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众生错

第一百四十八章 准备

在其后的几个月里,小有门安稳无事,只有付明轩仍然进行着自己铲除三长老的行动,在另一边,燕开庭听闻到了韩凤来的死讯,心下难受了一阵子,没过多久就缓了过来,生死乃寻常之事,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燕开庭已经将很多事情逐渐看透。
绕是元会门,也不过只能派出八百余名弟子参会而已,加上其余的三大门派和有七个中型门派,无数个小势力,还有各个散修,加起来一共有一万五千余名修道人士,人数之多,可谓是盛况空前。
孟尔雅应了两声,道:“一定会好好努力的,多谢寒州师兄!”
一提到这个事儿,燕开庭内心当中就是不爽,不住腹诽起来。
“你!”付明轩惊讶地望着燕开庭,燕开庭却是一头雾水。
说这番话的时候,付明轩异常严肃,燕开庭点了点头,道:“知道了。”
付明轩道:“你看那些散修的真人快到了六千,门派当中的真人们也到了四千所有,你可能会想,为何我小有门真正来参赛的,只有我们两个?”
燕开庭望着付明轩道:“也不过……就是这个样子。”
沉默片刻,燕开庭又道:“我不明白。”
燕开庭傻笑地望着付明轩,这么长时间,自己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一日,有消息传来,元会门的首座弟子已经成功跨越过真人这一道坎,燕开庭惊讶之际,小有门突然传出消息,付明轩也成为真人了!
翌日,燕开庭一早便到大殿当中去拜见各位长老们,走进大殿,只见各位长老们看自己的眼神就不同了,纷纷耳语起来。燕开庭将这些目光收在了眼底,也不做什么反应,只是走到了无忧尊者的面前,先向无忧尊者行了一礼,然后又朝着其余长老们行了一礼。
付明轩轻笑几声,道:“四大门派当中的真人,都排在浮图榜前列,自然不会担心落榜,顶多是排名有所变化而已,真正需要自己打出来的真人,就是我们这些新晋真人与那些在徘徊在榜单最底层的真人,当然,还有各种想要冲击榜单的真人。我们这些人,只有在建木大会上发挥出自己的最强战力,才能被浮图榜感知到。”
“钥匙?开启什么的?”躺在燕开庭手心的两把钥匙十分古旧,黄铜制成在多年的风霜之下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光泽。
付明轩道:“其实啊,四大门派当中的老一辈的真人们,根本就不需要来参加建木大会,因为浮图榜会自动将他们鉴别出来,就是不参加这个大会,他们也会上榜,这就是强者的信心!”
孟尔雅知道燕开庭在想些什么,走到燕开庭面前,蹲下身来,道:“公子,你怎么会让寒州师兄失望呢?以前不会,以后就更加不会!不仅是他,还有我们,从来都对你没有失望过啊!”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据我们的统计,一共有七百名真人没有来参加建木大会,这七百名真人大多都是门派当中的长老级别人物,登榜信心可谓是十足,而我们,只有到了前三百,再不济,也要冲到四百,才能稳保登榜。”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那你这段时间也不能松懈了,建木大会多是和别派弟子比试过招,遇上几个不怀好意的,自己赢不了也想伤到你!”
付明轩笑了笑,道:“你看!”
清微尊者拍了拍五六七,道:“你平日里其实聪慧得很,这茶馆你们经营的下去就开着,实在不行了就关掉,这些壳子,够你们用一辈子了。”
付明轩哈哈大笑几声,道:“有何不可?”
辗转反侧,燕开庭的心思又飘到了云层当中。
这一个秘境,相比起上一个秘境虽然简单了许多,但是要有十足的耐心,因为很可能在里面一个活物都见不着,在这个秘境当中燕开庭是连宝贝都懒得拿了,顺手捎了几个,权当做是送给孟尔雅和以冬的礼物,这一进去,又是整整小半月,出来的时候燕开庭好似已经习惯了没有人与他说话一般,变得一场沉默起来,孟尔雅和以冬又是一阵忙活,燕开庭才慢慢找回了以前的状态。
抬起头来,燕开庭只觉得一道十分锐利的光芒洒在了自己的身上,燕开庭眼神装作不经意的瞟过去,就迎上了清微尊者的目光。
以冬听了这话,顿时眼中就放出光彩来,跳跃欢呼道:“真是太好了,尔雅想到了你今日要出来,已经是备了一桌好菜,正好我们也先庆祝一番!!”
