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96章 是非不分

三人达成的默契是,邰楚峰和白起先将夏想带走,罚款、恐吓,留下付先先交给沙大包和康志,是强迫还是顺从,就看他们二人的手段了。等处理完了夏想之后,先关上夏想,然后邰楚峰再回来消遣付先先……
以前夏想曾经看过一篇报道,说是有几个警察为了陷害一名罪犯,在半路上趁其小解之时,开枪将其击毙,并且伪造罪犯逃跑被迫开枪的现场,最后真相大白,审讯之后才明白个中缘由,只因罪犯不老实,害得他们受累,几人一合计,还是弄死他最省事……
“你是什么局长?”夏想不回答邰楚峰的问题,直接反问了一句,“蓝天分局的?”
而沙大包对他的生意一向照顾,除了花客酒家之外,康志还有几处宾馆,沙大包的皮肉生意都会安排他的宾馆之内,保证了宾馆生意的兴隆。
夏想绝对不会扔下付先先一人,否则再回来救人也许就为时已晚。
只迟疑了片刻,康志说出了令他后悔一辈子的一句话:“你确实吃了霸王餐,也撞坏了沙大包的车,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花客酒家在蓝天区,夏想就猜测眼前来人应该是蓝天分局的局长或副局长。一个区分局的局长也好副局长也好,还真入不了他的眼,他别说认识了,连名字都没听过。
白起接过一看,假装对比身份证,又多打量了付先先几眼,心想到底是京城妞儿,够味儿,皮肤好,气质好,身材好,又大气,http://www.hetushu.com真不错,要是能上一次也值了。
邰楚峰应该是喝了酒,并未深思夏想的镇静自若是基于什么缘由,而是大着舌头说道:“你,你还挺气粗?到了我的一亩三分地,你给我老实点。白起,铐了他。”
康志虽然有一个常务副省长的叔叔,但平常生意送来送往,干一些偷鸡摸狗的非法买卖,不可能事事由康孝出面,还得靠基层的派出所和区分局关照,他和邰楚峰、白起关系非同一般,既是利益同盟,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铁得很。
“吆喝,对上了?”
夏想作为专项行动的总指挥,打击的是欺行霸市,建设的是社会信用体系,本想真心实意为岭南百姓做一些实事,从根本上扭转岭南在经济飞速发展的过程之中被遗忘的道德和信用,诚然,作为国内最发达的省份,却也是社会矛盾最突出、治安问题最堪忧的省份,不重建社会信用体系,再有钱又能怎样?
所以尽管他总觉得夏想有些面熟,在镇静自若之中总有那么一种让人摸不到底的底气,让他心里七上八下总感觉哪里不对,但多年来在羊城为所欲为的经历,还是让他迷了眼睛昏了头脑,认为上有康孝、省公安厅照应,下有市局、区局、派出所三级联动的关照,就算米纪火也要看到康孝的面子上,不能拿他怎样!
邰楚峰点点头,又和沙大包不动声色地交流了一下眼神,然后眨http://m•hetushu•com眨眼睛,小声问道:“那妞儿是谁?正点。”
白起和两名警察上前,冷冰冰地说道:“请跟我们到所里走一趟!”
白起作为邰楚峰的下级,局长有令,肯定要卖力表现,上前就要铐了夏想。
夏想当时还持怀疑的态度,警察队伍怎会有这样的害群之马?今天亲眼见到一名警察队伍的中层干部——夏想并不认识邰楚峰是谁,但从警衔上可以看出他有一定级别——不问青红皂白就偏袒黑恶势力,而且还明显是将他推向绝路的做法,就让他本来已经动起的杀心,更是杀气腾腾。
邰局,邰楚峰,羊城公安局蓝天区分局副局长,白所,白起,片区派出所所长。
好,索性今天就一起拉下水——如果哦呢陈在场一定会暗暗心惊,因为当年夏想在他和对峙最严峻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强大的杀气——夏想转身问康志:“康老板,我有没有吃霸王餐,有没有撞坏沙大包的汽车,你心里清楚,请你向邰局说明问题,还我一个清白。”
付先先就成了耀眼的中心。
夏想冷笑了:“好,你记住你刚才的话,别后悔就行。”
康志刚一犹豫,心中一跳,邰楚峰哈哈大笑说道:“康总,怎么被他几句话就吓住了?兄弟几个在羊城多年,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什么时候崴过脚?嗯!就凭你的关系,别说羊城了,就是整个岭南,又有几个人敢动你一根手指头?怎么现在越活越倒和_图_书退了。”
邰楚峰怒了:“别说现在李逸风不在蓝天区了,就是还在,他也不能怎么样……铐了!”
