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章

赵腾有点急躁。
“你一个人能做好?”他笑吟吟地问。
说完,他深吸一口气。
“我们老板说得对。”朱韵道,“商场就是战场,那产品就是武器。要是磨刀时期就不上心,那开战了就只能一溃千里。”
他完全不擅长应对朱韵这种类型的人。
“行了行了。”赵腾打断她。他深叹一口气,苦劝道,“大姐啊,玩这类游戏的人没有这么高水平的,谁会懂得这么详细,没人看得出来的。”
“周人图腾是火,秦始皇迷信五行之说,认定秦朝为水,灭掉周火。黑色主水,所以秦人尚黑。秦始皇绝对不会穿着这么一身扎眼的柠檬黄去主持典礼的。还有——”
朱韵跟在赵腾身后,来到安全出口的楼道间。这里是公共抽烟场所,一层楼七八家公司的员工休息闲聊的地方。
他从后裤兜里拿出折叠起来的策划案,语气急促道:“你这两页纸里包含了多少工作量你知不知道?我们原来设定的就是武将打人就行了,只设一个武力值,武力值高就打得快点,低就打得慢点,如果你要这么改之前的就完全作废了。”
“董斯扬这人吃软不吃硬,尤其对女人,他一直就那个德行。你要跟他这么硬刚下去,肯定要吃亏。”
朱韵:“咱们出来不是要讨论策划案的?”
他不喜欢分神,可现下他的思考总是跟朱韵最后的那番话混在一起。
赵腾:“这怎么了?”
赶鸭子上架。
赵腾没明白,“什么?”
但想归想和_图_书,做归做……
“我知道军令状是什么。”朱韵说。
“你能?”
深秋的天原来有这么蓝么?
李峋办完事从外面回来,懒得等人满为患的电梯,一边思索着事情一边爬楼。
朱韵忍住后退的冲动。其实她穿着高跟鞋跟董斯扬身高差不多,但董斯扬体格过猛,气势过盛,朱韵总觉得面前站了一座山一样。
朱韵摇头,“公司已经投入很多了,再改代价太大,什么都要重来。你别怕麻烦,尽力做就行,项目现在是我负责,就算真出问题归责也归不到你头上。”
他诧异,
朱韵:“什么叫没事找事?”
赵腾无可奈何。
赵腾眉头更紧了,他拿过朱韵修改过的策划案,翻阅得很快,就像当初看朱韵简历时一样,一扫而过。看完之后他把策划案放到桌子上,手掐着鼻梁,半天没有说话。
经过这一段插曲,董斯扬的心情舒畅了很多,办公都哼着小曲。
朱韵拿起策划案,“就这个。”
“下一个项目!我们下个项目好好搞。其实我也想好好做一款游戏,但一直没有机会,也没人能配合。”
朱韵:“没有下一个。”
朱韵摇头,“那是另外的事,我们先要把这个项目做好。”
众人赔笑,没有接茬。
朱韵又指向秦始皇的衣服。
董斯扬身边的凶气减少了,可能是觉得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用不着太过上心,他整个人变得轻浮了许多。
她说完回身往外走,走到门口时又和-图-书说:“以前有个人告诉我,人不能总做小菜一碟的事。”
“哦,朱韵。”董斯扬慢条斯理地说,“你可能不太了解我们这的企业文化。”
赵腾小声对朱韵说:“你跟我来。”
朱韵静了静,说:“我们这款游戏的特点有两个,一是背景,二是战争。市面上的战争策略游戏九成是三国题材,而我们是战国。战国历史不像三国那么出名,但内容其实远比三国宏大,秦始皇横扫
统一中华,如果我们能将玩家成功代入游戏中,一定是个突破。”
赵腾抬眼环视一圈。
每月更新……
饶是朱韵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大风大浪过来了,还是不禁感叹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现在游戏内容太简单了,连街头打群架都不会这么无脑。”朱韵接着说,“而且我们的游戏现在整体套用的都是三国的框架。甚至所有的美术设计都是一样的,通篇都是错误。”
朱韵说得赵腾都懂,这也是当初他们选择这个背景的原因。
赵腾不耐道:“我说了这个项目太麻烦了。”

赵腾:“太麻烦了!”
赵腾一愣,“什么?”
楼道恢复平静,仿佛刚刚那段谈话只是一场可有可无的幻觉。
赵腾皱眉道:“能讨论出结果的事才有讨论价值。”
这词对于飞扬公司来说是十分陌生的,他们做过的游戏大多是一刀流,投放进去就不管了,石沉大海。
“能。”朱韵回答道。
“好说!”董斯扬心情大hetushu.com好,“今天起《无敌武将》项目就归你了。”说完他话音一转,目光也认真起来。
他听到一半朱韵跟赵腾的谈话。
“散会!”
