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天煞雄主

第九章 重重心思

他道:‘扶摇……你总是令我担心……"
孟扶摇险些跳起来。
“正好,明天吐裴瑗身上。”孟扶摇头也不回答,看见元宝大人棒着个肚子蹲在一边,眼珠骨碌碌乱转,不禁好奇,“耗子,咋了?大姨妈来了?”
孟扶摇恍然大悟,难怪看那对小盅觉得熟悉又古怪呢,原来是养蛊的盅!长孙无极一定看出裴瑗哪里不对,怕她在殿上使坏,干脆指了出身扶风王族的雅兰珠。
长孙无极淡淡看向裴瑗,半晌道,“夫人自认为有实力取得资格,无极不敢驳斥,不过口说无凭,要想使天下英雄心服,还得实力说话。”
“哐当。”
“哦……此次孟将军若在真武夺魁,无极国打算如何奖赏他呢?”
云痕对雅兰珠,八成雅兰珠败,这孩子爱玩爱闹,没云痕刻苦,更不及他成名多年作战经验丰富,否则刚才也不会被裴瑗背后偷龚了,孟扶摇叹了口气,瞟一眼长孙无极——你玩花招?雅兰珠还不是没能进最后五强争夺战?
随即他松开面巾,换了只手,把住了孟扶摇脉门。
她跨前一步,好奇的盯着战北恒,笑道,“王爷,您们天煞国真是高风亮节,不惧苦累,令人感慕啊。”
此时战北恒已经过来,抢先道:“雅公主武器落地,燕夫人胜。”
众人都吓了一跳,以为有敌来袭,宗越一拂袖,一道白光已经射了出去。
“我没种才不跟来。”长孙无极拎着元宝闲闲跟在她身后,“扶摇……”
长孙无极欠欠身,微笑:“在下无能,忝为仲裁,不过不敢负陛下抬爱罢了。”
然而等到两人动手,孟扶摇渐渐开始明白了那眼神的含义。
他一个躬躬得殷勤,孟扶摇正要回礼,忽听他低低道:“在下愿意速速认输,保存孟将军实力,还请孟将军手下留情。”
孟扶摇忍着笑,煞有介事的回礼:“承让,承让。”忍不住多看了这个相貌平平的家伙一眼,真是个妙人,精明且豁达有趣,以后若去璇玑,倒是可以结交一下。
孟扶摇以为他要指自己,好把裴瑗赶出大殿,立即捋柚子准备揍裴瑗,不想长孙无极目光居然从她身上滑过去,向雅兰珠笑道:“劳烦雅公主。”
撤谎,叫你撒谎!
她把唐易中一脚踢了出去。
叫你不分场合时间地点无时无处无所不在的撤谎!
孟扶摇看着她露在面纱外的眼睛,心中微微颤了颤,这个女子,眼神里竟然全是死气,像一泊化了血的水,静,却诡异逼人。
孟扶摇愤怒,这世上就有这种人,不知道愧疚两字咋写!
那笑容,是羡慕。
“你真的确定要在这里说?”长孙无极含笑,四面看了一看:,你确定?"
孟扶摇松了口气,她正在为难抽到云痕或雅兰珠怎么办?打败他们?雅兰珠也罢了,这孩子就是玩票性质,打败她自己没太多愧疚,顶多就是负了长孙无极安排的苦心,但是云痕,正当男儿建功立业之时,自己何忍剥夺他这么宝贵的机会?
孟扶摇的手指抵在额心,拼命掐住自己欲待流出的泪。
孟扶摇皱了皱鼻子,一对奸诈的狐狸,你们的态度已经表明,还能让长孙无极说什么?
孟扶摇冷笑:“太子殿下,是,我承认我生气,我不会装模作样的一边说我不在意一边在人后伤春悲秋的吐血,但是请你不要自恋的认为我是因为爱上你才因此生气,我只是觉得,哪怕就是朋友,也不当一边信誓旦旦满口赤忱,一边隐瞒事实左右逢源,这人品问题很严重,孟扶摇很生气!”
