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27章 高山太高

宋孤独摆了摆手,说道:“我只是把自己堪不破的问题丢给了你,去没想到被你给随手破解……哪里有什么点拨之恩?是你个人机缘到了而已。”
仔细感受一番,发现自己那丹田气海的无垠大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填满了,蓝色的海水填满那空荡荡的空谷。
“宋老已经存在过,并且永远会存在。你所经历的,你所付出的,你的丰功伟绩会流传于世人之口,会记录于史册。这些,还不够吗?”
在他第一次听说李牧羊的名字时,是他在求学路上斩杀了崔家的崔照人,毁掉了西风帝国的半个监察司。
※※※
她走过四季,等了一个又一个轮回……
看来,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和弱水之心相处的经历。
要知道,以他这样的年纪就已经是闲云上品,以后前途简直是无可限量。数十年之后,或者百年之后,谁能保证他不是又一个星空强者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李牧羊就陷入了生平最大的一次危机。
再后来,有关李牧羊的事件就多了起来。不过,最让人震撼的就是止水剑馆的馆主木浴白被他给打败了,直到现在重伤未醒。
“是吗?”宋孤独眼神深沉的看着李牧羊,说道:“一次是运气,第二次就不是运气了。再说,我从不相信世间有运气这种事情。”
“宋老有宋老的立场,牧羊有牧羊的态度。”李牧羊再次鞠躬,说道:“我是因为宋老的这个问题而破境,自然要感念宋老的恩情。”
可是,他又对她非常的熟悉。他以前见过,见过她朦胧的容颜,见过她惊若天人的侧脸,见过她飘然离去的美好身体……这是第一次见到她的全部。
刚刚踏入空谷之境,那么就是说在那之前他只是空谷境。
至于为什么特意让孙子把自己请到面前,那还不是为了让他屠起龙来方便一些,而且还不给别人屠龙的机会……他的孙子真是太孙子了。
宋孤独的表情终于动容。
那个时候,人便能够真正的长生了吗?
脱险之后,趁机检查过一番,发现那空谷之中原本只是浅浅一汪的海水突然间变大了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蔚蓝大海。
那个时候,李牧羊就开始怀疑是不是那整个水之幻境里面的水元素全部都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李牧羊脸上的笑容凝固,盯着宋孤独说道:“我来自江南,家父李岩,母亲叫罗琦,还有一个妹妹名叫思念……应该hetushu.com知道的,牧羊都已经知道了。所以,我不清楚宋老为何还要让我思考这些问题的意义是什么?”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此番见面,宋洮对李牧羊的态度都要客气许多。谁敢得罪一个可以把西风剑神打爆的高手啊?
“她等谁?”
风狂卷,雪狂漫。
长生这样的事情……就算帝王有,他也不会随便给别人啊。
他想伸出手来,去抚摸她的脸,她的眉,她的红唇以及那随风飞扬的白发。
等到梅花凋零,只剩枯干时,她又恢复了那古井无波恒古不变的冰冷。
奇怪的是,那风雪都是朝着李牧羊一个人而来,和他近在咫尺,就蹲在旁边不到三尺的宋孤独却完全不受任何侵扰。就像是一个被风雪给忽略过的透明人似的。又像是自有本身真元护体,大风大雪难以侵袭我身伤害我体。
“我破境了?”李牧羊大惊。
“你的身体里面藏满了秘密。”宋孤独说道。
当李牧羊在记忆海里面抓住了那条狡猾的游鱼时,就像是打开了一道金色的大门。
“想到了天道不可违。”
他四处搜寻,却发现那白衣女子消失不见,漫山遍野的梅林也消失不见。
“是啊。”宋孤独轻轻叹息,说道:“所以,越是走到最后,就越是艰难。人力有尽时,人寿有穷时,就怕还没有找到逆天之路,一切归零,烟消云散。”
宋孤独终于起身,走过去抚摸着院子里绽放出金色光芒的梅花花蕊,出声说道:“李牧羊,你刚才想到了什么?”
于此同时,小院之内异像再生。
然后,他的眼神若有所思,轻轻叹息着说道:“你的高山……太高了。”
“收获?”李牧羊笑,说道:“收获就是差点儿出不来,外界皆传我已经死在幻境之中……名气倒是更大了一些。”
“傻子想要变聪明很难,聪明人想扮傻子更难。”宋孤独看着李牧羊瞬间变化的脸色,出声说道:“牧羊,你心慌了。”
心里却是紧张的要死,他想起了宋孤独‘星空之眼’的外号,据说星空之下,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瞒得了这个老人的眼睛。
确实,帝王可以给你权势,给你富贵,却给不了你长生。
“这还叫什么都没干?”宋洮指着光溜溜的小院,指着那绽放出金色光芒的梅花,沉声问道。
“待他折花吧。”宋孤独出声说道。
每到漫天风雪,梅花绽放的时候,http://m.hetushu.com她的表情就会变得激动喜悦一些。
“够吗?”宋孤独看向那无垠的天空,风又吹了起来,漫天飞雪再次降临。
如春风、如秋雨、如夏蝉、如冬雪。也如这花开花落。
直到李牧羊剥落掉风雪,重新出现在人前,他都没有转过头看上一眼。
荣华富贵,如烟如尘。
“我确实什么都没干……呀,雪停了?院子里面的积雪呢?”
