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七十一章 好戏连台

燕开庭和付明轩均是站了起来,只见那些女子为首的一人望向了他们,随后便是一声清诧,五六个女子便向二人飞来,剑剑直指二人要害。
好戏,现在才刚刚开始。
燕开庭何尝不知道音鬼就是关键,他调到一张桌子上,找好角度就像音鬼跳去,举起泰初锤就是一个砸下,却不料音鬼突然将笛声变了个音调,顿时犹如一方巨石压在燕开庭身上,燕开庭整个人都重重地摔了下去,生生地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出来。
燕开庭和付明轩相望一眼,燕开庭道:“看来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那青衣女子一阵眩晕,却最终还是稳了下来,她的定力与忍耐力也是过人,只见她并未急着逃跑,而是从嘴中吐出一只玉哨出来,吹出一阵清亮的哨声。
他一直怀疑,这女子该是有什么宝物加身,才能具有瞬间移动的能力。
只见台上的一群舞姬舞剑舞得是越来越起劲,剑剑相交,发出阵阵铿锵之声,一道道剑光挥洒在整个大厅里,要说是一群正常舞姬,就是喝醉了的成啸天都会不信。
而此时,就在音鬼即将掏出一只玉箫出来之时,燕开庭迅速站起身来,以不可匹敌之势举起了浑身雷电缭绕的泰初锤,就与砸下去。
“不好!”付明轩心下暗惊,这是音鬼!
首先,燕开庭默念一阵咒语,先封住了自己的听识,好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起来。随后,燕开庭从芥子袋中取出一柄三寸大小的细刃,上下一甩,便变成五寸余长的双向匕首。
音鬼也是没有想到,自己竟是被一个睡趴了的酒鬼砸中了脑袋,还生生地疼着。此时,竹笛已经脱手,好巧不巧,竹笛落在了燕开庭身边。
彭的一声,那黑衣人狠狠撞在剑浪之上,被弹了出去,砸和图书在对面的墙上,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就在这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黑衣人瞬间出手,就是对着付明轩,长剑之快,可谓是招招致命,换了往日,付明轩手持一剑光寒十九州,是怎样都不会让他有机会近身,只是现在情况特殊,付明轩只能不断闪躲,两人的距离还在不断靠近。
原来音鬼手中的那支玉箫,本来最强大的功能就是张开结界。然而燕开庭何曾想到,只有对音鬼有所了解的付明轩,才会在看到那玉箫之时,一眼便认了出来。
只见一个头上缠着纱布的黑瘦男子从燕开庭他们三人原本饮酒之处出现,坐在二楼的栏杆上,手持一根看似像一根普通竹子一般的笛子,吹奏着一曲悠扬空灵的乐曲。
这哪里是剑舞,分明就是一支杀手队伍。
一道道雷光从下面蹿升出来,其中一道冷不丁地就打在黑衣人身上,顿时黑衣人就在空中翻滚了几圈,落在三楼的一道栏杆之上。
其余舞姬则是纷纷涌向了燕开庭,一时之间,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包围圈。
正趴着呼呼大睡的成啸天突然直起身子来,随手抄起一个酒壶,重重地就向音鬼的后脑勺砸去,力道之大,让音鬼当场就从二楼掉了下来,摔在了燕开庭的身边。
但付明轩何尝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此时的他已经微微有些气喘,并且耳边的叮叮作响一直没有停下过,甚是叨扰。但自小便踏上修炼之途的他有具有何等定力,只见他眉头紧皱,也停止了攻击,只是盯着那不断移动的青衣女子使劲看着,一定要找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暗处,一直在观察燕开庭两人都是冷哼一声,随后面容严峻,眼神变得更加阴鸷。
而那些银铃,就是构成和_图_书法阵的重中之重,要想破除这压制法阵,燕开庭就必须先从这些银铃下手。
付明轩放下酒杯,缓缓道:“做好准备吧。”
再看看环绕在自己身周的那一圈舞姬,手脚之上都绑着一种特殊的银铃,行动之间叮叮作响,扰乱地燕开庭难以集中精神。燕开庭甩了甩头,用力睁开眼观察着,只见这些舞姬围绕着他,显然构成了一种特殊的法阵。
“只希望那小子不会坏事!”其中一人说道。
而就当笛声停止的那一刻,所有力气都回到了身体里,刹那间精神抖擞,浑身都充满了力量,面对已经距离自己咫尺的黑衣人,付明轩快速地举起一剑光寒十九州,顿时爆发出一阵浪涛般的剑意。
放在往日,付明轩一人就足以应对这黑衣男子,只是现在被音鬼的笛声弄得浑身绵软,提不起劲儿来,那么现在的情况,就有些危急了。
“吵死了!”成啸天嘟囔一声,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见付明轩将主要注意力放在了自己身上,那白衣女子也是一鼓作气,一个转身就手持双剑,摆出了一副随时作战的状态。
只见他一个纵跃,收了泰初锤,手持双向匕首,冲上前去就随手奋力一拉,便拉出一个女子,然后另一只拿着双向匕首的手跟上去快速地就挑断了舞姬手上的银铃,然后将那舞姬带入怀里,匕首一拉,便将那舞姬的脖子瞬间划开。