她一掀衣袂,大踏步迈出去,这回她是第一场。
白光射出厅门,如泥牛入海毫无动静,连铁成的声音都不见了,宗越眉毛挑一挑,云痕和孟扶摇已经长身而起奔出去。
她的第三直觉——沉默是最大的鄙视,对头,无视之。
裴瑗?她来做什么?孟扶摇皱了皱眉,这女人昨天出的丑还不够吗?
战南成轻轻抚着膝盖,在心底无声叹息,天煞武将人才凋零,北奇莫名其妙死在长瀚山脉,古凌风如今也成了不言不动将死的废人,最优秀的两名将领双双摧折,偏偏战北野又到现在都没擒获,这个弟弟的存在,像一抹阴影,浓重的压在天煞皇族心头,他隐约感到危机逼近,却苦于没有英才可用,要不是被逼如此,他怎么会将主意打到别国将领身上?
然而场中却不是那么回事。
可惜她认为的有神,和某人认为的有种从来不是一回事……
雅兰珠习惯性的扭头侧身一避,那剑尖却突然一爆,烟气里爆出一个极小的黑殊,直打雅兰珠侧过头去的耳窍。
裴瑗却又截然不同,她中现中矩用剑,每剑都携烟光和风雷之声,气流沉厚发力千钧,存心要以沉稳真力压住雅兰珠的轻灵跳脱和扰乱战术,不得不说这个方法很有用,花蝴蝶一般的雅兰珠步子渐渐慢了下来,不得不和她硬碰硬,两人的武器不时的撞在一起,发出砰嚓铿然之声。
于是她更快的一个翻滚,就想脱离劣www.hetushu.com势,可惜某人永远比她快上一步,她只觉得身子一停,后背突然多了一只手,那只手一旦占领阵地立即毫不停息,瞬间连点她七处大穴。
云痕笑一笑,笑得十分清亮坦然,随即撤剑,无声一礼,转身就走。
那剑光里还是带着烟气,烟气却突然有了不同,由原先的淡灰变成淡黑,隐隐还有极淡的腥气,她一剑射出,噙一抹冷笑,直取雅兰殊面门——她所有的攻击,都只对着雅兰珠的脸。
第一百二十七招,中规中矩的战况终于发生了变化,雅兰珠真力不竭,裴瑗却显得有些后力不继,她到底被毁过武功,无论如何追不上底子极好的雅兰珠,眼见着那彩袖翻飞如霓虹,她的眼色,冷了又冷。
活的!
“佛莲不是我未婚妻。”
雅兰珠甩着十几个辫子笑嘻嘻的跳到场中,对云痕勾勾手指:“好好打,别指望姐姐让你。”
孟扶摇只觉得浑身气息一震,一股绵长而又沉厚的真气自脉门处流水般涌入,迅速流入全身,向她内伤未愈处奔去,那真气运行轨迹极其熟悉,正是长孙无极的内家真力,她下意识要提气拒绝,眼前却突然一黑。
她的笑声突然呛在了喉咙里。
饭桌上气氛沉闷下来,雅兰珠啪的一下放下筷子,不满:“不就是我不小心赢了云痕嘛……人家又不是故意的……”
战南成又道:“太子辛苦,初到天煞,未及接风便匆匆前来仲裁,敝国实在失礼。”
他就那么长久的握着,微微仰着头,似是要将那稍稍凸起的骨节轮廓,借着此刻的长久触摸而深深刻进心底,月色淡淡射进来,他沉在暗影里的身姿气韵,静而微凉。
元宝大人委屈,明明是鼠嘴,咋成了鸟嘴?
我知你个毛咧,孟扶摇肚子里大骂,面上却笑颜如花,谦虚,“偶尔,偶尔而已。”
那上面坐了人,浅紫衣袂,淡淡银纹。
孟扶摇似笑非笑瞟着他——这家伙滑头,看出她怒火上行正想找人狠揍之,又知道自己实力无论如何也胜不了,提前卖好来了。
他顿了顿,意味深长的微笑:“多亏了你这性子,我才多少感觉到,我和你这一场似乎注定要永远面对拒绝的追逐,不是全无希望的。”
彩光一样满场飞窜的雅兰珠,有着极妙的轻功和招数,内力却不及云痕,而且她这几日也熟悉了云痕,自然不会用上她那个藏了蛊的盅,那么,对上轻功和剑法本就不弱于她,内力还比她强些的云痕,自然绝无胜理。
最后一轮比试依日是战北恒主持,先念了名单,到下的十人是:孟扶摇、云痕、燕惊尘、雅兰珠、还有来自轩辕的常涛,来自上渊的韦山瑞、来自太渊的澹台宇,来自天煞的沈铭、来自璇玑的唐易中,来自扶风的巴古。
唐易中夸张的在空中翻了三个筋斗,才歪歪倒倒落地,落地后脸不红气不喘,“满面羞愧”的“弃剑认输”,大声道:“佩服!佩服!”
