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众生错

第一百四十九章 规则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就是这么说,浮图榜会主动控制自己,只要人数一满,便不再对外开放,是这个意思吗?”
“这……”燕开庭被惊得说不出话来,几乎就是在眨眼之间,这名真人,就在自己的面前消失!
燕开庭向着明若思又抱了一拳,便离开了此地,朝着山上跑去!
燕开庭皱眉道:“这是规定吗?”
萃英山十分之大,即使有着将近一万真人行于其中,也不是随处可见,燕开庭这一次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一路上,燕开庭将一些法器安置在沿路,只要有人触碰到了,不说受伤,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战力。虽然此法有些阴险,但是能阻挡一人便是一人。
燕开庭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击竟然会有如此力量,看来自己突破了真人境之后,就连泰初锤的力量也跟随着自己一同变强了。
付明轩哈哈大笑几声,拍了拍燕开庭的肩,道:“如此甚好,就是要这样,首先,气势就不能输了!”
燕开庭转过身来,“哦?”
几乎就是在瞬间,震耳欲聋的声音就在自己的四方响起,落尘子直感到自己的耳朵不住地嗡鸣,反而忘记了身上传来的剧痛,等到所有累活都燃烧殆尽之后,落尘子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倒在了地上,输掉了这一局。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不急,带我跟你讲清楚,能否成功上山,修为固然十分重要,但是策略也算是道法当中的一种,也被浮图榜考虑在内,我们得制定一个可行且有效的方案,确保我们尽快上山!”
燕开庭本能地就要闪避开来,却没想到这个圆罩就像是锁定了自己一般,眼见着就要扣在了自己的头上,燕开庭突然整个人腾空上天,高举泰初锤,泰初锤之上就闪耀着一点金色光芒,在接触到青色圆罩的刹那,燕开庭狠狠的将泰初锤从左到右划了下去,此时,燕开庭手中的泰初锤就像是一柄什么都能够划开的利刃,将那青色圆罩生生地切成了两半!
燕开庭道:“上去又有何难,要是我一路躲上去呢?”
凌霄真人瞟了一眼燕开庭,道:“还不都是因为元籍那个死家伙,我就知道他不会老老实实呆在小有门的营地来,肯定又在这山上随意乱跑了,我有事要寻他,其中自有我的道理。”
毕竟,内里的汹涌澎拜的力量燕开庭一直积蓄着,并没有释放出来,再加上还有一个泰初锤的加持,燕开庭很怕自己一打开了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剑修最为冷冽无情,燕开庭从这男子冰冷的眼神就可以看出来,但是两人既然遇见了,就不可避免地会有一场战斗,还是按照老规矩先自报家门吧。
看了看自己的拳头,燕开庭很清楚自己根本就没有打出能将比自己高出一个境界的明若思伤到如此程度的一拳,望着明若思,燕开庭瞬间就明白了,明若思再和他战斗之前,已然受伤。
燕开庭就在思忖自己该怎样躲避之时,就听见噼啪一声,一道闪电划过天际,随后,竟然从天上落到了自己面前,而那位真人,就处于这来自于天际的闪电当中!
燕开庭看着眼前的高山,高可入云,绵延几十里,不是任何山脉当中的一支,作为一个独立山脉,容下一万人还是拥挤了一些。
“这个……按照规矩,咱们还是要打一场的。”燕开庭尴尬道。
随后,燕开庭便头也不回地就朝着山上走去。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是不是为了阻挡对方上山,这一路上我们都必须战斗?”
如此大能,燕开庭还是第一次见到,来自于天上,亦是来自于浮图榜的威能,让燕开庭忘记了自己身处在何方,忘记了自己该怎么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片黑暗,久久的不能回过神来。
明若思撑着长剑,抬起头来,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冷哼一声,道:“假惺惺的干什么!只能说你运气好!”
一边跑着,燕开庭心中不住地思忖是何人能将明若思打伤成那副模样,虽然表面上不显,但是在内里已经是伤痕累累,自己已经遇见了两个真人,也胜出了两次,燕开庭不知道自己这种运气还会持续多久。
燕开庭抬起头来,问道:“您是?”
