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众生错

第一百五十四章 阴谋

大祭司连忙笑道:“自然不是,既然张将军这么说了,那老夫回去便是。”
那官兵思考一番,道:“倒是还有一小队人马出去了,但就是不知道是哪一支的。”
“你!”韩萧韶不可思议地望着燕开庭,他从来还未见过如此厉害之人。
大祭司冷眼望着燕开庭,燕开庭一愣,道:“那您呢?”
自己长久的被关在这个地方,燕开庭也没有弄清楚这个世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就失去了自由,那自己还要怎样解开疑问呢?
皇女也是一愣,随即道:“方才明明就是开庭他救了我!大祭司您怎么如此说?”
“在前。”
大祭司缓缓转过身来,月光照着他苍老的面庞十分惨败,就像是厉鬼一般,燕开庭心下打了一个冷噤,心想这老头子又在玩什么花样,难道就是他呼召自己过来的?
燕开庭当即停下战马,一跃而下,顺着打斗声音就悄悄潜了过去。
回去的路上,皇女一直很沉默,不愿意说话,也不愿意看向燕开庭。
“快说,皇女一个人出去的么?”燕开庭问道。
燕开庭面露嘲讽之色,道:“你这么做,千夏神灵会原谅你么?”
燕开庭冷哼一声,道:“你说小爷是什么人?”
大祭司一愣,心中好似被锤击了一下,道:“什么?!”
“开庭!”皇女转过身来,难以置信地望着燕开庭,道:“你疯了?”
燕开庭叹息一声,道:“你看我。”
皇女的眼神复杂,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然而燕开庭自己却做出了选择。
千夏国十分重视自己的神灵力量,很大程度上就是大祭司说什么人们就听什么,现在既然大祭司说是千夏神灵给他的启示指认燕开庭是魔主转世,那么燕开庭几乎连辩解的余地都没有。
在乱石的隐蔽之下,燕开庭终于看到了这场战斗的来源,果然,皇女此时被一行蒙面人包围着,展开殊死决斗,看着皇女这样被人暗算,燕开庭哪里还按捺得住自己心中的不忿,从乱石滩后一跃而起,掏起锤子对着那一行十几人就一一砸了过去。
接着,大祭司又说道:“前段日子本想着在战场上将皇女彻底解决的,那么权力便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你的手上,没想到张君恕那一帮子人还挺厉害的,保护的她是不受一点伤害,实在是枉费了我一番苦心。”
张君恕冷笑几声,道:“怎么,看来大祭司很不相信末将,那么,皇女殿下也是一同前行,大祭司莫非连皇女殿下都不相信?”
燕开庭冷哼一声,根本就不理会这个老家伙,转身望向张君恕道:“张将军,既然按照大祭司的说法,我是魔主转世,那么现在双方正打得激烈,如此打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还不如就将我是魔主转世这一消息散播到对面天魔大军当中,然后又说我已经被你们控制,让他们老老实实地待上一阵子。”
“到冬宫南侧的神灵殿来……”
“我那时雷火。”燕开庭道:“只是雷火,你知道的,那是闪电惊雷的颜色。”
但是为了能够使韩萧韶信服,燕开庭不得不那样做。
燕开庭猛地睁开眼睛,左右看了看,身周没有一个人。这声音,也好像不是从外界传出来的,仔细听,倒像是从自己体内传出来的。
“原以为,皇女会在战场上牺牲,就算不牺牲,老夫将她一人引诱到荒野上,也得将她制服,没想到,忽略了你这个至关重要的因素,没有提前将计划告诉你,反而让你小子搅了局。”
“这……”燕开庭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皇女就道,“看来是被人下了蛊,眼看事情就要败露,就自己死去了。”
燕开庭道:“是你将我召唤来的?”
大祭司哈哈大笑几声,道:“自然是将权力牢牢握在手心了,我倒要看看,这偌大的千夏国,到时候还有谁敢忤逆我!”
不过,他怎么都算不到,燕开庭这一环,已经是出了问题,还是出了大大的问题。
大殿之内,是深不可测的黑暗,燕开庭轻轻推开大殿的门,月光便如水一般撒了进去。
皇女也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只是……”
张君恕冷哼一声,转过头去,便带着两个官兵,还有皇女和燕开庭,朝着前方的那座城池飞去。
皇女点了点头,道:“没事!”
