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九十四章 诸修汇聚

付明轩立定,望想燕开庭,道:“什么意思?”
沈伯严轻笑一声,望着她道:“你师父要杀我,难道我还要等着被他杀不是?”
付明轩解释道,燕开庭想到了前几日付明轩在渭青被洛长苏设局欲将其杀害的事情。
因为受着沈伯严的禁锢之术,小玲珑虽然满腔恨意,却无处可施,整个身子软的如同一团棉花,站也站不起来。
只见房里两人似是在商量着什么,无忌真人拿出一个芥子袋,递给白秋亭,白秋亭接过袋子,眼中有些疑惑。
燕开庭转过身去,狡黠一笑,问:“都是首座弟子,你与沈容照还有这白秋亭谁更厉害?”
“元会门中,沈容照成为首座弟子时间虽是最长,但仍有不少人觊觎那个位子,遇到这些事情,也是正常。往往在背后设局的,定是十分了解沈容照的人。”
付明轩长叹一口气,道:“我也不甚明白,昨日我的小师叔也突然现身在玉京。”
付明轩微微一笑,道:“飞刀会本身不厉害,厉害的是飞刀会身后的人。”
在他的身后,付明轩身周散发着一片幽幽青光,将燕开庭和付明轩都包围在了其中。
白秋亭攥着芥子袋,对着无忌真人行了一礼,道:“秋亭定不辱师命!”
说着,付明轩指一指方才提到的无忌真人。
沈伯严站起身来,走到了她的面前蹲下,伸出手捏住了小玲珑那张稚嫩的脸,轻笑一声,又轻轻甩开。
沈伯严淡淡地道,小玲珑却是稍愣一下,随即又恢复到方才恨hetushu.com恶神态,因为受着禁锢之术,却是连话也说不出来。
“并且,这无忌真人护犊心切,从不让这白秋亭到一些凡俗之地历练,每次都是亲自选定一处秘境或者仙山什么的,让白秋亭去。所以这一次我也很意外,没想到竟然在玉京城内看到他。”
“小有门的天才人物?!”
“诸生门无忌真人,你就叫我们这么毫无准备的就来了?”
无忌真人点了点头,伸出手来在白秋亭头上摸了一摸,微微一叹,便踱步站在窗前,眼神飘向了远方的黑暗深处。
没想到燕开庭也学会卖关子了,付明轩转过身来用手中画笔敲了一下燕开庭的脑袋。
“哦?还有如此秘辛,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两人走在西街上,燕开庭问:“明轩,你们小有门只来了你一个人么?”
无忌真人皱眉摇了摇头,道:“你师伯修为虽高,但是对于这俗世事务,却是一窍不通。这些年来,他屡次闭关,不过也就是为了少点叨扰而已。”
“你说你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拿你我本无冤仇,为何见你如此恨我?”
落地的刹那荷包变得如人一般大小,沈伯严伸出手指往下一划,荷包顿时打开,露出了里面的小玲珑。
付明轩轻笑一声,道:“四大门派中这早已不是什么秘辛,无忌真人早年外出游历,与一女子相恋之后,便带回了白秋亭。这白秋亭虽已二十五岁,但是论起修为来,与你是不相上下。”
“对,就是元和图书籍真人。”
燕开庭也是不言语,心下略一思忖,便觉得其中事情并不简单。
付明轩眉头微皱,心想能够伤到沈容照的人,若不是真人级别的高手,也应当是一些颇有修为的杀手团队合作,围剿他一人。
“诸生门?”
付明轩盯着房内的两道身影,恨不得把燕开庭的脑袋敲开花。
说完,两人便又仔细观察着屋内情况。
叶塘园是西街一家酒楼专门招待外乡人的庭院,种满了各种珍奇异树,常年翠绿一片,绿树掩隐之中,还建有一潭潭人工小湖,漂满了风荷叶子,时不时还冒出几点粉红嫩荷出来,小的时候,两人常常跑去那些地方,跟一些外乡人厮混在一起。
“哦?”
“你还学会卖关子了?”
付明轩所指的是房内一道高大身影,看上去不过四十岁左右,一身靛蓝长衫,身姿挺拔瘦削,眉目间透着一股英气,只是一头五黑长发的发梢,泛着一片银白。
付明轩微叹一口气,二人就踩着清冷的月光,向各自府上走去。
“小师叔?”
燕开庭昨日去凉风阁的路上,看见了这个头发有些奇怪的外乡人,本来以为只是一位外出游历的普通高手,便想着拉付明轩来瞧瞧这人的动静,没想到,这人竟然是诸生门的真人!
付明轩身周漂浮的那层幽幽青光,实际上是为了屏蔽二人的气息所设置的一层屏障,饶是真人,也得费上一番心思,才能发现青光里的踪影。
“师父,这?”
