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众生错

第一百五十章 上山

燕开庭的速度也是极快,转眼就来到了红翎真人的面前,红翎真人虽然刚刚发出声势浩大的一击,此时仍然留有余力,一个侧身,就贴着燕开庭冲过,一只手就拉住了燕开庭,将他往自己面前一带。燕开庭只觉得自己的腹部传来一阵剧痛,但也没仔细看,而是举起泰初锤在红翎真人的肩胛之处狠狠打上了一击。
燕开庭一怔,道:“莫非,你是散修?”
对方明显的已经发现了自己,燕开庭赶忙拿出最后一股劲儿爬了上来,以免被那人给推了出去,自己不得不腾空犯规。
这个时候,痛楚才那么的明显,就像是潮水一般,不断地席卷着自己,好像要将自己完完全全吞噬进去,将自己的意识全然模糊。
燕开庭本能地就举起泰初锤,仔细盯着麒麟兽,一有反应,泰初锤便可做出抵挡的动作。
燕开庭看向周围的结界,心想着怎么将这道结界给打开时,就只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麒麟兽就朝着自己飞奔了过来。
说完,燕开庭就从芥子袋里取出几小瓶药粉,塞到了红翎真人的手里,站起身来,燕开庭想红翎真人行了一礼,转身便蹒跚着步子离开,消失在了树林之中。
只听见轰的一声,那一拳便落在了麒麟兽的身上,麒麟兽庞大的身躯轰然而倒,由此也可见燕开庭那一拳可谓是威力十足。
燕开庭连忙闪避在一边,他可不想自己吃上自己的一击,再次站起身来,燕开庭望着眼前的麒麟兽,心下就思忖起来。
而在另一边,付明轩自然是所向披靡,几乎和他对阵之后的真人没有一个不是抱有尽快远离他的心情,此时的他,与在燕开庭还有小有门面前的形象完全不同,若说他平日里沉静地就像是一片深潭,而此时的他,就是冷静的如一块浮冰。
看来自己小小地睡了一觉,伤势已然是好了大半分了。
不知不觉,雨势减小,天亮之后,雨就完全停了,燕开庭也终于攀爬过了那一段好似峭壁一般的山路,终于来到了一处平坦之地。
再次醒来,已经是日暮时分,夕阳照射在燕开庭的脸上,一片融融暖意,燕开庭活动了一下身子,居然没有那么痛了,缓慢地撑起身子来,手中的那颗珠子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光彩。
从麒麟兽散发出来的银光,在四散开来的过程中渐渐变暗,逐渐的好似与周围的空气融为了一体,燕开庭还没有弄清楚这厮在玩些什么把戏,突然就感觉自己好像与外界隔绝了一般,四周望过去,竟然在燕开庭和麒麟兽的身周出现了一层结界。
只不过,伤势好起来并没有让燕开庭高兴起来,不论怎么说,这一次自己竟然睡了过去,所耗费的时间着实太长了,两三个时辰,足够自己再行进很长一段距离了。
这一段崖壁,可谓是寸草不生,燕开庭紧紧抠着一些突出的岩石,勉强向上爬着,此时突降暴雨,别说向上爬了,就是移动也非常困难,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心中不断默念着,祈求浮图榜千万不要再让他遇见什么人了。
燕开庭捂着正向外淌血的伤口,忍着剧痛从芥子袋中取出一小瓶药粉,倒在了伤口之上,伤口孙然并没有什么好起来的起色,但总归是止了血,只要自己能够忍受痛楚,就不影响自己的行动。
如此娇俏,如此可爱,如此年轻。
萃英山上,动不动就是突降暴雨,燕开庭悬挂在崖壁之上,丝毫不能动弹,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从湿滑的崖壁上跌落下去,这一段路,竟是要比昨日的那倾斜的山路还要困难。
麒麟兽的身周遍布铠甲,也不知道这一拳打到了那铠甲最为厚实坚固的侧身有何反应,燕开庭这一拳已经是蓄足了能量,并且打出去时在用力之上毫无注水,可谓是结结实实货真价实的一拳。
说完,燕开庭便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突然只听见一道声音出现在燕开庭的耳边。
燕开庭本身就是火属性,并不惧火,但是只是觉得这团火焰并没有那么简单,怕是会与自己本身的火属性相克,于是就身形一闪,躲避了过去,不过手上所积蓄的那一拳,便随着燕开庭侧闪而过朝着麒麟兽的侧方打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力量从自己的手上传来,只见牢牢抓在自己手心的长鞭忽的被拉得绷直,另一边,燕开庭右手紧握着长鞭的另一端将自己往他身前一带,另一只手就将自己搂入怀中。
那小姑娘道:“小弟子何须多问,就算问出了,又能怎样?”
