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六十八章 月下美人

“好啊!好啊!”一听到要玩些法术什么的,莲儿便开心得拍起手来。
向瑶转过身来,银白色的长袍在月光之下更是熠熠生光,更显一种清雅气质,然而看见过她杀法手段的人,断不会这样认为。
向瑶笑着,将这番话说的是没有一点瑕疵。
洛长苏站起身来,微微向隋城主行了个礼,便道:“我们一行四人途经此地,全靠隋城主招待,如今适逢城主大寿期间,也是开了一番眼界。在此,我小有门玄觉洛长苏,就先代我那三位师弟师妹们谢过城主了。”
“那么,这渭青城的诺翊姑娘呢?”
说到这里,向瑶干脆把话直接挑明了。
洛长苏朝她明媚地一笑,顿时成啸天望向他地目光就不那么友善了。
“这小子。”这一切都收在燕开庭眼里,燕开庭轻笑一声,对成啸天也是无语。
付明轩冷哼一声,道:“实际上,这是小有门内的一种典型法术,看似是耍个简单花招而已,实际上这些星光当中的实体是一种能够进入人体的血晶。这血晶由施法之人用自己的血凝练而成,无色无味,可以给它披上多种外衣。就如洛长苏一般,将其化为星光,最终血晶进入人体,使洛长苏在千里之外也能将这人锁定。”
差一点,燕开庭就成为了洛长苏的手中之物。
这一届小有门首座弟子出现在玉面真人所带领的离形这一支,已经是重重向祖炁真人狠狠打了一脸。
小有门之内,以玄觉为最大,其中弟子都是在门派中有着深厚根基,是以历代小有门核心弟子都处于玄觉这一支,其首为祖炁真人,距离君位,和*图*书只有一步之遥。
还未等燕开庭仔细感知,付明轩突然动作起来,将他那手中的星光拍落在地。
洛长苏的十指展开,只见他那白若羊脂,玉葱般的十指尖突然绽放出十点光芒,在夜色之中犹如十颗闪烁在众人面前的小星辰,散发着奇异的蓝色光芒。
付明轩道:“不是不能打扰,只是已经夜深,我们兄弟二人今日一天也甚疲累,向殿主若是没有什么要紧事,我们便先行回房休息了。”
其余两支中的弟子大多是在门派中没有根基,但极具修炼天赋的弟子组成,玉面真人统领离形这一支,而大悉,则是以三清真人为首。
随后,洛长苏继续说道:“我们修炼人士也不过是弄刀弄枪,玩点法术什么的,没能像多宝阁的慕兄那般,有这样一件上等法器给大家助兴,在下不才,也只能稍微玩点法术,以博大家一笑罢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燕开庭不解的问道。
看着眼前一脸坏笑地成啸天,燕开庭也是无语,心想这个小子是个什么记性,刚刚被打趴下去的事情似乎被忘得一干二净。
“哟,还有这回事,那么燕主您呢?临溪不合您心意了吗?”向瑶看着燕开庭,眼神谄媚起来,其意图不能再明显。
“我们花神殿,从来不随便与人结下姻亲,既然要结下姻亲,自然是郑重考虑了的,二人都在我们考虑之内,联姻也是一种互利,难道不是吗?”
洛长苏虽和付明轩同为小有门弟子,但是关系并不交好,原因除了付明轩不知怎么的就靠自己力量成为了首席弟子外,还有www.hetushu.com一层原因是两人所处的派系是根本不同。
燕开庭和付明轩互相望了望,均是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然后洛长苏将双手聚到面前,看着那十点光芒,轻轻一吹,顿时,那十点光芒就像羽毛一般脱离了他的指尖,就像夏夜的萤火虫一样飞向在座的众人。
付明轩顿时心下一凛,道:“谢谢向殿主好意,只是寒洲走的是无情剑道,只怕会怠慢了您那几位姑娘。”
眼下,燕开庭就在思考如何在向瑶动手之前能和付明轩两人快速跑路了。
也不知道成啸天是出于什么理由,要邀请二人。燕开庭也没有必要要答应这个愣头青,便说了句,“明日再定吧!”便和付明轩扬长而去。
没想到,这一切都被站在一旁地成啸天看在眼里。
不知不觉,已是午夜,皎洁的明月已经悬挂在人们的头顶之上,天空一片灰蓝颜色,地上仍旧是灯光璀璨,随风明灭。宾客们有的已经喝得烂醉如泥,正在侍女的搀扶之下缓慢离场,有的仍不尽兴,大喊着继续喝酒,台上的表演也是一刻未停,不时出现各种灵兽表演,刀枪剑舞之类的节目。
这句话一出,就连付明轩也笑了。洛长苏当然图谋不轨,只是这不轨的对象,着实有待商榷。
付明轩没有给出确定回答,只是说:“静观其变,小心为妙。”
离开之际,一直伴在城主夫人左右没怎么说话的花神殿女子,突然转过头来,深深地向燕开庭和付明轩望了一眼。
众人循声望去,燕开庭也不例外,只有付明轩还低着头,兀自喝着http://m•hetushu.com茶。
燕开庭也接住了落在自己面前的那点星光,仔细感知,那点星光里蕴含着极为丰富的力量,根本不和其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或者只是为了博众人一笑。
“难不成,他的目标是我?”燕开庭皱眉道。
按照道理来讲,付明轩熟知这种法术,自然是不会中了洛长苏的圈套,只有像燕开庭这般不了解小有门的散修之人,才有可能上当。
“无论是哪样菜,吃多了也会腻。”燕开庭冷冷地说道。
一颗光芒飘飘荡荡,落在了莲儿伸出来的双手间,莲儿脸上一片惊讶和欣喜,望着洛长苏的眼神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充满了仰慕与膜拜。
“哼!”成啸天狠狠的哼了一声,然后朝地上啐了一口,道:“那姓洛的小子我一看他就不正常,玩儿个什么丢星星,一个大老爷儿们,哼,一看就知道他图谋不轨!”