“陛下圣聪,在下岂敢蒙蔽。”长孙无极出神的注视着盏中碧色清茶,浅浅一笑。
裴瑗……有什么不对劲吗?
放弃,和牺牲。
她退后一步,退到云痕身后,揉椽鼻子,不打算和那魔星对阵,云痕微微侧头看她,又很敏感的看看阶上的长孙无极,他并不清楚长孙无极和孟扶摇之间的纠葛,只觉得孟扶摇自进了殿就不对劲,她这么胆大无畏张扬恣肆的人,竟然出现了不自在的神情……是因为昭诩太子吗?
“民妇不过是未参与争夺魁首之争而已。”裴瑗昂起头,“惊尘能取得的资格,我也能!”
她感觉得到裴瑗的目光,有意无意森冷的掠过来,这个女人,和她命中注定不能共存,她唯一奇怪的就是,燕氏夫妻都知道她的女子身份,为什么没有告诉战氏兄弟?燕惊尘没有告诉也罢了,裴瑗为什么也不说?还是她自负太高,觉得这个秘密没什么用,只想自己杀了她?
她刀光亮得像穹苍神山上的雪,快得像掠过长青神殿上空的流星,一刀出,腿断!
战北恒扯着个嘴角,笑也不是责也不是,尴尬的站在那里,战南成看不是个事,赶紧打圆场,“北恒,你冒失了,这仲裁之事,自然该太子主持。”
孟扶摇目光看进那眼中半秒,二话不说,拔刀!
“荒唐!”战南成立即拒绝,“取得真武大会最后金殿比试资格的是燕惊尘,不是燕夫人你,你若代战,对其他落选者,还有何公平可言?”
“今日一战,诸位多半已疲惫,再战怕力有不逮,”长孙无极手指虚点,微笑道,“尤其雅公主和燕夫人,都战了两场,如果让她们现在直接参加最后前五之争,对她们也不公平。”
两人对视,俱都一笑,屏风后骚动愈烈,云鬓花颜挤挤挨挨,莺声燕语低低不绝,实在不像个比武场,倒像个怡红院。
长孙无极又客气:“理所应当,陛下无须多礼。”
今日金殿之上,看他和长孙无极神情,也www.hetushu.com很有些不对,联想到男宠之说,战南成目光一闪,觉得越看越像,长孙无极不是喜欢闲事的人,为何肯接受仲裁邀请?莫不是为他而来?瞧长孙无极神情,坦然中却有几分不豫,不像作假,他如果对孟扶摇故意撇清,战南成倒不敢信,毕竟长孙无极七窍玲珑心声名在外,战南成对他的话只敢信三分,然而他那微妙神情,却让战南成多想了几道弯。
孟扶摇险此跳起来,随即便见雅兰珠扭到一半的身子,突然硬生生的转了过来。
----------
孟扶摇抚了抚手臂,做掸鸡皮疙瘩状,幸,幸你个头咧,我看见你我就觉得我真不幸。
……
他淡淡一句话,威严自生,双目猩红神情暴戾的裴瑗张了张嘴,最终没敢说出话来,屏风后又是一片惊艳的抽气声,孟扶摇竖着眉,于满腔对裴瑗的愤怒中听见叽叽喳喳的“不行,我要昏倒了……”“啊……静如处子动若脱兔……天神之姿……”忍不住喃喃骂,“骚包!”
孟扶摇疑惑的抬头一看,一把抓起窗台上的花盆就扔出去:“偷窥者杀无赦!”