一路选拔下来,孟尔雅和以冬都成功入选,算起来,小有门这一次一共派出了五百余名弟子前去参加建木大会。
付明轩转过头来,看向燕开庭,道:“你的目的可不是要去赚取经验的,走到了你这个层次,怎么也得将上榜作为自己的第一目标,得大神通者,才能上榜,才能拥有进入另一个世界的通道的资格,你明白了吗?”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好,我现在就去看看。”
燕开庭露出一个无力地笑容,道:“好像,好像出了点问题。”
“这m•hetushu•com……”清微尊者笑了笑,道:“我这也不是为了他好么……”
本来,建木大会最终极的目的就是选出那能够上榜的得大神通真人,其余的小鱼虾蟹,不过是来搅一趟浑水罢了。
“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燕开庭的声音十分微弱,眼睛半睁着望着付明轩。
为了缓解这种令人压抑的沉默,燕开庭想起了一件事情,便道:“你听说了么?冶天工坊的少东家韩凤来,就是那个乐修韩箫韶,前几月死在了秘境当中,只是现在冶天工坊才将这消息放出来了。”
不知不觉,燕开庭进入这个秘境就有了小半月,等他出来时,整个人就消瘦了一圈,带回来的宝贝虽然不少,但燕开庭最大的收获却是在那闯关的过程中收获的种种道法和能力,无形当中,自己的视野和心静开阔了许多。
已经是初冬时节,飞灵峰之上日暮时分已近接近冰点,只是在热腾腾的佳酿之下,两人竟没有感受到一丝寒意,反而全身都被那暖融融的温暖所包裹,十分舒适惬意。
无忧尊者冷笑几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秘境当中将萧然弟子困住为你做了好几天的苦工?”
付明轩伸出手来揉了揉燕开庭的头,道:“恭喜我干什么,你不是也快了么?”
“哪有人修炼到了这种痴迷地步的?”孟尔雅和以冬跑到付明轩的面前,道。
燕开庭擦了擦嘴边的水渍,道:“我当然是信的,他能够成为真人,我比谁都要高兴,也比谁都要确定!只是,我害怕他会失望……”
抬起头来,付明轩发现了人群当中燕开庭探头探脑的身影,朝着他笑了一下。
在燕开庭的心中,他不知道该怎么去赢得谢无想的青睐,但是他知道的是,自己只想对她好,是以自己必须得变得强大起来,只有足够强大了,才能将谢无想守护周全,不让旁人动她一根头发。
付明轩微微一怔,冷道:“不会的。”
付明轩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道:“当然,贸然死了这么大的一个少主,冶天工坊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都要承担莫大的压力,定是将这消息瞒得死死的。”
“怎么了?”燕开庭站稳之后,望着付明轩道。
从秘境出来之后,燕开庭休息了几日,便又俯首于藏书阁,整日整夜的都呆在那顶楼,冰灵也不管了,完全交托给了孟尔雅和以冬两人,两人虽是为了燕开庭努力冲击真人境界如此下功夫而高兴,而另一面,又担心燕开庭的身体会吃不消。
连续一个月都进入到了秘境之中,虽然期间自己还休息了两日,但是也让燕开庭觉得十分疲倦,然而此时的他已经学会了不再用睡觉来缓解疲倦的状态,只要一入了定,燕开庭就觉得万物都安静了下来,耳根一片清净,将那些道法子自己的脑海里缓缓流淌着,不知不觉一夜就这样过去,竟是比睡了一觉还要舒坦许多。
孟尔雅听完之后,若有所思。燕开庭朝她招了招手,道:“你想什么呢!尽管去申请就是!通不通过就看门内的长老怎么看你了,但是,我觉得他们一定会批准你的!”