燕开庭捂了捂自己的额头,委屈道:“人家这不也是第一次参见吗。一万人当中得成为前三百上山的人,压力也太大了一些!”
燕开庭问道:“那第二重境便是紫色,依次往上推?”
燕开庭一直在找着机会出击,奈何明若思的长剑实在太快,燕开庭只有不住的格挡,金属交接的声音响彻在林间,两道飞影忽上忽下,眼见燕开庭格挡十分完备,明若思看着燕开庭的眼神就更加急切了起来。
说完,明若思举着长剑就朝着燕开庭冲来,燕开庭却是不明白明若思为何有这么大的反应,不过既然对方已经出了杀招hetushu.com,自己也不需要再多客气。
“小兄弟……”燕开庭耳边传来了对面那男人的声音。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要想在萃英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布下陷阱还指望有人能够上钩,的确是难了点,并且,真正想登山的又是高手中的高手。”
“你说,咱们打还是不打呢?”那人微微叹息一声,很明显,在这种环境之下,他根本不愿意战斗。
燕开庭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也不知道付明轩的情况如何,反正他就一边跑,沿路还设下一些小陷阱,直到天渐渐的黑了,燕开庭的速度就慢了下来。
那边的声音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哼,你们这些小辈,可真不知道天高地厚,这种环境下,莫说谁输谁赢,搞不好两人都要跌落下山,你愿意,老夫可不愿意!”
燕开庭咽了咽口水,没有说话,沉默片刻之后,他望着付明轩道:“明轩,你有多大的信心?”
不会为何,燕开庭只觉得这一段山路十分湿滑,不久之后,燕开庭竟感受到了一阵凉意,摸了摸自己的脸,湿漉漉的一片,片刻之后,豆大的雨点就从天上降下,一阵噼里啪啦。
大雨哗哗而下,燕开庭极力稳住自己的身形,却还是摇摇晃晃,脚下的山路越发的湿滑了起来,就连手中的藤蔓,燕开庭也觉得有些握不住了。
其实,泰初锤划在青色圆罩上十分滞涩,就算带着一点温度极高的雷火,但也在青光的冷意之下相互抵消,燕开庭可以说是凭借着自己的天生神力,毫无注水地将青色圆罩划开,从而脱身。
于是他冲着那边道了一声:“那么前辈,对不住了!”说完,燕开庭就是一团雷火就飞了过去。顿时,雷火之光就将对面真人又惊又怒的面庞映照出来。
“哼!为什么总是要把我和那个流氓相比,有可比性么?”
燕开庭摸了摸头,道:“就算制定了方案,也不是要一路打上去不是?”
难道对方是嫌弃自己太弱了吗?燕开庭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青色光环,在看一看对方手上的红色光环,气就不打一处来,跟上前去,燕开庭喊道:“喂!我说!既然遇见了,怎么能够避战的道理!不和你打上一场我怎么到山上去啊!”
燕开庭睁大了眼睛,道:“你……你是凌霄真人?”
“这是……?”
付明轩笑了笑,道:“我若说我有着完全的信心,你会不会觉得我骄傲自大?”
燕开庭哑然,没有说话,望着凌霄真人。
“所以,这就是艰难之处啊!”付明轩长叹一声,道:“不过,利用陷阱的话,也许就可以省掉一部分的麻烦。”
尽管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燕开庭还是小心翼翼地朝山上走去,夜晚的萃英山格外的幽静,根本不是白日那般喧闹,此时一有个什么小动静就特别明显,燕开庭在前行的过程中都听见了好几处打斗的声音,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一个什么位置了,自己前面的人多吗?自己后面还有多少人?
说罢,付明轩顿了顿,小声道:“其实,你也不必有太大的压力,四大门派的真人,与那些小门小派和散修的真人,完全不在同一个级次上,真的,等你上了山,你就知道了。”
但是在燕开庭的感知当中,不知道为何,明若思仿佛是要着急着结束这场比试。其实着急的情绪谁都会有,毕竟能够登上山顶等如说是和其余的一万人赛跑,时间尤为重要,谁也不想在一场比试当中花费太多的时间。但是依着明若思的这般表现,想要赶快结束战斗的意图也太为明显了一些。
燕开庭倒是被这人问呆住了,不到山上去,自己怎么能触摸道浮图榜,浮图榜怎么才能认可自己啊!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浮图榜会自动检测出来你的境界给你做上标记,一般来说,任何赛事其实都有着自己的规则和规定,不过那都是人定的,而建木大会,虽然是四大门派主办,但那规则,却不是人规定的。”
燕开庭却是笑了笑,道:“前辈,这萃英山内不允许飞行,您可别忘了!”