砰一声花盆砸入院子花树后的暗影里,鸡飞狗跳,狼奔豕突。
她当初对裴瑗还是太客气了!
雅兰珠立在场中,看着他背影,眼神里也多了此奇异的神情,那是佩服;随即她眼光向孟扶摇一掠,翘起唇角,笑了笑。
妈的,汉奸和狗腿是世上最该灭绝的生物!
还有谁能比扶风三大巫族出身的雅兰珠更擅于整治一切邪术巫蛊呢?
战南成神色颇有几分无奈,他当然不愿意好好的真武大会搞成这样,怪只怪长孙无极成名太早威望太高,是各国皇族间早已被神化的人物,坊间早早便有了文人骚客歌颂他的野史传记,这些皇族内眷姑奶奶们,漫长寂寞深闺里,多半都是靠读他的传记,做些白日春梦来打发无聊日子,如今他好容易来一次天煞,这些女人早早闹翻了天,没日没夜的跑皇宫求门路,只为看上一眼。
“这么肥我会吐。”雅兰珠拒绝。
雅兰珠走到一半感觉身后风声一紧,一抬头看见裴瑗身影已经当头罩下,百忙之中抬手一架。
“那好,”长孙无极微笑,目光在十人中一转,对孟扶摇笑了笑。
随即她双“盅”一敲,高高兴兴的道,“小宝又有零食吃了!”
随即长孙无极微笑着,温和而又绝对不容抗拒的抽走了裴瑗的剑,道:“燕夫人,可止。”
他也看出了长孙无极试图留下雅芒珠的用意,他担心如果自己胜,未必能克制得了来势不善的裴瑗阴毒的巫蛊,所以,他把五强之位,让给了拥有蛊王的雅兰珠。
当晚孟扶摇吃饭时,拼命给云痕夹菜:“来,吃,多吃点。”她不停往云痕碗里堆菜,似乎想用那些鸡鸭鱼肉来补偿自己的愧疚。
孟扶摇手僵住,视线慢慢上移,便见那见鬼的人稳稳坐着,含笑下望,道,“扶摇,你真体贴,知道我累了,帮我拖凳子来着。”
下面依旧是抽签,孟扶摇对唐易中,云痕对雅兰珠,裴瑗对沈铭,韦山瑞对澹台宇,常涛对巴古。
这场他的精神气和上场天差地远,那些勇气和坚持呢?他远来天煞,不也是为了争夺真武三甲吗?
“无妨,”长孙无极悠然往回走,‘恒王英明,诸国皆知,自然是没错的。"
哎,这个心机比海深的家伙,连相处得交情不错的雅兰珠也要算计,无耻哦。
他却平静的吃,只因为他不想拂逆她的好意。
战南成脸色不是太好看,毕竟天煞参加比武最有希望夺冠的古凌风莫名其妙出局,其余几位只有一个进了前十,魁首注定无望,但仍维持着大国皇帝应有的雍容气度,含笑叫起,又亲自介绍长孙无极,“蒙无极国昭诩太子青眼,不远千里,亲临主持这最后一轮金殿比试仲裁,敝国不胜荣幸。”
裴瑗谁都不看,直直入殿,行礼之后也不起身,伏地琅琅道:“启禀陛下,民妇夫君惊尘夜来不适,无法再参与真武盛会,但民妇夫妻既远道而来天煞,不愿不战而归,民妇既与夫君同休,请代夫君一战!”
孟扶摇一脚又待踢开自己的房间门,突然觉得不对,这叫什么?引狼入室?她霍地回身,往门上一靠,道:“有话就在这里说!”
孟扶摇气苦,眼泪汪汪的望天,老天爷,你助纣为虐枉为天!
孟扶摇板着脸,不回答。
对面,凳腿砍落的刹那,白光一闪,元宝大人推着个木墩子飞快滚了来,恰恰滚在断了凳腿的凳子下,稳稳的将凳子支个正着。
殿上对谈旁敲侧击各转心思,殿下争斗依日如火如荼,裴瑗已经胜了沈铭,接下来是云痕对雅兰珠。
她明白了那个眼神。
此该揍之人,殿上高坐者也。
她突然微微拌了抖剑身。
真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换得那人回首,宛然一笑,又是一声低低传音:“扶摇,你吃醋时最美。”
她早该杀了她!
