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29章 第二把火

他现在和古秋实比的是资历,不是开创精神和政绩,所以,必须稳中求进,不可冒进。
如果说狄国功是当年王向前一手提拔的事实,还不足以让人看清晋阳的动静剑指何处的话,那么被查处的酒楼和宾馆全是马怀明和木成杰的嫡系或亲信的产业,就完全说明了事件背后,是王向前睚眦必报的还击。
……
结果木成杰就下了死命令,敢反抗者一律抓捕归案。
马怀明和木成杰对王向前公报私仇的做法,气愤加鄙视。夏想听了,却是微微一笑,心中大定,狐狸的尾巴终于露了出来,是该有些人偿还血债的时候了。
中央批准西省成立省级经济转型区域一年多了,直到今天还没有任何起色,不是省委省政府不作为,而是他也着手和上任省长推动过转型,还没有大张旗鼓地有所运作,就遭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在计算了得失权衡了利弊之后,发现收获和付出不成正比,甚至有可能让他在西省一头栽倒,他就收手了。
尽管事情发生在深夜时分,尽管雷治学和王向前早已睡下,却还是被电话惊醒。惊醒之后,雷治学十分震怒,当即就想打电话质问夏想或木成杰到底是什么情况,忽然意识到过多插手政府主导的专项行动很是不妥,忍了一忍,还是放下了电话。
王向前气得差点吐血,决定大举反扑。
夏想真要不顾一切地推动改革,他不怕被既得利益集团的怒火烧得尸骨无存?
随后,马怀和图书明一行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击检查了王向前妻子堂哥的前进煤矿。因为前进煤矿排污更加严重,并且屡教不改,还抗拒执法,环保部门对其开出了500万的巨额罚单!
马怀明此次得木成杰之助,只带领了身边最信任的几人,其余人等全是警察,才悄然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当警察从天而降出现在排污点时,对方虽然也震惊,但竟然还敢动手反抗。
本来王向前还抱着退一步让三分的想法,等夏想新官上任三把火烧过之后,他再还手,现在要避其锋芒,不想夏想欺负他也就算了,连马怀明也踹他一脚,真当他是软柿子?王向前就不顾雷治学的劝告,动手了。
夏想……太可怕了,不动声色之间,就又有一名常委倒向了夏想,他身为省委书记,一把手,不但事先毫不知情,而且现在连每个常委的立场都摸不清了,失败,真是天大的失败。
重度污染的臭水,在几十米之外就能熏得人睁不开眼睛,污水滚滚,直奔下游而去。下游,是无数农田。
或者说,夏想什么时候又攻克了木成杰?
更让雷治学骇然的是,马怀明领导专项行动,木成杰竟然亲自出面配合行动,木成杰帮的是马怀明还是夏想?
雷治学也是心里长了草一样,乱糟糟得没有头绪,早就听说过夏想令人防不胜防的手腕,原以为专项行动只是上届政府政策的延续,没想到夏想在http://m.hetushu.com陈艳事件刚刚消停不久,就拿专项行动借机生事了。
第二天,专项行动小组动了狠手开了巨额罚单一事,就在省委传遍了。许多人听了,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真要动真格了?真要真刀真枪干起来了?多少年了,西省的煤老板权势滔天,无人敢正面冲击煤老板的利益,马怀明哪来的胆子,敢拿煤老板开刀?
不但拿煤老板开刀,还动了王向前的底线,就让不少人都看清了事实,专项行动在夏省长手中,真的成了一把利剑,手起剑落,杀鸡儆猴,再次拿王向前亲戚的煤矿树立反面典型,雷书记再不替王向前出面,王向前就真被夏想打压得没有还手之力了。
刚放下电话,王向前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明天开个碰头会再研究。”雷治学唯恐王向前做出有失理智的事情,又说,“你先冷静下来,不要慌乱。一乱,就容易出错。”
早先也说过王向前在西省年深日久,势力根深蒂固,尤其他在担任晋阳市委书记期间,更是广培党羽,再加上他本人就是西省人,纵横西省官场十余年,死忠无数。
和珠三角地带造就的无数癌症村类似的是,不提整个西省了,就是晋阳附近也有许多绝症村、绝收村,古人云——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不夸张地说,如果不加以治理的话,长此以往,西省将不再适宜人类居住。
“雷书http://www.hetushu.com记,夏省长……”
一是一条路走到黑,跟夏想绑在一起死。二是弃暗投明,重新回到他的身边。雷治学冷冷一笑,他相信张维照、张平少和木成杰是聪明人,在认清了夏想的疯狂之后,一定会回头是岸,不会继续陪夏想折腾下去。
雷治学还是不敢相信木成杰对他的背叛,如果说张维照向夏想靠拢,让他震惊之余,只是后怕的话——因为张维照为人圆润,本来就让人感觉不可尽信——那么木成杰的转身离去,就让他除了感觉震惊之外,还有压抑不住的失望。
夏想太天真了,西省的局面几十年来一直如此,阶层已经形成,利益集团的势力早就根深蒂固,不可动摇,他初来西省,只凭一腔热血就以为可以改变现状?痴人说梦!