孟尔雅和以冬均是点点头,道:“我们都看着呢,根本没见他出来过。”
燕开庭没想到自己成为了真人突然要面临门内这么多任务,突然就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又沉重了起来,所谓越是强大,就越是要担负起更多的责任,这一点,燕开庭还是在燕主的时候就已经体会到了。
两人之间的动作,的确也太暧昧了一些。
其余小有门的弟子们都还在北荒秘境当中探寻历练,付明轩和燕开庭完成任务之后,便一直待在门内,用付明轩的话道,以他们的身份,实在不需要在秘境当中与这么人争抢,再加上,他们已然什么都不缺少了。
付明轩笑了笑,道:“这都是小有门门内的资源,都是经过改造了的,里面没有什么大危险,但足够让你历练一番了。”
小有门聚居地当中,燕开庭和付明轩两人围坐在一团篝火前,正讨论着一些关于建木大会的事情,燕开庭第一次参加,很多事情虽然听说,但是真来到了现场,又觉得迷糊起来。
燕开庭点了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冶天工坊的少主论其身份,比付明轩差了几个等级,付明轩自然不会感兴趣,要是自己呢?
付明轩将燕开庭搀扶了起来,顿时发现燕开庭的身体变重了许多,仔细一感知,竟发现燕开庭与以前已是完全不同!
付明轩哼了一声,道:“我不会让你死的。”
付明轩道:“孟尔雅他们说你三整天没有出来,也不知道你怎么样了,所以我就来看一看你。”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想必是你用力太猛,有了走火入魔的征兆。”
付明轩望了一眼燕开庭,轻笑几声,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向来对这种消息不感兴趣,谁生谁死,不过都是命数罢了,死了之后的事情才最麻烦。若说我提和_图_书前知道的话,也不过比你早知道几天罢了。”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知道了!”
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人拼命想要挤破头也要进门派的原因,进了门派,有了门派庇佑,就算不是真人,哪怕就是刚刚突破上师,也能参加大会,而没有门派,作为一个飘零的孤草,一般都只有能够成为了真正的真人,才会向着来冲击一下榜单,没有哪个小修士或者上师愿意来到这里受碾压。
燕开庭嘟囔了一句,知道了。随即就坏笑着冲着付明轩使劲儿眨眼,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酒瓶来,道:“怎么样,要不要来上一盅?”
付明轩望着燕开庭,没有说话,两人就陷入了沉默当中,近段时间,两人多次陷入没有话说的氛围里,这在往日,从不会出现。燕开庭只觉得付明轩的内心当中隐藏了太多的东西,很多东西,就是自己,也触碰不得。
在一旁刚刚上升为上师的孟尔雅睁大了眼睛,道:“我也可以参加?”
接下来的这一两天。付明轩和燕开庭整日磨着清微尊者,清微尊者是比他们两个弄得烦不胜烦,没过多久张维时竟然也找到了这里,清微尊者一向不堪忍受小辈们的软磨硬泡,最终在一个月夜卸下了所有的担子,叹息一声,道:“罢了!罢了!我今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明日一早就要与你们一同走吧!”
就像当日自己落入雪乡之后,拼命想要回来一般,难道是因为这里的花草树木,蓝天白云么?还不是因为有挂念的人存在,若是这个世界没了心中所挂念之人,那么所谓的好和不好,都没有意义了。
这一次,无数来自门派中或者散修的强者将会参加建木大会,然而建木大会却是由四大门还有七个中型门派共同举办。强者参加建木大会后,名字自动上榜,偶尔有没在大会上露面,或者隐藏身份露面,然后在榜上暴出来的,都称之为得神通的高人,得神通者均可自号,然而惟有浮图榜上显示的才得到公认。此世界亿万修士中得以上榜者不过一千一百三十一人而已,而四大门派当中的长老们,都是在浮图榜上显名了的。
无忧尊者抬起手来,道:“清微,不要老盯着人家打量,别吓坏了萧然弟子。你这目光跟利剑似的!”
“前五十!?”燕开庭惊讶地叫了出来。
燕开庭却是一心扑在那桌好菜上大吃不停,这三天在藏书阁的确把他恶坏了,看着燕开庭狼吞虎咽的模样,三人都笑了起来。
小有门飞灵峰之上,尚元悯带着五百余名弟子出发前往萃英山,虽然很多弟子已经去过萃英山,但是为了作为第二大门派所需要的排场,便安排了几名长老带领这些弟子前去,御剑飞行在上空,可谓是浩浩荡荡,规模十分宏大。
燕开庭笑道:“再说,你大病初愈就晋升为上师,已是傲人天资,他们实在是没有理由不让你通过啊!”