不过这金色一闪而逝,瞬间又恢复了原来的黑瞳。不同的是,他的瞳孔更加的清澈,也更加的干净,就像是世间最好的黑色墨玉或者琉璃珠。
“那我……”宋洮看向个白色大雪人,眼里的杀机一闪而逝。
听到爷爷说的这句话,宋洮差点儿没有咬断自己的舌头。
如同人生人死,也是更替,是轮回。
“我竟然破境了。”李牧羊喃喃自语,喜不胜收。对于一名武者来说,没有比破境更加让人痛快淋漓的事情了。
这样的人都被李牧羊给打败了,那李牧羊得是多么厉害的高手啊?他的境界是……枯荣上品?或者是星空下品?
以那一棵梅树为核心,周围变成了一片梅林。
他所追求的,无非是更强,是长生,是永恒。
那是一个自己在现实中不曾见过的女人。
星空之后便是神游,亦称仙人境。神游天外,万里取人首级。一丝一缕神念便能够杀人。
李牧羊心里狂喜不已。
功名利禄,瞬间成空。
而且看到她的那一刹那有悲伤,更多的是惊喜。
宋孤独早已经步入星空之境,是世间最强大的修行者之一。
“……”
“难道就没有人问过你这样的问题:你是怎么斩杀崔照人的?又是怎么样打败止水剑馆木浴白的?”
“……”
宋孤独眼神如一汪寒潭,一眼看进去就深陷其中,瞬间沉溺。
李牧羊自然不可能暴露雪球的秘密,所以,这所有的功劳就厚颜无耻的落在了他个人的身上。
“我信。”李牧羊说道。
难道说,他已经知道自己被黑龙附体……
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自己疯了?
密密麻麻,满树都是数不清的白色梅花。
那灿烂开放的梅花突然间开始凋零,飞落,然后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绽放。它开出白色的,闪耀着金色光芒的花朵。
“可是,三少没有那么做。”李牧羊扬起嘴角笑了起来,说道:“所以,这还是我运气好。不是吗?”
却没想到,www•hetushu•com这还一年时间不到呢,就因为连番奇遇,自己从空谷入了高山。
面前的这个老头是西风最强者之一,就是在整个神州都能够排在前几位。
在她等待的过程中,那棵梅树从一棵幼苗也成长为一棵枝干粗壮的大树。从第一年开的三五朵梅花增加到数百朵,上千朵。
倒是宋洮一脸的震惊,指着把自己变成一个球的李牧羊,说道:“爷爷,他这是……在忙什么?”
宋孤独看向李牧羊,出声问道:“李牧羊,你的幻境之中可有收获?”
“我没干什么啊。”李牧羊出声说道。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被冰雪覆盖变成了雪人,更不知道他在那道金色大门里面呆了多久。不过,应该不会很久吧?也不过只是眨眼般的功夫。
是止水剑馆的馆主,是西风剑神,是传说中和爷爷一个级别的高手……当然,宋洮觉得他是不如自己家爷爷的。虽然他们没有下场切磋过。
地上的积雪嗖嗖而起,就像是被天空的巨大引力所吸引,也同样的朝着天空之上飞去。
“可是我辈修行破境,本就是要逆天而行。”
“她是谁?”
“人的贪婪……是建立在他已经拥有的事物基础之上。不管你前面拥有了多少,在欲望面前,永远都是处于虚无的状态。”宋孤独轻轻叹息,说道:“我所求的,却是世人难以给的。”
看到宋洮用看到神州凶兽一般的眼神盯着自己,李牧羊大吃一惊,一脸警惕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你想干什么?”
李牧羊睁开眼睛,瞳孔金色如两团正在燃烧的烈日。
后来李牧羊被小雪球吐出来时,发现肚子撑得厉害,丹田处也胀得厉害,就像是爆炸了一般。
在劲风的席卷下,将李牧羊包裹成雪人的那些冰雪也同样的朝着天空飞去,然后消失于九天之外。
梅花已经开放了,接下来很快就要凋零。宋孤独却在等待着梅花真正的开放……它是想要改变天道,改变轮回,改变这世人皆知的准则,改变上天安排好的一切。逆天而行,想要让自己长生不死。
正如李牧羊所说的那般,他的逆行只是一点点的改变。短暂的时间过后,一切又会恢复如常。
无数违背常理的景象出现了。
李牧羊终于明白了宋孤独那个问题的真正含意:梅花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的开放呢?