“敝国十分遗憾和_图_书郭将军未进前十,”长孙无极顾左右而言他,“否则以郭将军百战军功,忠事王朝,又是极得人心的积年老将,若能夺真武三甲,金吾大将军之位,必在其指掌之间。”
这是什么东西!
以孟扶摇的眼力,看得出那黑爪子在空中死力挣扎,拼命想要挣脱,然而无论如何也抵不过雅兰珠那诡异武器里的红色东西,最终被吸入缝隙中。
‘我知道我问了你会更生气,“长孙无极抱着元宝,靠在树上,”扶摇,我真庆幸你是个掩饰不住的性子。"
裴瑗脸色白了白,今日真武魁首之争,金殿之上,长孙无极看似宽和,一句轻描淡写的“虽背道义”的论断,却必将传遍天下,从此后她怕是再不能行走江湖了。
裴瑗立即道:“请太子指出十人中任何一人,和民妇比试!如若输了,民妇自请惊扰御驾之罪!”
换句话说,无极朝廷根本没考虑过给没啥子军功没啥子资历的孟小将军什么煊赫的职位。
战南成立即答:“好。”孟扶摇手拢在手里,望天,行,迟一天就迟一天,迟一天我一样宰。
空中那个黑爪子竟然跟着唿啸而转不死不休追过来,然而雅兰珠这一转,竟将自己柔若无骨的转了三百六十度,这一转她变成再次正面对着裴瑗,然后她突然举起了自己的那个“铜盅”。
某个无良的人,又把她给整睡着了。
那个“盅”突然开了一线,一缕红光在那缝隙里一闪,那飞得正欢的黑爪子身子抖的一颤,随即便如被吸力吸住般,慢慢的被拽向缝隙中。
孟扶摇又跳,“再过来我和你决裂——”
长孙无极悠悠笑着,对孟扶摇的挑衅视若不见,端了茶浅浅啜饮,时不时和战南成笑谈几句。
于是她扭脸,目不斜视满脸严肃,随着众人对上殿行礼,也不记得计较是不是要给战南成下跪了。
战南成怔了怔,道:“宣。”
两人砰砰嚓嚓打起来——着实好看,双剑舞如花,单刀曳似虹,也就是好看而已,不出一百招,唐易中一蹦三丈,将自己空门大开的扑了下来。
元宝大人抬头,给了她一个猥琐的笑容。
第三百零八招,彩光一收,青光一灭,雅兰珠掌中一柄短枪抵在云痕喉头,清脆的笑:“你输了。”
太子殿下根本听不见。
屋内灯火未起,长孙无极也不燃灯,将孟扶摇轻轻放上床,取了水,就着星月之光细细洗去她易容,他眼神绵邈,牵丝般柔长,淡紫烟锦衣袖拂过她脸颊,春风般滑润腻软,执着面巾的手指,一点点拭过额头、眼、脸颊、鼻、最后是唇。
孟扶摇已经沉默下去。
一怀壮志的少年为了她,所作出的牺牲。
长孙无极抱起她,喃喃道,“怎么又轻了呢?有时真想把你栓在我身边……”坦然抱着孟扶摇进屋,再坦然在某些窥视目光中把门关上。
她一个躬弯下去,也低低答,“放心,我只揍该揍的人。”
这种长空鹰搏兔的战姿,向来只有强者对弱者,并且实力迥异才可以用,唐易中对孟扶摇用这招,等于把自己送上门,于是孟扶摇只好笑纳。
最后一轮,满心郁闷的孟扶摇正想着干脆第一个上去摆擂,正好大开杀戒,不想台上长孙无极突然对战南成道,“陛下,这最后一轮,改明日再战如何?”
雅兰珠怔一怔,随即笑道:“好,反正上场我轮空,少战一场,正好可以练练拳脚。”
战南成目光闪了闪,他隐约听说过,这位孟将军虽得太子宠爱,但更像是个男宠,据说太子出入行止常带着他,不避他人,而孟将军的职位也很值得推敲,那般护城破军大功,封的却不是实职,不过是个尊荣的虚衔,和他的功劳不甚相符,那功劳听起来也着实虚幻,单骑闯戎营?一人杀七将?城门被逼自刎?潜伏德王大军?那么忠烈豪壮的事迹,会是这个流里流气的小子干得出来的?八成是长孙无极为了提拨他,编的吧?
