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作者:Twentine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章

张放大步流星走过去,看到他手里拿着一张打印出来的图片,上面是郭世杰画的《无敌武将》的游戏宣传封面。
比赵腾和郭世杰更累。
李峋没应声,赵腾问:“你们的项目怎么样了?”
因为这两个字,赵腾轻松的工作重新变得烦躁起来。
两个男人一个靠墙一个靠窗,各抽各的烟,各想各的事,各发各的愁。
张放深呼吸。
李峋偏过头看他,他比赵腾高出很多,视线里自然地带着一股俯视的味道。他也没多说,只留了一句意味不明的“是么”,便离开了。
张放抓住郭世杰的手,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小郭,我不会让你这么辛苦的,我看这图挺好看的,一点问题没有,对吧朱组长?”
“完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看这公司是要完了。”
李峋把图放到桌面上。
赵腾的意见很简单——“画面冲击力不够。”
李峋弯下腰,看着郭世杰的眼睛。
朱韵拍拍郭世杰肩膀,郭世杰背着自己破旧的双肩包走了。
赵腾:“还没开始动作呢?你小心再拖董总要发火啊。”
而朱韵跟张放截然不同,她清楚地知道要每天、甚至每小时应该做什么。她搭出大体框架,主干永远都不会偏,之后再一点点添加细节,也不是东拼西凑,从根部慢慢往上延展,抽出枝桠,翻上新绿。
起初也许看不太出来,但随着项目推进,赵腾很快体会到朱韵工作时强大的逻辑性和m.hetushu.com条理性,这让工作事半功倍。
李峋哼笑一声翻开书,郭世杰一头栽倒在桌子上。
李峋:“没怎么样。”
李峋回答:“没关系。”
郭世杰看起来太累了,他闷着头,一脸愁苦。
赵腾究其原因,是项目变牢固了。
赵腾明显不信,“没关系她应聘时为什么提条件要带你一起进来?还替你挡刀,还给你装那么贵的电脑。艹!别以为别人不知道,泰坦盒就扔在垃圾桶里呢。”
张放上了个厕所回来刚好看见朱韵放人,制止道:“朱韵你啥时候有这权利了,还能随随便便让人下班了?”
“她在最后提交时会磨蹭很久,你要把这段时间空出来,不然可能会赶不上预定日期。”
朱韵质问道:“我看报表上写的不是有推广费用吗?”
张放吼道:“都给你和那吃干饭的发工资了!”
某日赵腾到楼道抽烟,李峋跟了过来。
“猜的。”
郭世杰点头,更改过的游戏跟之前的完全不同了,连他这种平时不怎么玩游戏的人都觉得很有趣。
“你怎么知道?”
其实《无敌武将》的工作量是她的承受范围内的,她做过很多比这更加繁琐复杂的项目,可都没有现在这种疲惫和忐忑的感觉。
“哪有钱啊!哪有钱啊!我哪有钱做推广啊啊啊啊!”
朱韵没有刻意给他少安排工作,该分配的任务一项都没少,可赵腾依然觉得干起来很轻松和图书——或者换句话说——是干起来不烦躁。
李峋看他,赵腾说:“我越来越嫌弃他了。”
“我知道你辛苦。”他低声对他说,“但这图是用来宣传的,是门面,是用户的第一印象,一定要装点好。”
朱韵袖子一撸,“董斯扬呢,我找他说去。”
张放咆哮:“穷是我的错咯?!”
茶壶只用了十秒钟就决定了。
赵腾第一次在这种高水平的领队手下干活,第一次知道项目进程表并不是写着玩的,也第一次体会到做项目做到爽是什么样的感觉。
张放长叹气。
“你认真的?”
他也承认李峋长得好,主要是个高脸小,还有就是气质独特,但具独特在哪赵腾说不清楚。
“敬爱的朱组长,田画家喊你回家吃饭了。”
他前面的话得过且过了,就最后四个字听得真切,惊疑道:“什么?什么就我掏钱了?怎么能让我掏钱呢!?”
“所以再拼一下,等上线之后时间就能宽松一点了。如果真觉得弄不出来的话,找外包做也行。”李峋直起身,指了指旁边的张放,“让他掏钱。”
朱韵怒道:“公司一共就两款游戏,都处在最关键的时候。他放着不管,天天跟谁谈业务?”
李峋没动。
“你知道这游戏内容不错吧。”李峋说着,淡淡的法令纹印记让他的脸颊看起来十分沉稳。
李峋靠着墙,看着窗外色调,声音也染上一层慵懒的浅黄。
朱韵捂着脸,深深吸和_图_书气。
“没事,差不多可以了。”赵腾劝慰朱韵,“现在这些内容足够支撑第一次发布了,后面的我们慢慢补充,这不是一开始你说的吗?”
