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众生错

第一百五十一章 千夏

燕开庭走到这面峭壁前,拿着这凿子,没事多大力气就朝着崖壁凿了下去,没想到锵的一声,还真凿下一块岩石来。
不是一般的风,而是能将燕开庭整个人吹飞的狂风,燕开庭一个不小心,整个人就朝下坠去,然而凿子在手,燕开庭贴着崖壁就凿了进去。
“城中的贵人?”燕开庭皱眉道。
“哈哈哈哈!”长梦真人大笑几声,道“我就喜欢有骨气的弟子,来吧,今日我这个做长辈的,便陪你好好玩玩!”
为首的官兵哈哈大笑几声,道:“我说夫子,这人的命呢,都是天注定,但也不曾想着有你这等好命的,明明身在乡野,却一朝要飞到天上为龙凤咯!”
不过,燕开庭看到这一幕,却是十分无语,这分明就是装的好吗?
这是修为尽失的表现,燕开庭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突然,他感受到泰初锤在自己体内震动了一下。
无论风有多么大,来自这个世界的恶意有多么浓重,他不能停下来,他要往上爬,不断上升,上升,只有上升,才能对得起自己,对得起那些不断鼓励自己,关心自己,帮助自己的人!
“别担心,只是打了你一拳而已。”
而在另一边,沈伯严作为新晋真人,已是第一个踏上了山顶,只见他的脚步异常沉稳坚定,手持长剑,头颅微微扬起,看着掩映在云层当中的浮图榜,金光已经披洒在了他身上了。
燕开庭道:“皇女?是谁?”
然而,被燕开庭打倒在地一阵哀嚎的长梦真人却是千真万确,燕开庭心下一惊,就赶忙冲着那点红光跑了过去。
然而天不遂人愿,燕开庭怎么都不会想到,这时突然起了狂风。
继续行进了一日,第二天早晨,燕开庭便来到了千夏国都城之外。
这天下怎么还有这等好事?这等好事怎么又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燕开庭心下一阵无语,当然不公平,自己一个新晋真人要和你这个三阶真人比试,怎么都不叫公平。但是浮图榜就是这种规则,不服也没有办法,还有,这跟晚上有什么关系?
那真人轻笑几声,道:“有骨气,只是不要后悔就好!”
为首的官兵怒目道:“怎么了?!”
无非就是等级上的不公平,燕开庭心想,自己也不是没有遇见比自己强很多的真人,但不都是一路这样过来了吗?
只不过,雷火速度已然够快,没想到那人的移动速度却是更加快,燕开庭都还没有看清楚那人的移动方向,便感受到自己被一股无名的力量远远地推出,在地上翻滚了几圈。
这些“人”长得比这里的普通人差不多高,面相却不似正常人,面色异常惨白,就像是抹了面粉一般,鼻梁高挺,尤其是一双唇仿佛淌着鲜血,十分鲜红。一双耳朵还尖尖的,好似精灵一般,只是在耳尖之上泛着奇异的青黑色,其余的四肢身体看起来就和人类的差不多了。
山顶之上,已经有百余名真人正盘腿坐在金光之下,入定得神通,沈伯严走到了他们中间,抬头望向浮图榜,伸出手来,轻轻触摸了一下那有若实质的金光。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摔昏头了吗?
“是是是,老大您说的对。”被打了的官兵满脸谄媚地笑了笑,退到了一边去,望着燕开庭的眼里,又是不解,又是怀疑。
燕开庭明白了长梦真人的意思,站起身来朝着长梦真人行了一礼,道:“多谢长梦真人,今日之恩,他日萧然必定涌泉相报!”