“好你一个皮肉之痛!”红翎真人深呼吸几口,直立起身子来,道:“既然你觉得这只是一件小事,那我便让你也尝一尝,这皮肉之痛的滋味!”
“你……”
那麒麟兽也在地上磨了一磨蹄子,好似在应允燕开庭的话似的,在燕开庭的视野当中,麒麟兽的手边散发出一层濛濛银光,仔细一看,原来是从他身上遍布的铠甲缝隙当中释放出来的,也不知道这光芒为何,只见浓郁的银色有若实质。
红翎真人收起笑容,冷哼了一声,道:“你这小弟子,知道了我的年纪之后,态度就转变的这么快,哼,今天就让我这个做长辈的,好好教训你一下,告诉你这上山之路,不吃点苦头,怕是来的太容易!”
燕萧然站起身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便从储物戒之中取出一颗用于疗伤的珠子,吸收了进去,瞬间,燕开庭身上的外伤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着。而红翎真人,此时腰腹上的伤口仍然向外不住地流着血,自己的那一击虽说并没有伤到红翎hetushu•com真人的要害,但是由于自己的体内之火加持到了泰初锤之上,便不再是寻常火焰。被这种火焰所灼伤,怕是一时半会儿也好不起来了。
一边向上爬着,燕开庭的心中就有了自己的想法,若是仅仅因为腾飞上空而遭到了浮图榜的击杀,如此也太不近情理,再说,这样几万人,总有那么一两人被逼急了或者说是遇到险境了,就以御空的方式保住自己,但也从来听到有人被浮图榜击杀的消息,看来,是因为那名真人对燕开庭起了杀心,并且已经带着这种心情有了行动,这就是违背了浮图榜的原意,所以才会受到如此惩罚。
就听见麒麟兽发出一声闷哼,随后甩了甩头,好似被燕开庭打晕了一般,踉跄了几步,燕开庭哈哈大笑两声,看来自己在这结界当中,只是泰初锤受了压制,而自己本身的实力,仍然和以前一般。
就算不一般,燕开庭却不会将他放在眼里,兽毕竟还是兽,当年自己是上师的时候就从未怕过,何况现在已经成为了真人!
这一击,燕开庭可谓是用尽了全力!只听见咔嚓的一响,抓着燕开庭的那只手陡然松开,燕开庭捂着腹部在地上翻滚几圈,再次望向红翎真人时,竟只看见红翎真人半个肩膀耷拉着,显然是被燕开庭那一击敲碎了骨头。
而这层结界,将燕开庭和麒麟兽放在了一小片区域当中,将他们与外界隔绝,甚至燕开庭连外界的一些气息都感知不到了,
燕开庭心下暗惊,怎么回事?难道在这个结界当中,自己的实力被压制住了吗?
“可是你动心了……”麒麟兽任然不肯放弃,望着燕开庭道。
燕开庭此时不想与红翎真人多费口舌,在他看来,如今怎样分出胜负才是最为关键的事情!红翎真人的战力已经是大打折扣,但是自己的伤势或多或少对自己也有一定的影响,就算自己比红翎真人要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情急之下泰初锤的这一击对于红翎真人来讲,简直就是不堪一击,就像是拨弄一个玩具球一般,红翎真人伸出手来就将燕开庭的雷火拨弄到了一边,燕开庭顿时哑然,见过有人将自己的雷火球打开的,还没见过直接用手拨开的!
一时之间,关于这为首的两大门派的首座弟子的传闻就流传开来。
“你竟然蛊惑我?!”燕开庭对着眼前的麒麟兽怒目而视。
燕开庭没有说话,此时每走一步,他的腿上就传来剧痛,说话只会耗费他的力气。
燕开庭无语道:“喂,我现在不想跟你打,建木大会上,我不想伤害任何生灵,你哪儿凉快哪里呆着去吧!”