燕开庭也觉得不同,望向正专注欣赏着星光的莲儿,突然发现那点星光中的类似于实体的一部分,已经沉浸在了莲儿的手心之中。
“这个,下午发生的事儿吧,的确是我不对,虽然今晚已经喝了很多酒了,嘿嘿,不知道二位明天可否给个面子,与我到这渭青著名的风月楼小喝一杯?”
而像成啸天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愣头青,也是没有办法。
付明轩也不例外,这是作为名门弟子,所应有的光芒。
午夜时分的月亮,清冷幽致,银白色的月光铺洒在大地上,整个世界都是银装素裹一片。燕开庭与付明轩穿过了樱树林,正准备朝隋府为他们两人准备的厢房走去。就在这时,一阵有别http://m•hetushu•com于樱花之味的清香萦绕在二人鼻尖,待到刚走出樱树林,站在一片空地上时,月光之下,一位乌发披肩,一袭银袍,身材婀娜的美人背对着二人,静静矗立着。
尔时未有师,自盟而受。不同于四大门派中的其余门派,小有门走的是一条“大道”,自创立以来,便是从“大道”得以传承,而在山头,却没有统一传承。是以小有门内部在千百年的发展当中成立了约有三支主要派系,分别是洛长苏所在的玄觉,付明轩所在的离形,还有一派,则是名为大悉。
向瑶扭了扭身子,向二人又靠近一步,道:“哟,难得听说付寒洲也有疲累的时候,要不要我给你派几位姑娘服侍服侍呢?”
“燕主,付寒洲,我们又见面了。”向瑶浅笑着,看似美丽,却又更多诡异。
洛长苏伸出双手,在众人面前将手翻转了几下,道:“大家请看我的手。”
“燕主,付公子!”成啸天笑嘻嘻地堵在了二人面前,道:“我方才看到那诺翊姑娘对二人可是含情脉脉的望了几眼,嘿嘿,如果二位有兴趣地话,我完全可以帮您二位做个中间人哦。”
再看向其余人,也都是这样,但似乎他们对这光芒的侵入一无所觉。
“小心,这不是普通玩的法术。”付明轩小声道。
“怎么?你有什么事吗?”燕开庭道,对于向瑶,打是打不过的,如今和付明轩联手,应该还有那么一丝胜算,只是也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接下来,曲水流觞这一节目进行了许久,各人也都喝上了几杯,轮到付明轩时,他也没有表演什么法术,只是赋诗一首,权当尽兴。hetushu.com
这一次,那船儿跌跌撞撞,竟是飘到了洛长苏面前停下。
话也说完了,只见成啸天还没有要离开的样子,燕开庭耷拉着眼皮,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儿吗?没事儿小爷我可就回去睡觉了。”
“这个,就不用了吧……”燕开庭道,他可真的不想和花神殿扯上半分关系。
“别别别!”成啸天赶快拦在了两人面前,突然变得有些扭捏起来。
“向瑶?”还未等其转过身来,付明轩就先行认出。
说完,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饮完之后,还瞥了一眼坐在一旁淡淡喝茶的付明轩。隋远笑了笑,端起酒杯回了礼。
每一个进入名门正派修炼的人士,随着时间的长久,都会自带一种独特的光芒,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各界的散修人士。
直到众人对“曲水流觞”这一节目将要兴趣索然了,隋远才站起身来,宣布宴会结束。燕开庭和付明轩两人一同离开,涂玉永则表示自己喝的有点多,想要去厢房里小憩片刻。
没想到向瑶却不疾不徐,捂嘴轻笑,道:“瞧燕主说的,难道没事儿就不能来打扰二位吗?”
只见洛长苏轻笑一声,站起身来将酒杯取出,青色长衫在黑夜的衬托下尤为显眼,再加上洛长苏本身具有的一种清韵气质,顿时身上散发出一种凛厉锋芒,给人一种仙气逼人的感觉。
“真的不用了?诺翊姑娘可是我们渭青有名的大家呢!”成啸天一脸激动。
“真的不用了,你还是多多操心你家那位小娘子吧,我不要,说不准儿有人想要呢。”燕开庭说道。
“哼,雕虫小技!”成啸天将落在自己面前的一点光芒不自觉地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