李逸风曾经是蓝天区区长,白起当然认识,不过他认识李逸风,李逸风未必认识他,因为以他的级别,还入不了李逸风的眼。
就如权力掌握在一些烂人手中,会从身体内部腐蚀执政党的根基!
听夏想很随意地说出李逸风的名字,白起一愣,手铐就慢了几分,没有落下:“你认识李区长?”
康志俯在邰楚峰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邰楚峰先是一脸狐疑地看了夏想一眼,又再次和沙大包交流了一下眼神,他的神态就为之一变,无比严厉地喝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什么单位的?有人报案说你吃了霸王餐,还开车试图逃跑,逃跑过程中,又撞坏了沙大包先生价值500万的车,你是和沙大包协商解决赔偿问题,还是希望公安机关介入调查?”
“等一下!”夏想淡淡而不失威严地说道,“等一个人到了,再去局里不迟。”
如果将夏想带走,留付先先在现场,傻子都知道会发生什么,邰楚峰不但赤裸裸地偏袒沙大包,警匪一家,还故意为沙大包祸害付先先创造条件,夏想为官多年,还从来没有如今天一样怒火冲天!
夏想却不说话,只是伸出了手等白起铐。
“女士就免了。”邰楚峰假装大度地一挥手,“先留下女士在现场,男的带回局里。”
夏想感到了不仅仅是http://www.hetushu.com愤怒,还有深深的悲哀,岭南就是一个跛子,只发展了经济,没有相应地提升道德和文化水平,就如现在的学生唯学习论一样,不加强思想道德教育,一个大学生越有知识反而对社会造成的危害越大。
计划很完美,各得其所,人人都有好处,所谓有福同享——但狐朋狗友的字典里有没有有难同当就不得而知了。
是警察,一共七八人,为首者两人,一人40多岁,一人30出头,被几人簇拥在中间,一进门就愣住了。
“等人?等谁?少啰嗦,赶紧走,要不就对你不客气了。”白起恶狠狠地推了夏想一把。
夏想还真没带身份证,也没带工作证,付先先倒是带了,她可怜巴巴地递上了身份证,胆怯地一句话也不敢说,好象真吓得无所适从了一样。
为首的40多岁的警察眼睛一亮,目光在夏想脸上一扫,微一停留,并无反应,随后目光就落在了付先先的脸上,顿时大亮。
白起犹豫一下,终于还是做出了令人后悔终生的事情——铐上了夏想。
身后30多岁的警察也是只飞快地扫了夏想一眼,根本没当夏想是个人物,目光也被付先先宜喜宜嗔的表情所吸引,一下就直了眼。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来人的身上。
……突然,门被人推开了,一行四五人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为首一人官威很重,但没有了往常的持重,而是大步流星一马当先,将身后几人甩到后面,来到夏想面前,还未开口和_图_书,突然就做出一个令人大吃一惊的举动——“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付先先手腕纤细,洁白如玉,向前一伸,露出半截玉臂,更让沙大包垂涎三尺,按捺不住心中熊熊欲火。
康志一见,忙迎上前去:“邰局,白所。”
付先先也伸出了双手:“要不要连我也铐上?”
白起将身份证交给邰楚峰,邰楚峰只看了一眼就收了起来,心是愈发断定夏想和付先先没什么来历了,又来自京城,到了他的地头上,就得乖乖地听他的摆布。邰楚峰冲沙大包使了个眼色,又和康志交流了一下眼神,多年来养成的默契,让三个人不用开口就知道了对方的心意。
在出门担心被抢包、开好车担心孩子被绑架、钱越多越不安全越不幸福的阴影之下生活,经济越发达越不快乐,那要钱何用?要第一经济强省何用?
夏想几乎无法形容他的愤怒了,他见多了警匪勾结,在郎市,在秦唐,甚至在齐省,都没见过如眼前一样如此明目张胆地颠倒黑白!如果说以前的哦呢陈和牛林广至少心中还有所顾忌,头上还有青天,那么他在羊城亲眼目睹的黑恶势力在警察庇护之下的嚣张,以及身为公安局副局长的无耻,就是连他这个老官场都想象不到的黑白不分!
白起被夏想的神态震住了,回头看了邰楚峰一眼。
夏想也没反抗,抬手还很配合地让白起铐:“白起?你是派出所所长了?认识李逸风不认识?”
白起向前一步,喝道:“少废话,身份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