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登浮图

第一百四十二章 缱绻殇

付明轩的话语刚落,燕开庭便头也不回地冲向了萧庭院,片刻之后就消失在了付明轩的视野当中。
他回来了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谢无想,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燕兄,那是小有门所在的主峰吗?”殷泽指着飞灵峰,问道。
“别!别!”燕开庭突然想到了昨晚夜里付明轩说的话,赶忙制止住了殷泽,道:“今日不吃狍子,以后也不吃了,对了,你们俩过来,我有东西要赠与你们!”
“萧然师兄,萧然师兄!!”
只是他心中一直牵挂着的谢无想,却从未现身过。
“哼,真的吗?”燕开庭冷哼一声,道:“那你有为何如此心虚,还交代殷泽不要泄露你的行踪,谢无想,我问你,你究竟在害怕些什么?”
孟尔雅此时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就那样安静地躺着,就像是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一样,但是在燕开庭的感知当中,孟尔雅的气息已经微弱到了几乎察觉不到的地步,灵魂之泉已经是快要干涸。
燕开庭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孟尔雅这么快就醒了,便跟着以冬一路小跑会到萧庭院,走进孟尔雅的厢房,孟尔雅正半坐在床上,旁边站着殷泽正为她倒着一杯热茶。
“你现在已经是上师三重境了,在门内弟子当中也属于实力高强的了,但仍然不能掉以轻心。”
燕开庭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动作有些无礼,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付明轩望过来,道:“你还记得三长老吗?就是风道真人?”
“我介意。”谢无想斩钉截铁地道:“我有着我自己的使命,你有着你自己的修炼道路,我们根本就不能有任何相交点,你明白吗?”
做完这一切后,燕开庭走出房门,只见以冬和殷泽站在院子当中,望着自己。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燕开庭又问:“那孟尔雅呢?她怎么样了?!”
燕开庭笑着摸了摸脑袋,道:“经过这些事情,觉得自己也足够成为核心弟子了吧,哈哈!”
谢无想看着燕开庭那张满是孩子气却异常坚定的面容,叹息一声,将燕开庭抓着自己的手挣脱开来,道:“萧然弟子。”
燕开庭拍了拍付明轩的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只觉得在付明轩的肩上承受了太多的重担,多么希望自己也可以帮他分担一些。
付明轩走后,燕开庭回到自己的厢房,入定修炼一番,就细细思索着付明轩所说的话。
认真听着付明轩讲述着,燕开庭不断点着头。
“尔雅!!”
谢无想转过身去,道:“今日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希望你能够明白我的意思。萧然弟子的情意,无想收下了,但还请萧然弟子能够早日斩断情思,专心自己的修炼……”
一阵摸索之后,无忧尊者手上发力,便将孟尔雅从那紫光中带了出来,将孟尔雅抱在怀中,无忧尊者飞向人群中央。
第二日,燕开庭方才醒来,就听见门外一阵喧闹。
这紫色光芒弥漫了整个天际,将妖神残留下的红光一点一点全部吞噬干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才渐渐消散。
转身之后,付明轩发现燕开庭站在院中,正望着自己。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以冬,你先出去吧,我想和她单独待一待。”
这消息一出,顿时整个小有门都炸开了锅,弟子们分分又开始了疯狂修炼的模式,将前不久才发生额妖神一事忘到了脑后。
“还有,”走到门口时,付明轩的声音再次传到谢无想的耳里,“希望无想仙子能够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身份,与萧然弟子,还是得保持一段距离。”
“付首座。”谢无想向付明轩行了一礼,然而付明轩却是并没有回应他,只是用一双冰冷的眼睛望着谢无想。
付明轩冷哼一声,道:“我的使命,还用你来告诉我吗?”
殷泽冲着燕开庭道:“燕兄!我昨夜迈过了上师第一重境‘离’境了!!以冬也在今天早上正式迈过了上师境界!”
