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六十九章 一枚棋子

听到这里,燕开庭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付明轩,眼神当中飘过一缕复杂神色。
“这个是我今儿个晚上要包场的定金,记着,给我把你们酒楼里最好的酒,最好的姑娘,统统给我拿出来,今儿个小爷要招待重要客人!”
直到用完午膳之后,成啸天又开始磨着二人,说今晚一定要去喝酒。
“多谢向殿主的好意,联姻这一件事,还是再做考虑吧。”
“好嘞!”成啸天得了燕开庭的答应,开心地像个两三岁的孩子,一蹦一跳地就跑出院子里,嘻嘻哈哈地与他那些下人勾肩搭背地跑了。
推开房门,眼前出现的不只是练剑的付明轩,还有坐在一旁满脸痴汉模样看着付明轩的成啸天。
“这?”燕开庭望向成啸天,对他的厚脸皮也是无可奈何。
月色依旧明亮,身后的簇簇樱树如云般在夜色中闪烁着朦胧白光,诺翊望着向瑶消失不见的方向,手中紧紧握着一条绢布,眼神变得凛厉起来。
那些寻常宾客哪里敢跟这著名的小霸王做对,干脆现在也不吃了,一个二个都跑了出去。
于是,他向成啸天远远地招了招手,道:“你对这府上熟悉,快给你二位哥哥弄点上好的午膳过来!”
听到这番话,捧着金子的殷淑哎了一声,喜滋滋地答应了下来。
“那么,我们兄弟二人,就先行告辞了。”说完,付明轩便拉着燕开庭,疾步离开了此地。
“赶快回去吧,别让人看见。”说完,向瑶也是几个跃hetushu.com升,便消失在诺翊的视野当中。
幼时,燕开庭的修炼天分不甚明显,每每看向在院子里修行练剑的付明轩,心里都会油然而生一种亲近之情,那是强者对弱者自然而然的吸引。
“那便去吧!”燕开庭手一挥,不耐烦地道:“傍晚你再来见我二人,现在让我们自己玩玩。”
如今玉京看似风平浪静,却是暗流汹涌。许多事情虽有了头绪,但仍旧不明白原因。
燕开庭望向付明轩,问道:“你也觉得这事有问题?”
看着成啸天那孩子气的模样,燕开庭突然想到了几年前的自己和付明轩。那时的玉京,也像如今渭青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平静,燕开庭虽然家中府内一团乱麻,但还不至于面临不知从何而来的外敌。
已是正午时分,艳阳高照,燕开庭突然肚子一阵咕噜,道:“看来,不吃点东西不行了。”
向瑶捂嘴轻笑,道:“不急不急,我们花神殿的姑娘,从来不着急。”
在此,燕开庭是想到自己了。
成啸天就像一个和尚念经一般,不断在二人耳边说着,燕开庭和付明轩想着晚上的确也无事,本来的打算就是在明日启程回玉京的。
燕开庭也点了点头,表示赞成,道:“花神殿虽然做事是缺德了点,但里面的人还是生的有模有样的。”
此时他的感觉,就仿佛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然而也知山不是山,水也不是水。
雀云阁的老板娘是一个约莫和-图-书三十岁,风情万种的俏妇,此时看着成啸天这么一闹,哎哟几声,就扭着婀娜的身子赶快跑了过来。
想来如今,这个简单头脑的愣头青对他们二人也是这样一种感情吧。
以联姻为介质,实现破契。
听见燕开庭传来一阵笑声,坐在台阶上的成啸天也不知为何突然跟着笑了起来,燕开庭两人顿时无语。
两人踱步进了门,片刻之后,成啸天就率着一大帮端着盘子碗筷的侍女们走进门来,摆上一看,他竟是准备了三副碗筷。
说完,两人一同望向成啸天,只见成啸天不知是背痒了还是哪里疼了,坐在台阶上抓耳挠腮的,一副不修边幅的模样,两人同时摇了摇头。
说完这句话,燕开庭略想了想,哈哈大笑几声,道:“可是按照这小子的性格,只怕是去了哪里都会闹出一番动静出来,别人也很难说是找不到他。哈哈哈。”
小的时候,付明轩一直都是那种别人家孩子的存在,无论是在学识还是在修道上,都远非同龄孩童可以相比较,燕开庭比付明轩小上了一天,所以在燕开庭面前,付明轩一直以兄长自居。
得了命令的成啸天远远地就答应了一声,然后跑出了院门。
燕开庭想了想,道:“昨晚洛长苏的星光可没有进入到他的身体。”
“我给你们讲,”成啸天站在一张桌子上,指着一群受惊的客人喊道,“小爷我今儿个晚上要包场,你们现在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但一到傍晚,和*图*书全部都给我滚蛋!太阳落山之后还在这里的,就别怪我不客气!”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又是一块金子飞了过来。
向瑶冷冷地望了她一眼,声音犹若寒冰,道:“似乎,你并没有完成你的任务?”