战南成沉吟一下,神色已经和缓下来,又微笑问长孙无极,道:“太子才是大会仲裁,还是您来决定吧。”
孟扶摇被那笑惊得一炸,突生不祥预感,随即便听见外间,先吃过饭出去的铁成忽然一声怒喝,随即“唿!”的一声猛烈的刀风卷起。
长孙无极微笑,居然遥遥伸手一拢,不引人注意的做了个拣取鸡皮疙瘩的姿势,孟扶摇瞪着他,实在觉得这个人是个魔星,皮厚心黑,杀人越货,三千里外飞剑取人头。
裴瑗努力往下噼,再噼不下去,想要抽回,也抽不回。
她的好意,对他显得苍白又多余。
她绊到门槛,身子向后一栽,这一栽她便暗叫不好,不是怕自己后脑和大地做亲密接触,而是怕某人趁此机会和她做亲密接触。
她的第二直觉——此行为太不淡定,予人可乘之机,要不战而屈人之兵。
“这位孟将军,听说很得太子钟爱。”战南成试探。
‘好吧,我知道你不会承认。“长孙无极有点无奈的叹息一声,走了过来,孟扶摇立即向后http://m.hetushu.com一跳,道,”别过来!"
他的手按在腿上,感觉到某处依日存在的隐隐疼痛,忍不住阴冷的看了战北恒一眼——西华宫那一夜,那藏了针的马鞍让他苦头吃了不小,到现在还在每日治疗,他怕自己真的因此废了,堂堂天煞皇帝,却遭遇如此命运,他每一想起都怒火上升,忍不住浑身颤抖。
四条凳腿被她齐崭崭砍下来,只到个凳面,孟扶摇收刀,大笑,叫你坐!叫你丫坐!
等到孟扶摇被某人开恩的点醒时,她只看见靠床望着月色的长孙无极的背影,他长发披泻,气息懒散,听见她坐起的动静,头也不回,轻轻道:“扶摇。”
铿然一声,雅兰珠的双盅脱手飞出,裴瑗的剑却已经凌厉无匹的砍向她天灵!
裴瑗扶剑后退,雅兰珠收起双盅往回走,裴瑗退到一半,突然滑步一冲,二话不说便是后心一剑!
云痕的眼神黯了黯,不过孟扶摇避到他身后,他又眼神一闪,微现一丝笑意。
战南成沉吟,长孙无极微笑,“在下一路行来,都听闻此次真武大会,光风霁月力求公平,连签盒都花了心思,自不敢有拂真武公正真义……”
他的手指停在了她的上唇,在某个位置,手势极轻的按了按,似是怕按痛了她,随即悠悠一声叹息。
孟扶摇不甘心,还想把裴瑗踢出去,一转眼看见裴瑗眼角森冷的盯着她,又见雅兰珠牙痒痒的盯着裴瑗,一副想要生吞活剥了她的架势,顿时恍然大悟——等到最后一轮混战,雅兰珠一定无心争夺魁首,一定会盯着裴瑗死缠不休,裴瑗应付她也一定不会再有机会对地使坏,那么,她等于无形中去掉两个劲敌。
战北恒眉头微微皱起,和身侧内侍低语几句,吩咐他去传唤,内侍刚匆匆下阶,在殿门口却与一个传报太监撞个满怀,那太监急急道:“启奏陛下,太渊燕夫人求见。”
殿上战南成鼓掌,笑道:“此战极妙。”又问长孙无极,太子以为如何?"
她疑感的看过去,殿中却已响起一声清叱,彩光和红光鲜艳的纠缠飞舞,裴瑗和雅兰珠已经战在了一起。
那光原本还在殿上,突然便出现在殿中,一朵云一道光一抹风一声唿吸般轻盈,又或是神山之巅飘落的鸿羽,九霄之上浮沉的飞云,到那凌空,渡越红尘。
孟扶摇不能动,用眼光杀他——伪君子!