董斯扬又笑了,他指着朱韵,对其他人说:“老子自小就喜欢这种凡事往前冲的女强人!知道为什么吗?”
“我们老板?”赵腾注意到这个字眼,“他那么说你你不生气,还把他归为‘我们’?”
“意思就是人得主动给自己找麻烦,躲是没用的。”说完离去,剩下赵腾目瞪口呆站在原地,半晌脸色涨红地冲门外吼——“你和你那朋友是受虐狂吗!?”狠狠跺了跺脚,跟了上去。
这女人从第一天来面试的时候起,就浑身散发着一股精英味。赵腾的办公位置在朱韵后面,他时常注意她。她永远坐得笔直,屏幕永远处于工作状态,即使是中午吃饭休息的时候,他也从没见她打开过什么娱乐网站。
她也是全公司里穿得最正规的,虽然董斯扬也像模像样地穿着西服来上班,但说到底那就是一流氓。朱韵不同,她是真正适合穿这身高级通勤装的人,从那份简历就能看出来了。
“这款游戏必须在下个月上线,最晚下下个月,修改时间不够。”
“什么?”
董斯扬仿佛听到极好玩的笑话一样,临时拐道,来到朱韵面前。
朱韵声音不高,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就这个,做好再做下一个。”
“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朱韵:“这个游戏的出发点没问题。”
赵腾http://www•hetushu•com处在巨大的矛盾中,他思来想去,最后使劲揉揉脸。
他几番剥离无果,索性不再想了。烟扔地上,踩灭,抬头时无意间看到窗外景色。
一拍手。
赵腾无力仰头。
她拿过赵腾手里的策划案,翻到第一页。游戏的宣传封面上秦始皇骑着马,意气风发指挥军队。
“没问题,就是因为没问题所以问题才大!”
说完他把自己逗得哈哈大笑。
赵腾把门关好,开门见山对朱韵说:“你去找董总服个软吧。”
众人哑口无言。
朱韵:“怎么就讨论不出结果了,你觉得我改的策划案内容整体都有问题?”
下班后,朱韵找赵腾讨论《无敌武将》的策划修改方案,赵腾皱着眉头对朱韵说:“你这不没事找事么?”
“没错。”朱韵说,“所以我想找你商量,我们能不能采用后续更新的方式完善。先拿出一两场开篇战役吸引眼球,然后每月进行一次更新。”
你这还有企业文化?
董斯扬呵呵笑,他手掐着腰,仰着下巴俯视她,回头问张放:“叫什么来着?”
只有隐隐的吐气声,从楼下一层传来。
朱韵默认。
朱韵指着秦始皇胯/下的马匹说:“战国时期只有马鞍,没有马镫,马镫是汉朝才出现的。”
“那就好。”董斯扬宽和地问朱韵,“那你还是要继续了?”
公司现在很空,董斯扬带着张放外出谈业务去了,李峋要去查什么资料,告了假。只剩郭世杰在角落闷头画画。
一个黑色的影子靠在墙壁上抽hetushu.com烟。
“真是独特的企业文化。”
朱韵收起策划案,说:“你这是自欺欺人,用户永远比你想象得聪明得多。你现在这些糊弄的设计最终都会反馈到游戏成绩上。”
董斯扬:“我们这的规矩是老板的话不能随便接。”他像逗小孩一样对朱韵说,“接了就是定下军令状了。军令状你懂不懂,就是古代行军打仗的时候——”
“怎么了?”朱韵问,“是不是改得有问题,你直说就行,越详细越好。”
董斯扬重新看向朱韵,说道:“其实我们公司本来有个总经理秘书的位置,专门为这种大成女人设立的,但你现在还坐不了,你还得磨炼。”
赵腾快要崩溃了,他使劲挠挠自己的脖子,还想试着说服朱韵。“这个太费时间,我们得考究每场战役的细节,还得重新设计一套战斗系统。我们做个简单点的游戏策划案吧,这样也方便往里深入。”
蓝到艳丽,几乎开始晃人的眼睛了。
朱韵静默几许,回头笑了笑。
“到时候如果拿不出成果,你就自己看着办。”
张放连忙道:“朱韵。”
赵腾闷着头原地转了两圈,最后下定决心了一般对朱韵说:“我知道你实力强,但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是瞎弄的,天马行空乱想的,根基打得不牢。这样吧,这次你先去跟董总服个软,他这人虽然凶,但对自己人还不错。”
董斯扬朗声道:“因为她们失败之后往往变得比女人还女人,就真正理解了自己到底应该干什么,到那时候就算修炼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