付明轩的视野当中,冰灵正载着燕开庭和殷泽迅速向飞灵峰飞来,自己一早便有感应,就在此地候着了。
“尔雅,这是我从雪乡之中带回来的,想必对你应是有些作用。我对不起你,让你独自一人面临这么大的危险。”
“记住,参加建木大会之前必须得突破真人境界,才能登上榜单,你我现在已经是高阶上师,还需努一把力才是。”
燕开庭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跟着跑了过去,跑着跑着,远远地就看见谢无想落入了付明轩的院落当中,一道无形屏障升起,燕开庭变什么也感知不到了。
说完,无忧尊者就转身缓缓走出人群,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当中。
尚元悯在两个弟子的搀扶下到小有门的大殿之内开始养伤,这段时间他应该不会怎么回去落英峰,而是住在飞灵峰。
“什么正视自己?你又懂我吗?我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罢了!”和*图*书
以冬摇了摇头,道:“没事,只是这位小公子说他要住在小庭院,这段时间萧庭院一直是我和尔雅一起管理,我就想着给他收拾一间客房出来。”
“得神通者均可自号,然而惟有浮图榜上显示的才得到公认。此世界亿万修士中得以上榜者不过一千一百三十一人而已。”
“萧庭院。”
“嗯!真的!”
若是要登上浮图榜的话,自己就必须成为这世界前一千多人,这种高度,燕开庭从来都没有想象过。那会是个什么样的高度呢?燕开庭想象着,不知不觉,便入了定,进入到了修炼当中。
“您的手……”付明轩道。
难道,妖神被打败了吗?
“你看,我用了那么多,还是满满一箱,你挑选几个戴在身上,以免万一。”
是不是,付明轩也会前来探望他们,为孟尔雅带了一些疗伤的药剂,与燕开庭对饮聊天,这种日子,燕开庭真的希望可以永远地持续下去。
谢无想身影微微一怔,但丝毫不停脚下的步伐,走了两步,就欲飞升上天。只不过就是在升天的那一刹那,谢无想感到一只温暖有力的大手抓在了自己的臂膀之上,将她生生扯了回来。
在与妖神的对峙当中,付明轩就已经感受到了燕开庭将自己所设立的屏障打破,好在妖神已经落入了灵魂消磨法阵当中,这一次小有门的劫难,也告一段落。
只是孟尔雅现在这种状态,让付明轩怎么向燕开庭交代呢?
望着日思夜想的谢无想,燕开庭居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在谢无想微微惊讶的眼神当中,燕开庭挤出了一句话:“你……还好么?”
“真的?!”
孟尔雅苏醒的消息传到了付明轩的耳里,一日夜里,付明轩前来拜访孟尔雅,站在孟尔雅的窗前,付明轩微笑着看着她,那是旁人从未见过的温柔微笑。
这一次,燕开庭却没了那种着急的情绪,自己在雪乡之中的一番历练,已然让自己成为了高阶上师,想必进入核心弟子应是不会有什么问题。此时他就想呆在萧庭院当中,照顾照顾孟尔雅,与殷泽,以冬,冰灵玩耍嬉闹几番,已是足够畅快。
“付首座。”孟尔雅坐起身来,朝他点了点头。
付明轩收起灵魂珠子,望着燕开庭语重心长地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建木大会吗?”
“那今日我们便好好庆祝一番!”燕开庭笑道。
“尊者!!”谢无想一愣,阻止道:“灵魂消磨法阵会将您的灵魂也磨损的,不可!!”
冰灵嗷呜一声,发出一声吼叫,随后便加快了速度,朝着飞灵峰飞去。
谢无想没有说话,就朝前走去,没走几步,却又被燕开庭拦住。
“她的灵魂……没有了么?”燕开庭喃喃道。
走出房外,发现殷泽和以冬两人在院子中央高兴地跳来跳去,燕开庭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这么开心?”
在燕开庭的视野当中,此时飞灵峰上方没有一丝红色光芒,清晨的雾气缭绕着山峰,白云在其上缓缓流转着,根本看不见有一丝红光。
“让开!!”
付明轩点了点头,喝了一口酒,道:“是啊,我也没想到,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她,只能是好好照顾她的家人。”
“听说孟尔雅救了你?”燕开庭道。
付明轩叹息一声,道:“你本散修,以前也都呆在雍州地界,没听说过也是正常。其实,建木大会就是修道界的一个终极比试,强者参加建木大会后,名字自动登上浮图榜,偶尔有没在大会上露面,或者隐藏身份露面的强者,也会在榜上爆出来的。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秘境,但是部分秘境探索需要榜单资格,比如说我们玉京秘境。”
说完,谢无想便与燕开庭擦肩而过,根本就不望燕开庭一眼。
“南霜师兄,你醒一醒,醒一醒啊!!”