本届建木大会召开地点选择在扬州与雍州交界处的萃英山,此山在修道界可谓是鼎鼎有名,因为此山是当今四大君之一的厌离君的出生地,并且,传说当年厌离君突破大君境界,便是在此山上。再加上萃英山本就险象环生,与一些寻常高山十分不同,是以几乎每一个修道人士,都会来到萃英山历练一番,当然,也都是一些低级修士和上师而已。
付明轩看着燕开庭又出了神,在他面前晃了晃手,道:“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我们至少要在这群真人当中打出一个前三百的成绩,才能在浮图榜上看到我们的名字。”
燕开庭碍于众长老都在场,不敢大声喊叫,只是猛挥着手,对着付明轩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就在这时,一道金光当真是划破天际,小有门的钟声缓缓响起,“轰!~轰!~”空灵而悠远的声音响彻在天际,燕开庭知道这阵钟声是为了付明轩而鸣。
孟尔雅绽放出一个温暖的笑容,点了点头,道:“真的!”
他站起身来,抓起孟尔雅就像门外跑去,孟尔雅一惊,就到:“公子,我们去哪里?!”
清微尊者笑了几声,摆了摆手,道:“哪有,我这不是感知他来着,怕他哪里有问题,想帮他看一看这根基打得牢固不牢固!”
想到这里,燕开庭就问:“要是有一天,我也不明不白地死了,你还会这么淡漠吗?”
她知道了么?自己一路高升,如此努力,她知道吗?
付明轩将刚送到嘴边的一杯热酒放下,顿了一顿,望向燕开庭,道:“庭哥儿,我问你,你觉得这个世界好么?”
叫来五六七和八九十,清微尊者就将这个茶馆完全托付给他们,并将自己的所有积蓄赠送给了这两只小魔怪,看着清微尊者好似要离开了一般,两个小魔怪都觉得鼻子发酸,就要流出眼泪来。
“真是想不到,萧然师兄居然有如此神速,太厉害了!”以冬拍手雀跃,就像是一个小孩子见到了糖人儿一般,比燕开庭自己都还要激动。
http://www.hetushu•com“不会淡漠吗?”燕开庭饶有兴趣地追问道。
燕开庭愣了一愣,不是很明白付明轩的意思,这个世界对于他,无所谓好不好,正是有了一些人的存在,燕开庭才觉得这个世界让自己留念起来。
真是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他总觉得,这件事离他还很遥远,遥远到自己不用过多去想,没想到,在现在这种时刻就已经实现,他只觉得恍若一梦,不敢相信。
孟尔雅点了点头,肯定道:“就现在!”
是以在建木大会当中会采取分层比试的赛制,真人绝对不会和上师分到一组里,上师只能和上师进行比试,这样一来,实则在上师这一境界,就是各个门派当中的弟子们互相较量了。
吃完一顿饭后,燕开庭才觉得身为饱足,躺在床上,燕开庭一边逗弄冰灵,一边不可思议地想,现在,自己居然就成了真人啊!
付明轩道:“多吃一些,把精神气养回来,你突破真人境,各位长老相比应是有所感应,明日一早,你自当去大殿拜见他们,知道了吗?”
这是一个中规中矩的秘境,并无多少幻象,宝物虽然多,但是寻找起来也很费力,这个秘境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它是一个闯关秘境,燕开庭得不停地一关一关地闯过去,才能最终成功回到现实。
接下来,众长老又跟燕开庭交代了一些门内的事项,还有建木大会的相关事情,如今冬日过去了一半,距离建木大会,已经没有多长的时间了。
“方才藏书阁突然金光乍现,随后寒州师兄就走了出来,整个人就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气势不外露,却凛凛逼人!公子你要不信,就去亲自看一看吧!”
付明轩拱手道:“弟子知道了,弟子定将各位长老的训言谨记在心。”
三天之后,门派和散修人士陆陆续续都已到来,超出了众人的预期,这一次前来的散修人士十分之多,一时之间人数竟达到了将近两万人,人们纷纷上山,按照自己的等级选取场地,与对方进行比试,一轮一轮地向上面打着。
付明轩朝着前方的众长老行了一礼,只听最前方的无忧尊者道:“想当年,元籍成为真人时比你还要大了一岁,如今,你已经打破了他当年创造下的神话!”