“夫子……你这是?”张君恕在一旁,眼珠子就要掉了下来。
说完,燕开庭便冲向大祭司,一拳便挟杂这凛凛拳意朝着大祭司轰去,大祭司也是极富灵力的,一个闪避,就避开了燕开庭的一次攻击。
大祭司听了一愣,眼中就露出更加阴狠的目光,如此毫不遮拦的恶意,全部都收在了一旁的张君恕的眼中。
燕开庭被关押的位置,自然是最中央的那个守卫最为森严的房间,燕开庭虽然失去hetushu.com自由,但是在里面也算是好吃好喝,关押的房间装饰的也极好,根本就不像是关押犯人的地方。
那声音又响了起来,燕开庭一阵迷惑,但不知为何,燕开庭好似明白这声音的意思,于是他站起身来,道:“我要到哪里去?”
燕开庭伸出手来,双手好似轻轻一挣扎,就将手上的铁链尽数争断,随后几乎就是在眨眼之间,燕开庭右脚上前,一拳便携带着浩浩荡荡的拳意轰然而出,顿时周围的景都是一阵扭曲,韩萧韶只觉得自己被一道气浪远远地推开,整个人就在空中翻转了好几圈,才堪堪停下。
大祭司神色一滞,指着燕开庭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当心我杀了你!”
皇女点了点头,正欲说话,就只听见一阵马蹄声传来,两人循声望去,只见张君恕还有大祭司带着一队人马,朝着自己两人冲了过来。
于是燕开庭又被绑了起来,这一场战斗,总算是暂时平息了下来。
燕开庭心下已经完全明白,这大祭司显然是想要篡权,不过,既然这样,他又为何说自己是魔主转世?让自己获取皇女更多的信任不是更好么?
燕开庭没有说话,他反而变得好奇起来。
而燕开庭却是心中细细思忖着,他总觉得有些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是不是魔主自己其实也弄不清楚,但是他心中明白的是,自己在这里,绝对不会伤害任何无辜的生灵。
在自己的世界当中,燕开庭一直无法保护谢无想,在这里,燕开庭怎么也要保护眼前这和谢无想一模一样的皇女,哪怕这一些都是云烟,但是燕开庭还是选择投身其中,保护她。
张君恕则是想着燕开庭所说的那个计划,到了前线,果真,前方仍旧是乌泱泱一大片的天魔大军,张君恕和皇女一同走到城墙之上,将燕开庭放置在中间,对着前方的天魔大军喊道:“你们传说中的转世魔主已经到了我们手中,你们还不速速投降?”
燕开庭无奈地点了点头,天魔分明已经到了灯尽油枯的状态,却还死守着什么魔主会保守他们的一点愿望,与天人大军死扛着。
皇女微微抬头,望向燕开庭,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道:“怎么了?”
燕开庭走着走着,就发现靠近城门的大殿处站着一排侍卫,那些侍卫好似看见了自己,燕开庭心下却毫不惊慌,因为他发现,这些侍卫就算见到了自己也是视而不见。
“慢着!”许久不说话的皇女抬起手制止了他们,道:“就算皇夫是魔主转世,但是至少他现在,还是一个正常的天人,并没有任何魔主苏醒的迹象,我不准你们伤害他!”