“夫子,今日困倦吗?竟然就在林中睡着了,嘻嘻嘻!”一位童子扯着燕开庭的衣袖,燕开庭突然发现,自己的穿着也变了。
小跑了一阵子,燕开庭就向着那名为首的官兵开始打听起来,燕开庭驾马来到那名官兵的旁边,问道:“官人,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换做平时,燕开庭一飞就上去了,根本就不叫障碍。而在现在不能御空的条件之下,燕开庭看着这面崖壁闪耀着上方浮图榜所发出来的耀眼金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还能感应到泰初锤!燕开庭面色一喜,就欲将泰初锤调动出来,却发现泰初锤震动了一次之后就全然没有反应,别说调动出来了,燕开庭就是要感受到它,自己还得费心寻找一番。调动出泰初锤,已是不可能。
“前辈,我们还是赶快比上一场吧,我们能够遇见,也是浮图榜的安排,即使有不公平,萧然也认了。”
毕竟时间不等人,有时间在这里耗着,还不如快快比试一场,输赢也不是能够磨蹭地出来了。
燕开庭愣了一愣,望向四周,眼神就变得迷茫起来,就在这时,几个五六岁大的童子从桃林中现身,跑向了自己,一边跑一边笑着,不断喊着“夫子,夫子!”
燕开庭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量,整个人在狂风之下变得异常精神抖擞起来,上升的速度越来越hetushu•com快,金光越来越灿烂,好似自己已经触碰到了边缘一般,燕开庭忘记了呼吸,忘记了疲累,忘记了自己尚未愈合的伤口所带来的疼痛,不断上升,直到他的右手,接触到了崖顶之上的柔软绿草,他才知道,自己终于上来了!
燕开庭皱了皱眉,夫子?是在叫自己么,燕开庭回过头去看了一看,发现身后并没有其他人,顿时,燕开庭只感到自己被人一把抱住了大腿,燕开庭回过头来,只见到三四个童子已经将自己抱住,笑眼盈盈地望向自己。
长梦真人躺在松软的草地之上,好似根本没有想要站起身来的意思,朝着燕开庭摆了摆手,道:“走吧,走吧!”
那人怔了一怔,随即挠头哈哈大笑道:“原来是这样,我给忘记了……”
难不成自己的那一击击中了??
为首的官兵朝着燕开庭眨了眨眼睛,有望着后面的士兵们笑了一笑,顿时整个队伍就哄笑起来。
想到这里,燕开庭就开始哈哈大笑起来,且不说这皇女长相如何,自己去走一遭,也是一段历练,没准儿还能抱得美人归,不知道为什么,燕开庭心中就不自觉地开始对皇女遐想起来。
长梦真人却是嘿嘿地笑了两声,就像是一个调皮的小孩一般,道:“什么?开玩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总之我输了,你赶快走吧!”
说完,一道剑光便疏忽而至,燕开庭赶忙躲避到一边,顺手就是一团雷火砸了过去,然而燕开庭这一次却是根本没有抱着能够命中的想法,只是想着能反击就反击罢了。
“你们……?”燕开庭惊讶地望着自己面前这几个小童子,只见他们穿着均是棉麻细衣,也不像是大户人家,但是一个二个长得十分可爱,皮肤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一般细嫩,却又像是大户人家的孩子。
只听见那人“哦”了一声,随即沉默片刻,道:“可是我并不想和你打架,至少在夜晚,并不想和你动手。”
“这里?这里是桃篱村儿,离城里还远着呢!”那名官兵笑着道。
这名童子刚说完,那名稍大些的童子就瞪了一眼他,道:“夫子去城中定是有要事要办,阙若,你就别缠着夫子了。”
“原来是长梦真人,弟子这厢有礼了。”燕开庭朝着长梦真人行了一礼,无论是不是自己门派当中的长者,长梦真人就像是楷模一样,值得被任何一名修道者所尊敬。
长梦真人却是摆了摆手,道:“不必对我行如此大礼,我从未听过你的名讳,可是新晋弟子?”
但是,摔成重伤之后自己的活动能力就会非常受限,时间不等人,燕开庭此时可伤不得。
燕开庭回想到自己登上了萃英山,伸出手来触摸着来自于浮图榜的一道光芒,在那个时候自己的意识就变得昏昏沉沉,随后自己醒来后,就在这里,眼前的一切,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可谓是真,但是在另一种意义上来讲,却又是不真,燕开庭自己也说不清楚。按照他自己的想法,自己现在要不就是处于在幻境当中,要不就是在时间之流里面,不过眼前出现的一切还是稍显简单,燕开庭并不能够完全确定。
现实当中自己情场十分不得志,自己来到了这个地方,天上居然掉下馅饼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宽慰自己。
向来人魔不两立,就算是长相相似但是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物种,但是在这个地方,居然人魔和平相处,看起来好似大家都认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觉得自己是如此平静,如此安心,好像天地之间有什么在抚慰自己。
而此时,燕开庭站在一堵峭壁之前,整个人都傻了眼。
并且,燕开庭从他那紧闭双眼的方式模样可以确定,这人的眼睛,是看不见的!