战南成‘哦“?了一声,道,”太子真是诚厚,朕本以为太子要为孟将军说上几句。"
长孙无极抬起长睫,深深看她,眼神里半笑不笑,也不看尴尬的战北恒,半晌淡淡答,“孟将军向来深知我心。”
悠长的传唤声报出,众人齐齐回头看,日光将大殿前长长的汉白玉阶洗得亮白,其色如梨花雪,那女子踏着光影走来,昂着头,依日是灼目的红,长长的影子一点点镀在深红镶铜钉殿门上,似是单薄了些,腰却挺直。
“砰”一声,孟扶摇小宇宙爆发了。
云痕只是平静的吃,孟扶摇给多少他吃多少,孟扶摇夹着夹着夹不下去了,她突然想起,云痕不爱吃荤,平日里吃得也很少,根本吃不下这么多油腻腻的东西。
先奔出去的是孟扶摇,她本就靠近门口,一转身到了门槛处,探头一看立即向后一退,把后面的云痕也撞了回去,然后立即大力关门,上闩,还拖过凳子往门后顶,拖了一个凳子不满意,又拖一个,再拖一个,拖第三个时,拖不动了。
长孙无极目光在面无表情眼神恶毒的孟扶摇身上流过,顿了一顿才答,“敝国之幸。”
那夜那个黑衣少年,若让我抓住了你是谁,一定零割碎剐了你!
怎么会这样?云痕第三轮是受了伤,但好在不是严重内伤,经过宗越调养,已经好了大半,怎么突然弱到这个地步?
战北恒戒备的盯着她,道,“孟将军此话何意?”
孟扶摇放下筷子,看着他一切如常的神情,他还是那个清冷少年,沉静而锐利的气质,像秋风原野上一竿独自向风的青竹,不因世间沉浮跌宕而失却光亮,只向着一个方向舒展枝叶,翠叶因风摇落,心思却静若明渊。
“您千里迢迢传书相请无极太子,来天煞主持真武大会金殿比试的仲裁,却不忍太子辛劳,时时抢先处处代劳,此番苦心,实在令人感动泪奔……”她仰头看长孙无极,纯真的问,“太子,泪奔否?”
凳子的腿断了。
那光飞射而来,一散又凝,凝出长身玉立的浅紫身影,只是手指虚虚一抬,便抬住了裴瑗的剑尖。
孟扶摇突然觉得,长孙无极挤兑裴瑗自愿挑战,又指了雅兰珠,这一系列动作似有深意,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她不急不忙走过去,吹了吹拳头,笑嘻嘻一摆手,道,“来吧。”
云痕笑一笑,起身时看了孟扶摇一眼,他眼神里有一些很奇怪的东西,看得孟扶摇心中一跳,却又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人影一闪,一道浅紫的光。
名单读完,才发觉不对,燕惊尘怎么没来?
她的第一直觉——www.hetushu.com奔出去,找根钉耙噼头盖脸暴打之。
----------
“吱吱!,”闭上你的鸟嘴!"
长孙无极对她的眼光若无其事,拭完脸又去拭她的手,洗去故意染上的微黑色彩,他的手指在触及孟扶摇右手中指时,又停了停,然后,隔着面巾,轻轻握住了那根有点变形的手指。
她冷哼一声,大步出殿头也不回,不管身后那缕牵丝般粘在她背上的目光——长孙无极,有种今晚不要来找我。
----------
这东西快若流星,近在咫尺,一旦射入雅兰珠耳窍,那会是什么后果?
太渊最有希望的魁首争夺者,五强稳占,注定要在天下武人面前实现自己的最高价值的少年,仅仅为了她的安全,便放弃了自己走上真武前五位置的梦想。
眼见女人们闹得不像话,战南成也有点尴尬,清清嗓子故意转移话题,笑道,“贵国孟将军着实少年英杰,三日前那一战轰动京华,无极国果真人杰地灵,羡煞我等。”
他又忍不住看孟扶摇,也是这样,看似神情自然,却对长孙无极很有些不满的样子,而且不似做作,难道这两人之间真出了问题?孟扶摇当真如他听说那样,不满男宠身份,远来天煞,欲待另搏一分功业?
