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31章 战鼓擂

李老汉也被打得吐了血,当场昏迷!
张平少受制于王向前和市委等人之处很多,一直束手束脚无法实现心中抱负,现今终于等来了一名敢作敢为并且勇于担当的省长,如此大好时机再错过的话,他将永远在西省没有出头之日。
在离开晋阳的路上,李向文的车被追尾了。后车下来了一群小青年,上来围着李向文又是一堆狂踢乱打,可怜李向文伤上加伤,终于坚持不住,被活活打死!
试问,国内有哪个正部级高官如他一样年轻气盛?再试问,国内有哪个正部级高官能够从容逃过军方的追杀,并且还顺势扳倒了一名大军区司令?
张平少的手在发抖,双眼之中的怒火越烧越旺。
其实如果没有唐天云的同情之举,李老汉事件也不会掩藏在历史的尘埃之中永远不能得见天日,因为西省有了夏想。应该说,如果夏想不来西省上任,李向文也许就真的永远含冤而死,并且说不定狄国功还会一路高歌猛进,成为国之栋梁。
张平少一愣,又缓缓坐了下来,眼中依然怒火燃烧:“败类,简直是人渣。”
就和从来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将军,在人前人后风光无限,也许从骨子里怕死得要命。而真正从枪林弹雨的战场之上凯旋而归的将军,对敌人的叫嚣和穷兵黩武视若无物。
……
结果李向文才投出几封举报信,就在一天晚上被人围打,当场打得腿断吐血,被扔到了一座废弃的桥下,如果不是有人偶然路过,他说不和_图_书定会惨死街头。
那就天知地知了。
他还多次到市公安局,请求市公安局解除被查封、扣押的所有财产,并依法提出国家赔偿申请。市公安局作出答复,不予解除查封,理由是:“此案已进入司法程序,部分查封、扣押物品由我局代为保管,其余均已依法交职能部门保存管理。是否退还我局不能自行决定,待相关司法机关商定后方可处理。”
在李向文出狱之后,四处告状无门,无奈之下只好上访,只好求助于新闻媒体。
“收拾人渣,也要讲究方法。不但要将人渣扫进垃圾筐,还要将提拔人渣的黑手,一刀斩断。”夏想脸色平静,但目光之中透露而出的寒意,令张平少心中猛然收缩并且狂跳几下。
其实唐天云能接走李老汉,也不是偶然,和唐天云幼年的经历有关。以前说过,唐天云是大有来历之人,他的为人决定了他不能见死不救。
确实是,对于一帆风顺的雷治学而言,威势只是凭借头上省委书记的光环,而对于经历过生死考验,曾经徒手战胜过穷凶极恶的歹徒的夏想来说,在生与死、血与火之时历练的一身铮铮铁骨和胆气,是和平年代从温室之中长大的官员所不能相比的坚强。
李向文不服,向西省公安厅提出申诉。西省公安厅向晋阳市公安局下达了纠正违法通知书,要求后者及时给予李向文国家赔偿,并按照《公安机关内部执法监督工作规定》,责令其接到通知后立即http://www.hetushu.com开展赔偿工作,并在一个月内将赔偿情况报省厅法制处。
“牵涉到省委,不管是谁,都冲我来。通到中央,哪怕是惊动了总书记和总理,我亲自出面解释。”夏想目光如炬,决心已下,“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想不想替李向文伸冤?”
“好。”夏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张平少同志,西省重见蓝天的一天,有你一半的功劳。”
……
李向文要公平,要让狄国功血债血偿。
“想!”张平少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是夜,王向前和一群亲信坐在一起,商议如何应对专项行动的检查,并且庆祝第一次反击的胜利,除王向前外,参加聚会的人员还有狄国功、桑天良等晋阳市公安系统一帮人,以及晋阳市委常务副市长等人。
西省就如一团黑雾弥漫的沼泽地,需要一名年轻的有开拓精神的省长,大刀阔斧,劈荆斩棘并且一往无前,才能破除西省多年的重重黑暗,才能真正将经济转型落到实处。
结果市局表面上服从省厅的指示,做出了赔偿的姿态,却只返还了李向文一部分财产,大部分财产仍在查封之中,不是市局不想返还,而是在他被关押期间,已经被市局非法贱卖。贱卖之后的钱到底装进了谁的口袋?
“好!”王向前哈哈一笑,“等着看一场春光明媚的好戏在省委上演吧!”
曾经的千万富翁,在国内也算跻身到上等人行列了,却依然如路边的一棵小草,被小小的一m.hetushu.com名副处干部肆意践踏,时至今日孤苦无助,公司的全部资产被扫荡一空,他几乎身无分文,差一点就流落街头无家可归了!