燕开庭整个人都无语起来,脸上挂着的表情可谓是精彩纷呈。
没想到这麒麟兽却好似没有意思要退避的意思,反而周身升腾起一阵阵气浪,有着要和燕开庭干上一架的气势。燕开庭心中喟叹一声,此时他已经是疲累至极,实在是不想和一只凶兽浪费自己的体力。
噗的一声,燕开庭就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就像是一根细线穿过了燕开庭的脑海,顿时他就好似醒过来了一般,眼睛蓦地有了神采,看着自己高举着的右手,眉头一皱,就迅速将泰初锤收了起来!
燕开庭哼了一声,道:“若那天地之道,是以牺牲生灵的性命而得来,那我宁愿不要!”
燕开庭加快了受伤的呃动作,不住地刺向麒麟兽的肉身,麒麟兽吃痛,发出一阵阵哀嚎,最终,随着燕开庭最后的一次刺入,结界就像是被打碎的一面铜镜一般,哗啦一声,完全破碎。
只见那红衣女子轻笑几声,道:“难道我叫你小弟子还有不对的吗?我成名时,你怕是还没有生出来!”
红翎真人不住地向后退,此时身后,已经是悬崖峭壁,自己若是跌落下去,怕是功亏一篑。而现在,自己的左侧身子几乎已经完全不能动弹,左手完全抬不起来,腰腹间的伤口不住淌血,阵阵痛楚裹挟着她,但是她仍然咬牙不住地攻击!
燕开庭惊讶道:“你……你难道已经……那个年纪了?”
燕开庭继续奔跑在山间,这一段路十分好走,燕开庭便也抓紧时间,丝毫不逗留。
燕开庭尝试着发出雷火束,只见自己用了十分大的力气,发出的那一击就连自己也不忍卒看,撞击到了麒麟兽的身上,恐怕就像是给他挠了个痒痒,果然,麒麟兽坐下身来,伸出一只后蹄子在自己颈间挠了一挠,动作神情就跟挠痒痒的冰灵一模一样。
红翎真人大笑几声,又将鞭子狠狠抽了一下,道:“我看你这一路上来,就没有输过吧?”
燕开庭一愣,便道:“你是红翎真人?”
此时的他,只想拥有一个短暂的歇息。
相比之下,燕开庭这一路行进上去,就要艰难得多。
燕开庭就像是魔怔了一般,举着泰初锤,源源不断的力量,就汇聚在了锤子之上。
燕开庭只觉得这个想法在脑海中萦绕着,裹挟着他,让他缓缓举起了泰初锤,说不上是为什么,就是觉得,自己实在是不愿意放弃那近在眼前的千年修为。
一边走着,一边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一般,燕开庭左右望着,突然,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样,就朝前走了过去。
天色渐渐黑了,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排名状态,前面的人还多吗?后面的人还有多少呢?
如此朝着山上奔跑着,燕开庭从未觉得自己的目标是如此的明确。
这是这一次,燕开庭觉得自己都要拿不住泰初锤了。
尽管经历了之前的那么多战斗,无论环境有多么和*图*书恶劣,对手有多么强悍无论怎样遭遇试探,自己都始终紧绷着那根弦,没有丝毫的放松,如今已经可以看见山顶了,自己就更不能有半分松懈。
既然如此,也不要怪自己不客气,燕开庭手上发力,手持泰初锤,在身前不断地搅动着,准备发出一道螺旋雷火束,朝着麒麟兽薄弱的地方进行攻击,只是搅动了一阵子,燕开庭便觉得自己的动作滞涩起来,好似面前有一团粘稠的稀泥一般,限制住了他本该飞速的动作。
燕开庭心里恨不得一松手让自己掉下去摔死算了,还让不让人喘口气了!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在燕开庭现在所处的位置,抬起头来,已经可以看到黑云掩映之下的濛濛金光,燕开庭知道,自己已经是离山顶不远了,只是现在他并没有太多高兴的情绪。因为他知道,离山顶越近,自己所遇见的对手便是越来越强悍。
一剑光寒十九洲在他的手里,就像好似与他融在了一起一般,有时候,根本不见他手动,只是在意念只见,凛凛剑意便已倏忽而至。
第一次听过说红翎真人时,燕开庭还以为又是一位清绝出尘如谢无想一般的女子,并且在如此年纪,应该有了岁月的沉淀,却没有想到,红翎真人居然是这副模样。
好似麒麟一般的兽,站立在道路中央,摩擦着粗壮的蹄子,就像是一个收过路费的一样,睁着一双通红的巨眼望着燕开庭。
这可是萃英山的千年岩石,红翎真人就这么轻轻地抽了一下,就有了如此深痕,燕开庭也是惊讶的不行。
燕开庭抬起头来,心想看年纪咱们俩差不多,为何说起来话来,你却是如此老成?