那些蒙面人才不理会燕开庭,话不多说直接就冲了上来,燕开庭也被他们惹怒了,伤害他的心上人,便是犯了最大的忌讳,于是在战斗过程当中,他根本不留一丝余力,半炷香之后,这些人就倒在了燕开庭的面前,只剩下那么一两个活口。
顿时,整个天魔大军就炸开了锅,大多数人都不相信燕开庭这么一个小个子竟然就是转世魔主,并且,好些人曾经听闻过燕开庭,他分明就是皇女的命定之人。
燕开庭迎上了皇女的目光,笑道:“别担心,即使我是魔主,我现在不是还没有苏醒不是?再加上,我若是魔主的话,对你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利用我,也可以让对面的那些天魔们消停消停。”
只穿了一套金丝软甲,没有穿别的战衣,燕开庭就策马奔腾,在戈壁滩上扬起一阵灰尘,燕开庭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心中始终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一定要尽快找到皇女。
大祭司冷笑了几声,犹如毒蛇一般望着燕开庭,道:“你何必知道这么多,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了……”
“哼!时候已经到了,我会告诉她你们两人还是可以成婚,那么她一定会很高兴,这个时候,你就顺水推舟,向她示好,你们二人,还得早早完成婚事才成。”
“你来了……”大祭司苍老的声音为这黑暗又添上了一笔阴冷之色,他盯着燕开庭,目光锐利。
此时月明星稀,皎洁的月光洒在冬宫中,恍若白昼,燕开庭的视野丝毫不受黑夜的影响,脚步便越来越快,半炷香的时间之后,燕开庭就站在了神灵殿之外。
“哈哈哈!”燕开庭又是一阵大笑,这一次,大祭司真的怒了。
“哈哈哈哈哈!”燕开庭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捂着肚子,好似把肚子都笑疼了一般。
由于战事暂停,皇女不可能一直待在前线,况且燕开庭也要被押送回皇城,于是一行人马变启程回皇城。
回到皇城之后,燕开庭就被送到冬宫东侧的一处幽暗的殿宇当中,听说这里就是幽禁宫,燕开庭以前就有所耳闻。
和_图_书燕开庭笑了笑,道:“好。”
“忆寒……”燕开庭望着皇女走到了自己的面前,挡住了那些正要动手的官兵。
韩萧韶咽了咽口水,低头沉默片刻,随即抬起头来,望着燕开庭,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站在他们那边?”
张君恕一愣,连忙道:“好的,好的,夫子。”
燕开庭在韩萧韶以及众人惊愕的眼中笑了笑,道:“你若是还不相信的话,我便给你看看这个。”
大祭司面目阴沉,恨恨道:“哼!若不是你干扰我,我怎么又会找上你这个逆贼,方才千夏神灵给我启示,我才明白自己上当受骗,你,根本就不是什么皇夫,你才是那么转世的魔主!”
韩萧韶沉默片刻,似乎觉得燕开庭说的有道理,但还是道:“没有能够让我们信服的证据,我们是不会休战的,必要与你们天人死扛到底!”
想不到大祭司重重地哼了一声,道:“如今见了你,我才算是明白,原来被你已经蒙骗了这么久,当日我做法事寻找皇女的命定之人,没想到居然被你所蒙骗,导致我的感知被干扰,你根本就不是皇女的命定之人!”
“大祭司,您确定吗?”张君恕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大祭司眉头拧在了一起,怒道:“你笑什么!”
燕开庭心下冷笑,原来是这个样子,怪不得大祭司一副命令自己的样子,原来自己就是被他制造出来的。
燕开庭每次都宽慰她不要着急,慢慢来就好,实则自己虽然是在安慰皇女,然而自己确实也有一些着急。
看到这样的韩凤来,燕开庭只觉得有些好笑,和外界的韩凤来完全是两个模样,一个懵懂无邪,温润儒雅,这个确实冷峻邪魅,气场强大。
燕开庭冷哼一声,道:“我不是皇夫,又会是什么?你别忘了,可是你命人前去找的我!”
“那你为何……”燕开庭追问道:“你不相信我了吗?”
“好了!老夫也不与你多说,你想办法尽快与皇女成婚,拿到权利之后就将她软禁在幽禁宫,你可听清楚了吗?”
皇女也点着头,望着大祭司眼神就有了复杂神色。
“皇女殿下,万万不可啊,等到他苏醒之后,我们也就制止不了他了,依我看,我们现在就得将他押回皇城,关在幽禁宫当中,那里的法阵定能将他控制住!”
