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作者:寐语者
衣香鬓影1·回首已是百年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记 针锋相对

那盒子里,并不是什么稀罕奇巧的玩意,只是一枚古拙的龙纹玉扳指。
听他这么说,云漪越发似笑非笑,慵然支颐道:“老人常说西洋人的玩意是奇技淫巧,这东瀛的宝贝我倒不曾见识过,想来也别有奇趣。”这话明赞实贬,听得山田一阵尴尬,长谷川却面不改色,含笑将那锦盒打开,推到云漪面前,“希望云小姐会喜欢。”
这短促有力的敲门声显然是许铮,而许铮一般不会这么莽撞地直上二楼敲门。
两个日本人摘下礼帽,彬彬有礼地鞠了一躬。徐惠甫一眼望见霍仲亨,心下暗自钦叹,平日见惯他军装威严的模样,今日却是一身藏蓝长衫,飘然走来,气度雍容不凡。霍仲亨朝两名日本人略略颔首,含笑落座,神色间有些漫不经心的倨傲。
“我尚不知此案已经水落石出,山田先生倒是如此笃定。”霍仲亨淡笑两声,目光扫过徐惠甫僵住的笑脸,“不是说劫囚案尚待调查吗?”徐惠甫忙点头,“是是,薛厅长正全力侦缉劫囚匪徒,相信不日即可告破……”霍仲亨闻言不置可否,气氛一时僵冷下去。
“这是我的商团顾问,东京帝国大学的长谷川博士。”山田立即欠身介绍,他十分懂得察颜观色。霍仲亨“哦”了一声,颇有兴味地笑笑,“我钦佩有学问的人。”长谷川谦逊地笑道:“不敢当,将军经世济国,才是真正的大学问。”听长谷川的中国话异常流利,隐约带着京味儿,霍仲亨越发有了兴趣,问他是否到过北平。长谷川笑言曾在北平居留数年,谈及北平往事如数家珍,从正阳楼的蒸大螃蟹谈到八大胡同的风流事,倒有颇多共识之处。徐惠甫与山田也不住附和称是,一时间四人谈笑风生,顿有投契之意。
他似有意无意加重了“东西”二字,令徐惠甫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霍仲亨叹了口气,“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随他手指所指之处,正是那幅巨大的世界地图。他张开手掌,按在那一块广阔的中国版图上,语声饱含了复杂的情绪,“我们中国人认为,一室不扫,何以扫天下。m•hetushu•com如今家里蟊贼横行,欺我家人,这小小纠纷不除,我岂有闲情与邻人斗鸡走狗?”
“仲亨,是我,你该吃药了。”云漪垂首敲门,等了一阵没反应,正要再敲,却见霍仲亨来开了门。云漪细细看他脸色倒是平静如常,没什么异样,可再看他身后地上,电话机已摔了个四分五裂。“这是干什么呢?”云漪皱眉看他一眼,将药搁在桌上,俯身去捡那一地碎片。霍仲亨一手将她拽起来,苦笑道:“还捡什么,整个烂透的东西,砸了算了。”
云漪垂目扫去,隐隐笑意凝在唇边。
为首的山田一郎身材矮胖,脸上一团和气,确是谦逊随和的商人模样。随在他身后的那人瘦削沉默,唇上胡髯修剪得格外整齐,拄了手杖站得身姿笔挺。这标准的军人站姿倒引起了许铮的注意,两人目光相触,恰似刀锋相映……门外脚步声近,许铮一叩靴跟,立正行礼,座中三人也忙起身,徐惠甫抢前一步,满面堆笑地迎上霍仲亨。
打死中国警察的寻衅浪人至今被关押狱中,日本总领事几次三番要求移交人犯,由日本人自行处理,北平政府默许之下,方继侥也立刻妥协,却不料在霍仲亨这里卡住。他不肯放人,方继侥也绝不敢同那枪杆子硬碰。此事已引起全国关注,北平政府迫于舆论压力,不敢公然下令,私下施压却被霍仲亨尽数顶了回去。日本方面恼羞成怒,逼迫亲日内阁,无论如何要在英美插手之前平息此事。内阁只得层层逼迫下来,从李孟元到薛晋铭,再到方继侥,最终还得搬动霍仲亨这块顽石。日本人最终按捺不住,派出商团代表亲自与霍仲亨会面,而这牵线引荐的苦差便落在倒霉的徐惠甫头上。