却不想,在那麒麟兽的面前,突然现出一道光盾,就将燕开庭的雷火挡住在身前,随着光盾的一阵波动,雷火竟然被反弹回来,朝着燕开庭袭了过来!
“怎么样?我这手一下去,你就会死!”红翎真人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盯着燕开庭道:“不得不说,你长得还挺好看的。”
燕开庭心下一惊,转身就朝着后面跑去,没想到还没跑上几步,就一头撞在了那看不见的结界之上,燕开庭只觉得之际大脑一阵嗡鸣,但是仅剩的那点理智还是让他的双脚不停迈动着,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攻击越来越无力,为什么燕开庭却好似完全不受影响一般?!在她的认知当中,谁人吃了她这么多鞭子,都应该是完全站立不起来,甚至真人以下都是必死无疑,而眼前这少年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燕开庭尝试着朝这只麒麟兽走去,但是很明显,这只麒麟兽压根就不打算让燕开庭过去,燕开庭只好举起泰初锤,道:“你今日拦我上山,便是当着我的心愿,那么看来,只有一战了!”
而这一次,挡燕开庭道的,居然不是人,而是一只兽。
看到燕开庭的反应,那小姑娘绽放出一个灿烂无害的笑容,道:“怎么了?不敢相信吗?”
几乎就是在结界破碎的瞬间,燕开庭感受到了来自泰初锤的召唤,只见他从麒麟兽的身上一跃而下,泰初锤便出现在了手中,轰的一声,一团雷火就打了出去,麒麟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这雷火掀倒在地。
好在,直到天亮,燕开庭也再也没有遇到过别的真人,也终于让他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人们只知道,遇上了沈伯严,就跟遇上付明轩没有什么两样,几乎是不超过十招,就能定下胜负来。
举起泰初锤,这一次,燕开庭决定先发起攻击!
行于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燕开庭只能稍微放慢了自己的脚步,以免遭遇到什么不测。
你永远不知道,在他那可以看见的冰面之下,隐藏着多么巨大的不为人知的冰冷力量。
“不知姑娘是哪个门派的?”
这一次遇到的真人规规矩矩,和燕开庭一样都是来自门派之中,互相报了家门之后,燕开庭才知道对方是来自七个中型势力当中的一个,燕开庭对那个门派虽然有所耳闻,但是并不了解。两人也不多说,就对起阵来。
作为为数不多已然上了浮图榜的女性真人,传说红翎真人从未落下榜单过。并且,作为修道界七大中型门派之一的凤栖坞唯一的女性长老,红翎真人可谓是备受瞩目。
然而此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只麒麟,神秘且强大燕开庭是可以感受到的,然而却怎么都不觉得他吉祥,反而越看,越觉得危险起来。
燕开庭被扼住了喉咙,却依然挤出一个笑容来,道:“红翎前辈,难道是舍不得对我下手?”
看着燕开庭惊讶的表情,红衣女子显然十分受用,又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声好似银铃一般清澈,根本看不出来,她其实已经是一个门派的长老级别的人物了。
燕开庭赶忙站好,道:“在下小有门燕萧然,今日得见姑娘,实在是惊叹,姑娘看起来不过是二十岁出头,竟已有了如此实力,让萧然自叹不如。”
抱着红翎真人,燕开庭迈着蹒跚的步子,缓慢向前走着,红翎真人此时已然全无力气,瘫软在燕开庭的怀里,只是喃喃道:“我输了。”
“是吗?”燕开庭的脸上露出笑容,然而就在这一刻,红翎真人感到腰腹上一阵剧痛,当即就松开了手,向后方极速退了几步,捂着腰腹,只见手上不断有鲜血涌出。
眼见着燕开庭走进,红翎真人冷笑一声,长鞭划过天际,直直地落在了燕开庭的身上,燕开庭伸出左臂格挡,顿时,刚愈合的伤口又是皮开肉绽!