燕开庭心下恍然,这一切,原来都是这老家伙布置的,看来千夏国的大祭司不仅是野心勃勃,还是一个聪明人。
渐渐地,远处城市的身影变得清晰起来,顺着风声,燕开庭听到了一阵打斗之声。
“在前还是在后?”燕开庭皱起眉来,急切地问道。
说完,燕开庭就对官兵道:“你们绑着我吧,张将军,你可以将我带到前线,让对面的天魔们都知道,我这个转世魔主,已经被你们制服了。”
燕开庭一愣,心想什么叫不负你所望?不过燕开庭这下长了一个心眼儿,他知道自己现在保持沉默,大祭司便会说出更多劲爆的话来。
燕开庭看见,大祭司站在偌大的大殿中央。一身青黑色长袍,头戴翎饰,手持着法杖,背对着自己。
天魔与天人不同,他们都有自己的魔力,而魔力的一种表现,便是魔火,燕开庭只不过将自己的体内之火抽取了一点出来,换上了冰寒属性,呈现出与魔火相同的颜色,便将天魔们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来。
“但是我现在想通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无论你是什么。”皇女望着燕开庭,白皙的指尖轻抚着他那被绑起来的双手,道:“哪怕你被关在幽禁宫一辈子,我就守你一辈子。”
燕开庭生气地江浙人一把甩向身后,拍了拍手,道:“你还好吧。”
一旁的皇女看到燕开庭一只手就将比他还要壮实许多分的士兵提了起来,整个人都惊呆了,方才都还未从燕开庭那旋风式的战斗速度当中平复下来。
这下,院子当中就只剩下燕开庭一人了,皇女走后许久,他心中始终放心不下,就走到军营战墙下的大门打听,问那些官兵们皇女出去有多久了。
一路上,皇女都被大祭司和一众人隔离开外,不让燕开庭和皇女有任何接触,燕开庭自是没有办法,虽然很想待在皇女的身边,但是也不想给皇女添麻烦。
一路上,皇女都没有说话,此时她的心被千丝万缕地纠缠着,让她摸不清头绪,要是燕开庭真的是转世魔主,自己该怎么办呢?这段日子相处下来,她已经将自己的那一刻恋慕之心交于给了燕开庭,若是真的到了那个地步,自己该怎么面对自己的那一颗真心呢?
眼前的一片死尸,张君恕是一目了然。
大祭司朝着皇女道,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皇女的眉头渐渐地就皱了起来。
“哼!”大祭司重重哼了一声和_图_书,道:“你自然是看不出来,难道他头上还会自己写着我是魔主转世这几个字吗?千夏神灵已经给我了我启示,你们,还不赶快将他给我抓起来!”
“皇女殿下,皇夫殿下,你们没事儿吧!”张君恕从天马上跳了下来,道:“方才有官兵前来通报你们二人出了军营,我实在是不放心,就跟了过来,看来,你们果真遇到了埋伏。”
“好!就按照夫子所说的办,你们,把夫子的手绑起来!”
燕开庭被他这样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懵了,问道:“你什么意思?”
同样,在前去宫墙上的祭台的道路上,燕开庭也没有看见一个人影,虽然说也是夜半,本来人就少,但是宫中常有巡逻的侍卫们,此时也是一个都没有见着。
“哈哈,笑话!”大祭司冷笑几声,轻蔑地看着燕开庭,道:“你不过是我一手造出来的傀儡,无论是这肉体还是这灵魂,都是我亲手制造出来的,还会是什么魔主转世?我看你是做了几天的皇夫,有些飘飘然了!”
临走之时,张君恕转过身来看向大祭司,道:“你们几个,将大祭司好好地送回军营!”
张君恕思忖片刻,道:“若是他们被惹急了更加反抗怎么办?”
“呵呵。”大祭司阴笑几声,道:“落到了你的手中,便就是到了老夫的手里,我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等的就是拿到千夏国权力的那一天!”
燕开庭长舒一口气,对着张君恕道:“好了,将我绑起来吧,免得军中有人害怕。”
燕开庭到不奇怪他们为什么会来,只是奇怪大祭司的目光为何如此愤怒,望向自己的眼神是恨不得将自己剥了皮。
官兵回答之后,燕开庭隐隐的就觉得有些不对,但是又想不出来,索性就向旁边的官兵们讨了一匹飞马,便向着那地平线上的城市冲了过去。
燕开庭走上前去,一把扯下那蒙面人的面罩,只见是一名有些脸生的官兵,燕开庭将他提了起来,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派来的?!”
