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作者:笙离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章 二遇

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走到他身后,抱着手臂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屏幕,又是一个魔兽党,小表弟也许觉察到什么,往后看了一眼,漠然的把头转了回去,下一秒他“哗啦”一下站起来,瞪着我结结巴巴的喊到,“二姐……”
他微微仰起头的姿态,真是赏心悦目,那双大眼睛就像黑夜中的深海,冷静的深邃。
好家伙,不仅沾了美色,还是个游戏狂人。
我“哦”了一声,“拿给我,我去找人换。”
话音还没落,墙角边几个玩游戏的人抬起头,我愣了一下,并且深深的无力了一下,“靠,你们多大人了啊,还来网吧玩游戏!”
我忍不住在校内的搜索栏上打上他的名字,果然出现了他的页面,什么信息都没有,页面空空荡荡的只有一张照片,一只螃蟹被打上了红叉叉。
这个不学好的小混蛋,终于被我逮到了。
我哼了一声,“你小子安分点,下次别坐那么惹眼的位置,姐姐我当年高中时候玩了两年的游戏都没被我妈逮着。”我指了墙角的一个地方,“以后坐那边去,外面视角看不见的。”
然后他走到网http://m.hetushu•com吧柜台那里,跟老板叽咕了一阵子,我就看见他皱起眉头,咬住嘴唇,然后转过头冲着我笑着走过来,倏的,他的手擦上遂火轮,一轮豆大的光晕在手心里展开。
我一愣,怎么薛问枢也在,正在纳闷的,背后一个凉凉的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来,“孙成,买午饭去,我赢了,我要番茄炒蛋盖浇饭。”
那天晚上吃完饭就散了,散了之前隔壁包间的人走了大半,说是去网吧玩DOTA,我没看到薛问枢,想来他也是魔兽党。
然后我看见薛问枢冲着我笑笑,他的眼睛闪闪的,狡黠调皮一览无遗,他跟我打招呼,“施莐,你好啊。”
我“嘿嘿”笑了两声,摸摸他头发,“小朋友,玩的挺兴奋的嘛?”
“你跟你妈怎么说她放你出来的?”
那个胖子愤愤的站起来,“靠,不跟你玩了,再也不跟你玩了,上厕所去。”
“跟同学去打篮球。”
薛问枢摸了摸我头,“你是想脑袋被砸还是怎么的?”然后再摸了我头发两下,自言自语道,“真好摸,头发好舒服。”
这是我m.hetushu.com第二次见到他,不得不说确实让我感到很意外。
他擦了两下,摇摇头,“不行,火星都没,大概是要换火石了。”
真是不河蟹的新欢旧爱共冶一炉。
我笑笑然后把关了,心想,薛问枢你真是个有趣而闷骚的家伙。
“靠,都一点了啊,怪不得这么饿的。”
我眨眨眼,“捉奸来着的。”
“好了。”
薛问枢。
我无奈,“你试试,打不打的着?”
薛问枢,为什么找我?我在茫然中回头一望,就看见一个男人站在我身后,而他那张脸,却是别人的,我硬生生的吓醒了。
印象中的强化部的男人,都是我姐夫类型的学习狂人,乱糟糟的头发,不修边幅的胡渣,老土到让人不忍心多看一眼,不沾游戏和美色,一根神经到底的天生学习男。
我从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
他挠挠头,“哎呀,都放假了……”
“坐下来玩玩,中午去吃饭吧。”
那张脸,是我的前男友徐可林的脸。
“你拆过什么?”
薛问枢挑了一下眉毛,眼睛微微的眯起来,“施莐,给我玩玩。”也许是看到我一脸怀疑和_图_书的样子,他说,“这样,要是修坏了我配你一个全新的,修好了,你就请我吃番茄炒蛋。”
“姐,别告诉我妈啊……”
我想,我是真的想用宠爱,把他溺死。
有些淡淡的失落。
他递给我,顺手又摸了摸我头发,眼角一飞,“我从小摆弄过的东西不下几百了,看看就知道了。”
“难看,不要。”
“很多啊,家里能拆的都被我拆遍了,有一次我拆了一个电子钟,想重新装上去时候发现多了几个零件,而那个钟照样能用。”
我斜了眼看他圆墩墩的身材,“真不知你妈怎么能信呢?”
他伸手一甩,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ZIPPO从眼前飞过,往我脑袋上砸来,我“啊”了一声,刚去接,就听“啪”的一声,ZIPPO摔到旁边的一双大手里。
我笑起来,由衷的说,“你真厉害。”
当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我梦见跟一群腐败的哥们出去吃饭,忽然有人喊道,“施莐,薛问枢找你。”
我翻翻白眼,“都一点了,我早吃过饭了,你们还没吃饭啊?”
“我没烟瘾啊。”他笑笑,“抽着只是觉得气氛好,再说了,www•hetushu•com我抽烟就是为了吐烟圈的。”他的嘴微微的翘起来,“好玩吧?”
他也不客气,“那是,施莐,来,打一局DOTA,我不会虐你虐的很惨的。”
网吧简陋的灯光,烟雾缭绕的闷热环境里,我看着他双手在键盘上交替纷飞,他笔挺的鼻梁,性感的下巴,挠的我心里痒痒的。
哈,不河蟹。
陈奕抽了口烟,手下依然不停,“网吧速度快,玩DOTA呢,施莐你要不要一起玩?”
小城快到春节,好像一瞬间就热闹了起来,空气里都洋溢着浓厚的节日的喜庆滋味。
他冲着我笑笑,“你怎么在这里?”
我抿起嘴笑笑,而陈奕转过头,咦了一声,“施莐,打不着火,你来看看?”
他笑起来,眉眼的笑纹很深,一圈的笑意荡漾在唇边,我看着他,不得不承认,这一瞬间我被他的小聪明折服了,我也笑起来,“你怎么会修呢?”
我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从地下商场的网吧旁路过,无意中往里面看了一眼,呵,我那个上高中的小表弟正坐在靠墙角的位置上玩游戏玩的兴奋呢。
他拔出ZIPPO内胆,掏出一枚一毛钱的硬币,和_图_书把底部的螺丝扭开,取出一根弹簧露出一个小小的黑洞,他笑起来,“嘿,看上去满简单的嘛。”
他笑意更深了,“捉奸?真有爱,捉玩了吧?来来,要不要跟我玩一局DOTA,我保证不把你虐的很惨。”
我还没说什么,对面的陈奕就喊道,“施莐,打火机。”
我躺在床上看着早晨慵懒的阳光从厚实的窗帘中透出来,冰冷的卧室里,肆虐的风撞击着玻璃,我静静的闭起眼睛,不明白内心到底什么滋味。
还有那个令人艳羡的头脑。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薛问枢,他修好了我的ZIPPO,狠狠的用DOTA虐了我的身心,让我双手累的抽搐,他还吃了一碗大份的番茄炒蛋盖浇饭,而我,看着他在我面前毫无形象的饕餮,居然有种莫名的满足感。
陈奕他们几个坐了一排,抽着烟,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我认得几个熟悉的脸,大概是强化班的小变态,然后有一个胖子一拍桌子,咬牙切齿的说,“靠,薛问枢,你个贱人!”
我从口袋里摸出那只ZIPPO,扔给他,然后我看到薛问枢手边干干净净的,没有烟蒂和烟灰,我有些好奇,“你没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