至于孟尔雅身上的伤,燕开庭又拿出一颗用于疗伤的灵魂珠子让她吸入,在燕开庭的感知当中,孟尔雅的肉体情况就要好了一些。
但是少年的情愫,就是那样纯真与冲动,他可以为了谢无想不顾生命,又怎么会在意这些教条呢?
以冬望着燕开庭,一边喘气一边大笑,道:“尔雅她,尔雅她醒了!!”
那孟尔雅现在怎么样了?!
对于殷泽来说,他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一介散修,终有一日也会来到小有门,心中顿时就感慨起来。
谢无想深吸一口气,道:“你知道我只是一个被青华君造出来,没有灵魂的傀儡,我们身份悬殊,有些事情,并不适合。”
“冰灵!快一些,再快一些!”
谢无想抬起头来,也不看燕开庭,只是点了点头,道:“还好,多谢挂念。”
付明轩抱着孟尔雅,身边跟着以冬,便朝着萧庭院走去。
“尔雅!!”
两人走到燕开庭跟前,燕开庭直接取出了自己那一箱子灵魂珠子,道:“就是这个,你们两人一m•hetushu•com人选择两颗吧!”
付明轩苦笑道:“其实若不是当初封印妖神时风道真人受伤伤得太重,根基遭到损害,现在早就应该是尊者了。唉,只是如今他却不得不用一些邪术维持自己的修为。”
孟尔雅现在虽是说不出话来,但望向燕开庭的眼神无限温柔,泪光就闪烁在双眼之间。
在守护的同时,长老们也为叶南霜的灵魂进行了超度之法,好让他能够安心地去。
“以冬……?”燕开庭有些不确定以冬的名字,只见以冬点了点头,道:“太好了,萧然师兄能够回来,想必尔雅也会心有所感,早日醒来的吧。”
谢无想轻轻吐出一句,内心却已经是波浪滔天。
燕开庭疑惑地看向殷泽,原本带他来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着既然出来了便一同回来,但不知道殷泽为何要在萧庭院住下了。
孟尔雅点了点头,一手擦干了眼泪,望着叶南霜的表情突然就变得严肃起来。
燕开庭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付明轩:“邪术?”
走在返回萧庭院的路上,燕开庭正回味着谢无想那被自己扰乱了心神复杂的表情,没想到以冬就一路向自己跑来,气喘吁吁的样子好像有什么急事一般。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是飞灵峰。”
谢无想低着头道:“我知道付首座并不想见到我,但是如今劫难已然过去,付首座就应当再次肩负起你的使命。”
燕开庭一愣站定在原地,道:“怎么了?”
以冬答应了一声,就转身走出厢房将房门关好。等到以冬走后,燕开庭便取出储物戒中的木箱,选择了一颗通体散发莹莹蓝光的灵魂珠子,然后拿出孟尔雅的手,将这颗珠子放在了孟尔雅的手上。
燕开庭傻笑着摸了摸头,不好意思地道:“知道了!”
付明轩朝着燕开庭一笑,道:“事情刚忙完就来看她了,夜深不想打扰你们休息。”
无忧尊者摇了摇头,道:“无妨。她的灵魂已经研磨地差不多了,只剩下了一丝一缕,定要好好保护才是,只有这样,她才能会有醒过来的一天。结界耗损了我太多灵力,等妖神彻底被研磨完毕后,我就要入关。”
“哼。”付明轩又是一声冷哼,转过身去就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头也不回地道:“还请无想仙子请回吧,恕在下无礼,近段时间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你。”
“真的?”燕开庭睁大了眼睛,道:“这么巧吗?”
殷泽眼中闪烁着兴奋地光芒,点了点头,道:“好的!我现在就去山上打一只狍子回来!!”
直到看到孟尔雅的脸色稍微红润了一些,燕开庭的脸上才绽放出一丝笑容。
“她唤醒了叶南霜的灵魂,与他一同坠落到了灵魂消磨法阵当中,现在已经被研磨掉了大部分灵魂……”
地上,燕开庭仰头看着谢无想的身影,即是难以抑制的开心,却也掺杂着些许无奈,他又何尝不知,自己与谢无想的身份悬殊,怎能随便产生儿女私情呢?
