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六十七章 流觞曲水

只见那酒杯盛着一小杯清酒,漂浮在清水之上,顺着水渠缓缓流向下游,不时颠簸几下,撞在了水渠边上,但杯中酒依然是稳于其中,没有洒出一滴来。
那大刀不是被燕开庭用泰初砸成了两段吗?燕开庭在心里一阵鄙夷,倒要看看这小子现在又耍出个什么花样来。
当众人回过头来时,只见那酒杯停在了燕开庭面前,而燕开庭却还未注意,仍然拍着付明轩的肩,指着台上的灵兽说着什么。
隋远也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叫人看不见他眼中真实神色。小有门那四人也是淡淡着笑着,其中目光不时瞟向付明轩,而付明轩则是脸上一片淡然。多宝阁的男子也是挂着一副淡然微笑,注视着燕开庭,对面,和城主夫人交谈着的粉衣女子目光也时不时扫过燕开庭二人。
“不知大家注意到自己面前这一条环形翠竹水渠没有?今日大家聚在一起也是缘分,不如我们就玩一场‘流觞曲水’如何?也好让大家都认识认识。”隋远指着那流经在座每一个人面前的环形水渠,众人也纷纷看过去,不时叫好。
只见这人身材瘦削,面容精益,嗓音独特,有若幽谷空灵,看起来,他似乎是小有门四人当中为首的那人。
就在众人还未明白发生什么事时,就只见除了里层宴宾区之外,其余宴宾区所有人、物、景都在这一刻被定住,如同时间停止了流逝一般。
慕千语收了空之灵,坐下身来,道:“城主见笑了,这只是我随手造的一个小玩意儿,不足挂齿,并不能代表多宝阁真正的实hetushu.com力。”
想不到这酒倒得有点满了,竟没有漂浮多远,飘过涂玉永,就在那戴着扳指法器的男子面前停了下来。
“哼!”成啸天也不回话,大概是被莲儿打击惯了,倒上一杯酒,便放在了水渠之中。
“这……”看了一会像是在跳舞一般的成啸天,隋远脸上露出了一副略有尴尬的表情,对着众人道:“各位请见谅,这成啸天小儿是我那长姐的独子,自小被宠溺惯了,今日也让各位见笑了。”
这个法器小巧玲珑,外表是一层金属网格,看起来像是鎏金,在灯光之下闪耀着光芒,网格节点处,均镶嵌着瑰丽绚烂的彩色宝石,在球的中心,则漂浮着一个晶莹剔透的蓝色光球,就像一粒闪烁着异样光芒的水珠。
如此状态大约持续了约小半炷香,慕千语突然一声诧喝:“回!”顿时,周围景象又恢复如初,宾客们再次欢声笑语一片,喝酒的喝酒,吃菜的吃菜,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风中卷起的樱花,不知飘落在了谁的头上。
“好厉害的法器!”隋远拍手称好,道:“不愧是多宝阁,竟有如此厉害!”
“咦……脏死了!”坐在成啸天旁边的莲儿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似是要赶走漂浮在空气里的酒气。
“哦?”燕开庭看向水渠之中,只见那艘小船儿已经停在自己面前,还在兀自打着转儿。
“哪里哪里,成小哥儿年纪轻轻,胆识确实过人,以后定是一介英才。”小有门当中的一人说到,燕开庭和付明轩都望http://m.hetushu.com了过去。
就在这时,耍刀耍完了的成啸天终于回到了座位上,气喘吁吁地对着莲儿问:“莲儿,你说我耍的好看吗?”
“哎哟,轮到本小爷了!”成啸天噌的一声站了起来,取出酒来一饮而尽,随后还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
“这是我近日打造的一件法器,名为‘空之灵’,身具两个功能,第一,用以隔空移动和击毁物体,第二,也是重中之重的功能,那便是扭曲时空,今日为了尽兴,便向大家展示一番。”
如此两丈余高的假山,却在顷刻之间化为飞粉消失不见,可见这法器的威力是何等厉害,众人都是惊呼一声。
“哇!好厉害!”莲儿高兴地拍着手,众人也都争相赞叹。
听见这话,众人都是忍俊不禁,有碍于面子,都是忍了下来。
前些日子在玉京城内发生的那些炼器之争,若不是冶天工坊在其中作祟的话,那么多宝阁的嫌疑,就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祝隋城主六十大寿,寿比南山。”众人齐声祝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小姐勿急,且看我来。”说罢,慕千语将那空之灵收在了手中,两手握着搓了搓,然后又抛向空中,口中诧喝一声:“定!”