付明轩笑道:“小有门的第一天才,可不是闹着玩的,他自从二十二岁那年成为真人,就上了榜,并且从未掉下,一路上升,如今已是排在了前五十了!”
“好了,好了!”无忧尊者手抚长须,望着燕开庭道:“你入门时间虽短,但成长速度已经是惊为天人,比之寒州也差不多了,接下来建木大会,你与寒州二人一定要互相勉励,争取上榜,知道了吗?”
付明轩将燕开庭抱起的那一刹,就发现燕开庭整个人都非常烫,好似火烧一般,浑身都被汗湿透,唤了好多次,燕开庭才慢慢睁开眼睛。
“寒州师兄,你且劝劝公子吧,这修行固然重要,这饭不是也得吃么?”孟尔雅道:“公子已经三日没有从藏书阁里出来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那为何,为何自己一开始没有感受到呢?
不同于本内自己的弟子考核大会那样严苛,挑选出参加建木大会的弟子,实际上就是能让他们去体验体验,也没有很大的要求,惟一的要求就是实力不能太不济,毕竟是以小有门的名义去参加大会,若是弟子们实力太弱了的话,不免会让一些其他门派看笑话。
燕开庭挠了挠脑袋,不可思议地道:“好像真的不一样了……原来,成为真人便是这种感觉啊!”
燕开庭回过头来给了孟尔雅一个灿烂的笑容,道:“当然是去找他!!”
燕开庭迎上了孟尔雅的目光,好似一个不能确定的孩子一般,眼中全是懵懂,道:“真的吗?”
“我还没有呢!你不是叫我将基础打牢固一些么?”燕开庭一把拍开付明轩的手,因为他已经明显感受到了来自旁边弟子们不怀好意的目光。
燕开庭挠了挠头,道:“这个……我突破真人境了!”
来到了藏书阁的底层,付明轩将自己的玉佩贴了上去,们就缓缓打开,已是深夜,门内无光,只有漫天的秘籍发出如星辰般散碎零落的光芒,走了进去,付明轩就开始寻找燕开庭的身影。
元籍尊者也轻笑几声,道:“寒州既然是这一辈弟子当中第一个成为真人的弟子,那么有些事情也不再有异议,不过,寒州你还需好生努力才是,成为了真人,和得了大神通的真人,可谓是截然不同。”
孟尔雅就不用说了,听到这个消息,恨不得跳到天上去,高兴地在萧庭院里跑来跑去,抱着冰灵一阵欢呼,不管怎么说,只要燕开庭成为了真人,在门内,就在也不敢有人任意地与他做对了。
“走?”燕开庭皱了皱眉,道:“走到哪里去呢?”
在付明轩的感知当中,此时的燕开庭气息十分微弱,他皱了皱眉头,便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www.hetushu.com“当然,去门内申请就好,核心弟子不用申请,而门内的普通弟子是需要申请的,只有申请通过了门内的考验之后,才能够去参加建木大会。”
一边吃着糕点,两人一边谈论着即将到来的建木大会,在燕开庭问道是否只有成为了真人才能参加时,付明轩却是笑着摆了摆手,道:“哪里的话,只要成为了核心弟子,无论是不是真人,都可以参加建木大会,只不过,只有真人才能上榜而已。其实啊,像孟尔雅这种的上师也可以参加,只不过只是为了去赚取一些经验罢了。”
燕开庭惊讶道:“还有这种方式吗?”
然而体内那涌动着的真气却又分明告知着他,这就是事实,自己已经成为了真人,自己终于跨越了一个大境界,不是在那遥远的未来,而就是在现在,如此相近的时刻。
“真的?”燕开庭不可思议地道:“若是高估了自己怎么办?那岂不是不能上榜?”
其实门派之内的人数占的不到一半,更多的都是一些散修,但是主动来参加建木大会的散修都不是想着来赚取经验的修士上师们,更多的却是货真价实的真人。
付明轩皱了皱眉,道:“已是进去了三日了?”