诺翊紧咬着下唇,脸色微红,道:“他二人一直都很谨慎,特别是那付寒洲。”
“殿主。”诺翊向向瑶行了一礼,随即便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不是的!”诺翊紧咬下唇,将欲哭出来。
听见向瑶如此说,诺翊虽是心有不满,但仍是顺从地点了点头。
果然,此时在城北的雀云阁,成啸天带着一群人就闯了进去,闹得里面是一团乱遭。
看着成啸天一路小跑的身影,付明轩笑道:“这个愣头青,还挺好使唤。不过,我们还是得多加注意,他对我们的好感,来的太无缘由。”
付明轩摇了摇头,道:“我倒未觉得成啸天这人有问题,只是他极有可能被人利用当做一枚棋子。”
“嘿嘿!”成啸天不好意思地笑着,手却很诚实地拿起筷子,对着二人说:“快吃快吃,别客气,就当是自己家!”
付明轩道:“我看不像。”
“城北的雀云阁,两位兄长去了就知道了。那里的酒可是雍州数一数二的,还有姑娘,那一个个都是如花似玉,娇俏动人,就算不把玩一番,看着也是赏心悦目啊!”
翌日,燕开庭又是睡到了午时,才被付明轩在外练剑的声音吵醒。揉了一揉惺忪的睡眼,便唤来了几位侍女www.hetushu.com服侍他更衣出门。
想起昨晚宴会上出现的多宝阁慕千语,以及小有门的那四人,还有月下出现的向瑶,燕开庭怎么都觉得如今渭青也是疑点重重。
成啸天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才率领一帮人走出了雀云阁,此时,已经是晌午时分了,烈日悬挂在天边,散发着灼人光芒,成啸天微眯了一下眼睛,随后就朝城主府走去。
燕开庭翻了个白眼,也不理他。
其实,这好感并非是毫无缘由的。
说完,成啸天还故意拿出一把大刀耍了耍,摆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
夜色中,向瑶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渐渐收起了笑容,渐渐冷若冰霜。片刻之后,从樱树林里走来另一位女子,走近之后,只见是诺翊。
“你,你怎么在这里?”燕开庭一脸错愕,心想着付明轩为什么没有把这小子赶走。
特别是付明轩进了修炼门派之后,每每回到玉京城,无论是战修还是武修都是突飞猛进,让迎接他的燕开庭咋舌不已。直到燕开庭在十五岁那年偶然地与神兵泰初相结合,一举迈入了上师境界,两人之间的差距才缩小几分。
月色之下,三人的对话越来越诡异。对于向瑶这突如其来的提议,付明轩和燕开庭不由自主地就想到那件传闻。
“哦。”燕开庭冷冷地答应了一声,就走向刚练完一招式的付明轩身边,小声道:“那小子昨晚也跟我们说什么诺翊什么的,他不会和花神殿的人是一伙儿的吧?”
听见这话,刚睡醒的燕开庭似和图书乎记起了昨日宴会结束之时,成啸天拦在自己和付明轩面前所说的一番话。
“哎哟,我的小祖宗哎,你可别闹了,我这生意还做不做了!哎哎哎,你们账还没有付呢!”妇人名为殷淑,是城内好几家酒楼的老板娘,最近新开的雀云阁可谓是她最大的一笔投资。
付明轩看出了燕开庭的忧虑,付明轩道:“今晚也便和那成啸天一同去,说不准可以发现点什么出来。保持清醒,就算引蛇出洞,也要有能力逃跑才是。”
“够了够了!”殷淑捧着金子,顿时喜笑颜开。
成啸天转过头来对着燕开庭就是咧嘴一笑,没心没肺地道:“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小弟我可是要等着与二位一同饮酒呢!”
而燕开庭对付明轩的那种亲近之情,却从未有所消减。
“小祖宗,你快下来吧。”此时殷淑已是被成啸天闹得花容失色。
说完,便哈哈大笑了几声。
“别以为你的师父是正殿主就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只一次就先放过你,下一次要是再让我失望,你也别在花神殿混了!”
“这是刚刚那些被我吓跑了的人要付的账,我替他们付了,够不够?”
成啸天一跃跳下桌子,对着殷淑道:“怕什么,有小爷在,还拍没生意做!”说完,便将一块沉甸甸的金子扔给了殷淑,殷淑赶忙接住,顿时喜笑颜开起来。
“哼!”向瑶重重地哼了一声,望向诺翊,道:“付寒洲也就算了,燕开庭居然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可见你也没怎么上心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