“好!”成啸天第一个拍手叫好,旁边的莲儿笑得一颤一颤的。
球体兀自旋转着,只见慕千语伸出手来,像是隔空握住了那球,轻轻一扭,然后缓缓缩手,瞬间便向前用力一推。空之灵内部悬着的蓝色光滴突然向前方发射一粒光点,那光点如飞箭一般穿过众人,射在http://m.hetushu.com远处的一处假山上,砰地一声,假山何止是爆开,简直是化为齑粉,飘飘洒洒落下。
“那么,我们按顺序,隋某先来?”言毕,隋远在那特制的轻便船型酒杯里倒上了一杯酒,将酒杯轻轻地放在了水渠之中。
众人一时都望了过来,燕开庭看看众人,伸出手来从水渠中取了那杯酒出来,站起身来,道:“在下雍州玉京燕家燕开庭,今日与各位聚集于此,也是一场缘分,小辈不才,也没什么特殊技艺,吟诗作对更是谈不杀个,那么这第一杯酒,就先多谢隋老城主对我一介小辈的厚爱。”
只见这男子看起来仪态优雅,显得雍容大度,轻轻将酒杯从水渠中取了出来,站起身来,举杯对着众人说道:“在下多宝阁慕千语,能够来参加城主的寿宴,实在是荣幸备至,这第三杯酒,就先敬给寿星,隋城主。”
待饮完酒后,慕千语从怀里拿出一个略有茶杯大小的球形法器出来。
“那么,扭曲时空呢?”睁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盯着慕千语的莲儿道。
前些日子韩凤来出现在玉京城,当时的一番言语至今还存在两人心头之间,当时虽有些不明白,但如今见了在渭青城大笔出手的多宝阁,心中的疑虑也顿时清晰了几分。
“他叫洛长苏,是小有门中有名的‘空谷幽灵’,别听他的声音好听,关键时刻,这声音能杀人的。”付明轩在燕开庭耳边轻轻说道,燕开庭也是点了点头,他也是头一次听见以人声为武器的杀法,看来,小有门当中的人各个不一般,也不知道付明轩靠和图书着一己之力,是怎样走到这一位置上的。
就在这时,周围景物又发生了变化,世界仿佛陷入了一个诡异的漩涡当中,被扭曲成一副怪诞的模样,无论是在欢声大笑的人,还是桌子上的各类珍惜佳肴,还是风中吹起的一片樱花,都像是被印在了一副绢布上,随后被人扭成一团。
言毕,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还未等大家说话,那成啸天便一跃跳到了表演台上,将那些正在跳舞的歌姬们吓得花容失色,一阵慌乱。
言毕,隋远一拍手,便有一众侍女端上清酒和酒杯,每人分发了一份。
看来隋远是早有准备备上这样一个节目,清水缓缓流淌在翠竹水渠间,在这一区域的桌椅也都按照水渠的环形所排列,是以清水都能流淌到每一个人面前。
那莲儿小嘴一撅,轻哼了一声,道:“这巫山上的猴子都比你耍的好!”
“看来,我们这一块儿总算到齐了,那么我先敬大家一杯!”见最后两人落座,隋远站了起来,举杯面向众人道,其余人也都跟着站起身来。
就在众人猜想这第一杯酒会在谁的面前停下时,一阵爆炸声陡然响起,就像往湖水中猛扔了一块石头,众人都是小小一惊,循声望去,原来是表演台上又重新开始表演,是一个马戏团在表演训练灵兽。
言毕,便一饮而尽。
刚刚的爆炸声,就是从那浑身通红的灵兽口中向天上吐出的一团火球的爆炸之声。顿时,整个宴会区内爆发出一阵叫好之声。
听到这里,付明轩和燕开庭彼此相望一眼。
按照规矩,慕千语往杯中倒满了酒,放在了m•hetushu.com水渠之中,众人都望着这盛满了酒的小船儿,这一次会停在谁的面前。
“既然本小爷喝了酒,也不得不展示一下才行,要不在座的各位,耍个大刀如何?”一杯酒下去,成啸天的脸就涨得通红。
“算起来,他还是我师兄。”付明轩道。
接下来第二次,由燕开庭倒了一杯酒,放在了水渠之中,只见小船儿飘呀飘,绕了一圈,就在成啸天面前停了下来。
燕开庭和付明轩也是无语,方才还被燕开庭打得摔在地上脸面丢尽,如今又要当着他俩人的面,为大家耍个什么大刀?
说完,慕千语便将空之灵向上空一抛,顿时球体就定在了众人所列成的环形中间。
“总之,不可大意。”付明轩缓缓地向那船型杯中倒了一杯酒。
流觞曲水,亦称流杯曲水或曲水流觞,是旧时上巳节的一种饮宴风俗,宴饮之中,众人围坐在回环弯曲的水渠边,将特制的轻便酒杯置于上游,任其顺着曲折的水流缓缓漂浮,酒杯漂到谁的跟前,谁就取杯饮酒。如此循环往复,直到尽兴为止。文人更是将此俗发展成名士雅集,便是酒杯停在谁的面前,还得赋诗一首,其乐趣略同与孩童所玩闹的“击鼓传花”或“丢手绢”。
“这老城主,又在玩什么把戏?”燕开庭望着周围一圈各有来历的人,小声嗫嚅道,也就付明轩一个人能够听见。
“去去去,别挡本小爷的道!”成啸天野蛮地把一众歌姬赶下了台,自己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两柄大刀出来,就自顾自地挥了起来。
“咳咳。”付明轩轻轻咳嗽了一声,道:“庭哥儿,你中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