“怎么了??”付明轩也来了兴致,不知道燕开庭葫芦里再买什么药。
“胡话。”
无论是无忧尊者,还是在场的众长老,真人,弟子们,都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没想到孟尔雅居然抱着如此必死的决心,与妖神一同跌落在了法阵之中。
谢无想飞到半空中,之感到喉咙一阵发涩,鼻尖有着微酸的感觉,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一滴眼泪便从眼角划过脸颊,掉落在了暗夜之中,化作晶莹的一点。
一切都好像是恢复到了以前的日子,只是燕开庭有时会坐在暗夜的庭园之中,抬头看着天空,看着那空中的庭院和皎洁月色。
燕开庭道:“当然记得!!差一点就死在他的手里了!!”
“不!!谁说你没有灵魂的!”
谢无想听了,向着付明轩微微躬身,就朝着院外走去。
萧庭院中,一下子也变得热闹起来。以冬早就搬到了萧庭院与孟尔雅同住,一直照顾着孟尔雅,而殷泽的到来,也为萧庭院添上了一丝活力,燕开庭则是每日必去孟尔雅的厢房查看她,为她送去一些必要的灵魂之力,如此半月之后,孟尔雅的气息竟然回来了大半分。
众弟子们渐渐散去,留下了几个长老守护在法阵周围,完全研磨掉妖神的灵魂需要整整三天三夜的时间,需要人日夜守护在其左右。于是长老们便约定好轮流守护,这三天三夜,一定要守得密不透风。
然而谢无想走出院外没多久,只见一道身影从旁边的林子闪了出来,赫然就是一直在路上等待他的燕开庭。
穿越在重重云层当中,燕开庭心急如焚,生怕自己看到了害怕看见的场面,但是坚定不移的决心又让他拼了命地要赶回去,终于,在第一缕曙光升起时,燕开庭看到了飞灵峰那磅礴的山影。
付明轩摆了摆手,示意她不必多礼,道:“你那日救了我一命和图书,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只有好生对待你的母亲和幼弟,他们在付府中,已经享受了宾客的待遇,你且放心。”
燕开庭眼睛渐渐睁大,道:“她在那里?”
面对付明轩这种态度,谢无想却是毫不为之所动,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道:“无想也只是担心付首座事务繁忙,忘了而已。”
只是灵魂珠子当中的灵魂之力足够强大,但是在自身没有灵魂的状态下,也起不了起死回生的作用,只能在灵魂之力的温润疗养下,孟尔雅自身慢慢修补灵魂,才是最终的解决办法。
付明轩也只觉得喉咙一整哽咽,但仍是不为所动,扶起以冬,他将以冬抱进了怀中。
付明轩又道:“这世界有四大君,分别是元会门的厌离君,小有门青华君,诸生门布天君,星极门北辰君。尊者则有二十七人,四大门派中有十位,七中势力有十二位,还有五人独行。余者为得大神通真人,就是能登上浮图榜的。以下真人不过万,上师数十万,我们的世界,不过就是如此而已。”
燕开庭一边说着,一边催动法力将珠子上的灵魂之力推入道孟尔雅的体内,渐渐地,珠子的光芒渐渐变淡,所有的灵魂之力都被孟尔雅的身体所吸收。
要是有一天可以的话,燕开庭真想再次回到雪乡,看望一下她们。
“哦?我门中还有其余尊者?”燕开庭一直以为在小有门中,就只有无忧尊者一名新晋尊者。
而在另一边,燕开庭冲进萧庭院当中,推开孟尔雅的厢房,只见面前站着一位女子,在他的猛然推门时,吓得手中的湿布掉在了地上。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只有门内的核心弟子才有这个资格去参加,你一定要成为核心弟子知道吗?如今建木大会召开在即,这也是为什么门内如此着急举办弟子考核大会的原因。”
付明轩站起身来,道:“时候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提到孟尔雅,付明轩的面容就沉了下来,燕开庭便知道孟尔雅已经出事了。
燕开庭也是一愣,没想到谢无想对自己还是这么高冷,便道:“不谢,你最近……还好吗?”
“尔雅还受了妖神的一掌之力,现在五脏六腑都有一些损伤……”以冬在一旁说着,“就连丹药,在这种情况下都不起作用了呢。”
“你没事吧?!妖神呢?”
