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48章 最关键的时刻来临了

作为煤都,不提西省只说晋阳,从事煤炭产业的工作人员少说也有20万以上,将蛋糕分给他们——当然要制定一个合理的分配制度,而不是直接提高工资收入或发钱——等于提高了收入水平,初步改进了西省作为能源大省但工资水平在国内倒数第一的畸形现状。
死一个工人才多少钱?投资新的项目要多少钱?完全不成正比!因此,夏想的提议一出口,会场就冷场了,没有一人应声。
夏想既不生气,也不板起面孔拿出省长权威,而是笑眯眯地说道:“江总的说法,是客观情况,我也多少了解到了一些。我再问一下,如果说上马国际化、标准化流程的生产,还有谁认为有资金方面的困难?”
“我们也不是不响应不支持省政府的号召,但上国际化、标准化流程的生产线,需要投资几十个亿。煤炭行业是夕阳产业,几十亿……在把煤挖空之前都收不回来。”
就是说,煤老板们偷税漏税的可能性没有了,而且还必须排污达标、管理规范,保证工人下井的安全,同时,还得提高工人的待遇。
两个理由一出,王向前无话可说了,只是有意无意和台下的江刚对视了一眼,言外之意就是告诉江刚,他是常务副省长,在大面上必须维护省长权威,是官场规矩,他也没有办法。
更深层的暗示就是,剩下的事情,就是江刚可以和夏想叫板了。江刚不是官场中人,是工界商人士,可以大提要求,也可以要和*图*书挟政府。
作为西省既得利益集团的最大靠山,王向前在此时替煤老板们说话,完全符合夏想的预期。
也是,日子舒坦惯了,谁也不愿意将自己的权益交到别人手中,接受别人的监督。但夏想又必须从他们手中夺权,不为别的,就为了打破西省的僵局。
“但之所以不经政府常务会议讨论就先提了出来,是基于两个原因,一是这个指导性政策,是付伯举副总理视察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工作的主要议题,是今天一早从国务院办公厅传来的文件,不出意外,今后将会成为国务院指导西省经济转型的指导性文件!”
江刚得到了王向前的暗示,轻微地咳嗽了一声,发话了:“夏省长,请允许我摆摆事实,讲讲道理。”
此话一出,王向前脸色微微一变,夏想抬出付伯举压他一头,让他刚才的强出头一头撞到了南墙上。
相关从业者,就是挖煤工人和煤企的中底层人员了。
说白了,还是一个老生常谈的切蛋糕的命题。
国际化、标准化的采煤流程,西省的煤老板们不是不知道,人人心里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二是也有我个人的原因在内,就我个人的看法,认为西省煤炭行业的改革势在必行,已经到了不改革就面临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也正好借今天的会议,我就抛砖引玉,先拿出指导性政策和各位工商界的朋友讨论一下,在听取了各位的意见之后,再上会讨论,最后敲定。和*图*书
但夏想也清楚,想在西省全面推广国际化、标准化的采煤流程,困难重重,首先,省委常委会未必能通过决议,反对的声音肯定不少——西省煤老板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西省的问题几十年来没有从根本上得以解决,官商勾结之严重可想而知——其次,就算省委常委会通过了决议,煤老板们也会想方设法从中作梗,要么拖延,要么阳奉阴违,要么死抗到底。
企业家要挟政府在国外是常态,在国内,近年来也成了常态,房地产商就已经成功地绑架了无数个地方政府。其实实事求是地讲,西省的经济转型一直没有什么成效,也是煤老板绑架了省政府的原因所致。
最关键的时刻来临了,有多少人提困难,就意味着有多少人反对夏想!