那人笑了一声,道:“星极门,夜长梦。”
顿时,燕开庭身下的那匹马就开始小跑了起来,燕开庭回过头去,只见那几名童子向自己招着手,喊道:“夫子要早些回来!”
说完,燕开庭泰初锤便亮起熊熊烈焰,一时之间,将燕开庭的身周倒也照亮了一些!
这一面崖壁,竟是要比之前的还要高,还要陡峭。
长梦真人笑道:“这个地方,也只有三阶真人能走得到,距离山顶已经是不远了。”
夜长梦,星极门的第一天才,按照辈分来讲,应该是和元籍真人同一辈分,怎么着也得是自己的师叔辈分。
燕开庭摇了摇头,心想怎么会?!自己先前全力一击都不能伤到长梦真人分毫,而这一次几乎是毫无命中的想法,不会这么巧吧……
“怎么?知道了吗?”那人微微一笑,道:“不错,我本一直生活在黑暗之中,黑夜对我来说,不过是常态罢了。”
长梦整人嘴里不住哎哟,还这样喊道。
“前辈真是hetushu.com好眼力,如此暗夜,竟然能将萧然看得明明白白的,而萧然却是如一个睁眼瞎子一般!”
没想象到,那人的速度竟是如此之快,自己都还没有看清楚,就已经到了自己的身前。
燕开庭愣了一愣,不解地道:“可是,为什么……”
燕开庭仔细观察着天魔,发现这天魔就是魔物当中的一种,只是长得不大像自己以往见到的魔物一般罢了。不过千夏国居然人魔混居,还是让他小小惊讶了一番。
眼前的景色虽然美不胜收,燕开庭却完全无心欣赏,因为在他的面前,出现了几位骑着马好似战士一般的兵人。
“诶?”燕开庭道:“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是什么地方?”
晕过去了吗?脑海深层次的意识当中,自己好像在漂浮,但又好似是自己在一步一步地走着,但是要走到哪里,燕开庭自己也不知道,他看见周围一片乳白云雾,其中仿佛有丝丝游鱼般的线条,划过身周的空间。
按照自己的性子,可能宁愿摔成重伤,也不会打破规则的吧。
那人好似耸了耸肩一般,道:“不为什么,只是觉得对你不公平。”
燕开庭听到了“火属雷种”这四个字,心想这不就是自己的属性么?难不成这些人是为了自己的属性而来?火属雷种到底是个稀罕属性,但是就算捉了自己也不可能将这属性据为己有吧!
燕开庭紧忙贴住崖壁,用凿子赶忙又凿出几个坑来。有了借力之处,燕开庭便贴住崖壁,不敢再动弹。
“不错,不错,就是你!”看着燕开庭,那位官兵喜笑颜开。
那名官兵支支吾吾地道:“老大,您别生气,据说火属雷种都是身形高大,异常魁梧,可是你看他……比我们都要矮上一截,柔柔弱弱的,看起来实在是不像火属雷种啊!”
燕开庭无语,心想这也能忘记的吗?
燕开庭摇了摇头,便也不再多想,在官兵的带领下,朝着城内走去,一路上,燕开庭还见到不少长相奇特的“人”,燕开庭左看右看,也不知道是否能用“人”来称呼他们。
“加把劲儿啊!”付明轩望着下方,喃喃道。
“哼!”燕开庭冷哼一声,道:“即是如此,也是萧然的选择,萧然自不会后悔!”
这一路上,燕开庭十分紧张,越是接近终点,燕开庭就越是谨慎,若是自己一脚没有踩稳,很可能就坠下崖去,要么就摔成重伤,要么就腾空而起,打破规则。
只是这些人虽然跟人类长得一模一样,但是身型却是比人高了一大截,燕开庭比正常人都要高了一头,但是在他们面前,好似也才齐肩而已。他们骑在战马之上,面目虽然看起来十分凶狠,皮肤却是白白嫩嫩的,一点都不像是风里来雨里去的兵人。不过,燕开庭从他们的衣装打扮上,又十分确认他们是当差的兵人。
燕开庭却是蹲下身来,道:“真人,不要这么跟小辈开玩笑好吗?”