燕开庭一愣,没想到从大祭司的口中吐出这种话来。皇女和张君恕均是一惊,不敢置信地望向燕开庭。
“燕开庭,燕开庭……”
皇女正含情脉脉地看着燕开庭,实在是忍受不了大祭司无休止地叨扰,于是转过头,怒道:“闭嘴!”
“好吧!你们押我回去吧!”
在他看来,大祭司一心为了皇室,为了国家,并且是接受过千夏神灵的祝福的人为何还会有如此深不可测的阴冷神色,这完全不像是他们平日里所敬拜的那个德高望重的大祭司。
皇女紧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她心里自然是认定燕开庭就是自己的命定之人的,虽说已开始自己对他并无好感,但是已经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怎么说自己都对他有了感情,不可能就这样置之不顾。
“你,身上气息诡异得很,根本就不是我们天人,难道真的就是转世魔主?”大祭司退后几步,指着燕开庭道。
燕开庭却笑了笑,道:“不会的,他们最敬爱最崇拜的魔主已经成为了别人的阶下囚,他们的希望也就破灭了,若是自己的希望还得靠自己拼死救回来的话,那么这个希望,也不能算作是希望了。”
不过,张君恕虽然看在了眼里,但什么也都没说,倒是对大祭司所说的燕开庭是魔主转世这一论断有了自己的看法。
燕开庭笑了笑,道:“不是我疯了,而是这个大祭司疯了,不过他说是千夏神灵的意思,就算你不相信,其余的人也都抱着怀疑的态度,我不想让你为难,但是,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好吗?”
那守城的官兵道:“并非一人出去的,带了一小支队伍。”
“这……这不合情理啊,大祭司,怎么会呢?我看皇夫和皇女殿下挺般配的啊……”一旁的张君恕眉头拧在了一起,根本就不敢相信燕开庭不是皇夫这一论断。
燕开庭决定装傻装到底,便道:“大祭司,可是您说我是魔主转世,皇女已经对我有了怀疑。”
燕开庭心想,难道大祭司以为自己会听他的话?不对,看大祭司这种样子,分明就是觉得自己会一直听他的,看来,大祭司对自己的身份有些别的隐瞒啊。
“开庭……”皇女望着燕开庭,道:“我自然是万分相信你的。”
燕开庭知道皇女此时已经处在了为难的境地,即使皇女相信他不是魔主转世,但是大祭司既然讲这话说了出来,她就不能再多加护着自己。身为一国之君,国家的命运,始终都要排在第一。
这些官兵自然是认得燕开庭的,见到是燕开庭在询问皇女,他们一个二个狡黠的笑着,弄的燕开庭还不好意思起来。
身边的皇女和张君恕也是完全懵了,燕开庭分明在他们的感知当中虽是火属雷种的属性,但好似从未hetushu.com得着神灵的眷顾一般,没有神灵力量,他们一直以为,燕开庭只是会耍几个招式,但是近日一件,竟是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就连张君恕常年带兵打仗,也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强悍的人物。
睡在漆黑的幽禁宫当中,燕开庭也是叹息,随后,他摇了摇头,安慰自己先不要想那么多,还是先睡觉才是。只不过燕开庭刚刚睡下,就听见有人在呼唤自己。
“你自己说,你是谁?”韩萧韶冷冷地吐出几个字,气场十分强大。
燕开庭道:“你们可以押我回皇城,但是在回皇城之前,我想要做一件事。”
大祭司一边说,一只手就捻住了自己的胡须尖儿。
仿佛是为了炫耀,大祭司在大殿室内踱起了步子,一边阴笑,一边道:“老夫为了你能够得到权利,可谓是苦心经营,好不容易将那两座造反的城市祭坛上的徽章偷走,又散播出魔主转世的消息,挑拨天魔城市土著和当地的天人总督的关系,逼得那些天魔起兵暴动,这才开启了战争。”
“夫子……”张君恕对燕开庭肃然起敬,且不说他不试试魔主,但是能想出这个办法,拉低自己的脸面成为天人们的阶下囚,来安抚对方,张君恕已经很受触动了。
燕开庭清了清嗓子,道:“转世魔主,听清楚了吗?我就是转世魔主!”
“皇女!”大祭司又在后方低声吼了一句:“如今他已经是魔主转世,要打赢这场战争,他就是关键,断不可轻信他!”
