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六十六章 暮色之欢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不错,的确是小有门。”
隋远哈哈大笑几声,道:“燕主和付公子客气了,那上等的美玉和折扇,怎是一般凡物,老夫又怎么可能不喜欢?”
“多宝阁。”付明轩一边喝茶,一边小声地说着,这细小的声音只有燕开庭听见,燕开庭也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多宝阁,花神殿,小有门,渭青……幕后究竟有什么所谋,难道只是简单的巧合,凑在一起吃了个饭?
就在这时,砰砰砰的一串脚步声响起,又是生龙活虎的成啸天出现在众人眼前。
顺着一条青石板路,穿过一片樱树林,花瓣随风如雨般飘洒而下,清香溢满了整个鼻间,使人神清气爽,一扫疲惫。在知客的引领下,燕开庭和付明轩走到了宴会的主场地,在座的宾客,已经是熙熙攘攘一片。
不,绝对不是,燕开庭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里面的事情,绝对不简单。
隋远嗓音浑厚有力,偌大的会场上飘荡着他的声音,就像站在人身边一样,说罢,便走下台来,顿时各种乐器演奏之声响起,一众侍女们端着各种佳肴一一上菜,片刻之后,宾客们便开始享用这一次的招待。
就在这时,城主旁边空着的两张在桌子上落座了四人,燕开庭和付明轩随声望了过去,燕开庭略微扫了一眼,而付明轩却是小小一惊。
“哼!”少女轻哼一声,也并不理他。
一颦一蹙,可谓是风情万种。只是燕开庭在打量她时脸色一下就变了,那块挂在身上的玉牌,分明与向瑶还有他父亲身上的是m.hetushu.com一模一样的。
再往里面,是一个较小的环形区域,在这一区域,桌椅陈设已经有所讲究,皆是红木桌椅,桌子上摆着时下各种珍惜水果与各类手工糕点,椅子均放置着一层柔软坐垫。各张座椅之间间距也较远,即使所有宾客都落座也是宽敞有余,比起外面一层,这一层区域可以说舒服得多。这一区域,是专门为一些特殊宾客准备的,比如说一些已有修为的修炼人士,或者是与城主有着合作关系的商业伙伴。
已是花甲之年的隋远,气势依旧凛然逼人,他大手一挥,道:“感谢各位今日来参加隋某的寿宴,招待不周,还请多多见谅,接下来,宴会正式开始,还请大家喝好吃好,玩得尽兴!”
“恭喜隋老城主,祝隋老城主寿比南山!”燕开庭和付明轩在落座之前先向隋远恭敬地行了一礼,燕开庭道:“我燕府与付府的礼品已经命下人提前送至府上了,也不知道老城主可否喜欢?”
那名叫莲儿的少女不满地哼了一声,小小朱唇撅了起来,就于那空着的桌椅坐下。刚刚坐好,就看到了斜对面燕开庭和付明轩两人,少女小小地惊呼了一声,随即赶忙低下头,佯装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暮色和夜初的浓郁之色交织在一起,色彩斑斓的天空之下,城主府里亮着的花灯闪烁在各种假山郁树之间,一簇簇樱树上开满了犹如积云一般茂盛的粉嫩色樱花,一汪碧池蒸腾着缭缭雾气,身穿霓裳华服的侍女侍从们穿行其间,仿若仙境。m.hetushu.com
渭青城主隋远号称“沧海真人”,倚着神山巫山,有着“曾将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之意。此时他一身暗金色长袍,腰佩靛色大宽腰带,花白的头发用一柄墨色玉簪固定在上方,手摇墨绿色山水折扇,正望着前来的燕开庭和付明鸳笑着。
燕开庭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望向坐在对面的隋远,未料到,一下子迎上了隋远的目光。
就在这时,一阵鼓声响起,原本嘈杂的宾客渐渐安静下来,台上表演的人物也一一退场,只见隋远站起身来,步伐稳健地走到了台上。
看来隋远对自己这个可爱活泼的外甥女疼爱有加,笑眯眯地刮了一下少女地鼻子,道:“莲儿,可不能这么说,你们两人,本来就是安排坐在一起的哟,哈哈!”
“小有门?!”
如此寒暄一番,两人才坐下,在他们身边的一张桌子上,坐着涂玉永和另一位不知名的年轻人。只见那年轻人生的是剑眉星目,朗朗清清,身着墨蓝色长衫,一只遒劲有力的手正端着一盏茶杯,独自饮着。
“怎么?那些人不是你的同门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燕开庭一脸不解,更是想知道付明轩那如同对待陌生人一般冷淡地态度是怎么一回事。
“看,看来今天要热闹起来了。”付明轩示意燕开庭看向坐在城主夫人旁边一张桌子上的一位年约二十的妙龄女子。只见那女子面容清秀,乍看之下不觉惊艳,越看越是风韵别致,面若皎月般白皙,一双鹿眼晶莹剔透,粉唇犹如晶冻,外加一身和图书粉色长衫,上面缀着朵朵粉莲,腰间系着一条银色细带,缀着块青色的玉佩,正笑着与城主夫人攀谈着。
“花神殿!”
