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6章 固执己见

所以若论航海经验的话,陈越相差傅春甚多,可若论航海知识的渊博,就是三个傅春加起来也不如陈越。比如海上定位问题,傅春只会依照海图用牵星板判断航线,陈越却会利用六分仪观测用三角函数计算经纬度,这是他在大学天天钻图书馆的结果。当然,现在没有六分仪,唯有依靠傅春手里的海图进行导航。
当然船上突然增加了这么多人,这使得原本的船舱顿时拥挤了起来,为此不得不从船上卸下好多占地较多不太值钱的货物,这才能把这些人都安置下来。毕竟海上行驶的时候船员们不能老是待在甲板上,还需要有地方休息。
陈越是个意志坚定的人,他决定了的事情很少听人劝。自己虽然是舟山之主,可眼下舟山并没有太多的事情,治下人口两万余,军队不过三四千而已。岛上事务由经验丰富的钱枫林处理,外务有单明磊负责,再加上刘能、张程磊、林福成和-图-书等人的协助。至于岛上的安全,有杨正平金鑫李奕等人带领三千精锐,再加上吕泰的定海军,便是数万敌军也能对付。而舟山周边有哪里有这么庞大的敌对势力?
“国公乃是舟山的主人,我等的首领,这等事情交由他人去办即可,何必亲自出马?”钱枫林委婉的劝诫道。
而傅春认为,海上不比陆上,在陆地作战陈越是无敌猛将,可在这海上却完全不同,他更担心陈越会瞎指挥影响船队正常的秩序。
既然都同意,接下来就好办了。在陈越的命令下,对这些三桅海船进行了整编。
时间已经到了七月中旬,该是出航去倭国的时候。不过当陈越说出自己亲自带队前往倭国时,竟然一大批人反对。
有郭林峰和司马南带头,剩下的海船舶主和火长们也都选择了为齐国公效力。在生命安全和屈服之间没有什么好犹豫的。而且对这些人来说,脚下http://www.hetushu.com的三桅海船等若他们的性命,他们万万不想把船交到别人手中,而且也没必要为原来的豪绅东主们尽忠。
陈越虽然没打过海战,却也不是对海上的事情一无所知。在另一个时空他酷爱制作古帆船,在查阅帆船资料时不可避免的要翻阅很多古代海战的资料,也了解过古代航海的知识,对航海以及海战还算了解一些。
只要接下来的计划制定好,陈越本人在不在岛上并无什么不同,不见在杭州守孝二十七天,岛上的一切都井井有条?
而相对于平静无事的舟山,这二十七艘海船的贸易更加牵动陈越的心神,他不愿苦等在舟山对船队的消息一无所知。
在钱枫林看来,陈越是大家的领袖,舟山一系完全担在陈越身上,万一陈越有个好歹,舟山这个势力顷刻间便会烟消云散,自己等人又会变成无根的浮萍。而身为主帅者凡事不许亲力亲为,居hetushu.com中调度即可。
至于安全,二十七艘三桅海船组成的庞大船队,船员士兵加起来两千余人,在这东亚海域已然是一股庞大的势力,别说普通的海盗,就算是郑芝龙属下船只数千艘,三桅以上的海船又有多少?
“国公爷,出海这等事您交给小人去办就是,俺傅春在海上奔波了二十多年,什么样地阵仗没有见过,您尽管放心。”傅春拍着胸脯保证道。
已经有两天没有海船从宁波出海了,吕泰派人来报,这几天也没有士绅代表联系出海。陈越知道该出海的海商已经出来的差不多了,因为海港中停泊着足足二十三艘大海船。虽然浙江大多数海船都是从宁波出发,可也会有人选择从台州或者杭州等地出海,那些地方舟山军就鞭长莫及了。
至于安全问题,陈越更不在意,以三桅帆船的吨位,在东亚这片海域除非遇到飓风,一般没有沉没的危险。大海并不是这个时代人想象的www.hetushu.com那么危险。
“要这么多啥都不懂的菜鸟有个屁用。”舶主郭林峰喃喃自语道。可是他也无可奈何,因为这是齐国公的吩咐。而且,在航海期间,他还要负责教会跟船的这些菜鸟,教授他们如何驾驶一艘大船,以及海上行驶打仗的诸多技巧。
陈越自然不放心把这些船还完全交给原来的人驾驶,在每艘船上都安插了水营的大量人手,招募的水师学堂的学员们三百余人刚刚经过了十多天的集训,也都被安插到了船上,分派给火长、舵工、操帆手、班碇手、阿班们为副手。船上是最好的学堂,等他们跟着走一趟倭国,操作帆船的基本知识毫无问题,然后再进行战术战技等军事知识学习就是。
不过拥有后世远高于这个时代的知识,再反过来学习这种落后的航海术便容易许多,陈越要做的就是总结这个时代的知识经验,编写出一本航海指南,为水师学堂当作教材。以后随着势力越来越大,手http://m•hetushu•com下必须涌现出越来越多的人才。人才只有自己培养出来的才用着放心,指挥起来才得心应手。
吴婉儿则只是单纯的担心了,海上风波不定,一去就是将近半年的时间,这让她如何能够不担心?
“爷,海上风波不定,万一您出个什么事情,让妾身怎么活啊!”吴婉儿哭哭啼啼的劝着陈越打消这个念头。
当然这也导致帆船上人员严重超编,原来每艘船上只有三四十人,这么多人足以操作一艘大海船,可现在每艘船上都有将近百人。这已经不是出海贸易,更像是练兵打仗。
而且以后的几年,对陈越来说海上发展、作战才是主流,他这个最高统帅必须尽快熟悉海上作战才行,总不能打仗都让属下指挥,自己总是躲到后面?
不过在出航之前,舟山上的事情必须先安排妥当才行,这样陈越才走的放心。
每艘船上,一小半的人是原来的老人,更多的便是学员、还有原来水营的官兵作为官校旗军专事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