“那你呢?!”谢无想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燕开庭打断,燕开庭好似生气了一般,走到谢无想面前,直直地望着她道:“那你呢?!为什么不肯正视自己的感情?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曾经去翡翠山找过我吗?!”
狍子肉已经被两人分食干净,酒也吃得差不多了,燕开庭送付明轩走到门口,付明轩转身笑道:“你呀,以后少让殷泽在后山打狍子,飞灵山的生灵们都是有灵气的,可别伤了殷泽的道心。”
“明轩!!”刚落地,燕开庭就奔向付明轩,将他一把拥入怀中。
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究竟用什么迷惑了燕开庭,叫自己的兄弟可以不顾性命地去救她,在他眼中,谢无想就是再美,也只是一具被创造出来的躯体罢了。
无忧尊者缓缓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挥手之间,就将谢无想推到了一边。
燕开庭点了点头,就欲说话,但只听见付明轩叹息了一声。
她真的去寻找了自己吗?是因为自己救了她的命,还是因为自己所说的那些话?还是她对自己也有那么一丝情愫呢?
“你好好休息,这个是元籍真人赐予你的。喝了之后,便与你的伤势恢复。”说完,付明轩就将一瓶琼浆放在了孟尔雅的床头,便退出房外,将门轻轻关上。
谢无想微微一愣,随即又恢复清明神情,向着燕开庭微微低头,道:“前日之事,多谢萧然弟子。”
就像燕开庭是怎样落入到那个世界的,谁也不能解释清楚。
燕开庭走上前去,坐在了孟尔雅身边,道:“你要快快好起来,一定哦。”
“怎么了?”燕开庭问道。
就只看见燕开庭从背后拿出一整只烤狍子出来,还提着一大壶酒,道:“要不,留下来畅饮一番,如何?”
燕开庭点头道:“如此便好。”
殷泽点了点头,这段日子和燕开庭相处下来,他已经将燕开庭的习性和性格都摸得七七八八了,照顾他自然不是一件难事。飞灵峰这个地方他也是第一次来,与燕开庭待在一起也是好的。
孟尔雅点了点头,燕开庭上前拥抱了一下她。
看着焦急的燕开庭,付明轩笑道:“妖神已经落入了法阵之中,三日后便可将其彻底消灭。”
只见无忧尊者探进入紫光的那只手已经被烧灼的焦黑,孟尔雅就像是睡着了一般,躺在无忧尊者的怀里。
孟尔雅抬起头来,看向此时的妖神,他的面容终于又变回了那时的叶南霜。
燕开庭闪现到了谢无想身前,望着她的眼睛道:“你从来未曾看见m.hetushu.com过自己的眼睛,但是我能看见,你早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灵魂,只不过自己还不知道罢了。”
付明轩笑着走了过来,与燕开庭走到庭院中的青石桌旁边坐下,两人便就这那烤狍子肉,和那一壶清酒,就在院中畅饮了起来。
“尔雅她……早就抱着这样的决心吧……”
“我不管,总之你一天不接受我,我就永远等着,直到你想明白了的那一天。”
如此按照燕开庭的描述,那地方也许真的就是一个独立的世界,翡翠山就是连接两个世界的通道,至于是怎样连接起来的,怕是谁也说不清了。
孟尔雅朝着付明轩低了低头,以表示谢意,付明轩走到她的面前,道:“叶南霜的灵魂已然超度,想必他也可以安心的去了,这一点你且放心。”
付明轩转过头来,道:“这段日子,谢谢你了。”
迈着沉稳的步子,无忧尊者走向那法阵中央,此时,法阵中央仍然孕育着一团十分浓郁的紫色光团,其间可隐隐看见两人的身影,只见无忧尊者站在那紫光旁边,伸出手来,就探了进去。
付明轩哈哈大笑几声,道:“有何不可?”