越想得深入,雷治学反而怒气渐消,张维照也好,张平少和木成杰也好,恐怕都上了夏想的当了,在不知道夏想想要在西省推动的政治理念之前,就跟随了夏想的脚步,等他们明白了夏想到底想要在西省做些什么的时候,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道路可走。
如果说陈艳事件是夏想当面打了王向前的脸,那么罚单事件就相当于马怀明的一记窝心脚,正中王向前心口。
在足以影响西省历史进程的动荡的一夜,马怀明借专政力量之威,终于在专项行动之中,一举端掉几个嚣张的排污点。
说是几起,其实可以称之为一起——晋阳几家颇有名气的酒楼、宾和-图-书馆相继被晋阳市公安局和税务局查出涉黄和偷税漏税等不法行为,并且被处于重罚,停业停顿。
但木成杰的背叛就不同了,虽然木成杰在常委会排名靠后,但他是省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作为地方上最大武装力量的一把手,木成杰全面倒向夏想,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信号,意味着夏想手中拥有了可以借助的专政力量!
环保部门对其开出了100万的罚单。
雷治学就出离了愤怒。
“我知道了。”王向前答应着放下了电话,心里却是乱成一团。
战火,由李老汉的冤屈点燃,烧到了狄国功身上,然后蔓延了整个西省……
专政力量在手,夏想想要打破西省官商勾结的局面,就等于拥有了第一件制胜的法宝。雷治学怦然而惊,好一个夏想,有条不紊地想要在人事、政法和专政力量几个方面收权,要的就是在掌权之后,全面推动西省的能源型经济转型。
王向前哪里知道,他的反击,正好落进了夏想精心设计的陷阱,让夏想紧紧抓住了一个契机,点燃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战火。
在系统分析了西省随后的局势之后,雷治学反倒没那么担心了,但对木成杰的背叛还是难解心头之恨,拿起电话打给了陈皓:“陈皓,通知木成杰同志,明天一早到我的办公室一趟。”
也是近来马怀明领导的专项行动,不讲人情,经常突击检查,让许多排污企业不得不停产整顿,为了弥补损失,只能半夜时分偷偷开工。
几个排污点都和-图-书是在之前检查之中蒙混过关的排污点,嚣张之极,在专项行动还在轰轰烈烈地开展之时,就敢在半夜时分恢复了排污,证明对方根本就没有将专项行动放在眼里,也表明对方底气十足,认定专项行动小组只要出动,就会提前得到暗线的通知。
是的,浓浓的失望——他一直对木成杰寄予厚望,并且在省委之中对木成杰照顾有加,甚至还将木成杰当成了他的亲信,木成杰背叛的不仅仅是他的政治立场,还有对他的情感上的欺骗!
此时已是春末了,晋阳的天气也到了20多度以上,即使是夜晚,也不会冷,但雷治学却感到一阵阵冷风从窗户的缝隙之中吹进房间,令他遍体生寒。
张维照倒向夏想,他可以接受,哪怕是张平少出人意料也成了夏想的人马,他也忍了,说到底,张维照是省委副书记,虽然分管党群和人事,但在他和毛申文的联合牵制下,也很难大有作为。而张平少虽是常委,却只是晋阳市委书记,管辖面窄,也动摇不了他掌控省委大局的根基。
不料不等雷治学有所表示,晋阳就发生了几起意味深长的事件。
……
几家酒楼和宾馆的处罚,全部出自一人之手——市公安局副局长狄国功。
木成杰怎会倒向夏想?怎么可能?!
他要当面敲打敲打木成杰。
最后,在警察人数占优的情况下,还用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强行关停了排污点,并且抓获了十几人。马怀明现场办公,指示环保部门对非法排污的企业实施重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