“这图不行。”
朱组长站在原地,双手掐在腰上,像一把陷入深思的茶壶。
她很累。
朱韵皱眉,“有点拖了?”
赵腾难得八卦起来,“你们俩什么关系啊?”
朱韵扭头瞪张放,张放气势没她足,准备去瞪下家郭世杰。结果一扭头,李峋的身影进入眼帘。
她明白其中原因——
“吃干饭的你干什么呢?!”
赵腾虽然对做这个项目一万个不乐意,但他好说歹说也是这家公司的程序员,而且上头还有董斯扬监督,必要工作是逃不掉的。
李峋嘴里叼着烟,淡淡道:“可能是看我长得帅吧。”
赵腾皱眉,默不作声离开楼梯间,三秒后又回来,推门对李峋说:“《无敌武将》是朱韵负责,是她自己在董总那担下来的,就算有什么问题也是她承担责任,找不到我头上。”
郭世杰看起来离猝死不远了,朱韵动了恻隐之心,让他先下班。
李峋:“太普通了。”
赵腾说不知道。
本来赵腾以为到下个月游戏上线为止,自己的休闲日子是到头了。没想到他的工作量并没有明显的增加。
他正在郭世杰的办公桌前看什么。
李峋嗤笑,“有人自告奋勇当黄继光,有什么可小心的。”
“唉……”赵腾叹了口气,“我们张和图书放可怎么办啊。”
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受了李峋最后那个眼神的影响,这之后他每次跟朱韵对接工作的时候,总是若有若无地提醒她再快一点。
张放挤过去,“干啥,你天天不干活瞎晃什么?学学小郭,人家多勤奋!”
朱韵坐在电脑前,面目凶恶地敲代码,一边嗯嗯地应答。
郭世杰问怎么提高画面冲击力?
她从不躲避问题,所有障碍都在第一时间寻求方法解决。
张放:“啊?”
张放果断转椅攻击目标。
郭世杰怔怔看着他。
赵腾同样发现,随着最终日期日渐临近,朱韵果然如同李峋所说的,进展越来越慢,眉头越来越紧,处理问题越来越纠结。
“改。”
产品即将上线,朱韵脾气也大了起来。“推广是推广,工资是工资,产品前期投入这么多,推广就给几千块钱,这不开玩笑吗?”
郭世杰无力地抬起脑袋,黑眼圈浓成熊猫。他为了赶工,已经连续加班十多天了。张放揽过郭世杰的肩膀,冲李峋道:“你说改就改,你谁啊,小郭这么累了看不出来?”
“把进度带快一点。”李峋道。
赵腾定定看着他。
“好吧,你们俩进来后确实拔高了公司形象。”赵腾耸耸肩,他把烟掐灭,“我回去了。”
离游戏上线还有半个月,张放开始操作运营推广,每天痛不欲生。趁着董斯扬不在公司,他抱着赵腾哭天抢地。
“现在改还来得及。”李峋压根都没看和-图-书张放一眼,直接对郭世杰说。
赵腾停住脚步。
之前朱韵一心扑在游戏的玩法和程序优化上,并没有太关注郭世杰这一块,如今让李峋一点,她也发现了宣传图的问题。
赵腾懒洋洋在旁边道:“谈业务去了。”
“……”
手机来了短信,朱韵掏出来看,发信人语气玩笑——
朱韵坐在郭世杰的位置,在张放的抱怨声中仰头看天花板。
以前张放主事的时候,这个项目就如同风雨中的危楼,朝令夕改,一吹一抖。经常上午一个想法,下午马上就推翻。赵腾活干得无比烦躁,总是干到一半就换去干张放。
“……”
赵腾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朱韵挺身堵枪眼的英姿。
“什么?”
张放:“……”
李峋面色太过坦然,让赵腾不知不觉中也认同了这个神经病的答案。
李峋瞄他一眼,说:“公司很久没有产品上线了,现在手里这两款游戏很重要,已经投入了很多了,如果砸了今明两年都要赔进去。”
赵腾耸耸肩,开始玩游戏了。
可光嘴上决定要改是没用的,朱韵拉着赵腾一起找郭世杰讨论,一个下午也没有聊出所以然来。
李峋睨他一眼,回到自己的座位。
“作为公司的人事主管,我深感咱俩得找时间谈谈了。”张放语重心长地说,“你有往上爬的想法没错,但人得踏实。我提醒你,人家小郭在公司的职位可是比你高的——”
她是在跟方志靖竞争,她的得失心变得异常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