“怎么了?”燕开庭注意到了付明轩那微不可察的动容。
话说到这里,燕开庭心里也就明白了几分。想必在门派里走到了这个位置上,付明轩也是树敌不少。至少,对于像付明轩这种原先在门派里毫无根基之人,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一步一步走到核心地位,真的是少之又少。
略一望去,宴会区为一个扇形,分为三个区域。最外面一层招待的都是一些寻常宾客,呈最大的半环形,在这一区域,桌椅陈设简单,距离都较近一些,宾客们都入座后,略微显得有些挤乱,服侍在一旁的也都是些寻常下人。坐在此区域上的,大多都是城内的一些小商小铺的掌柜老板们,能够来参加城主的宴会,已是万分荣幸,自然不会介意坐在什么地方。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看来这一次宴会没有那么简单,须多加小心。”
燕开庭也不在意这些,只是盯着台上的表演看着,一会是杂耍的艺人喷涂火焰,一会又是风情万种细弱杨柳的女子翩翩起舞,一会又来几位说书人……看起来热闹非常,燕开庭地心思却早就不知道飘在了哪里。
“莲儿,你等等我!”成啸天换了一身大红朱袍,神色慌乱地四处寻找少女地身影,直到看到少女坐在里层地宴会区,便一路小跑了过来,与少女同坐一桌,笑嘻嘻的一脸痴汉模样,望着少女。
燕开庭顿时感到浑身上下一个激灵和*图*书,汗毛瞬间竖了起来,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
台上的表演不断继续着,此时,夜色完全挤占了日暮时分残留的一抹朱红,整个天空都被那浓郁的墨蓝色席卷了。陆续到来的宾客也渐渐减少,大多都已到齐,在燕开庭所落座的最里层的区域里,只有一张桌子还空着在,不知是在等着什么人。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怎么出现在这里我也不知道,只是这些人,与我可是没有半点情份。”
说到这里,对面那四人也注意到了燕开庭和付明轩,朝两人点了点头,以示问好。燕开庭愣了一下,恭敬回礼,而付明轩则是淡淡点了点头,便没有丝毫回应,目光也不再望向那边。
那四人是三男一女,均是淡青色长衫,腰佩长剑,乌发飘飘,气质和在玉京城所遇见的沈伯严一行人有七八分相似,但在服饰上又有所不同。淡青色长衫燕开庭怎么看都有一些熟悉,又一时想不起来,思索片刻,才猛拍脑袋,惊讶地望向了坐在一边淡定喝茶地付明轩。
至于最里层的小扇形,也不过寥寥几张桌椅而已,摆成一排环形。这一层的陈设比起其余两层的陈设可以说讲究的多。每一张桌子旁都有无论是打扮还是涵养都要高人一等的高级侍女侍从为宾客服务,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奇珍异货,供宾客们把玩鉴赏,一张桌椅,也不过坐上两人而已。这是专门为城内的贵宾准备的区域,城主本家,自是坐在最环形当中靠最里面的中心位置上。
“舅舅!!”
循声望去,只见一抹桃色身影如精灵般一跳一http://www.hetushu.com跳地来到了最里层地宴宾区,就坐在隋远身边,挽着隋远的臂膀,嗲声嗲气地叫:“舅舅,舅舅,那个无赖又跟过来了!!”
可是燕开庭也不是个胆小的主儿,直直迎上了隋远的目光,甚至悠然自若地给自己倒了杯茶,端起杯来向隋远致意,然后一饮而下。
在宴会区最前方,也就是扇形尖角区域之处,搭建着一个一丈多高,十余丈长宽的表演台,上面正有几位身着羽衣霓裳的妙龄女子在表演着剑舞,铿锵之中,分分合合,闪起一片亮眼的剑光。
过了好半天,才将目光从少女身上移开的成啸天终于看到了坐在斜对面的燕开庭和付明轩两人,顿时还是春光明媚的笑脸,一下子就变得冷若冰霜。
就在这时,一声轻俏灵动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众人纷纷抬起头来望去。
这下,便是很明确地知道渭青城主与多宝阁的关系并不简单。
燕开庭和付明轩的位置自然是在最里层的那一片区域,在一个侍女的带领下,两人落座于渭青城主对面的一张桌椅之上,隔着一环曲水与城主遥遥相望。
燕开庭注意到,那男子端着茶杯的手指上带着一个扳指,可以看出来,那是一件小型法器。但吸引燕开庭的并不是这只扳指法器,而是这件法器上镶嵌着各种瑰丽珠宝,一看便知是多宝阁的风格。
在这一排环形桌椅内,搭建着一条由宽竹制成的流水渠道,足有十寸多宽,呈环形流经每一个宾客之前,不断循环。只见一汪清泉缓缓流动在其中,在灯光的闪耀之下,波光粼粼,恰如一条美人腰间的银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