燕开庭喘着粗气,收起了泰初锤,对着倒地不起的落尘子抱了一拳,道:“前辈,承让了!”
燕开庭抖了一抖芥子袋,道:“多着呢,自己的有,还有无忧尊者赐的也有,储物戒里还有一大堆。”
付明轩嗯了一声,道:“不仅如此,所布置下的陷阱,绝不仅是想要困住别人,更多的还是要帮助自己脱身。”
“那你听说过凌霄真人吗?”
“竟是一个三阶真人?”燕开庭站定,上下打量着这男子来。这下就有些难办了,两人之间差的可是两个境界。
付明轩道:“只有真人,手上才会出现这个东西,并且按照真人的四重境界,分为四个颜色,分别是靛紫红蓝,我和*图*书们还是第一重境,所以手上便出现了这靛色的光圈,这也是浮图榜的大能所在。”
如此陡峭的山路上,恰逢大雨,燕开庭是叫苦不迭,根本找不到有什么可躲避之处,再加上萃英山上漆黑一片,燕开庭只能看见自己手边的东西,此时也不好亮起光来,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落尘子伸出清月大刀,在自己面前高速旋转着,转的燕开庭的眼睛都花了,只见一轮青色圆月先现在落尘子的面前,随着落尘子的一声咤喝,那轮明亮的青色圆月就朝着燕开庭飞来,飞来的途中只见那圆月逐渐变大,四面都弯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好似一定圆罩一般,就要扣在燕开庭的头上。
付明轩哈哈大笑道:“世人眼瞎,浮图榜却不是那么好糊弄,你若是采用一些傍门佐道上了山,就算触碰到了浮图榜也一样不会上榜,必须得一路斩杀才是。”
燕开庭脸颊一红,道:“能不能上山,都还是问题呢!”
摸索在黑暗之中,燕开庭不敢走的太快,因为此时燕开庭已经明显可以感受到山路变得越发陡峭起来,时不时,燕开庭还得伏低下身子,手脚并用起来。
望着眼前的凌霄真人,燕开庭就犯起难来。
看着燕开庭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又道:“除非你觉得自己已经厉害倒了一个程度,浮图榜会自动识别出你的修为,将你的名字放上榜单,你不上山也是可以的。”
男子斜了一眼燕开庭,道:“你以为呢?”
“加快脚步?”
燕开庭点了点头,“这个当然是知道的!世间有谁人不知道诸生门?”
落尘子看着燕开庭手中的泰初锤,眼睛就眯了起来,道:“小兄弟还真不简单,手中竟有如此强悍的武器,看来我多年的积淀,就要与你这锤子相抵了!”
燕开庭挠了挠头,细细思索起来,好像是听说过这个人,随后,好似想起来了一半,燕开庭一拍脑袋,道:“凌霄真人,诸生门不出世的天才人物,比之小有门的元籍真人,仅在其一线之下!”
付明轩笑道:“方才还不是说有完全的信心吗?好了,不和你打趣了。说正事吧,上山之前,我们得制定一个计划出来。”
那真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扑了个空之后,真人原本想要倚靠在燕开庭原先倚靠的那颗巨树之上,只是没想到自己的冲势太快,根本停不下来,若不是手中的铁链仍在缠绕在那棵树上,他怕是要跌落下去,此时他就像是荡秋千一般,甩来甩去,想要稳住身形,却十分艰难。
明若思也感受到了燕开庭正上下打量自己,冷笑一声,道:“按照辈分来说,你叫我一声师叔都不为过,竟敢如此上下打量我?今日不给你一个教训,还以为自己仗着小有门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与那真人一同飞过来的,还有他手上亮起的一团耀眼光芒,燕开庭直感到凛凛拳意向自己袭来,顿时自己本来湿透的发丝全部飘扬了起来。
燕开庭正奇怪,就发现明若思的动作慢了几分,燕开庭抓住一个空档,右手持锤,左手就一拳轰了过去,只见明若思瞬间向后后退几步,半跪在了地上,嘴角就渗出一丝鲜血。
那人没想到燕开庭居然说战就战,避开雷火之后,脚下一滑,费了好大的劲才稳住身形,冲着燕开庭喊到:“狂妄小辈,你当老夫是何人?”