霍仲亨煞费苦心安抚下来的局面,因为省长方继侥一道禁令,终成徒劳。不论什么理由,关闭学校都是倒行逆施的专制之举,只会将本已尖锐的矛盾逼向白热化的爆发。“禁学令”一宣布,便接连爆发了学生和警察的两起流血冲突。连一些愤怒的教员也加入到学生的抗暴行列中hetushu.com,拒不离开讲台,一致抵抗警察封校。校方迫于两边压力,一时也无从应对,各所学校接连陷入失控局面,越来越多的学生冲破警察阻拦,涌上街头,再度引发大规模游行抗议……
若是从前,只巴不得有机会摆脱秦爷和陈太,可如今这条线一端连着念乔的安危,一端系着她自己的隐秘,若果真毫无预兆地断了,只怕比身受钳制更糟糕。更何况,云漪此刻又添了另一重惊虑——暗杀霍仲亨的那名杀手一时还未查出真实身份,然而昨晚霍仲亨说到遇刺经过时,最令云漪惊骇的不是枪击发生之时,而是听说刺客吞服了氰化钾自尽!当时云漪耳中轰然一声,只觉血脉鼓荡,冷汗尽出……氰化钾,这曾是最令她恐惧的死亡代名词。
云漪清醒地听见了自己颤抖的声音,听见自己冲口说出,“仲亨,救我……”门上笃笃敲响,突兀的响动令云漪惊跳起来,仓皇回头去看,却没来得及看清霍仲亨的表情。
前楼会客厅里,陈设疏朗大气,四壁不挂寻常字画,只悬着一幅巨大地图。许铮将徐惠甫一行三人引领落座,告知督军稍后便到。徐惠甫态度谦和,放下副厅长的架子,亲自向许铮介绍两位日本客人。却不料许铮一脸肃色,全然不苟言笑,令徐惠甫一时尴尬无比。那两名衣冠楚楚的日本商人倒是神色泰然,只顾四下打量,并不将这冷遇放在眼里。
其余三人的脸色各呈精彩,或青白或涨红,抑或阴沉沉紧绷。恰在这时,门上轻敲两下,应声而开。山田一郎回头看去,眼前顿觉有光华亮起。但见那手托茶盘的女子袅袅而来,亭亭似幽兰空谷,一袭象牙白旗袍简约素雅,鬓簪一枚珠片兰花,米粒大的粉色珍珠串成蕊芯,随着她纤长睫毛一起轻颤。
霍仲亨的友善态度,大大出乎徐惠甫的预料,连山田也觉意外。瞧着话头渐渐热乎,时机也差不多了,长谷川端起茶盏小啜一口,将瓷盖轻轻叩了叩。山田一郎低咳了声,端正地站起来,朝霍仲亨深深一鞠,“大督军,近日鄙国商团屡遭暴徒滋扰,声名蒙受诬构,幸www.hetushu.com得贵国军警出面维护,鄙人谨代表大日本国商团向贵国政府致以诚挚谢意。”徐惠甫与长谷川皆凝神等待霍仲亨的反应,然而霍仲亨似乎没有回应之意,只闲适地靠了椅背,静待山田一郎说下去。见此情状,山田略有些局促,只得继续说道:“贵国政府法制严明,相信对于近日纠纷已有妥善处理,鄙国商团一向尊重法纪,全力配合贵方调查。如今事态已经明了,薛厅长年青有为,已将滋事之徒缉拿,对此鄙人深表感激。同时也希望尽快结案,及早释放我国同胞。”山田说完,长谷川也缓缓起身,再度向霍仲亨鞠躬。
禁学令一下,各个学校必然乱成一团,念乔被关在学校原本尚可放心,程以哲的消息不至于那么快传到她耳中,即便她知道了也无可奈何。可如今学校已乱,一旦失去管束,以念乔的冲动激烈还不知会闯出怎样的祸事!一时间云漪心乱如麻,偏偏在霍仲亨跟前又不敢表露半分。陈太到今天还没有消息,已让云漪心里有了最坏的打算。假若陈太有个不测,与秦爷那头的联系便是断了。
“你几时抢了萍姐的活儿?”霍仲亨虽然皱着眉,神色语气却俱是温柔,当着人前也不避嫌。两人含笑相对,恰似月下花前一双璧人。云漪转过身子,朝被打断了谈话的男士们歉然一笑,目光似不经意扫过,蓦然凝顿在长谷川脸上。
云漪愕然,只见霍仲亨缓缓坐回椅上,疲惫地揉了揉眉头,“我这里费尽力气在调解,眼看安抚有所成效,那帮蠢材倒尽会火上浇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往后都靠这些个酒囊饭袋做事,只怕真要国将不国了!”云漪听得一阵揪心,忙问怎么回事。霍仲亨叹息道:“方继侥下令关闭全城所有学校,师生一律停课,不得私自聚集。”云漪一震,惶然变了脸色,“这不是存心逼学生造反吗!”