这就等如说给了燕开庭一个借力之处了,燕开庭笑了笑,又顺着崖壁狠狠凿了几个更大的坑,便在这根十分好用的凿子的帮助之下,燕开庭化身位崖壁上的“壁虎”,贴着崖壁就一步一步爬了上去。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按照建木大会上浮图榜所定下的规则,是这样的。”
燕开庭的本意是又发出一记攻击,可是没想到,恰是在借着这火光的照耀之下,将距离自己两丈多远的真人看了个明明白白。
也不知向上走了多久,燕开庭的视野当中,便出现了一点若隐若现的红色光芒,燕开庭止住脚步,只见那一点红色光芒越来越近,直到听到那人的脚步声,正朝着自己走来。
微微一笑,沈伯严便坐下身来,和周围的真人一般,入定得神通。
抬起手,金光跳跃在指尖之上,虽然自己的手满是伤痕,血渍和泥土混杂在一起,但是燕开庭却觉得,自己的手在这金光之下竟也变的圣洁起来了,随后,一丝奇异却让人十分舒适的能量,便从他的指尖,流淌到了身体的每一处。
待眼前乳白色云雾逐渐散开,不知为何,一股幽香窜进了燕开庭的鼻间,情人心脾,叫人心神顿时舒爽起来,燕开庭拨弄了一下眼前残余的云雾,睁大了眼睛仔细看着,只见在他的身周,有簌簌飘雪落下,燕开庭正疑惑为何自己没有感受到丝毫寒冷时,就发现那飘下的一片片白色并不是血,而死白中带粉的桃花瓣。
长梦真人嘿嘿一笑,道:“我为什么要故意输给你吗?我说了,青出于蓝胜于蓝,你是一个很优秀的弟子,再加上,就算是输给你,我还是会在浮图榜之上,实在是没有必要与你去争一个名额。”
环顾四周,燕开庭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片桃花林当中。这片桃花林,比之尚元悯的萃英山也是有过失而无不及了,桃花树长得皆是hetushu•com有型,树冠之上茂密的桃花好似白云,风一吹过,不住簌簌落下,就像是冬日的鹅毛大雪。燕开庭撑起身子,手上传来一阵松软之感,看向地面,原来地上都长满了细腻绒草,嫩绿一片,十分松软,其间点缀着一些单色野花,星星点点的,扶风摇曳,十分清丽雅致。
这是个什么地方,为何还有这种律例,找上自己,难不成这里只有自己一个火属雷种的人么?
并且令燕开庭最为无语的是,在这崖壁之上,竟是没有任何着力之处,整面崖壁十分光滑,干净得连一根草都没有。
“你!”燕开庭一时之间竟然哑然。
那官兵心想着夫子是不是脑子真摔坏了,难不成好不容易找到的火属雷种居然脑子出了问题?不过既然燕开庭问了,他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我们……是天人啊!您与我们还不是一样,都是天人!”
那人听了,哈哈大笑几声,道:“我早说了,你别后悔就行!”
长舒一口气,燕开庭便抬起头来。
燕开庭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
然而,就只听见哎哟一声,燕开庭的视野当中,红色光点一阵晃荡。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燕开庭四下顾盼,也没看出这个桃花林有个什么所以然来,总觉得这里和人世界全然不同,却又说不清楚哪里不同,燕开庭在林中穿行了一阵子,就发现林中传来一阵嬉闹之声,好似是童子们嬉戏的声音,正好,燕开庭走了一阵子还没发现有人,既然有人,燕开庭就能问出个所以然来了。
长舒一口气,燕开庭抹了一把汗,就加快速度。
燕开庭原本想着这些人不把话说清楚,自己就不跟着他们走,只是燕开庭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那为首的官兵一抓,整个人就被扔在一匹十分高大的骏马之上,这骏马浑身雪白,竟然还生长着一双隐形透明的翅膀,那为首的官兵抱歉地朝自己笑了笑,就一跃上另一匹马,对着部下道了声:“走!”