燕开庭点了点头,示意付明轩继续说下去。
付明轩点头道:“很对,我们不仅不能躲避,反而要主动战斗,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被浮图榜所认可,一方面,我们得拼尽全力从别人的阻挡之下上山,而另一方面,我们也得不断想办法让别人不能上山。”
“星极门明若思。”
按照建木大会的规定,参会者不能结伴而行,必须单打独斗上山,这样才能发挥出自己的真实实力。两人分开之后,燕开庭就小心地潜行上山,一边想要躲避来自别人的叨扰,一边又觉得不打上几场又有作弊的嫌疑。
顿时,惊叫之声传遍了萃英山,许多远在一边的真人们,都被这声惊叫吓出了一身冷汗!
方才那名真人,离自己也不过就是几丈远,若是那闪电范围再广一些,自己也怕是会成为那一抹飞灰,就好似从未出现在这世界上过吧!
燕开庭举起右手来,这淡青色的光圈若不是闪耀着光芒,看起来就是像是一个普通的玉镯,燕开庭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付明轩就走了过来,燕开庭一看,付明轩手上也有一个。
说完,凌霄真人就转身远去,燕开庭心下顿时就明白了凌霄真人的意思,对呀,反正都是要遇见的,那么在山脚下遇见和在山腰上遇见就是两码事了!几乎是毫不犹豫,燕开庭就加快脚步朝着山上冲去。
这还是燕开庭成为真人以后第一次战斗,感到体内有着无穷无尽的http://www•hetushu•com力量在撞击着自己,想要喷薄而出,然而自己却不能完全地掌握好方向,生怕一个不注意,所有的力量全被释放出来,那么对方即使是真人,燕开庭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伤了他的性命。
付明轩嗯了一声,道:“伤人性命,实则是有违道心,不会被浮图榜所接纳,我们要做的其实就是正常的比试,你第一次参加,到时候上了山就知道了。”
“竟有如此速度!”落尘子不及细想,就欲闪避,只不过这一次,那雷火也是像长了眼睛一般,跟着自己的移动轨迹又冲了过来,是在是避无可避的情况之下,落尘子只能硬挡这一击。
燕开庭摇了摇头,道:“还是挤了一些。”
直到半个时辰以后,燕开庭才遇见一位真人,两人从树林当中转出来时发现了彼此,第一眼便是看向右手当中的光环。
落尘子也被燕开庭这种蛮横打法惊呆了,还未反应过来,一团雷火又是朝着自己飞来!
落尘子当然还会继续前行上山,只不过以他现在的状态,已经是不能再面对几个真人了。
付明轩指了指眼前的萃英山,问燕开庭,道:“你说,这萃英山有多么高,能不能容得下一万人?”
那真人悬空站定,望着燕开庭的眼神当中就是满满的恨意,继续道:“你虽然是小有门的弟子,却是如此阴险,设计让我犯规,丧失了登上浮图榜的资格,今日我便要拿走你的小命!”
刚转过身,耳边就传来了凌霄真人的声音:“看在元籍的面子上,我给你指一条明路。”
那名弟子道:“萧然弟子有所不知,浮图榜降临之时,便是建木大会开启之时。”
燕开庭报出自己小有门弟子和名号时,眼前这名男子却是毫不所动,冷冷地望向严开庭,既没有说要动手,也不说自己的身份。
“那你呢?”付明轩问。
那男子却是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竟是如此强悍!”燕开庭接着这团亮光所发出的光芒,看向周围,寻找可以倚靠之物,在看见上方的一根粗壮藤蔓之后,燕开庭几乎是毫不犹豫,就腾飞上空,抓起了那根藤蔓,脚踩着倾泻的山路,整个人好似攀岩一般,不断向上爬去。
付明轩点了点,道:“不错,到了那时,萦绕在浮图榜之上的云层便会渐渐散开,人们就会看清楚这新一轮的榜单之上,都有哪些人!到了那时,建木大会的主场已然结束,但是那些上师们之间的争斗,若是想要继续,便可任由他们继续下去。”
说罢,落尘子手持清月大刀,就朝着燕开庭冲了过来!