裴五亲自教她藏匿毒丸,教她选择什么时机服毒,那情形还历历在目!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我撤下去!”方才还笑意温煦的霍仲亨,转眼已是面罩严霜,为一杯茶水大发脾气。一直和图书沉默站在他身后的许铮立刻端起茶盏退了出去,霍仲亨怒色未霁,起身走到壁挂的巨幅地图下,负手而立。余下三人面面相觑,不知他这突兀之举究竟有何深意。僵持片刻,霍仲亨徐徐转过身来,唇角浮起若有若无的一丝笑意,“最近总是发火,到底是年纪大了,见不得一丁点不顺眼的东西。”
“一切有我”,这四个字连同他的声音、他的眼神、他掌心的温度,全都汇集成一股暖流,从她心间汹涌而过,似破闸的洪水,在她猝不及防的时候已冲出唇间。
“报告督军,徐厅长登门求见。”门外许铮顿了一下,沉声道,“随行还有一位日本商团代表,山田先生。”
手上冷不丁被他温暖宽厚的手掌握住,云漪一惊,却听霍仲亨柔声说:“你这两天脸色很不好,外面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要想得太多,还轮不到你操心……一切有我。”
“长谷川先生?”云漪挑眉微笑,眸光晶亮迫人。
然而此刻,云漪已顾不得揣摩霍仲亨的心思,心中尽被焦虑填满。
霍仲亨却流露一丝诧异之色,那扳指虽形态朴拙,却是年头久远的皇家珍物,价值连城。看那长谷川像是心机极深之人,不过指望靠钱财打动她,却是太过愚蠢了。霍仲亨转念看云漪,见她微垂浓睫,眼波深敛,伸手合上那锦盒,缓缓笑了一笑,“很好,我很喜欢。”
霍仲亨接获消息,当即怒不可遏,失手将电话机砸了个粉碎。云漪此刻才明白他之所以说出“砸了算了”,必然是心中失望之极……他虽是一方军阀,骨子里仍有深重的儒将之风,不到不得已,不会妄动干戈。而这一地砸烂的碎片,只怕不只是电话机,而是他对方继侥,乃至北平政府仅存的一线期望。
这便是那著名的美人了……山田一郎心神摇曳,又听得她柔声说:“仲亨,你的茶。”那声音柔婉入骨,说话间她旁若无人地走到他身边,仰脸一笑,非但山田的目光再难收回,连徐惠甫也好一阵失神。
霍仲亨的笑容一点点加深,看在徐惠甫眼里却觉背脊凉意渐浓。
霍仲亨话音掷地有声。
“万分荣幸,又与您见hetushu.com面了。”长谷川抬起脸来,唇角露出一道深刻笑纹,尖削的鹰勾鼻下仁丹胡微微耸动,“在下的真名是,长谷川健二。”这熟悉的笑容令云漪觉得眼底微微刺痛,似一根细针扎在心底绷紧的弦上……梅杜莎纸醉金迷的那个夜晚,狂乱失措的程以哲、锦衣翩翩的薛晋铭、笑容阴冷的长谷川、连同随之而来的种种变故……那是“中国夜莺”最后一次公开登场。云漪的目光变幻,笑容更冷,而她脸上每一个微妙的变化,都清晰映入霍仲亨眼里。“既然是老朋友,那就一起坐下聊聊。”霍仲亨朗声一笑,示意云漪坐下。长谷川替云漪拉开椅子,朝山田比了个手势,笑看向云漪,“上次匆匆一晤,云小姐天人之质,令在下钦叹不已。此次冒昧登门造访,略备了一份小小礼物,补上前次的见面礼。督军应该不会见怪吧?”山田忙从随身提箱中取出一只小巧锦盒。霍仲亨看了云漪一眼,颔首微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徐惠甫连连递了眼色给山田,对方却视若无睹,逼得他只好又说:“督军,如今两国商贸往来密切,民间纠纷事小,影响了两国通商事大……此前山田先生曾与方省长会晤,省长也认为民事纠纷与外交……”霍仲亨将手中茶盏重重一顿,瓷盖被震跳起来,脆声跌落。山田一惊,徐惠甫的后半截话也就此吓了回去,只有长谷川不动声色地望向霍仲亨。
书房里咣的一声巨响,什么东西被重重砸在门上,滚了一地。萍姐端着药正要敲门,被这声响吓得倒退两步。“我来。”身后传来云漪的声音,萍姐回头见云漪穿一身素白旗袍匆匆而来,含笑接过她手中托盘,低声说,“你去忙别的。”萍姐如释重负地应声退开,却见云漪笑容底下难掩憔悴脸色,似乎一夜都未睡好。
徐惠甫忙向他介绍,山田一郎是日本商团特遣代表,曾在中国经商多年,对中日两国商贸多有推动。山田一郎连连谦辞,自称对霍督军威名仰慕已久。霍仲亨含笑聆听,目光却从山田一郎移向他身侧的瘦削男子。那人抬目,与霍仲亨的目光飞快一触,立即垂下眼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