本就是一袭青衣,素雅的很,而那双鞋子却甚是花哨,黑底之上,是各种复杂的繁复纹饰,仔细观看,那些纹饰分明就是一些小小法阵,而那双周边还镶嵌着绚丽宝石的布鞋,更是一种奇妙法器。
直到这时,燕开庭才重开听识,顿时只觉行动毫无阻碍,耳边也清净不少。
燕开庭微微皱hetushu.com眉,仔细观察着已经开始围绕着他高速旋转的舞姬,心想只要除去其中一个,便可以轻易破局,观察片刻,燕开庭最终决定从自己右前方开始下手。
就在这时,台上涌入了一群舞剑的女子,看那舞姬的装束,竟不像是寻常舞姬一般,都是清一色的白色紧身长衫,一点都不考虑美观。而那舞剑的招式,竟是剑剑凛厉,锋利异常。其中的一位青衣女子,风格更是明显,若是真的对仗起来,便是招招刺中要害的架势。
付明轩则是一道剑光远远化开,匹练般划向那几个飞过来的舞姬,随即高高跃起,与那领舞的白衣女子遥相站立。
下面,燕开庭手持泰初锤,喘着粗气,可以说刚刚一击已经是用尽全力。
付明轩也是被惹烦了,每一招都是狠辣凛厉,都是招招毙命。
处于其内,燕开庭顿时感觉有点不大对劲。只觉自己像是被压制了般,行动之间略有一些滞涩,就像双手双脚都被绑上了沉重的沙袋。
这样打下去,分明是要消耗付明轩的精力。
然而为时尚晚,燕开庭那一锤砸下去,就像砸在一个弹性十足的皮球之上,被一层看不见的结界猛推出来,燕开庭整个人都随着泰初锤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只见鲜血犹如喷泉一般喷洒而出,顿时将那歌姬原本雪白的纱裙染得通红。顿时,燕开庭也只觉得浑身一轻,之前的那种滞涩感消失全无。
就在青衣女子思虑着从哪个方向逃脱出去之时,付明轩人以随剑光而至,长剑又是一挥,生生地将那女子的双脚斩了下来。
还未从地上挣扎起来的燕开庭眼看着音鬼掉在了自己身边,竹笛更是滚到了自己的面前,于是望着音鬼冷笑一声,在对方惊恐的眼神当中,拿起和图书泰初锤,就像三岁孩童敲木鱼一般,轻轻在那竹笛上一敲,竹笛顿时现出裂纹,在敲一下,更是碎了一地。
就在付明轩疑惑这女子准备玩什么把戏之时,一阵悠扬的笛声瞬间响起。
但是论起道行来,音鬼此时已是接近真人。尤其是一根竹笛,更是让所有对战之人都是“闻音丧胆”。
位于上空的付明轩此时注意到,在音鬼的后方,成啸天还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似乎是对周围发生的各种事情一无所觉。
而那风格,也的的确确是多宝阁的风格。
“哼,过了我的白霓裳,看你怎么对付音鬼。”其中一人说道。
到了这里,一些想法终于坐实,虽然还未探出其深层次原因,但是在目前来看,破了这局才是最重要的。
燕开庭也注意到了坐在二楼栏杆之上的音鬼,此时,他已经感觉自己有些不大对劲了。只觉得浑身开始绵软起来,就连泰初锤拿在手里,都有些吃劲了。
躲在阴暗角落的那两人,则是各自拿了一团细棉,塞住了耳朵。
暗处,终于有了一丝笑容,浮现在两人的嘴角之上。
付明轩手持一剑光寒十九州,眼神一凛,一个纵跃之间,划出三五个弯月形剑光,就像飞箭一般以极快的速度向那青衣女子飞去,包围在其身,封住了各个方位,让那女子根本无从闪躲。
但令人意外的是,那青衣女子虽然在剑修上根本不适合付明轩是一个等级,法修也更不用说,但是她总能以一种奇怪的瞬移方式,来躲开付明轩的攻击。是以付明轩已是出了不少招数,但仍旧未能伤到她一分一毫。
只听见一声凄厉的长叫,那青衣女子喷薄的鲜血就像雨水一般飞洒而下,付明轩则是以极快的速度用一剑光寒十九州接住了那双脚,长剑轻m.hetushu•com轻一震,脚鞋分离,一双雪白玉脚就落了下去,而付明轩,则是收了那双法器布鞋。
而另一人,则是紧紧盯着付明轩,以及他双手中的那双法器布鞋。
而趴在一边的音鬼,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宝贝殒命在燕开庭的锤下。
燕开庭仍是紧闭听识,收了双刃匕首,又重新手持泰初锤,待到雷光聚集起来之后,便原地划了个半圆,顿时在他前方的一种舞姬全部飞了出去。
而在上方,付明轩则是和那青衣女子纠缠在一起,只见那青衣女子手脚之上也系着一串银铃,并且比之那些舞姬还要更多一些,行动之间声音之大,足以扰乱心神。
音鬼本来是一名门正派当中的乐修弟子,却在修炼当中另辟蹊径,最终导致走火入魔,但是由于他天资极高,偏偏把这走火入魔的一条道路也走了出来,最终由一个朗朗清清的温润少年,变成如此一个骨干瘦弱的黝黑男子。
燕开庭点了点头,喝下最后一杯酒。
付明轩此时也腾不出手来去帮扶燕开庭,只见那黑衣人又向自己冲了过来,此时速度之快,按照现在的付明轩根本无从招架。
“哼!”燕开庭重重哼了一声,目不斜视地盯着仍留在他面前想要再次攻击的舞姬。
燕开庭抄起泰初,泰初顿时膨胀到水缸大小,周身雷电缭绕,闪电霹雳,一声猛喝,对着两三个飞过来的舞女就是一个猛挥,顿时那来势汹汹的舞女就像是撞到了一个充气皮球一般,被猛然弹开。
仔细观察之后,果然,在那女子的双脚上,付明轩找出了些蛛丝马迹。
看到下面这一幕,付明轩惊道:“不可!”
就在这时,一名蒙面黑衣男子从天而降,与付明轩和燕开庭双双对视,只是感受到气息,付明轩就知道这人也是上师境界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