付明轩笑了笑,道:“你和*图*书知道的还挺多,不过我这小师叔,名气的确够大的。”
夜晚,清冷的月光将玉京染上了一层银白,伴山园的假山在月色中投下一片暗影,伏低了身子的燕开庭蹲在阴影里,仔细观察着伴山园中客房里的两个身影。
“若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以前见过你。”
如今,四大门派当中,已有三派在玉京现身,来得都还是一些核心人物,多说此时玉京还像表面上那样风平浪静的话,那么底下定是暗流汹涌。
与付明轩说定后,燕开庭便离开了付府,就欲前往凉风阁去,还未走出几步,就听见付明轩在身后冷冷道:“还是少喝一点为好。”
燕开庭挠了挠头,嗫嚅道:“这一喝酒,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了。”
燕开庭道:“近日来,玉京城中外来客是越来越多,什么飞刀会暂且不讲,我今晚带你去一处地方,你见一见,便知道我的意思了。”
“昨日傍晚时分,在凉风阁,似乎有人追杀他,看到他时,他已经中了毒。”
燕开庭沉吟片刻,问道:“你小师叔什么都没与你说?”
噌的一声,一缕白色光芒飞入小玲珑额间,顿时她只觉得浑身一轻,所有力量都回了过来,只是双手双脚仍然是绵软无力,所以堪堪坐了起来,望着沈伯严道:“你杀了我师父,我当然恨你!”
燕开庭点点头,道:“我昨天遇见沈容照了。”
似是猜到付明轩心中所讲,燕开庭思索片刻,道:“据说是个叫什么飞刀会的组织,沈容照刚巧遇见我和*图*书,我便去会了会那些人,也没见他们有多厉害,还抓了一个活口送给了沈容照。”
燕开庭观察着那人的模样,差不多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也是一袭靛蓝长衫,腰佩玄铁长剑。只是比起身旁的无忌真人,他的气质略显稚嫩,眼神之中,竟透着一股不谙世事的神色。
白秋亭略一沉吟,道:“就连师伯也压不住他们么?”
燕开庭傻笑一声,道:“你还记得西街的叶塘园么?到时候你便在那里等我。”
燕开庭走了上去,道:“你还是这样,日日只画眼睛。也不知道你画这些个有什么意思?”
付明轩摆了摆头,笑道:“方才做完画后,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就没有控制好心神,入了定。不是你在后面说话,恐怕我还要在里面待上一阵。”
玉京城内,黑水河上,一艘画舫漂浮在粼粼月色之下,画舫上无白日一般喧闹,却有着和夜一般的宁静,其中的一个上等厢房内,一位白衣少女将一盏香烛点燃,顿时,犹如空谷幽兰一般静谧的香气充斥在整个房间。
付明轩压低了声音,指着无忌真人旁边的一个略低几分,身材矫健的年轻身影道:“那个,是诸生门的首座弟子,白秋亭。”
燕开庭点了点头,就往前走去。
而远远看去,这青光竟是融入到了夜色之中,毫无颜色和光芒。
燕开庭沉吟片刻,道:“明轩,你有没有觉得,玉京城近段时间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燕开庭摇了摇头,道:“四大门派当中三派已经在这里现了身,刚和*图*书刚那个什么诸生门的首座弟子一看便是在玉京有重要任务,可是这玉京除了平时做做生意,被花神殿多宝阁惦记惦记,你们这些门派内的修道人士,一向是看不上的?也不知为何,近些天我总是有些心慌。”
付明轩摇了摇头,道:“可能是时候未到吧。总之,玉京最近与以往已是不同了,你平常行事还是要多加小心才是,昨晚沈容照那件事,你有些鲁莽了,能伤到沈容照的人,伤你也不在话下,昨晚算是你运气好。”
“你怎么了?入定了吗?”燕开庭有些惊讶付明轩反常的表现,问道。
付明轩微微一愣,方才他显然入了定,并没有察觉到从后方走来的燕开庭。
无忌真人淡淡道:“本来为师还要在玉京待上一段日子,但是昨日接到你师伯的密令,门内已经知道我来了这里,得尽快回去,否则那一帮子人,不知道又闹出什么乱子来。”
白衣少女无声退下,独留沈伯严一人坐在厢房内,细细品茶。
就在茶杯放下的那一刻,整个厢房内升起一道如水一般波动的屏障,将里外彻底隔绝,随后,沈伯严从芥子袋里掏出一个绣花荷包,往面前一扔。
付明轩没有任何表态,只是反问一句,“怎么说?”
付明轩笑了一声,道:“且不说我与沈容照,这白秋亭能坐上首座弟子的位置,还不多亏了他的老爹。”
暗处,燕开庭和付明轩二人借着付明轩的青光屏障缓缓退出了叶塘园,出了园子,付明轩的眉头便紧紧皱在了一起。
“哦?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