此时,红翎真人望向燕开http://m.hetushu.com庭的眼中,就有了几分忌惮神色,但是更多的,却是被惹怒之后却又无可奈何的恨意,眼下两人均是负伤,但是明显红翎真人伤的要更加严重一些,准确来说,是身负的伤影响到她的战力。
站定在原地,麒麟兽望着燕开庭离去的方向,突然变成了一道金光,飞向了那山顶之上的濛濛云雾当中。
对于一个真人来讲,碎骨并不是一件大事,几日之内就可以完全愈合,然而此时此刻,并不是愈合不愈合的问题,碎了肩胛骨,红翎真人根本无法使出她的真实战力来,这样一来,她明显就裸了下风。
那麒麟兽好似听懂了燕开庭的话语一般,突然就张开巨嘴,发出一声响彻天际的吼叫,燕开庭只觉得自己的耳膜都要被震裂了,由此可见,站在他面前的这只麒麟兽,并不是一般的凶兽。
那小姑娘掩面轻笑道:“你这小弟子,还真会说话,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不会打败你了!”
燕开庭朝着红翎真人拱手道:“晚辈对不住红翎真人,只是晚辈在行此事之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边是从您带给我的危险当中逃脱出来,对您,是绝无杀心,并且方才的那道伤势,并未伤到内在,对您来说,不过也就是皮肉之痛而已!”
那么,自己岂不是有了千年的修为?
“可我为什么要杀了你?”燕开庭道。
燕开庭举了举手,道:“我这一辈子后悔的事情也不少,但绝对不会包括这一件!虽然不知道你是抱着什么目的,但是我还是劝你一句,好自为之!”
“姑娘,咱们无论如何也是要打上一场,就算你不想让我知道你的身份,也不要如此轻视我。”燕开庭望着红衣女子,郑重道。
望着燕开庭淌血的双腿,伤口叫人触目惊心,红翎真人半倚靠在树干上,眼神十分复杂,握着药瓶的手,渐渐地就握紧了起来。
处于同一级,都是年轻真人,燕开庭有泰初锤的加持,自然是胜券在握,打完这一场之后,燕开庭又加快了速度朝着山顶跑去。结果还没有跑几步,又是一处崖壁出现在自己面前。燕开庭傻了眼,心想为什么会有这么难走的路。
“哼!”燕开庭冷哼一声,这才明白了麒麟兽打着什么注意,难不成还担心自己搬救兵来着么,不然升起一道结界干什么,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索性,燕开庭一边飞奔一边将泰初锤收好,然后一个转身,对着紧追自己而来的麒麟兽就是一拳轰了出去,这一拳,燕开庭虽是仓促,但是也算是用尽了全力。
说完,长鞭便带着一道凛厉之风滑向了燕开庭,燕开庭迅速闪避开来,然而这长鞭好似比自己的速度还要快上一分,嗖的一声就来到了自己的面前,燕开庭也不是吃素的,他生生地就调整自己的身形,止住了朝侧边移动的冲势,转而向着后方迅速褪去。
夜已经深了,不知道为何,燕开庭只觉得萃英山十分黑暗,自从经历了吧第一次的雨夜之后,燕开庭就发现,萃英山的黑暗根本就不是一般无光的黑暗,而是仿佛有着浓浓的黑气缭绕在萃英山,将整个山体都染上了一层黑色。
说罢,红翎真人整个人化作成了一道旋风,就朝着燕开庭迅速飞去,燕开庭迅速闪避开来,奈何崖壁之上的空间实在是有限的很,燕开庭的闪避范围也变得极小,他可不想跌落到悬崖之下去,眼看着自己避无可避,燕开庭就举起泰初锤,迅速绽放起一道雷光,就朝着那红色旋风轰了过去。
说完这句话,燕开庭就消失在了丛林之中。
只要不用泰初锤便好,燕开庭心下想着,一股力量又汇聚打了右手之上,飞速地朝麒麟兽奔过去,只见稳定住身形的麒麟兽兽嘴一张,就吐出一团火焰来。
但唯一让燕开庭欣慰的就是,自己沿路上来布下的陷阱好似真的起到了作用,反正在燕开庭的感知当中,不时就有一些真人在自己的陷阱当中栽了一个跟头,拖住了他们的脚步。
麒麟兽道:“我说了,万物皆为道,我在这萃英山呆了千余年,早已融合了天地之道,你若杀了我,便得着这天地之道。等上浮图榜,可谓是轻而易举。”
只见那小姑娘突然收起了面容,道:“门派你就不要管了,既然你是小有门,我便与你是大大的不同。”
反正长鞭的长度有限,自己总有一个安全范围。
燕开庭本不想伤他性命,但是碍于自己时间不能太多耽误,如此用拳头来打一个庞然大物,就是想要把它打晕过去,自己恐怕就要先累死。这样想着,燕开庭就从腰间掏出一柄匕首来,朝着他的后背鳞片的缝隙之处就深深刺了几下,顿时,燕开庭就感受到周围一阵波动,果然,结界受到影响了!