看到燕开庭消瘦成了这幅模样,孟尔雅和以冬两人给他做了几天的好饭好菜养着他,就连付明轩也从元籍真人那里弄来一些琼浆为他补一补,收拾好了,等到自己的状态又恢复到了从前,燕开庭几乎是毫不犹豫,又进入了下一个秘境。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弟子谨遵大长老教训。”
建木大会虽然名义上说谁都能够参加,但是那只是对于一些散修,门派当中若是不加节制,很可能门派为了自家弟子,恨不得将所有人都派来,这样的话,建木大会真正的意义就无法体现出来了。
听说已经是在里面呆了三天三夜了,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样了。
只听见燕开庭的肚子里突然传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响,两人相视一眼,燕开庭傻笑道:“饿……饿死了。”
小有门的真人就已经有了五十余名,何况在元会门,还有星极门诸生门,燕开庭简直想都不敢想,尚元悯在而立之年居然已经有了这等成绩,实在是令人侧目!
说完,清微尊者就走进自己的房间,翌日清晨,曙光尚未出现,清微尊者就随着三名小辈离开了秘境,回到了现世当中,几乎是毫无停留,四人便一同飞回了小有门。
选择萃英山作为建木大会的召开之地,也是为了各位修道人士的方便而已。元会门作为领头门派,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揽在了怀里,分配给自家弟子去做,以为门内争取更多的参会名额。很多小势力也想要更多的名额,能够让自家的弟子前去体验一番,只是有着四大门派和七个中型势力在前头压着,他们也是毫无办法。
元会门自不必说,作为主要负责的门派,把百余名弟子已然到了萃英山,在萃英山脚下,建立起了一小片聚居地,如此规模宏大的建木大会,举办时间少则一月,多则一季。
“萧然师兄,你……”
此时,清微尊者面目带笑,看着燕开庭,不住点头。
清微尊者在他们面前又恢复了原先那个市侩掌柜的模样,嗔怒道:“哭什么哭,这么一点小事就哭,我怎么放心把茶馆交给你们!”
找到燕开庭时,燕开庭已经从蒲团上掉落下来,睡到在地,付明轩走上前去,将他扶了起来,不停地唤他:“庭哥儿,庭哥儿!”
当孟尔雅蹦蹦跳跳地跑进萧庭院,将这个消息告诉正在喝茶的燕开庭,燕开庭一口茶就喷了出来!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两人该聊的聊的也差不多了。付明轩起身走时,递给了燕开庭两把钥匙,燕开庭接过之后,便仔细观察起来。
付明轩笑道:“你竟然突破了真人境,真是太好了!!”
“前三百??”燕开庭张大了眼睛,这可是将近一万名真人呐,自己也不过成为真人一月有余而已,本来自己想着自己能不能打到前一千都有些犯难,现在干脆说是前三百?!
“今天?!”
收起了钥匙,光门就消失不见,燕开庭望着付明轩渐行渐远的身影,有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两把黄铜钥匙。
孟尔雅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笑了笑,随即睁开眼睛,望着眼前的两人,目光十分闪烁,道:“好!到时候我一定会去的!”
付明轩又道:“若是有一天,这个世界终会坍塌,你会毫不犹豫地走吗?”
燕开庭顿了顿,道:“当然,如果你们也去的话。若是我一个人,在哪里都是一样。”
付明轩从藏书阁出来之后,发现外边已经站了满满的一群人,前方站着的均是长老们,望向自己的眼神当中全是称赞,不住地点头,而后方的弟子们,则都是既惊讶又羡慕。
小有门的弟子们几乎是和其余两大门派同时到来,一样的在山脚之下选择了一片平稳之地,建立起了一小片聚居地,建木大会召开之地则是在山顶m.hetushu.com之上,山脚下的一些村镇怎么都不会想到,萃英山会迎来如此盛况的这一天。
付明轩微微一笑,道:“另一个世界。”
但看着此时尚元悯居然跟一只猫也玩的那么起劲,平日里都是一副放荡不羁,不修边幅的样子,谁知道他竟然已经厉害到了这种程度!燕开庭不自觉地就想起了清微尊者,两人虽是性格有些相似,但清微尊者毕竟年纪摆在那里,看尚元悯这个势头,说不准在未来的几年里,就要开始冲击尊者境界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燕开庭和付明轩两人都进入了全身心地修炼状态当中,建木大会的时间已然临近,而燕开庭和付明轩距离真人还有一定的距离。
“恭喜你!”燕开庭望着付明轩眼中仿佛带着光。
燕开庭点了点头,问道:“那秘境又是在哪里呢?”