“是的,大祭司。”燕开庭佯装自己很听话的样子,这才看到大祭司满意地点了点头。
“然后呢?”燕开庭大致猜到大祭司将要说什么了,但他还是继续问道,他想要亲耳听见大祭司说出来,他的所有阴谋。
“出来,到我这里来……”
燕开庭就更加疑惑起来,总之,他加快了脚步,朝着神灵殿走去。若他没有记错的话,自己已经是离神灵殿不远了。
燕开庭笑了笑,道:“所以,你认为皇女殿下会这样对待她的命定之人吗?”
燕开庭也懒得和大祭司多说,便做出了战斗的姿势,道:“我,根本就不是你所造的那个傀儡,你千算万算,看来要栽到我这一环当中了!”
“大祭司?”燕开庭唤了一声。
燕开庭一听就怒了,问道:“你说什么?谋害皇女,我怎么会伤害忆寒?!”
“转世的魔主?”燕开庭简直是哭笑不得,怎么又给自己安上了这样一顶帽子,看来自己是怎么都洗不清了。
那声音再三呼唤自己,燕开庭便决定前去探看究竟,走到房门,往日紧锁着的房门此时燕开庭轻轻一推就打开了,一路上的守卫们都像是沉睡了一般,燕开庭毫无阻碍地就走出了幽禁宫。
燕开庭心下一惊,听到大祭司这么说,他的脑海当中就有了一些想法。
燕开庭心想韩萧韶显然已经是相信了自己,于是道:“人魔大战,永无休止,我相信皇女,能够将人魔都是为自己的子民,一样的爱他们,虽然现在有所不公,但是在她的管理之下,一定会好起来。”
望着这一行人远去的背影,大祭司眼神阴鸷,冷笑一声,就随着其余几名官兵朝着军营方向走去。
大祭司说的满脸愤怒,好似就要把燕开庭给生吞活剥了一般,燕开庭却是笑了,心想当初可是你满口说自己是皇女的命定之人将自己待到皇城的,怎么现在又过来反咬一口?
燕开庭道:“那就好。”转身,燕开庭又望着眼前的一行蒙面人,怒道:“你们都是些什么人,居然如此大胆,袭击皇女!”
“只要现在我马上改口,说是有人陷害于你,你并不是魔主,皇女应该会很高兴吧。”
皇女照旧每日都回来看他一次,两人隔着房门,聊一聊天,皇女告诉燕开庭,自己正在想尽办法调查此时,力争还燕开庭一个清白。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神灵殿披上了一层银白的外衣,其后便是茫茫黑暗,燕开庭站在殿外,他看见大殿的巨门半掩映着,于是便慢慢朝着大殿门口走去。
燕开庭知道,自己方才的举动,已经是撼动了皇女对自己的信任,若自己不是魔主转世,那样大的力量又是来自何方?
“若是我与你们在一起,必定又是无休止的战争,如今你也看到了,我虽然重生,却是依托着天人的身体,所以无论是人是魔,我都一样爱,所以我不希望两方之间又那么大的伤亡,你且退兵吧,他们都服从你的。”
神灵殿为一处大殿,燕开庭若是没有记错的话,神灵殿归属于皇室祭祀团,一般祭祀团做相关的祭祀活动通常就在这一处大殿当中举行,所以这大殿又被称为“圣殿”。
燕开庭伸出手来,示意官兵可以将自己的手绑上了。
大祭司轻笑几声,道:“她一直都是这么天真hetushu.com,根本不配做一国之主!”
张君恕连忙抱手道:“末将不敢,末将只是觉得,皇夫怎么看都不像是魔主转世的样子……”
皇女眼中闪过一丝明亮,随即又沉静下来,道:“我知道。”
“你们成婚之后,你一定要快速将权力从皇女手中拿过来,这段期间,你必须赢得他的信任,充分好地对待她,然后在合适的时机,获得她的授权,那么,掌管千夏国的权力,便落在你的手中了。”
“哦?怎么说?”燕开庭追问道。
哄闹的天魔大军之中,缓缓飘升出一个人来,俨然就是韩萧韶,他手持长矛,眼神紧紧盯着燕开庭,目光仿佛要将燕开庭刺穿。
大祭司点了点头,道:“看来,我的手艺不错。”
传说这座宫殿有着千夏神灵的封印,凡是被关进了这座宫殿当中的,无论是人还是魔,都无法逃脱出来。
燕开庭轻蔑地看着大祭司,心中只觉得他可怜又可笑,道:“你难道还没有发现吗?”