不知不觉,燕开庭的眼睛就缓缓闭上,此时,他刚从储物戒当中拿出来的一个珠子握在了手中,光晕正不断流转。
麒麟兽缓缓走向燕开庭,那种摄人心魄的气息就将燕开庭裹挟,只听它道:“可是,你已伤了我,便是有能力致我于死地,我若死在你的手里,天地之道便在你的手中,你就不动心吗?”
顿时,打地都震颤了几分,麒麟兽何等巨大,摔落在地扬起一阵飞灰,将打地都砸了几个窟窿。
“道生万物,万物皆为道,你若杀了我,这萃英山的天地之道便为你所有,至于浮图榜,那便是易事一桩。”
看着这小姑娘一身红衣,头上插着五彩翎毛,腰间挂着一个盘起来的长鞭,一双大眼睛晶莹闪亮,笑起来十分可爱,燕开庭也不禁好奇起来此人的身份。
http://www.hetushu.com这一下,燕开庭就来了兴致,在麒麟兽挣扎地爬起来之前,就一把骑在了它的身上,狠狠地压住它,双拳便如雨点一般落在了麒麟兽的身上,麒麟兽吃痛,不断挣扎,奈何就算站起身来狂奔,燕开庭仍是牢牢骑在它的身上,不停地击打着它。
看来真是借着浮图榜显灵,燕开庭在这崖壁上的确没有遇见任何人,雨渐渐小了,燕开庭便又继续向上爬,刚爬到悬崖之上,一双脚便出现在了燕开庭的视野之中。
说完,燕开庭转身便走,头也不回。
燕开庭好似被拆穿了谎言一般,脸上挤出一个无奈的笑容,道:“那你为什么扼住我的喉咙,却迟迟不下手?”
而燕开庭此时虽然少了对阵之人,但是所面临的环境,也让他十分不好过。
红翎真人此时仰面朝天,只觉得自己没有了重量,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此时已经达到了最高点,而在下一刻,就只感觉下方好似有人么将自己攫取住了,狠狠地向下拽去,自己就像是下落的石子,将要跌落在一片丛林之中。
燕开庭伸出右手,泰初锤就出现在了手上,轰的一声,一团雷火变打了过去!
站定在崖壁之上的平坦地上,燕开庭才看清楚眼前的这人来。
燕开庭站定,望向自己的腹部,只看见自己的腰腹豁了一个大口子,只向外淌血,而在红翎真人的另一只手上,长鞭握柄的后方,竟然生出一道闪耀着寒光的利刃来,沾染了自己的鲜血,正缓慢往下低着。
而此时的燕开庭,手上握着泰初锤,泰初锤的顶端,居然生出一根火刺来。
“哈哈哈哈!”红翎真人仰天大笑几声,道:“你这个小坏蛋,居然想引诱我杀你,然后我就会被浮图榜所击杀?”
燕开庭怔了一怔,站定在了原地。那可是天地之道啊,这麒麟兽若是在萃英山中有着千年的命数,日月之精华,朝露晚霞,便是已经吸收地充足完备了,自己若将它杀了,天地之道就会到了自己手中。
若是拦路石的话,出现的也太不是时候了。
于是人们就开始期待起来,这两人实力如此相当,若是他们遇见了,将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也不知为何,手中的泰初锤渐渐失去了光芒,燕开庭挥舞了几下,发现泰初锤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虽然泰初锤本身就很重,但是向来在自己的手中就像是一片轻飘飘的羽毛。
燕开庭收起泰初锤,在这种情况下,燕开庭不想用雷火直接去攻击红翎真人,万一红翎真人躲避不过去的话,自己岂不是无心之下要伤了她的性命?