燕开庭看着付明轩揉着自己脑袋的头,心想付明轩为何成为了真人之后比自己竟是要高出了一截,整个人就不同于往日了,此时的自己,再他面前,无论是神情还是心智,都好似一个孩子。
付明轩望向一旁的元籍真人,尚元悯此时望着付明轩的眼神当中全是激动与期许,好像看到自己的徒弟终于要出师了一般。
不知不觉,冬天已经过去,门内也放出了消息,即将选拔一批优秀弟子去参加建木大会,一时之间,除却核心弟子之外,普通弟子们都活跃了起来,纷纷报名,选拔活动在门内进行的是如火如荼。
燕开庭点了点头,看向了一边正在和冰灵玩在一起的尚元悯,道:“元籍真人在榜单上的排名如何?”
“你竟然上升至真人了!!”
付明轩摇了摇头,道:“非也,每一个上师成为真人的体验都有所不同,有人四放,有人内敛,你说你体内突然爆发出的那一股强大力量,也许就是突破了真人境时的表现。方才我只以为你修炼出了问题,没想到你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突破了真人境。”
燕开庭道:“我也不知,只觉得在休息当中,顿时浑身充满了不可遏制的能量,我极力压制,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晕了过去。”
燕开庭皱眉道:“这么说,你早就知道了吗?”
付明轩向着元籍真人行了一礼,道:“感谢多年来,小师叔对寒州的指导,没有小师叔,寒州也不会有今日的成就。”
在房内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燕开庭便嘱咐孟尔雅和以冬,好生照料自己和冰灵,自己就开启了一扇秘境之门,走了进去。
从燕开庭手中拿过两把钥匙,付明轩取下其中的一把,朝着天空一扔,随后便用右手接住,要是落入手心的那一刹,一闪光门就出现在付明轩的眼前,付明轩拿着那把钥匙对着光门上的锁眼,道:“这样,打开便是了。”
付明轩第一次红了脸,支吾道:“可是……”
听到付明轩如此说,燕开庭也是一愣,急忙感知自己的内在,果然,现在的自己与以前已经是完全不同了。
说完,付明轩便将钥匙交到燕开庭的手里,道:“抓紧时间吧,冬天一过,建木大会就要开始了。”
这种小鱼小虾若是多了起来,反而弄得整个大会都乌烟瘴气起来。
他知道,谢无想在门内的日子,有多么难过。喜欢她的,无非是贪慕她那完美的皮囊,厌恶她的,根本不把她当成正常人来看。
“秘境。”付明轩道:“如今你离真人只差了一境,这也是最难跨越过的一个障碍,光靠你在藏书阁,是远远不够的,这是门内的秘境,虽然没有那么大,但足够让你磨炼,也免得你下山去,又遇上什么麻烦。”
只是付明轩好似不在意一般,耸了耸肩,道:“修炼当中少不了历练,我给你几个秘境,都是门内的,接下来的几个月,你就按下心来,一心冲击真人这道门槛,知道了吗?”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的确十分好奇。”
出了藏书阁,以冬边在外边候着了,看到燕开庭被付明轩掺了出来,虽然走起路来有点蹒跚,感觉十分虚弱的样子,但是总给人的感觉十分奇怪,换句话说,给人的感觉十分不一般。
元籍真人哈哈大笑了几声,道:“寒州,你可不要当着这么多长老弟子的面儿给我带这个高帽子了,谁不知道付寒州天资异常聪慧,悟性无人可比,否则青华君也不会亲自挑选你作为我门首座,这一切,都还在与你自己。”
人群渐渐散去,付明轩走下藏书阁的台阶,来到了燕开庭的面前,两人相视一笑,并没有说话,孟尔雅看着两人,狡黠的笑了笑,就走到了一边去。
两人来到了萧庭院,此时已经是暮色四合,金色的夕阳沉落在西边,将天地万物都镀上了一层金色,燕开庭和付明轩坐在院子中央,任那暖暖金光铺洒在身上,孟尔雅将自己做的一些糕点端给了两人,将燕开庭珍藏的几壶酒热了热,顿时酒香好似夹杂在这金光之中,弥漫了整个院子。
五六七道:“这平日都是掌柜您主管这一切,我们怕是担任不起这个大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