李牧羊没想过要一辈子来填空谷,在他的预想中,三和-图-书五年把这个坑给填了就好。
因为那些黑衣剑客全部死亡,就连三狂客之一的百里长河也被凌迟,除了活着的红袖姑娘,整个天都没有人知道李牧羊是靠那只小地球给救了一命打败木浴白……
“全部明白了。”
水母消失,水元素消失,水之幻境也就此崩塌。
“开过的花,就是开过了。发生过的事情,就是发生了。”李牧羊出声劝导,笑着说道:“虽然我是初次见到宋老,但是宋老之名,响彻星空,凡是有人烟处,皆知宋老之人,之事。”
空谷填不满,那自己不就得一辈子都处在这空谷之中?
他看着李牧羊,沉声说道:“李牧羊,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份?你就从来没有认真的想过……你是谁?你来自哪里?”
那从高空坠落的雪花落不下来,它们反而朝着逆反的方向,朝着那苍穹之上飞去。
宋孤独伸出手来,触摸上李牧羊的头顶,一团白色的光团瞬间将李牧羊的脑袋笼罩。
这些都是完美的、无垠的、是四季更替,是天道轮回。
“你知不知道,在它人面前破境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倘若刚才我一掌拍出,恐怕你现在一命呜呼了。”宋洮出声说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宋洮很不喜欢李牧羊。看到他和自己的爷爷发生争执,更是想要一巴掌拍死他。
“各人自有机缘。一个人的缘分到了,他等待的花也就开了。”宋孤独一脸的平静,仍然注视着那院子里的梅花,说道:“没想到我等的花还没有开,倒是让这小子捷足先登了。一言点拨,就能够有此感悟。天赋惊人啊。”
崔照人是他们这一代人的佼佼者,在整个天都都极负盛名,世家阀门子弟之中,没有几人是他的对手。
可是,他竟然只是……真相太残忍。
金色的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闭,他已经被抛出在大门之外。
她站在一棵梅树下面,从冬天等到春天,再从春天等到冬天。
空谷境是怎么斩杀崔照人的?是怎么打败木浴白的?
宋孤独一脸的平静,世间也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他为之动容。
“刚才……你做了什么?”宋洮出声问道。
木浴白是什么人?
李牧羊消失不见了,在他刚才所蹲立的位置,出现了一个上面粗壮上面尖细的大雪人。
上次在水之幻境的时候,他被雪球给吞进了肚子里,继而雪球又将那整个幻境的水元素给吸食了个干净。
“我可以违背,但和-图-书是你不行。”李牧羊笑着说道:“我违背了,只是一点改变。你违背了,那就是真正的逆天。”
推开那道金色大门,他看到了一个白衣胜雪美若仙人的女人。
“是吗?恕牧羊愚笨,一个都没有发现。”李牧羊嘴硬的说道。
听到两人的争执声音,宋孤独的视线终于从那梅树上面收了回来,看着李牧羊良久,沉声说道:“恭喜牧羊小友一息悟道,踏入高山之境。”
星空之眼宋孤独的小院子里,李牧羊就那么赤裸又高调的把自己裹成一个冰人。
“运气吧?”李牧羊呵呵的笑,说道:“可能是我运气好,就连上天都眷顾我。”
“明白了。”
“可是,水元素可以直接转换成真气去填充气海吗?”李牧羊想了极久,心里也没有任何的答案。就连那头老龙的记忆海里面也没有这方面的知识。
李牧羊现在正站立在一座高山脚底,他仰望着那看不到尽头的巍峨高山,然后起身对着宋孤独老爷子深深鞠躬,说道:“感谢宋老点拨之恩。牧羊定然会铭记于心,永不敢忘。”
那么清晰,那么动人。
梅花谢了再开,开了再谢。
要知道,空谷还要分为空谷下品、空谷中品、空谷上品。他连破数界,一脚踏入高山。在年轻一辈之中,几乎没有比他修行破境速度更快的对手了。
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李牧羊的心里很难过很难过,心脏部位就像是有一把利刃在一刀又一刀用力的在戳。
如果他知道自己是一条龙的话,会不会立即跳出来把自己屠了?
那棵梅树的根部在红土里面不停的伸长蔓延,最后长出新的梅树,开出新的梅花。
每个人都是要死的,可是,倘若你不想死的话,那就是改变天道,改变轮回。
心中犹豫,纠结,终究只是远远的看着。
外界都在猜测水之幻境倒塌的原因,却不知道,只是一个小雪球为了拯救李牧羊的性命而致。
自己能够看到梅花绽放,别人也能够看到梅花绽放,他怎么可能看不到呢?
更何况当时他的老师夏侯浅白危言耸听,一脸凝重的对他说‘你的空谷太空,怕是一辈子都难以填满’。
可是,他却被李牧羊给一剑斩杀。
天都城外,宋家老宅。
他的眼神如一汪汹涌的湖水,死死的盯着那满院绽放出金色光芒的梅花。
“踏入高山之境?”
“是,爷爷。”宋洮笑着答应,又恢复了那翩翩佳公子的模样,站在旁边安静等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