上上下下检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确认自己完好无事之后,燕开庭便又开始奔跑起来,此时在他面前是一条平坦向上的山路,虽然杂草丛生,但是并不影响他的行进,难得有这样好的一段路程,燕开庭只希望自己不要又遇见对手。
燕开庭双手叉着腰,没好气的道:“像你这种兽,本小爷不知道杀了多少个,不要仗着我近日不能对你痛下杀手就得寸进尺,将你打成残废也不过是一只手的功夫而已!”
麒麟兽道:“怎么,你不要那天地之道了吗?”
燕开庭根本不知道,自己选择的一条路是多少人都唯恐避之不及的一条路,环境十分艰险,在这种不能御空的条件之下,只能全靠着自己的力量向上攀爬。
燕开庭望着红翎真人,说不出话来,干脆就摆出了格斗架势,泰初锤便出现在手中。
付明轩所走的那条路,平坦安全但就是人多,他几乎走上一小段就要对阵,只是无论面对的人是个什么境界,在他手上过不了十招就已落败。一时之间,关于付明轩的种种传闻也就流传了开来。
抱着红翎真人,燕开庭旋转了几圈,终于稳定住身型,此时红翎真人已然身受重伤,按照她的性子,宁愿自己跌落山崖,怕是也不会御空破坏规则,是以想到了这一点,燕开庭才做好了将她一把拉回来的准备。
红翎真人道:“我不是说了么,你长得还挺好看的~”
望向麒麟兽的那双通红色巨眼,此时那双眼睛就好像是两面鲜红色的镜子,燕开庭可以清楚地看到倒映在上面的自己的身影。此时自己面无表情,或者说是冰冷如霜,这种神态,绝不是他所有的!
燕开庭回过神来,就知道此次自己恐怕是遇到了劲敌,必须要输上一回了。
看来那红翎真人已然是动了真怒,才出如此狠厉招数,眼下两人均是负伤,胜负竟然一时难分。
只是,他总觉得自己有点身不由己,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
经过了刚才那一次的试探,燕开庭便再也不敢掉以轻心,已经走到了这里,若是栽在了一只兽的身上,燕开庭怎么样都会心有不甘。
然而实力就是实力,在他二人的面前,寻常人根本就招架不住。
燕开庭愣住了,站定在原地,盯着麒麟兽看着,道:“你说什么?”
虽然燕开庭自己觉得自己还是足够幸运,到现在还是没有输过,但是自己也感觉得到,自己在路上已经耽误了太长时间。
燕开庭按照凌霄真人的指点,加快了自己的速度,也不知道为何,一个早晨都没有遇到过对手,直到接近午时,才与一个真人碰上了面。
顿时,就只见在燕开庭和红翎真人之间爆发出一阵气浪,红翎真人就像是一片羽毛一般,轻飘飘地飞上了天际,那一抹在风中飘荡的红色衣衫,此时竟显露出了唯美的感觉。
有人说他们两人是这一世不可多得的天才,有人却说,他们两人是在建木大会上行了什么猫腻之事,除非是四大君,像http://m.hetushu.com他们那样的年轻人,应该是没有这么高的修为等级。
虽然天地之道很是让人动心,但是要自己做出残害无辜生灵的事情,对于以前的燕主来说,也许不是一件难事,然而对于现在已然得道成为了真人的自己,这种事情做出来,应是有违道心。
只见对方好似一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小姑娘,正眨巴着一双眼睛望着自己,燕开庭就在想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问题了的时候,那小姑娘右手上的紫色光圈就将他拉回了现实当中。
说罢,长鞭便呼啸而至,此番长鞭的速度,竟是比第一次还要快,在空中还带上了几道虚影,燕开庭还未来得及闪避,就只感受到自己的左侧手臂传来一阵剧痛,随后整个人都飞了出去,撞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之上。
看来这并不是一只普通凶兽,甚至可以说,是一只神兽。
燕开庭皱着眉头,站定在距离红翎真人一丈远的地方,完好无损的右手不断积聚力量,随后抬起胳膊向后,怒吼一声,便轰出了这震撼天际的一拳!