孟扶摇咬牙,收刀,眼光在神色古怪的宗越和默然望着他们的云痕身上掠过,实在没办法在这里和这位腹黑祖宗纠缠,一脚踢开门直奔自己房间,一边怒喝,“长孙无极你有种就不要跟来……”
裴瑗惊喜的抬头,长孙无极又道:“燕夫人先前并没有认输,再次出手,虽背道义却合公理,但先前燕夫人武器也曾为雅公主击落,如此,两人算平吧。”
裴瑗背对着孟扶摇,孟扶摇看不见她表情,却发现站她对面的雅兰珠,看起来还是以往那天真活泼劲儿,但是眼眸里的神情已经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她盯着裴瑗的眼,眼神深黑,闪着琉璃般的光。
长孙无极静了静,才答,“此子英秀,实为人杰,为上位者皆当爱之。”
战南成怔了怔,看向战北恒,战北恒道:“妻代夫战,倒是有先例的,毕竟燕惊尘平白失去比试机会,对他也不公平。”
孟扶摇吸气,闭嘴,退后三步,某人皮厚,骂也无用,反正骂就是不骂,不骂就是骂,她在心里骂遍了,也就是了。
她一出手,孟扶摇就知道她果然没有撇谎,她本身功力虽然不及燕惊尘,但对雷动诀比燕惊尘更熟悉,剑法也绝不逊于他,天知道这短短一年她是怎么进境到这个程度的,而且明显她的真力和燕惊尘一个路数——都是师从于烟杀,孟扶摇觉得这对夫妻简直全身是谜,他们是怎么结为夫妻的?她的真气法门是烟杀还是燕惊尘教的?他们夫妻看起来那么怪异,这场结合是否还有隐情?烟杀又是怎么肯让燕惊尘娶她的?
这个角度极其诡异,孟扶摇心中跳了跳,隐约觉得不好,随即便看见那黑珠突然一伸展,露出更加小得微乎其微的爪子!
那只七彩的蝶,盘绕飞舞,化出流丽的轨迹,一圈一圈的缠绕住云痕,云痕的剑气,明明可以瞬间破开那些彩雾,却显得暗淡了些,在雾中左冲右突,那青白的剑光扫及的范围,却越来越小,从外圈看去,就见彩虹般的色彩渐渐包围了那一片闪亮的青白色,将之一点点逼在了中心。
孟扶摇笑笑,夹了一块东坡肉给她:“是,不关你的事,来吃肉。”
裴瑗剑势顿时一缓,明明只少了个黑珠子,她脸色突然便灰了一层,雅兰珠却嘻嘻一笑,道,“在玩蛊祖宗面前玩这个?姐姐你好可爱。”
那位倒霉抽到她的唐易中,苦笑着抽出双剑迎上前来,还没开战先鞠一躬,道,‘璇玑唐易中,请战孟将军。"
五洲大陆皇族都擅武,自然看得出这场比试形同儿戏,长孙无极淡淡笑道:“甚妙,这位唐兄实力不弱,本可支持两百招上,难得他为人淡泊。”
她在这里沉思,一边注意场中战况,雅兰珠出身扶风王族,那个国度秘法无数,所以武功底子非常好,尤其追战北野追了这么多年,练出一身牛叉的轻功,纵横飞腾就像一道亮丽的虹,炫得人头昏眼花,偏偏还用了一对古怪而小巧的武器,像两只铜盅,时不时撞出或请越或刺耳的声响,声音乱七八糟,色彩五颜六色,真是人到哪里哪里就人人发昏。
他不失落,不沮丧,不觉得自己对她有功,不觉得那样的放弃是牺牲,甚至不试图安慰孟扶摇——越安慰她会越愧疚,他知道。
战南成皱眉,道,“太子何意?”
‘闭嘴!"
好容易过关斩将到了这金殿比试,真武大会最后一关,怎么还会有人缺席?
天知道他为这个机会准备了多久?天知道失去这个机会会有什么在等待着他?
砸完花盆的孟扶摇拍拍手,道:“太子殿下,你有话就赶紧说,说完我好睡觉,还有,不要问我为什么生气,虽然你有问这句话的理由,但是我提醒你一句,你问了我会更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