这一次,燕开庭却是不再阻拦,因为他已经感受到了,谢无想的心中,有些东西已然悄悄开始融化了。
妖神眼睛蓦地圆睁,这名字他曾是听说过的,那一日与燕开庭一战之时,燕开庭便是以这人的名字来搅乱他的心神。
说着,孟尔雅竟然抬起头来,就吻在了妖神的唇上。
付明轩长叹一声,望向了天边的云海,此时,燕开庭应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吧。
“真的!萧然师兄!!”以冬朝着燕开庭甜甜地笑着,燕开庭心想,若是孟尔雅没有受伤的话,现在也应该离上师不远了吧。
谢无想转身便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心里的情绪就像水中纠缠着的水草一般,十分复杂
以冬此时已经是泪流满面,冲到付明轩面前,哭求道:“付首座,你救救尔雅,请救救尔雅!!”
“真的?!”燕开庭欢呼一声,想不到自己赶来竟然得知了这样一个好消息!
直到谢无想走到了自己的身后,燕开庭才蓦地回过神来,转身便叫了一声:“无想!!”
“当真是好东西!”付明轩拿着一颗珠子在手中仔细观看着,其实他看中的不仅仅是其中的灵魂之力,并且还想通过这灵魂珠子窥探到燕开庭所说的那个世界,在燕开庭讲述之前,付明轩一直以为那是一个秘境。
谢无想将头转向一边,极力掩饰自己又是喜悦又是悲伤无奈的表情,没有回燕开庭一句话,而是缓缓转身,飞身上天。
付明轩沉思片刻,道:“现在门内有些事情还需要我的调度,可能暂时无法照顾道庭哥儿,若是你方便,就先在他那个萧庭院里住下,代我照顾他和孟尔雅一阵子。”
“怎么了?”燕开庭问道。
仿佛是看出了燕开庭的疑惑,殷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付首座说了,叫我这几日还是照顾照顾你。”
“尔雅……”叶南霜的黑发在夜色之下随风飘扬,望着怀中的孟尔雅。
一日夜里,燕开庭刚刚入睡,眼睛比安猛地睁开,好似感应到了什么一般,便像一阵风似的冲出了萧庭院,只见从空中庭院之上缓缓落下一个人影,想也不用想,那定是谢无想。
说完这句话后,无忧尊者转身看向正被两名自己搀扶着的尚元悯道:“你且好生休养着,这段时间门内的一切事物,都由你来负责,无想仙子会助你一臂之力!”
接近飞灵峰的刹那,燕开庭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悬崖边,迎风而立,好似在等候着自己的归来。
两人又聊了一些门中安排的后事,付明轩突然道:“弟子考核大会准备好了吗?”
以冬点了点头,道:“已经被那灵魂消磨法阵研磨地差不多了……”
燕开庭笑道:“那你还不过来?!”
这是孟尔雅醒来后第一次听到叶南霜的名字,只见她微微一怔,随即就露出一个释怀和欣慰的微笑来。
随后,燕开庭就将自己在雪乡中所经历的一切以及怎么回到这个世界的事情全部向付明轩讲了一遍,还将自己储物戒中的灵魂珠子拿了出来,摆在付明轩的面前。
付明轩微叹一声,身后的殷泽小心翼翼地道:“付首座。”
妖神的眼睛顿时猛地睁大,只感到一阵温润的感觉从唇上传来,自己高高扬起准备再给孟尔雅一击的手缓缓放下,体内叶南霜的灵魂终于爆发,妖神仰头爆发出一声歇斯里地的呼叫。
望着眼前的谢无想,付明轩心中是生不起一点好赶来。
“我就不让!!你一天不正视自己,我就每日思念着你,一见到你就会像今天这般缠住你,一辈子都缠住你!!”
此时,叶南霜的双眼紧闭,好似完全没有了力气,任由着孟尔雅摆布。孟尔雅清诧一声,抱着他一个转身,两人便一同www.hetushu.com向着法阵坠去!