翌日,萃英山上传来一声浑厚的钟声,将所有人从清晨的睡梦之中唤醒,燕开庭站起身来,朝着山上望去,只见整个萃英山都笼罩在一层蒙蒙金光当中,周围有一些参加过建木大会的弟子们就道:“浮图榜降临了!”
但是根本不经燕开庭自己的思想,还未上山几步,就看见了一个右手上有着和自己一般颜色光环的真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个真人约有四十岁左右,一看便知是一个散修,看到了燕开庭,眼睛上下眯了一下,就开始打量起燕开庭来。
望着燕开庭远去的背影,落尘子的眼中只有满满的不甘还有震惊,自己十几年的真人沉淀,即使处在同一级,也不该就这样被压制,只是燕开庭手中的泰初锤,实在是太过于蛮横,根本让人招架不住。
“这就是犯规不敬的下场吗?”好不容易回过身来,燕开庭吓得一激灵。疯了似的沿着藤蔓向上攀爬着,一边爬,心中就止不住地后怕。
“好小子,竟然跟我玩这种阴招!”
这女子看起来三十岁左右,身穿白色长衫,一看便是来自门派之中,清冷的脸上满是不屑,好像再说自己为什么遇见了一个一阶真人。
不过这落尘子的打法十分凶悍,燕开庭最开始一直躲避,到了后来,实在是忍受不住,就转守为攻,泰初锤便在落尘子向自己极速冲来的那一刹膨胀到了水缸般大小,轰的一声一团雷火便砸向了落尘子,落尘子举起大刀格挡,却还是被燕开庭这一击轰倒在地。
那白衣女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燕开庭,“小有门?”
付明轩白了一眼燕开庭,道:“小聪明用在了对的时候,就变成了大智慧!”
那中年男人应了一声,道:“原来是小有门,在下落尘子,一介散修,如今见了小兄弟,不得不感慨小有门真是人才辈出,年纪轻轻,居然已经是真人境界。既然遇见了,自然也是浮图榜的安排,不用多说,我们开始吧!”
燕开庭问道:“难道,前辈已经在榜上了吗?”
燕开庭哦了一声,对他们的事情并不感兴趣。既然凌霄真人根本不屑于和自己打上一场,那么自己也没有办法,只能老老实实地离开了。
此时,旁边有不少真人路过,www.hetushu•com然而他们没走几步却又遇见彼此,就不得不打上一场,顿时,这一片区就开始成为了比试场,几对真人便在这里过起招来。
那真人却是笑了一笑,道:“我可不管这山中能不能飞行,你方才切断了我的链子,让我栽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大跟头,看来不让你吃一点苦头,也就说不过去了!”
燕开庭看见此人比自己年纪要大上许多,就拱手道:“小有门燕萧然拜见前辈。”
女子冷冷地看向燕开庭,手中长剑就已然举起,道:“开始吧,也别耽误时间了。”
燕开庭低下头来,望着自己面前燃烧着的篝火,火焰之下,他的脸庞被照耀地通红,再次抬起头来,他的眼神也变得清明,望着付明轩,燕开庭道:“与你一般,也是完全的信心!”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那就好,不过还有一点你要知道,在建木大会当中,不可伤人性命。”
燕开庭却是向着这女子行了一礼,既然遇见了,便就是浮图榜的安排,无论如何都要打上一场了,于是燕开庭自报家门,道:“在下小有门燕萧然,在此向前辈有礼了。”
相比与一般剑修,明若思明显的更喜欢近战。长剑不断地在燕开庭面前扫来扫去,带起一阵阵剑光,剑意异常汹涌,燕开庭只能不住的格挡,在明若思境界的压制之下,燕开庭还找不到还手的机会。
落尘子被燕开庭轰倒在地,迅速爬了起来,只看见自己满身的焦黑,望着燕开庭的眼神当中就有了些许忌惮,自己再挨上一击的话,恐怕就要输掉这一场比试了。
燕开庭此时好不容易稍微稳定,看见那根在黑暗中闪耀的银链子,几乎是想都没想,就从腰间掏出一根匕首出来,像是掷飞镖一般朝着那根银链子就掷了出去,要是能够切断那根银链子,不说是胜出,也能让对面那位真人吃点苦头。毕竟浮图榜之下,不能飞行御空,若是情急之下,对面的那位真人指不定就要犯规,那么自己便是不战而胜了!