燕开庭轻哼一声,道:“那就动手吧!”
大祭司瞪了他一眼,道:“你竟敢怀疑千夏神灵的指示吗?!”
听了这话,大祭司突然脸面一红,支吾道:“可是……我的灵力,分明要比皇女的还要强,她凭什么久居高位,我可以更好地治理千夏国,千夏神灵会原谅我的!”
话语刚落,又是一拳轰了上去,大祭司拿起法杖,抵挡在前,将燕开庭的拳意又挡了回去,看来大祭司还有个两下子。
大祭司一听,连忙摆手道:“我也要同去,以免这个魔主做出什么事请来!”
韩萧韶冷哼一声,道:“天人多狡诈,我凭什么相信你,再加上,据我所知,你不是皇女的命定之人吗?”
“对,快过来吧……”
“只是什么?”
燕开庭冷哼一声,根本就不想跟这人废话,道:“说这些干什么,你伤害皇女这么多次,谋权篡位,简直是大逆不道!今日不好好教训你这个老东西,我看你是不知道本小爷的厉害!”
“我害怕你若不是魔主,但是这个谣言却是人尽皆知,到时候你该怎么办?”皇女面露难色,眉头都拧在了一起,让燕开庭看的甚是心疼。
说完,燕开庭伸出右手,手心当中就燃起一小团暗蓝色的火焰,看到这火焰,众人的眼睛都挪不开了。
韩萧韶没有回答,沉默片刻,转身就慢慢朝着天魔大军走去,站定在大军之中,韩萧韶回过头来,深深望了一眼燕开庭。
说着,大祭司就指着后面的一众官兵,要将燕开庭抓起来。
“你一个小小的傀儡,难道敢嘲笑自己的主人吗?你难道忘记自己是什么样的存在吗?”大祭司指着燕开庭,但是在他的心中,也开始慌张了起来,这燕开庭,好像有点难以控制了。
张君恕也是道:“对啊,皇夫对待皇女殿下一片真心,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皇女殿下的命定之人,自是有千夏神灵所致定,这……这完全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燕开庭确实不回答,问韩萧韶:“怎么样,现在你相信了吗?”
皇女点了点头,就欲说话,这时,大祭司忽然像是疯了一般,指着燕开庭,颤抖着身躯,道:“你,你竟然谋害皇女,到底是什么居心!”
大祭司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制造出来的傀儡会对自己下手,指着燕开庭,大祭司颤抖着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燕开庭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的眉头,道:“不用担心,我根本就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只要……到时候,你相信我就好。”
“是!”周围的一众官兵们得了令,上前两个就将燕开庭的手绑了起来,然后在张君恕和皇女的带领之下,将燕开庭送往前线。
皇女摇了摇头,道:“我先前只是一直在想,若你真的是魔主转世的话,我该怎么面对你。”
“忆寒。”燕开庭轻声唤着皇女的闺名。
“什么事?你可不要跟我们耍什么花招?”大祭司指着燕开庭的鼻子道。
燕开庭愣了一愣,“神灵殿?”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一惊,就连燕开庭自己也都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燕开庭心念一转,道:“那还有谁出去了?”
“我指认你为魔主,皇女却不相信,看来她还是十分相信你,你果然不负我所望,赢得了她的真心。”
皇女正在战斗,突然就看到燕开庭从后方冲了上来,她先是一阵惊慌,但看到燕开庭不凡的身手之后,才稍微放下心来。燕开庭来到皇女身边,与她并肩站在一起,道:“忆寒,没事儿吧!”
那名被提起来的官兵怒目望着燕开庭,重重地哼了一声,随即脑袋一歪,就死在了燕开庭的手里。
那股拳意并没有随着韩萧韶的停下而停下,而是继续向前推进直至到了天魔大军当中,掀起了一片大军悉数拜倒在燕开庭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