接下来的几天,小有门慢慢恢复着以前的秩序,无忧尊者闭关之后,便一直是元籍真人代他打理门内的事务,付明轩则是在尚元悯的安排之下,整顿着门内的一些重要事项。在经过了三天三夜不间断的守护之中,妖神的灵魂终于在法阵当中湮灭殆尽,与之一起消失的,还有叶南霜的灵魂。
“这样啊~”燕开庭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疑问,道:“这个建木大会究竟是为了什么?我还是有些不明白。”
低下头来,妖神那双血色之眼的红色渐渐褪去,连脸上的红色妆容也减淡几分,褪去了所有的邪魅之色。此时的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清润的少年,没有丝毫的邪恶气息。
谢无想一愣,随即自嘲的笑了笑,道:“然后呢?那又怎样?不过是看在你就我的情分上罢了……”
“你?!”谢无想回头,有些气愤地看向燕开庭。
怀中的孟尔雅,脸色苍白的仿若一张白纸,靠着最后一丝气息续着命,她的灵魂已经被研磨地差不多了,是以肉身才会变得如此不正常的轻盈。这一个夜晚,若是没有孟尔雅,还指不定妖神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付明轩笑了笑,道:“当然了,二长老洛水尊者,一向不爱露面,其实在妖神大战时,他一直在后方做着有力的支撑,那灵魂消磨法阵就是出自他与大长老之手,还有六长老清微尊者,只不过清微尊者生性放荡不羁,一直都在门外游走,不怎么回门内,也不收弟子。”
众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着两人一起落入到了法阵之中,法阵顿时有了感应,爆发出一声响彻天际的轰鸣声,顿时浓郁的紫光冲天而起,将两人完全吞没!!
付明轩伸出手来,将孟尔雅接过,此时的孟尔雅,变得十分轻盈,那是一种不正常的轻盈,付明轩感觉自己怀抱中所抱的不是一副肉身躯体,而是一片羽毛。
半月过后,无忧尊者闭关出来,便颁布了弟子考核大会将在半月之后举办的消息。
萦绕在萧庭院周围的那团朦朦青光,变得前所未有的浓郁。
燕开庭点了点头,就朝着睡在床上的孟尔雅走去。
“寒州,她救了你一命,此时便将她交付与你。”无忧尊者缓缓道。
燕开庭望着孟尔雅,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一直没有说话。
“萧然师兄?”
看着燕开庭那一箱灵魂珠子,付明轩也感到惊讶起来,这个不是寻常宝贝,完全就是无价之宝,就是一向心静的付明轩也忍不住挑选了几个。
这名女弟子燕开庭是认得的,他从前就知道孟尔雅与她交好,看来如今也是她一直在照顾着孟尔雅。
燕开庭咧开嘴笑着,道:“我也没做什么,反正我这边的灵魂珠子多,嘿嘿。”
“无想,我……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
“公子!”孟尔雅身体还很脆弱,叫出这一声之后便是一阵咳嗽,以冬赶忙走上前去拍了拍她的背,道:“真是太好了,萧然师兄每日来看你,为你疗伤,终于是起到作用了。”
殷泽笑了笑,道:“不用,都是在下应该的,不知道现在有什么在下可以帮到的地方,还请付首座但说无妨。”
“孟弟子!!”
燕开庭一脸无语,付明轩完全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小少爷了,自己其实早就不用别人来照顾了。但既然殷泽来都来了,便就让他住下,毕竟这几日,两人之间也很是熟络。
面对燕开庭的蛮横与不讲理,谢无想一时之间尽是哭笑不得,已经是尽力在装出一副毫无表情不为所动的模样了。
燕开庭一愣,细细思索了一番,道:“还记得。”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隐藏在天上云层之后,也有那么一双眼睛,也在看着他。那双眼睛褪去了所有的清冷之光,只在这一刻变得缱绻温柔起来。
燕开庭一愣,道:“没关系,我从来都不介意……”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如今妖神的事情结束,针对风道真人的铲除行动,又要开始了。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你我都得抓紧修炼了。”
众人只听见了无忧尊者的一声叹息,随后,无忧尊者在众人的目光之下缓缓想那法阵走去!!
“我……”面对着谢无想说出的这一番话,燕开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南霜师兄……”孟尔雅眼中噙满了泪水,早是泪眼朦胧。
燕开庭笑着点了点头,双手背在身后,望着付明轩的表情就有些坏坏的。
谢无想怔了怔,道了一声:“如您所愿。”便走出院外。
每次一提到雪乡,燕开庭不禁又怀念起安来,也不知道她现在一个人在那边生活的怎样,全长大了吗?安有没有好好照顾她呢?会不会孤单呢?
殷泽和以冬疑惑地相视一眼,什么东西?
“嗯?”燕开庭睁大了眼睛,望着谢无想。
叶南霜脸上露出了悲哀神色,却又掺杂着几分释怀的喜悦,道:“尔雅……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