在了某个点。
看见战北野,孟扶摇立即想跑,但是此时堂中一片寂静,她一个人有动作反而更显眼,只好按捺住不动。
酒楼里的人纷纷回首,便看见一条黑龙也似的旋风突然从长街那头卷过来,带着漫天的烟尘,撞得街道四周人仰马翻,路边小吃摊的馒头鸡蛋滚了一地,姚迅正在摊子上吃面条,一口面汤m.hetushu.com还没来得及喝下去便被撞飞,姚迅大怒着去抓,那旋风啪的砸下一锭银子,正正卡在姚迅张大的嘴中,将他的怒骂生生堵了回去。
扑哧一声,不知谁听着这飞快的对话忍俊不禁,那少女大眼睛立刻恶狠狠地瞪过去,她眉毛生得极有英气,边缘如刀裁,却又纤细精致,像两把线条优美的小刀。
孟扶摇微笑,觉得这个女子和战北野真是绝配,一转眼看见姚迅偷偷摸摸的闪进来,她对着姚迅做个手势,姚迅却脸色一变,摇了摇头。
燕惊尘,你现在这位贵宾犬,可带得出去么?
“是!”
“我高兴追!”
“那很好。”战北野狡黠的一笑,他这么一笑,刀锋般的凌厉之气尽去,倒多了几分红尘温暖,像个俊朗的大男孩。
“我练轻功!”
孟扶摇笑笑,想市井有些消息,准确度还真的挺高。
“可给我逮着你了,喂,我又不是鄂海里的海兽,你跑这么快做什么?”
“我就是头一个!”那孩子高傲的仰起下巴,“我爹说了,抢就要抢第一个,后面的都是歪瓜裂枣!”她伸手一指冷笑着的战北野,“我就是要追他!我要他做我的男人!”
人群中夸夸其谈的人突然沉默了下来,以手指天不语。
他目光扫过来,所有人都觉得好像迎面拍过来一面沉黑的刀刃,又或者天地一合,凌空卷了来猛烈的雷霆,划裂九天,锋锐逼人。
m.hetushu.com想了下当初的燕惊尘,温厚而有风度,虽然过分好胜,看重荣誉,但作为大家族的继承人,自小所受的教育和熏陶如此,也怪不得他。
第二天,齐寻意的车马也回来了,一路招摇,载满歌舞伎的车子不时传出莺声燕语,丝竹琵琶之声,迤逦满街,一派荒唐风流态度,路人齐齐侧目。
“我的第一个位置给人占了,你迟到了。”
他一站定,飞扬的黑发和黑衣齐齐静落,先前的狂猛如飚,刹那间便转为渊渟岳峙,飞掠时似暴风,沉静时如磐石。
她头发颜色奇异,微呈褐红色,没有挽髻,扎了七八个辫子,叮叮当当缀很多奇形怪状的首饰,看见众人诧异的眼光看过来,也不羞涩,反倒得意的仰首,一笑。
话音落地,店堂里一阵震惊的沉寂,随即轰的一声酒楼上下大笑声起,后面酒客们纷纷前挤,想看清楚这个惊世骇俗公然在太渊京城酒楼要男人的女子,顺便看看那个艳福不浅的好运男。
“啊!话虽如此,但云家就这么被动挨打不还手?”
再看看轿子之侧,表情有点心不在焉的燕惊尘。
可惜年纪太小了些,瞪不出杀气,倒显得可爱。
“得罪谁了?”
底下的对话还在继续。
这几天她已经搞清楚了裴瑗的身份,仪安长公主和大将军裴世勋的娇女,裴世勋的妹妹早年入宫为妃,现在是齐寻意的母妃琳妃,裴瑗受封明成郡主,皇室都和图书称她瑗郡主,仪安公主只此一女,最是娇宠。
但是如今居然想出这个馊主意,实在是将孟扶摇和裴瑗都作践了,孟扶摇越想越含泪凝噎,脉脉无语。
“就是啊,在我们太渊,大姑娘追男人,可是头一回!”
战北野。
孟扶摇静静看着深垂帘幕的轿子。
这个人,她认得。
“听说是云家先下了暗手,不过具体做什么不知道……”
宫轿右侧,有一匹白色骏马陪侍在轿子之侧,孟扶摇开始没有注意,眼光一扫,眼神里立即露出一丝讥诮。
她的笑容在看见车队中间的宫轿时,微微淡了几分,那是裴瑗的轿子。
众人露出心领神会的表情。
他刚刚站定,那彩色旋风也跟着到了,笑嘻嘻的在门口站了,手一招先凌空拖过一条长板凳,往门口一卡,自己往板凳上一坐,看那样子,像是生怕前面那人逃跑,先抢堵住门一般。
随即,女子尖利的声音遥遥传来,还隔得很远,就已经盖过了酒楼里的喧嚣。
楼梯中段,孟扶摇轻轻吸了口气。
“听说没有?裴家最近对云家大肆攻击,在朝在野都撕破了脸皮,就这几天,就暗中派人砸了云家三家钱庄五家当铺七家绸缎庄,连允川城的田庄佃户倒佃,据说都是裴家砸了银子买动的,还串联了一批人在御前告状,啧啧,闹得凶!”
没兴趣多看那两个人,孟扶摇头也不回转身回客栈,这客栈和酒楼是连在一起的,经过酒www.hetushu•com楼时,听见一群食客正在高声议论。
孟扶摇想了想,趁着人群轰动,抽身后走,不想底下战北野像是再也不耐烦这般追逐游戏,突然道,“雅兰珠,你爹是不是还告诉过你,女人要做男人的第一个?”
她是对着堂中那穿着镶赤色边黑锦袍的男子笑的。
姚迅赶紧伸手去扒银子,银子太大,卡在嘴里一时抠不出,好容易抠得有点松动,唿啦一声身后突然又卷来一道彩色旋风,碰的一下撞到他身上,他嘴里的银子顿时被撞出来,啪的一声带着粘嗒嗒的口水和半颗牙齿砸到地上,姚迅昏头涨脑的爬起来,便见那彩色旋风已经踩着一地馒头蛋黄跑远了,一边跑还一边叫嚷,“喂!别跑!”
桃色上衣,绯色下裳,裙子撩起来扎在腰上,露出的裤子竟然是彩色的,一只裤腿绿一只裤腿紫,靴子是金色的,而且不是太渊的样式,鞋头微微翘起,坠着红绿宝石,颗颗硕大如拇指,亮得眩人。
“这两家不是明争暗斗好多年了吗,一直没闹出大动静,怎么突然搞了这么一出?”
那马上,不是燕惊尘是谁?
“喂,你跑什么跑!”
“她!”
“喂,你别走!喂!”
孟扶摇一边嘟囔一边往回走,有点郁闷自己当初的眼光好像实在不怎么样。
她穿过人群,想上楼回房,不想刚到楼梯中断,忽听外面一阵大响。
“谁?”雅兰珠瞪大眼,蹦的一下跳上凳子,开始捋袖子,“谁?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