可以说,夏想今天相当于孤军奋战,以一人之力,力敌王向前和煤老板们的联手,不能有丝毫闪失,稍有错乱,后继政策就有可能流产。
夏想平静地答道:“向前同志问得好,这项政策我确实还没有在政府常务会上提出讨论,今天先在联席会议上提出,是很突然……”
夏想早就料到了众人的反应,西省的煤老板们很重虚名,可以捐助小学,可以捐款给红十字会,也可以做一些慈善事业,但一提到改善采煤流程的正事——比起捐助小学、捐款红十字会,改善采煤流程才是真正的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就都哑巴了。
别说,江刚还有几分口才,他http://m•hetushu•com一开口,就滔滔不绝地说个没完,或者说,如机关枪一样向夏想扫射过来。
任何改革,都是向既得利益者叫板,不拿既得利益集团开刀的改革,就不是改革。
也确实,国际化、标准化的采煤流程一旦实施,可以有效降低安全生产事故的发生率,减少人员伤亡,提高采煤量,最主要的一点是,可以让排污达到国家标准。
谁都知道能源型经济转型真要落到实处,真正触动的是谁的利益,谁会反对谁又会赞成。
捐助小学和做慈善事业,也是好事,但相比之下,都不如改善采煤流程并且标准化生产更对西省的长远发展有利。不但可以提高生产效率,减少安全事故的发生,最主要的是,还可以控制污染,提高工人收入,从眼下讲,是改变畸形的分配制度第一步,从长远计,是还西省一片蓝天的开始。
江刚还真有口才,口若悬河并且声情并茂地讲了一大堆困难,不管理由多少充足,讲述如何生动,总而言之表达了一个态度——对不起夏省长,你说的事情,办不成!
必须承认,夏想面临的阻力是相当之大。但也必须要说,夏想事先准备得也相当充分。
但以上问题显然不是煤老板们考虑问题的落脚点,他们更清楚的是,国际化、标准化的流程的建立,需要投资许多新型的采煤设备,不但投资金额巨大,还必须接受严格的监管,可以让管理部门随时借助联网的便利监控采煤的每一个和图书环节,从安全生产到排污,以及生产规模,都将透明。
微微一顿,夏想喝了一口水,目光一扫,注意到台下以江刚为首的众人的反应,都是不以为然的神情,并且对王向前的发难,微有得意之色。
夏想也不是只拿煤企开刀,但煤企在各个行业之中分配制度的不合理现象最甚,煤企的问题是整个西省能源型经济依赖症的缩影。
“为了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西省能源型经济转型的指示精神,省政府近期拟出台一个指导性政策,政策的总原则就是,改善西省产煤的不合理的开采方式,减少事故发生率,提高开采率。省政府决定拿一两家煤企作为试点企业,以税收政策、技术指导等方式进行全方位扶持,将现在落后的开采方式全部转变为现代化的采煤模式,建设国际化、标准化的采煤流程。”
能源型经济转型,要切的是煤老板们的蛋糕,要动的是煤老板的利益,就是说,将他们手中过于膨大的蛋糕拿来切成数块,一块留给他们,一块留给国家,一切留给省里,再有几块按照一定的分配原则用来提高相关从业者的收入水平。
夏想手中有一叠厚厚的资料,轻轻一敲桌子,唐天云上前拿起资料,一一分发给在座的各位。
“另外关于省长所提的分配制度不合理的说法,我也认可,不逃避,确实是一线工人的收入不高,冒着生命危险采煤,最后落一身病,也许赚的钱不够最后治病。但问题不能都算在煤老板黑心身上和-图-书,我们也不想黑心,也爱护工人和兄弟一样,问题是,国家从我们身上抽走了太多的利润,我们也没有办法。不信夏省长可以问问在座的每一个人,谁能睡一个安稳觉?都最怕半夜三更接到电话,半夜三更的电话就是催命符,不是渗水就是爆炸,每次死人,我们都和自己进了一趟鬼门关差不多。我敢说,每一个煤老板都被吓出了心脏病!”
夏想的话,立刻引发了在座众人的交头接耳。
“西省的煤企负面新闻不少,在外界的眼中,好象西省的煤老板们个个财大气粗,钱多得天天用钱来泡澡一样,都过着一掷千金、纸醉金迷的生活,其实都是以讹传讹。”
“省长,省政府的指导性政策,我事先怎么没有听到一点儿消息?”
“其实不是那么一回事儿,都是一些新闻媒体仇富的心理作祟,我们煤老板们,一身煤炭,十指黑黑,每天都生活在提心吊胆之中,用燃烧的生命为国家奉献了光和热,为什么要被人误解和谩骂?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那些做IT的骗子们空手套白狼,不为国家创造什么价值,只能榨取我们做实体的实在人的血汗钱,为什么不曝光他们的丑行?比如同样是西省人的历艳红,弄一个什么破网站,靠盗版赚了那么多钱,他还人五人六地坐在台上享受闪光灯?他比我们那一个煤老板都黑心多了!”
夏想微微点头,显然已经做好了迎接江刚的火力的准备。
冷场了片刻之后,王向前终于向夏想叫板了。