直到确认红翎真人再也看不见自己,燕开庭便好似如释重负一般,往地面上一倒,栽倒在半人多高的草丛当中。
凛凛拳意有若实质,挟杂着丝丝火焰,就朝着麒麟兽砸去,顿时,麒麟兽身形一滞,就欲升起一道光盾,可没有想到燕开庭的拳意倏忽而至,还没来得及升起光盾的麒麟兽硬生生地吃了燕开庭这一击。
再看向他右手上的青色光圈不断地光芒流转,在紫色红色三色当中不断地切换,与他对阵过的人,都不知道这人究竟是个什么境界。
看着燕开庭如此避开自己的第一道攻击,红翎真人那少女般的脸庞之上便露出一道玩味的笑容,看着燕开庭道:“有意思,今天便陪我好好玩一玩!”
挣扎了几下,麒麟兽没有站起身来,燕开庭看它那副模样应该是追不上来了,于是道:“此我并没有伤及你的性命,顾念你也是一条生灵,现在你已是如此状态,劝你好生隐藏自己,若是撞见了别的真人,脾气一上来的话,你怕是就要殒命于此了!”
燕开庭愣住了,难道比试之前自报家门有什么不对的吗?再加上,明明两人年纪看起来差不多,就算境界高了一阶,也不要小弟子小弟子地叫好吗?
然而天不遂人愿,你不愿意见到什么,就偏偏来了什么。
在上古神话当中,麒麟一直都是非常神秘且强大的存在,被封为神兽,常被世人所击败,看作是吉祥之物。
燕开庭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面对已经受伤的女流之辈,无论怎样,都不会使出杀招来!
燕开庭转过身来,只见那麒麟兽站起身来,浑身散发着一种使人心驰神往的气息,一双巨眼盯着燕开庭,仿佛就是对着燕开庭在召唤。
这就不是能不能忍受痛楚的原因了,骨头碎了,等如说一侧手臂都不能用了。
“对,对,就是这样,来吧,杀了我,这千年来的天地之道,就是你的了。”
在另一边,沈伯严作为门派中人年轻一代的最强者,自然是所向披靡,无论遇见的是什么样境界的真人,他都以不可压倒之势胜出。让人感到疑惑的是,他居然跟付明轩一样,右手之上表明等级的光环也不断变换着颜色,让人根本猜不透他的真实修为。
然而浮图榜却让所有人都失望了一次,不仅没将他二人安排在一起,反而将他们引领地越走越远,两人根本就没有碰面的机会,只是让别的真人都吃尽了苦头。
“你会后悔的!”麒麟兽在后放喊道。
“好你个燕萧然,居然行如此诡诈之事!你如此伤我,就不怕浮图榜击杀你吗?”
走到近前,只见一棵古树之下有着一个可以容纳一人的树洞,燕开庭将红翎真人放了下来,让红翎真人倚靠在树干之上,道:“红翎前辈,萧然实在是对不住你,这一方树洞可以为你提供荫蔽,也不用担心你的安全。”
红翎真人,可谓在修道界鼎鼎有名。
然而,燕开庭就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直直地朝着红翎真人走了过去,脚步坚定,神情坚毅,红翎真人又是一道长鞭抽在了燕开庭的腿上,顿时皮肉绽开,燕开庭也只是踉跄了一下,仍然朝着红翎真人走了过去。
几乎就在瞬间,红色旋风陡然而至,一只纤纤玉手就将燕开庭的喉咙扼住,红翎真人的面容就在燕开庭的视野当中清晰起来。
看着燕开庭出了神,红翎真人抽出腰上的长鞭,朝着燕开庭脚下就狠狠抽了一下,顿时地面上就出现了一道深痕。
燕开庭缓慢地向红翎真人走去,红翎真人站起身来,用能动的右手举起长鞭,指着燕开庭,沉声道:“好你个小子,下手竟是如此狠辣!我红翎行走修道界数十载,也没见过像你这样的蛮横的小辈!”
燕开庭冷笑一声,道:“动心又如何?我本就是一介凡人,所有的也不过是一颗凡心,重要的不是我动没动心,而是我能不能够控制这一颗心!”
一些与他本来就相识的真人在与付明轩对阵之后,都以一种十分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分明是以前所熟知之人,为何今日在眼前却是如此地陌生,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就连身上的气息,也变得不像是从前。
这种事情,燕开庭是万万做不出来的,尽管紧握在红翎真人手中的那根长鞭,释放出的气息让人感到如此危险。
“我红翎成为数十载,却还是一个二阶真人,而你,小小年纪,已经是真人了,厉害的不是我,而是你!”
“说这么多干什么!尽管放马过来吧!”燕开庭右脚后移,做出随时攻击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