这话说得燕开庭摸不着头脑,难不成是叫自己做个城主不是?
只见一道弯月剑光朝着自己快速飞来,燕开庭迅速跳到一边去,然后一团雷火便朝着那人红色光圈所在之地飞了过去,虽然看不见那人的动作,但是只要能够看到那个怎样也无法掩饰住的光圈,燕开庭便能够知道那人所在的方位。
官兵笑了笑,道:“看来夫子还真是摔糊涂了,皇女就是咱们千夏国的王啊!这偌大的国土,以后就是夫子您,和皇女一同管理了!”
燕开庭疑惑地望向面前这几人,道:“可是,你们因为我这属性就要抓我,又是为何?”
燕开庭一惊,皇女?婚礼?
既然遇见了,也没有避战的道理,燕开庭只能向着眼前来人拱了一手,道:“在下小有门燕萧然,见过前辈。”
燕开庭顿了顿,这人好似完全不受这黑暗环境一般,燕开庭看不见他,然而他却是将燕开庭看得清清楚楚。
山顶之上,浮图榜所发出来的光芒越来越耀眼,燕开庭知道这是浮图榜逐渐揭开显露的征兆,看来已经有一些人登到山顶之上了。
燕开庭一愣,听声音,好似是比较年轻的一位真人,燕开庭点了点头,道:“虽是看不见您的面容,但是能够看见您手上的红色光环。”
在将手触摸到那金光之时,付明轩感受到了和沈伯严一样的感觉,只不过还要强烈一些,随后,他便看见自己名字“付寒州”三个字缓缓升空,落在了上方的浮图榜之上。
燕开庭一惊,嘴里不自觉地就叫了出来,“竟然是长梦真人?!”
燕开庭一愣,道:“敢问真人名号?”
难不成只凭靠听觉吗?若是只凭借着听觉就能够知道自己的鹊起其方位,那这人的听觉,也实在是太灵敏了一些。
视野当中,浮图榜终于显出了原形,它是如此的大,如此地不真实却又实实在在地存在,看不到边界,只有那金光闪闪的一个个排列整齐的名字,如此耀眼。
不过既然浮图榜就在上空,自己已经离它不远了,就没有再怨天尤人的道理。思考片刻,燕开庭便在储物戒里一阵翻找,终于找出了一个凿子来。
说完,燕开庭就举起泰初锤,摆出了格斗架势。
渐渐地,燕开庭觉得自己的眼皮上仿佛压了巨山,两眼微闭,就随着意识飘去。
燕开庭缓缓抬起手,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动作,但是在他脑海之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样做是对的,自己要去触碰,要去抚摸,要去感受。
那名为首的官兵听了之后,转身就拍了一拍方才说话官兵的头,道:“你敢质疑我的判断?或者说,你们觉得大祭司的推论不对?你们也不是感知不出来?这人分明就是火属雷种,难道还有错?”
燕开庭不知道这位真人是什么意思,疑惑和图书地问:“哦?为什么?”
穿过林间的风,挟杂着桃花的幽香,瞬间就洗去了燕开庭浑身的疲惫,让他的精神逐渐好了起来。燕开庭站起身来,拍了一拍身上沾染的花瓣,就准备朝前走去。
燕开庭看他这样的拘谨模样,就知道他不是在撒谎,于是又问:“那你们是准备带我去哪儿?”
为首的官兵见燕开庭还算是很客气,就笑了笑,道:“我们前来寻你!”
那为首的官兵看燕开庭一头雾水的样子,也不再云里雾里说话,便道:“夫子,按照惯例,皇女一成年,就要挑选命定的男子进行婚礼啦!这一次按照大祭司的推论,就是寻找火属雷种之人,也就是您!”
“天魔?”燕开庭皱眉道:“那你们呢?”