燕开庭刚点了点头,还未反应过来,落尘子便如一道旋风一般到了自己的面前,燕开庭本能地闪避开来,站定身形的时候,泰初锤便已经到了手中。
燕开庭望向山脚,只见身边的好些弟子都纷纷冲上山,一些上师们在山脚之下就开始的争斗了起来,真人们,也都如蚂蚁一般,朝着山顶涌去。
那男子转过身来,望着燕开庭,道:“你不认识我吗?”
两人都是叹息一声,既然遇见了,就不得不打上一场,可是,这暴雨的山路上有个立足之地都是困难,打上一场,又谈何容易?
燕开庭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打到了这个程度,两人也没有再打下的必要,胜负已然很明显,明若思若是纠缠个没完,恐怕自己的伤势爆发出来,谁人也救不了她。
“哼!”女子冷哼了一声,道:“新晋弟子吧,若是真人弟子,我应该是知道的。”
付明轩又道:“上去的人数,也不是没有限制,等你发现自己离山顶只有一步之遥却怎么也上不去的时候,你就知道自己应该是处于榜单之外了,那个时候,新的榜单已然形成。”
果然,刚走出那片和明若思战斗的区域,燕开庭的面前就站着一个身穿靛色长衫的青年男子,看起来也不过是三十岁出头,但手上的红色光环十分耀眼。
男子脸上又现出疑惑,随即叹息一声,道:“看来我的名气还是不够啊,小有门的核心弟子竟然还有不认识我的,那你知道诸生门吗?”
眼前的这男子听到前半句,眼神分明明亮了起来,结果在听到了元籍真人这四个字之后,脸色就又沉了下来。
凌霄真人道:“照你这样逢人就打,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才能上山,到时候浮图上早就没有了你的位置,你得加快自己的脚步,知道吗?”
慢慢摸索着,燕开庭好像摸到了一根十分粗壮的巨树,慢慢潜了过去,燕开庭扶着树干在倾斜的山路上站了起来,巨大的树冠噢耶能够遮挡一些雨水,就在燕开庭松了一口气时,噼啪一声一道闪电划过了天际,顿时四周仿若白昼一般,一切都是清晰可见,燕开庭只看到,自己的面前,竟然站了一个人!
那明若思比自己高出了一个境界,还是星极门的真人,无论如何燕开庭都不能掉以轻心了,但是,隐隐之间,燕开庭总觉得这个明若思有一点那么不大对劲,虽然明若思隐藏的极好,燕开庭还是觉得有一些不同。
不过,一个想法迅速占据到了燕开庭的脑海之中,眼前的这人,若是不用亲自去打榜,那么很可能的是,他已经在榜上了!
转过身来,付明轩看向燕开庭,问道:“你这一次出门带了多少法器?”
燕开庭虽然一开始心中也不想战斗,但明显的已经听见对方有了退意,在这种情况之下,正是对方心理防线最和图书不坚固的时候,更是会影响战斗,这就为自己提供了一个好机会。
燕开庭整个人都懵了,这算什么?避战么?自己能和他遇见就必定是浮图榜在其后做工,无论如何,打上一场才是正解。
而燕开庭则是双手紧紧握着藤蔓,丝毫不敢稍动,就见着眼前这名真人在惊雷闪电当中化作飞灰,如此威力,让燕开庭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燕开庭听了,也在内心当中哼了一声,如此畏难,还想着要上浮图榜干什么!
燕开庭一愣,然后摇了摇头,付明轩的战力,尽管处于同一级别,也要高出别人太多。并且,付明轩在真人境前磨砺良久才一举突破,已经不是寻常真人可比。
付明轩叹息一声,敲了敲燕开庭的脑门儿,道:“你怎么这么不开窍呢?你看四大门派当中除了那些刚成为上师的弟子之外,高阶上师一个都没动,何况是真人?笑到最后才是赢家,干嘛着急这一时半刻?”