夏想继续沉稳有力地说道:“平少,李向文事件,要配合演一场好戏,要从狄国功入手,一举肃清晋阳政法和公安系统的全部渣滓。”
苏醒之后,李老汉才发现儿子的尸体已经不知去向,他一生老实巴交,走路也靠边走,不敢走中间,无争无求,到老了却落得如此下场,天可怜见!
在夏想紧锣密鼓地布局之下,一张天罗地网正在成形,而且还在有条不紊地收网,而此时别说王向前并不知道夏想要从哪里出手,就连雷治学也是蒙在鼓里,对夏想的幕后策划,一无所知。
“省长,我身为市委书记,不知道在晋阳发生了这样的事件,我很难过,是我的失职。”张平少表了态,站了起来,“我马上批示下去,要求彻查李向文事件的真相。”
张平少在雷治学强大的威势面前,也未曾有过胆怯之意,但在夏想不经意流露出的杀意面前,竟然不由自主后背一凉,心中惊呼,好强大的威压!
只可惜,夏想来了,西省的天要变蓝了。
李向文不服,他几年来公司的正常赢利和各项损失累加在一起,超过5000万元!而造成这一切后果的罪魁祸首狄国功,不但堂而皇之地拿走了他的280元,还坐在台上人模狗样地大讲特讲反腐,并且在背后将他的公司财产非法变卖,不用想,也全部hetushu•com落进了他的腰包。
狄国功的所作所为是对共产党员称号的污辱!是对头上国徽的践踏,是对人民警察为人民的说法的讽刺。
然而,有人却还是不想放过他。
再醒来之后,就正好被唐天云接走了。
张平少离开夏想的办公室之后,夏想又依次和木成杰、马昱、唐天云会谈,最后,他又和张维照深入交谈了一次。
张平少没想到夏想的力度如此之大,简直是惊天动地的大动静,不由说道:“省长,狄国功的身后,牵涉到许多人,省委,甚至听说能通到中央……”
也正是因此,许多人都低估了夏想。不但低估了夏想的政治智慧,更低估了夏想的决心,也对夏想的狠手和铁腕缺少足够的认识。谁也想不到的是,表面温和儒雅的夏想,真要发狠的时候,是不要命的狠辣!
“想!”张平少在夏想面前如一个小学生一样,诚恳而认真地点头。如果说他先前倒向夏想是因为卢渊源之故,那么现在他在夏想面前第一次心生臣服之感,也第一次从心底佩服夏想的勇气和决心。
席间,正当众人热烈讨论如何拧成一股绳对付夏想之时,狄国功的电话忽然响了,接听之后,他一脸喜色:“王省长,好消息,陈艳回国了。”
这样的人,却坐在市局副局长的位置之上,一脸的道貌岸然,一肚子男盗女娼!
老人气愤交加之下,再次昏迷过去。
李向文悲愤地同意了,在如煤灰一样黑暗的晋阳官场,他一介屁民,又能改变什么?认命和图书吧。
李向文泣血问天,老天,难道世上真的没有公义和正义可言了?他的老父李老汉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只差一点儿就死掉了。老父亲抱着李向文哭天喊地:“向文,钱咱不要了,咱胳膊拧不过大腿,咱只求能活着离开晋阳就行,以后,永远不再迈进晋阳一步。”
不得不说,夏想笼络人心的手法也炉火纯青了,经今天的会谈,张平少由以前被动地向夏想靠拢,转变为真心实意地追随夏想的脚步,并且死心塌地,再无二心。
聚会气氛热烈,声势浩大,是王向前在晋阳关系网的一次小范围阅兵式。
怪不得无数有钱人一有钱就移民,国家不健全法制,一个经侦支队的支队长索贿不成,就可以灭了一个千万富翁,生活在自己热爱的祖国而没有安全感,谁愿意爱国?
“你想不想让西省的经济转型,先由晋阳开始,然后蔓延全省?”夏想再问。
在他的眼皮底下,竟然发生如此骇人听闻一起冤假错案,而他不但毫不知情,还被瞒得死死的,前两天市公安局还上报市委,推荐狄国功参加“对晋阳市有突出贡献的优秀共产党员”的评选,好,好一个市公安局,好一个狄副局长,好一个对晋阳市有突出贡献的优秀共产党员!
“坐下。”夏想威严地说道,“批示?中央领导有许多批示转到下面,有多少具体落实了?你批示下去,政法系统真会自查自纠?市局真会拿下狄国功?狄国功能逆风提拔,就证明晋阳有一张密实的关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