他,付寒州,便是第二人。
好不容易止住了坠势,燕开庭真个人便飘飘飘荡荡在风中,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掉落下去的样子。
“真人……”燕开庭挠了挠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然而他望了望身后,眉头就皱了起来,不知道燕开庭此时在哪个地方了,不知道他还能不能赶上,如今上山已有百余名真人,这就说明,浮图榜之上,留给燕开庭的席位并不多了。
这狂风究竟是从何而来,为何如此之猛,燕开庭也不得而知,但是,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不能停下来。
燕开庭知道这人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他想知道的是,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或者说,是怎样的一个国度。
燕开庭傻笑几声,抓了抓脑袋,对着官兵笑了笑,道:“官人,前几天我不小心摔了脑袋,好多事情都不记得了,我们这个世界,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啊?”
燕开庭点了点头,便头也不回地朝山上跑去。
也不知道这柄凿子是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储物戒中,燕开庭只是依稀有点印象,传说这个凿子能够凿穿世间一切之物,燕开庭虽然是半信半疑,但此时也只能试一试了。
只是站在他身旁的一位官兵眉头就微微皱了起来,凑向了这名为首的官兵,耳语道:“老大,真的是他么?这也太……”
那人突然站定,好似特别惊讶一般,道:“你看的见我?”
说完,这名大一些的童子就拉着燕开庭往林外走,燕开庭自己还未恍过神来,就走到了桃林之外的一片青青河畔边。
直到完全感受不到燕开庭的气息之后,长梦之人才长舒一口气,捂了捂自己的肚子,道:“这个燕萧然,出手还挺狠辣的,疼死我了……哎呦!”
长梦真人可谓是四大门派当中奇迹一般的存在,虽然在修为上,差了小有门的元籍真人和诸生门的凌霄真人微微一线,但是由于他天生失明,在身体有缺陷的情况之下,还能与其余两人相提并论,已经是十分厉害了。
是以每一步,燕开庭都非常小心,小心到了自己都觉得有些夸张的地步。这道崖壁实在是太高,太险,足足爬了小半日,燕开庭才看到了崖壁的边缘。
顿时,沈伯严就感受到好似有什么东西从手指尖涌进,流进自己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焕然一新,随后,云层为他开了一点视野,只见自己的名字“沈容照”那三个字,轻轻地飞上上空,让后落在了浮图榜之上。
果然,长梦真人躺倒在地,捂着腰腹一阵哎哟地叫唤。
他参加过几次建木大会,这还是他第一次上来。
“那么,既然遇见了,是不是就要打上一场?”那人突然发问。
燕开庭一愣,道:“寻我?”
燕开庭伸出手来,准备催动一下自己的体内之火,没想到伸出的手白嫩细腻,看起来好似一个读书人一般秀气,无论他怎么翻转,体内之火根本就没有办法调动出来,燕开庭在原地走动一番,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变得沉重起来。
“你……你可真厉害,我输了……”
“请我?请我干什么?”燕开庭心想现在自己修为尽失,这些人难道看不出来么?
为首的官兵点了点头,随即就睁着一双鹰眼上上下下地打量自己,一边打量,还一边点头,看得燕开庭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只是碍于自己没有修为,只好忍了。
燕开庭也笑了一声,道:“我这人什么都擅长,就是不擅长后悔!”
燕开庭一路向上,直到天明,也再也没有遇见任何人。
不过,让燕开庭少许宽慰的是,金光还在慢慢变化,说明浮图榜上的名字还没有满,自己仍然有机会。
那位扯着燕开庭袖子的童子便道:“是啊,夫子,就是城里来的贵人,都骑着马呢!夫子,可以也带我们去城中玩一玩吗?”
“你们笑什么?”燕开庭皱眉道。
云层在金光之下镀上了一层金边,随着燕开庭的抬头,云层渐渐挪动着位置,好让他的视野无障碍地通过,燕开庭仰着头,金光洒在了他的面庞之上,他感受hetushu.com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就像是来自天界的一双温柔的手,正轻轻地抚摸着他的面庞。
长梦真人点了点头,道:“如此年纪,便为真人,还走到了这个地方,实在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呐。”
这匹马跑得十分快,但是燕开庭居然感受不到任何颠簸,好似就是奔跑在天上一般,燕开庭叹息一声,心想自己没有修为,完全就是要听命与人。就连自己骑个马,都还是被人给扔上去了。
“竟然是一个三阶真人!”燕开庭心下暗暗一惊,也不知道自己的好运能够延续到什么时候。
如此速度,实在叫燕开庭小小地吃了一惊,只不过,燕开庭更加惊讶的是,在如此黑暗的环境当中,这个人是如何知道自己的确切方位的。
也是一身的棉麻细衣,有着原本的淡木色底色,就无过多坠饰,但是穿在身上十分轻盈,比之小有门的制服青衣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燕开庭点了点,道:“原来如此。”
崖顶之上,即使山顶!自己竟是从萃英山的北面峭壁爬了上来!