燕开庭挠了挠头,这下就难办了,且不说眼前这凌霄真人根本就不想和他打上一场,就算打上一场自己也是必输的结局……自己还要不要跟他打呢?
此时,除了山顶之上的浮图榜透着蒙蒙金光之外,整个萃英山都是漆黑一片,然而并没有一个人停下脚步。
如此机会,燕开庭自然不会放过,于是朝着那边朗声道:“前辈想要避战,只怕那浮图榜不会答应吧!”
“浮图榜?”燕开庭转过身去,问道:“怎么回事?”
付明轩顿了一顿,接着说:“不过不知陷阱,也没有那么简单,所谓的陷阱,也不仅仅是陷阱而已。”
凌霄真人冷笑几声,道:“虽是浮图榜自有安排,与你对阵之人都是冥冥中的注定,但是既然注定了要遇见的话,早遇见一点不是更好?”
燕开庭点了点头,手上现出泰初锤,摆出了格斗架势。
就在这时,燕开庭感受到有什么东西缠绕在了自己所倚靠的树干之上,燕开庭一愣,那真人抓着一根铁索就飞了过来。
“陷阱?”燕开庭眼珠一转,随即就哈哈大笑起来,拍着付明轩道:“没想到你也会有和我一样耍小聪明的时候啊!!”
“那我们还等什么?我们也赶紧上山吧!”燕开庭道。
燕开庭若有所思,沉默片刻,望向付明轩道:“什么时候开始上山?”
在燕开庭的眼中,这人手上的紫色光环是如此耀眼,比自己高了一阶,燕开庭望着眼前这女子,心里就嘀咕起来。
说完这句话,那真人手上就现出一团耀眼银光,竟是不断变大,其中能量有若实质,浓郁异常,这一拳若是轰在了燕开庭的身上,不说丧命,也得是重伤。
燕开庭点了点头,望着那蒙蒙金光,依稀可见一面庞大的闪耀着金色光芒的好似墙壁一样的榜单,漂浮在山顶的半空之上,就在这时,燕开庭发现自己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淡青色的光圈。
果然,就只听见一声断裂之声,那名真人惊叫一声,整个人就顺着山路划了下去,不过真人毕竟是真人,不出片刻,他整个人缓缓腾空,就飞到了燕开庭的面前。
“你走吧。”凌霄真人突然望着燕开庭道:“遇见我,是你的运气,运气,也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燕开庭点了点头,随后两人又仔细商讨了一下如何利用自己身上已有的法器来制造陷阱,并且付明轩又详细叮嘱了燕开庭一些事情,两人才分别上山。
“我已久居浮图榜前列,根本就不用和你们这些冲榜的新晋真人一样,要靠着自己的能力打上山。”凌霄真人淡道:“再说,我上山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要参加建木大会!”
回到暗夜当中,虽是看不见那人的面容,但是手上的紫色光环,异常明显。闪电再一次划破天际,借着这道转瞬即逝的光芒,燕开庭看见自己面前站着一位约莫四十岁出头的真人,也和自己一样,扶着一根树干,在倾泻的山路上离着。
燕开庭挠了挠头,道:“可真复杂呐!从别人手下逃脱的同时,自己怎么会有余地去阻拦别人?”
付明轩抬了抬头,道:“你看,那些人不已经开始上山了么?”
那男子身形停住,转过身来看向燕开庭,有些疑惑地看到他,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去山上?”
“明前辈!”燕开庭拱手道:“萧然实在是有愧,趁您之危了。”
燕开庭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但是心下还是有着挥之不去的忧虑,要成为一万名真人当中的前三百,实在是太难了。
燕开庭一愣,道:“这个……我的确不认识前辈。”
付明轩点头道:“建木大会可没有什么赛制可言,只要一路打上去便是,只要你能占到山顶之上,就能够触碰到浮图榜,那样你的名字便自动会上去,也算是浮图榜见识到了你的修为和能力。”
燕开庭一愣,不解地问道:“那是……为了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