长梦真人却是道:“不用担心浮图榜不承认,我们依然是动了手,而我却是认了输,怎么着也是你赢了,浮图榜会承认的!”
成为真人后的第一次参加建木大会,就登上了山顶,小有门中除却元籍真人以外,还没有哪个人能够做到。
燕开庭这才开始明白过来,这个国度原来叫做千夏国,其主人就是皇女,现在皇女成年,自己作为火属雷种,被寻找到了就要和皇女成亲。
为首官兵听了,连忙下马,对着燕开庭拱手道:“夫子,您误会了,我们并不要来捉您,而是要来请您啊!”
不过,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无论对方是谁,燕开庭都不准备贸然出现。他站定身形,准备四散出神识来探测一下那些童子们,顺便也感知一下自己究竟身在何处,确实没有想到,自己催动了几下神识,而自己的脑海却是好似半点反应都没有!
“不过,你既然遇到了我,就不得不和我一战了。”
被燕开庭这样一问,那官人也是愣住了,随后也是傻笑几声,道:“夫子,您到底是有学问的人,问我什么世界不世界的,我可不懂。”
官兵笑了一笑,道:“夫子您有着罕见的火属雷种属性,就是我们要找的人,您且随我们来吧!”
燕开庭挣扎地爬了起来,方才是什么伤到了自己燕开庭都不知道,摸了一摸自己的腹部,没有受伤,只是隐隐有些疼痛。
直到入定,付明轩心中还在牵挂着燕开庭。
想到这里,燕开庭便觉得动力十足,向上的脚步,也更加快了一些。
燕开庭揉了揉脑袋,再次催动神识,却发现自己的脑海当中还是没有动静,不说将神识四散出来了,燕开庭此时是根本感受不到自己脑海当中还存有神识这一回事。没有神识了,那自己的修为呢?
突然,仿似自己身体当中的一根松弛的弦突然被拉的紧绷,燕开庭还未从那种平静祥和的状态中反应过来,就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过,燕开庭也不想自己多想,对他而言,现在赶快开始比试,才是最重要的。
燕开庭应了一声,双手便紧紧抓住了缰绳,朝着前方望去。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这也本是浮图榜的安排,萧然自然不回避战。”
不久之后,付明轩也来到了山顶之上,耀眼的金光披洒在他的身上,让他的疲累一扫而光,环顾了这一片百余人左右的真人当中,有一大半都是门派中人,沈伯严也在内。
那官兵望了过来,道:“可不能瞎说,夫子,这是天魔呢,桃篱村儿也不少呀,您当真是糊涂了。”
燕开庭点了点头,道:“不长也不短,来到小有门也快有一年了。”
燕开庭心想,难道所有人都要面临这种严苛的环境吗?还是自己的运气不好,偏偏走到了一条险路之上?
“喂!发什么呆呢!”为首的一名高大官兵望着燕开庭就是一声吼,燕开庭恍然回过神来,笑了一笑,对着眼前的官兵们作了一揖,道:“几位官爷,不知道您几位找我有何事?”
在燕开庭的面前,坐着大约接近两百余名真人,一眼扫过去,便看到了付明轩的身影。
“这是……?”燕开庭指着一个好似小男孩一般的这种“人”,问道:“他们也是人么?”
“夫子,那边有人说是城中来的贵人,要找您呢!”其中一位年纪稍大些的童子道。
那人好像知道燕开庭在干什么似的,继续道:“原本以为一拳便可将你打得倒地不起,想不到你还有几分能耐,居然什么事情都没有!”
在他面前,这位真人约莫有三十多岁的年纪,正值壮年,一袭白衣,手持长剑,面容清冷严肃,看起来甚是清绝出尘,一件便是典型的门派人士,然而,让燕开庭感到震惊的是,这人的双眼是紧闭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